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3章 燃我53
    铅球场地。

    原本热闹的场地此刻雅雀无声。

    所有人都摸摸地看着盛青溪细胳膊细腿的却差点把地面砸出一个坑来,铅球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偏生向前的速度飞快。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

    谢真咽了咽口水,仙女又要破校记录了。

    此刻围观者的心情复杂。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同情林燃还是同情盛青溪,万一以后这两个人打起来怎么办?到底为什么盛青溪这么小小的一只会这么生猛。

    林烟烟看着盛青溪的眼神中都是小星星,她扯了扯何默的袖子:“默哥,盛姐姐好厉害。她怎么什么都这么厉害!”

    何默僵着脸应:“是这样没错。”

    他现在忍不住开始担心以后林燃的生命安全。

    处于话题中心的盛青溪本人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扔完球就自个儿往边上走去,安安静静的往那儿一站,看起来乖的不行。

    盛青溪动了动胳膊,她感觉和上一世比起来自己的力量还是差了一点。

    近期她得调整一下自己的训练计划。

    就在盛青溪想着以后的计划时一件校服忽然兜头罩下,不等她伸手去拿开她就被人卷入了怀里。温热宽阔的胸膛,顶上响起的声音低沉,带着微微的哑:“早上让你穿长袖,不听话是不是?”

    眼前仍是一片黑暗,盛青溪却下意识地笑了起来:“林燃!”

    林燃伸手把自己的衣服往下扯了一点,小姑娘白皙漂亮的小脸顿时露了出来,她抬眸看向他,眼里带着一丝雀跃。

    林燃盯着她看了半晌,倏地笑了。

    她今天很高兴。

    林燃弹她脑门:“把衣服穿好。”

    林燃的衣服又宽又大,盛青溪穿上后像穿了一条裙子。

    林烟烟见林燃回来就跑到了他身边,她有话要和林燃说,而且这话在盛青溪在的时候说比较安全。

    林烟烟扯扯林燃的衣服,小声道:“哥哥,今天徐阿姨给我打电话,问晚上你有没有时间。她好像有事和你说,她说不回家,在外面请我们吃个饭。”

    徐宜蓉?

    林燃挑了挑眉,这女人没事可不会找他。

    他不用想就知道为的是什么事。听他堂哥说,近来程佳月可不安分。林燃不想再踏入林家,但抽空去见一面徐宜蓉倒不是难事。他正好也有事问她。

    听到林烟烟的话后盛青溪不动声色地握起了拳。

    林燃对盛青溪的情绪变化很敏感,他几乎在瞬间就察觉到她不高兴了。

    他抬抬下巴,散漫道:“行,你和她说我会带个人过去。”

    林烟烟:“......”

    不用想也知道林燃说的是谁。但这是不是太好?人盛姐姐现在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居然想把她带去继母面前吃饭。

    林烟烟虽然心里这么想,她当然没傻到说出来。

    盛青溪顿了顿,她看向林燃:“林燃,我不去。”

    林燃眉梢微扬:“那我也不去了,中午那会儿答应你晚上陪你吃饭的。”

    盛青溪:“......”

    盛青溪气闷地移开了视线,每次林燃都用这招欺负她。

    等到了晚上林燃还是和林烟烟去了,因为盛青溪绷着小脸一下午没理他。他怕真把人惹生气了,赶紧带着林烟烟溜,回来再哄。

    ...

