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2章 燃我52
    此时教学楼内还有不少没有去吃饭的人,他们都好奇地探出头来围观事情会怎么发展下去,同时都在心里感叹新生就是不怕死。

    林燃的女朋友也敢招惹。

    盛青溪一时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她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与他的距离才道:“我...”

    “喂,你叫丁明辉?”

    少年散漫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虽然林燃说话的语调和平常一样淡淡的,但盛青溪却敏锐地察觉到他此时不高兴了。

    她忙转身看去。

    林燃锐利的眉眼间甚至还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

    但看他这幅表情别人或许会以为他是看到了熟人而不是情敌。

    仍在夏日里。

    金灿灿的阳光随意地洒在林燃脸上,将他漆黑的瞳孔照得透亮,细碎的光芒在他眸子里显得很冷,偏偏他情绪很淡。

    盛青溪注意到,林燃虽然是在和丁明辉说话,但目光却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很静,他安安静静地注视着她。

    这和平常的林燃不太一样。

    盛青溪有些不安。

    她忍不住伸手扯了扯林燃的衣服下摆。

    看到盛青溪眸中的不安,林燃的眉眼间浮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他抬手拎过这小姑娘的后颈,把她扯到自己身后。

    林燃这才看向已经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的丁明辉。

    若是以前,林燃肯定会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但现在,林燃显然不会将这句有些傻的话问出口。他只是虚虚地看着丁明辉,也不着急,就这么等着丁明辉的回答。

    丁明辉不知道忽然出现的男生是谁,但显然他和盛青溪关系很亲近。

    且这个男生给他的感觉不是很正向。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生脾气很差,现在表面上的平和都只是收敛着。

    丁明辉紧张地推了推眼镜,他并没有避开林燃的视线,“你好学长,我是高一五班的丁明辉。我对盛学姐一见钟情,我想让她记住我。”

    林燃顿了半晌,忽然笑了:“你的喜欢是你自己的事情。盛青溪没有义务和责任必须对你的感情做出回应,不论是答应还是拒绝。”

    笑意收敛。

    林燃把身后的小姑娘拎出来,低声问:“饿了没有?先带你去吃饭。”

    盛青溪仍旧揪着他的衣摆,她点点头,没再去看丁明辉。

    丁明辉愣在原地看着林燃和盛青溪并肩离开的身影。

    教室里不断有视线往外飘。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在公众场合对盛青溪说这样的话似乎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

    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皱巴巴的情书。

    因为紧张,信封边缘已经被他捏皱了。

    随后丁明辉又有了新的决定。

    找时间向盛青溪道歉,并且把没说完的话说给她听。

    边上有高二的人经过有些看不下去,不由多嘴问了一句:“兄弟,你追人之前不先打听打听人的感情状况吗?”

    丁明辉诧异地看向说话的人。

    什么?

    ...

    “盛青溪,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不会走还是不会跑?就跟木头似的杵在那里,你是不是傻。别人和你说话你就非得听?”

    “林烟烟那个小丫头都知道仗着她哥哥的身份在初中部耀武扬威,你呢?”

    林燃拧着眉训着耸拉着眉眼的盛青溪。

    盛青溪的声音很小,但语气却很坚定:“这又不是我的错。”

    林燃当然知道这不是她的错,但他还是气得要死。他都把人看得这么紧了,还有不长眼地凑到他跟前来,要是半年前他早就把人拉到一旁教育了,哪还能让那人站在盛青溪面前多说那么一句话。

    还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个屁,他懂个锤子的一见钟情。

    林燃一把捏住盛青溪的脸,让她看向自己。

    刚才冷淡的情绪在面对盛青溪时已全然不见,他挑眉问道:“盛青溪,我问你。再有下一次,你打算怎么办?”

    盛青溪想都没想就回答:“我就说我哥哥是林燃,他不让我早恋。”

    林燃:“......?”

    这他妈好像也行。

    林燃想了想,把她软乎乎的腮帮子松开,暂时放过她了。

    下午上课。

    盛青溪第一次觉得上课对于她来说变成了一件煎熬的事情。讲台上是老师的声音,讲台下很安静,这和在六班的时候并无不同。

    唯一不同的是她身边的人换成了林燃。

    林燃大半节课都侧着身子看着盛青溪,盛青溪觉得自己的脸要被他看出一个洞来。

    盛青溪原本是坐在靠过道那一边。但中午一回来,林燃就把两人的课桌换了一下,理由是他觉得靠窗的位置通风。

    这么差劲的理由何默和谢真听都不想听。

    这占有欲也过分强了,非得跟野兽似的把人叼回窝里好好看着,别人多看了一眼就要咬人。

    所以现在,盛青溪左边是墙,右边是林燃。

    属于林燃的气息无时无刻不笼罩着她,这让她微微有些分心。

    五分钟后,盛青溪小声地叹了口气。

    她拿出一张便签纸,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又简单地画了几笔。她才停下笔,还没来得及推给林燃,林燃就霸道地伸手把纸条拿了过去。

    盛青溪:“......”

    这孩子怎么这么难管。

    林燃快速地扫过纸上的内容:林燃,好好上课。

    右下角画着一只小兔子气鼓鼓地吹灭了手里的火柴,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林燃一看这小兔子就笑了。

    他提笔刷刷地回:我在好好上课,你上你的,不用管我。

    盛青溪看着那行快把便签纸占完的字,毫不留情地写:我早上答应了何默和谢真以后给他们一起补课,你再看我你就找别人给你补课。

    林燃:???

    这两个人趁他不注意和他抢小溪流?

    林燃立马转头盯着何默和谢真看,企图用冷冰冰的眼神把两人杀死。

    他拿起桌上的笔就往隔壁一丢。

    何默灵活地一闪,和谢真一起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反正现在有仙女在,有人能管住林燃了,他们无所畏惧。

    正在讲课的英语老师已经忍受林燃大半节课了,盯着人小姑娘看了半天至少还算安分没去打扰人家,现在居然又和何默打打闹闹。

    英语老师忍无可忍:“林燃!何默!给我出去站着!”

    林燃:“......”

    他还没看够他的小溪流呢。

    何默:“......”

    他又做错了什么???

    盛青溪叹气,她悄悄地伸手勾了勾林燃的小拇指。

    温软的触感从他的指腹一滑而过,很