    一余私房菜。

    徐宜蓉给林燃和林烟烟倒了水又把菜单递给林烟烟才坐下,她笑着扯了几句家常话,林烟烟还配合地应几句,林燃就跟没听到似的。

    林燃这个性子徐宜蓉这么些年早就习惯了。

    徐宜蓉也没打算拐弯抹角,她勉强对着林燃笑了笑:“小火,阿姨平时没事不会来麻烦你。这一次,阿姨..实在没了办法。”

    这些和林燃相处下来徐宜蓉知道这不是个坏孩子,只是他没办法和自己的父亲和解。

    程佳月的事林燃有听说那么一点,但也没过分关注。

    徐宜蓉喝了口茶继续道:“起先你爸爸停止对程佳月的资助之后她没做什么,只是打听了原因。一开始她还算安分,放了暑假她向林氏投了简历,这事我当时并不知道。你爸爸和他的助理都瞒着我,后来是你江阿姨偶尔路过林氏看到了程佳月才告诉我。”

    能和何晚秋长得像的女该相貌不差,这事刚传开那会儿这女孩的照片就在圈里传了一编,这些贵太太们茶余饭后没少谈这件事。

    放在白瓷杯上的手微微收紧,徐宜蓉克制了自己的情绪才道:“小火,你爸爸一直瞒着我,并且暑假那两个月他一直把程佳月留在身边当助理。”

    徐宜蓉可以忍受林佑诚不爱她,但她不能忍受林佑诚背叛婚姻。

    林燃和林烟烟还在家里的时候林佑诚每天不管忙到多晚都会回家,可这两年他在家过夜的日子越来越少,这个暑假他甚至连续一星期都没回来。徐宜蓉以为他是工作忙,等知道了程佳月去林氏的事她几乎要气疯了。

    外人都说她性子好,温柔都体贴。

    以往圈内对她的评价如今都成了枷锁,在外她必须维持着体面,谁也不知道这些年她心里的苦闷和孤寂。两种矛盾的情绪不断拉扯着徐宜蓉。

    徐宜蓉是个聪明女人。

    她知道这事不能由他来和林佑诚撕破脸,要让林燃来。

    林烟烟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她有些懵地看了林燃一眼,小声问道:“哥哥,爸爸出什么事了吗?程佳月是谁?”

    那晚林燃离开半山别墅后他就对林佑诚不抱有任何幻想了。

    不管是作为丈夫还是父亲,林佑诚都不合格。

    林燃拍了拍林烟烟的脑袋示意她好好看菜单,林烟烟只好乖乖闭上嘴。

    林燃已不想掺和这件事,但徐宜蓉找他帮忙的确是头一回。

    他指尖微动,视线慢慢落到对面的女人身上,淡声道:“徐阿姨,这件事我恐怕帮不上你的忙。”

    徐宜蓉脸色微变,但不等她再开口就听林燃继续道:“但我知道有个人或许能帮你。我阿姨何伊翎你知道吗?”

    徐宜蓉微微愣住。

    何伊翎是何晚秋的亲妹妹,她对这个人也只是听说过而已,并不了解。

    林燃点到为止,他看向林烟烟:“看完没?”

    林烟烟光顾着听他们说话了,哪还有心思看菜单,她摇摇头。

    林燃笑了一下,从林烟烟的手里抽出菜单,拎着这小丫头起身:“那就回去,我们事办完了。回去还得哄你盛姐姐。”

    林烟烟:“......”

    所以她到这里是来干什么的。

    运动会难得一次,晚上老师们也不强制让他们晚自习。但教学楼内要保持安静,所以老师还是让他们呆在教室看看电影。

    由于上一次夏令营的教训,这次说什么都没人再看恐怖片了。

    此时昏暗的教室里只有电影放映的声音。

    盛青溪有些走神,她的手里捏着一张纸条。是第一节晚自习下课她去厕所的时候有个女孩塞到她手里的人,塞到她就跑了。

    是丁明辉给她写的纸条。

    他想见她一面和她说几句话。

    这样的情况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盛青溪遇见过很多次,私下或是公共场合她都遇见过。

    以前的她总是说抱歉,因为她无法回应他们的情感或是冲动。可林燃告诉她不是这样的,她不必说抱歉,无法回应并不是她的错。

    盛青溪不由捏紧了手里的纸条。

    五分钟后,操场。

    操场内的灯不甚明亮,隐约看见跑道上零零散散的几个身影。

    不远处,看台边的树下站着一个人。他似乎很不安,一直在来回走动,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

    盛青溪轻叹了口气,还是个孩子。

    她提步朝着丁明辉走去。

    当盛青溪逐渐靠近的时候丁明辉就察觉到了,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着她。盛青溪走过去的路上没亮灯,当她从黑暗中踏入光里的时候丁明辉怔了一瞬。

    他对盛青溪,的确是一见钟情。

    在他短暂的人生里,他从未有过“喜欢”两个字的认知。直到在开学的那一天他看见盛青溪,当时他甚至下意识地忽略了她身边的林燃。

    她的美很特别。

    纯洁、干净却不纤弱,她像是一片雪花。

    他不想让这一片雪花融化。

    丁明辉鼓起勇气,他站在原地道:“盛青溪,很抱歉上次那么鲁莽,但我还是想认真和你说,我对你一见钟情,我..我很喜欢你!”

    最后一句话丁明辉微微提高了声音。

    丁明辉说完后挠了挠头,像是心里憋着的气终于舒了出来。

    丁明辉扶了扶眼镜,状态又回到了平时的模样。他认真道:“盛青溪,我分析过了。林燃现在的成绩不足以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而且他..他脾气有些古怪。现在可能看不出来,但以概率学来推断,你们日后分手的可能性高达75%。”

    铁丝网外。

    林烟烟小心翼翼地看了林燃一眼,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他们隐在阴影里,里面的人没有发现他们。

    看台位于操场入口左侧,林燃和林烟烟在靠近操场的时候就看到盛青溪了。

    即使在昏暗的环境里,她也漂亮的格外显眼。

    林烟烟总觉得林燃随时可能冲进去揍人。

    就在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她听到盛青溪轻缓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的话我都听到了。关于你的喜欢我没有想法,我想和你说的是林燃。”

    丁明辉似乎有些诧异:“林燃?”

    盛青溪顿了顿,继续道:“我的成绩、我的未来,这些都在掌控在我自己手里,对我来说这些暂时都是可控的,这些随时可以为林燃调整。”

    “林燃,林燃他对我来说是唯一的最优选。”

    这句话中的两个词其实是相互矛盾的。

    但此刻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都明白盛青溪的意思。

    在她的世界里,林燃是一道单选题。

    类似于“我喜欢你”这样的话盛青溪对林燃说过许多次,但林燃却从不曾开口对她说过喜欢,哪怕他们已做过更亲密的事。

    林燃是不想说吗。

    不,他是不敢。

    林燃一直以为,对他来说不管是喜欢或是爱,分量都太重了。与这两个词相关联的是“责任”,而他暂时无法肯定自己能付起这个责任。

    但今晚林燃却明白了为什么他一直不曾说出口。

    因为他是胆小鬼,仅此而已。旁的都只是借口。

    林烟烟听到盛青溪的话之后抿唇笑了一下,她轻声道:“哥哥,我先回教室了。到了给你发短信。”

    林燃抬手摸了摸林烟烟的脑袋,低声道:“哥哥送你过去。”

    诶?

    林烟烟怔住。

    直到走远了林烟烟还是没反应过来怎么林燃也跟着她走了,那盛姐姐呢?即便她对感情一事懵懵懂懂,也没法儿理解林燃为什么会选择离开。

    ...

    林燃到教室的时候盛青溪已经坐在位置上了,她正托着腮认真地看电影,长发乖巧地披在肩上,一张小脸在光影的变幻下忽明忽暗。

    他站在窗口凝视了她许久才打开门进去。

    林燃和往常一样,带了蛋糕和奶茶回来。

    盛青溪伸手去接的时候手猝不及防地被林燃纳入掌心。

    她抬头看去,林燃却没看她,开口时声音里带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哑:“手怎么这么凉?”

    林燃的掌心很暖和,像一个热乎乎的暖宝宝。盛青溪凑近林燃小声道:“林燃,我刚刚去操场了。丁明辉他以后不会来打扰我了,你别生气。”

    林燃松开她的手,戳开奶茶塞到她手里:“捂着。”

    盛青溪捧着奶茶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林燃,他的神情看不出是生气了还是没生气,她一时摸不清他的想法。

    林燃当然注意到了盛青溪的眼神,他抬手敲她脑门,声音低低的:“没生气,乖乖喝。喝下去去暖和了,大晚上净瞎跑。”

    身旁的女孩听他这么说才弯唇笑了一下。

    林燃的心像是被毛茸茸的小猫尾巴挠了一下又一下。

    先前他曾想过盛青溪在那十年前会不会有过爱人,今晚她对丁明辉说的话已经解答了他的疑惑。自他死后,她未曾爱过别人。

    前世的状况与今生不同。

    前世,林燃甚至都不记得她,她的模样、她的名字他都不记得。他们两个人是未曾相交的平行线,那一夜从来都不是他们的交点。

    林燃的心情难以言喻。

    他早知道盛青溪的性子倔强,可没成想她会这样死心眼。

    他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傻姑娘。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去了清水镇的缘故,这一晚林燃没再梦到清水镇光怪陆离的画面,这一次他的梦境像是万花筒。

    数幅画面变幻闪烁,画面里依旧是那个女人。

    暴雨夜她在雨中奔跑的画面,昏暗陡峭的密林里她灵活穿梭的画面,明亮却压抑的医院里她染血的画面,最后是她蜷缩在床上的面面。

    恍惚间林燃看见她的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等他再想看得更清楚一点的时候梦境就消失了。

    天微微放亮。

    似有似无的光线从密闭的窗帘中挤进来,地面像是裂了一道缝。

    林燃蹙着眉下床一把把窗帘扯开,2018正四脚朝天地躺在他的床脚呼呼大睡,恼人的光线并没有打扰这只幸福的小猫咪。

    林燃沉默地望着流云缓慢的天。

    他的梦越来越古怪了。

    从清水镇开始,林燃意识到梦境发生的事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但很显然不是这一世的事,所以他梦到的是上一世他死后的事情。让林燃疑惑的是梦里的女人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明明不认识她。

    林燃不是没想过梦里的人可能是盛青溪。这大半年相处下来,他也算了解盛青溪,这小姑娘平时爱干净爱漂亮,她很宝贝自己的那一头长发。

    宋诗蔓送她的发夹光他见过的都有几十个不同的。

    而梦里的人是短发,从混乱复杂的画面来看,她的职业也很特殊。

    林燃阖眸,沉沉地吐了口气。

    他有预感,他还会梦到更多关于这个女人的事。

    半山别墅。

    徐宜蓉无力地握着手机坐在宽敞豪华的房间内。

    林佑诚昨晚又没有回来,这偌大别墅内只有她和佣人。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称这个地方为住的地方还是家。她似乎是没有家的。

    “林太太”的位置形同虚设,丈夫的两个孩子与她关系平平。

    徐宜蓉的父母早年已去世,她忽然意识到这个世上竟没有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人。

    徐宜蓉垂眸看向手机屏幕,上面是何伊翎的电话。她犹豫片刻,终是拨出了这个电话,她不能就这看着自己的家就这样支离破碎。

    ...

    运动会结束后马上就要迎来期中考试,这次考试对林燃三人格外重要,因为这关乎到他们到底要叫谁爸爸并且去操场上跑步。

    林燃本来以为自己赢定了,但何默和谢真两个人日夜不分的学习,连体育课打球都不去了。他难得升起了那么一点儿危机感。

    高三一周的两节体育课在各科老师心照不宣的情况下改为一节,一周一节的体育课就显得无比珍贵。

    午休结束后的第一节课就是体育课,林燃侧头看了趴在桌上的盛青溪一眼,她的身上盖着他的校服,看样子还没醒。

    林燃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温度正常。

    盛青溪通常都是不睡午觉的,一个月偶尔会睡那么几次。

    林燃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几次似乎都集中的一个月内的同一段时间,他打开手机扫了一眼时间显示,月初,11月4号。

    没几分钟盛青溪就自己醒了,她慢吞吞地从桌上爬起来,裹紧了林燃盖在她身上的校服。

    林燃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细细看了几眼,她脸色与平时相比有些苍白,但也不像生病的样子。

    他俯身凑近她,再次却确认了她额间的温度,“冷?”

    盛青溪点点头,又摇摇头。

    林燃握住她的手感受了一下,暖的,不凉。

    林燃捏了捏她的指尖:“去上体育课吗?跑步还是看我打球?”

    盛青溪抿着唇没说话,只是指尖微弯在林燃的掌心扒拉了一下,示意林燃她要去看他打篮球。

    前世盛青溪的生理痛在工作之后才有,今年她自从落水之后身体就不如以前好,再加上有一段时间她吃不好睡不好,这几次生理期都会肚子疼。

    书包里的药刚好吃完,没来得及去买。

    盛青溪恹恹地拉着林燃的衣摆跟着他往下走,耸拉着脑袋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林燃很少见盛青溪这幅模样,他停住脚步揉揉她的脑袋,弯下腰低声问:“哪里不舒服?外面冷,我们回去。”

    盛青溪其实很怕疼,她只是能忍。

    生理期的时候情绪不受自己控制,她闷着脸摇摇头,小声道:“林燃,你先去操场,我晚点来找你。”

    这个时候林燃不可能放她一个人走,也不管是不是在学校伸手就把盛青溪抱了起来。他双眼微眯,语带威胁:“不说我就抱你回教室了。”

    盛青溪:“......”

    此时还是下课,楼道里人来人往。

    盛青溪只好攀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林燃起先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听明白盛青溪在说什么的时候他僵了一瞬。

    林烟烟从没和他说过这些,他对女孩子生理期一点了解都没有。林燃的心里有那么一点儿慌乱,他也不放下盛青溪,抱着她就转身大步跨上台阶。

    他直接抱着盛青溪回了教室。

    何默和谢真见盛青溪是被抱回来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但发现盛青溪好好的时候不由在心里默默吐槽林燃是越来越能搞事了。

    林燃把盛青溪放在位置上,低声说了几句话就风一般地跑出了教室。

    盛青溪甚至都来不及和他说句话他就跑没影儿了。

    约莫过了二十分钟,林燃拎着一个塑料袋风风火火地进了教室。

    此时教室里大多数人都去上体育课了,请了假在教室里自习的人听到这么大的动静不由都回头看去。

    看到来人是林燃之后他们又默默地收回了视线。

    林燃跑到座位上的时候盛青溪正蔫巴巴地趴在桌上睡觉,意识迷迷糊糊的,听到动静也只缓慢地掀开眼皮看了一眼。

    林燃拿出盛青溪的水杯,喂她喝了药之后又把买来的暖宝宝往她肚子上一贴,一点都不懂男女授受不亲这事儿。

    边上的何默都看傻了,这燃哥的手往哪儿伸呢?

    谢真早在林燃进门的时候就被他赶去冲热水袋了,这时候正拿着热水袋回来。他还好奇凑过去问了一嘴:“燃哥,仙女怎么了?”

    林燃无情道:“去写你的作业。”

    谢真:“......”

    渣男!翻脸不认人!

    盛青溪整个人都暖洋洋的,这让她好受了一点。

    她趴着桌上看着身旁眼里写满担忧的林燃,小声道:“林燃,一会儿就不疼了。”

    林燃沉着脸摸了摸她的发,他以往没察觉出她有这样不舒服的时候,这是他的错。

    林燃记着医生的话,他问盛青溪:“以前就疼吗?”

    或许是生理期的情绪作祟,又或许头顶的力度温柔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盛青溪忍不住低声道:“林燃,想要抱。”

    林燃:“......”

    操,为什么偏偏在教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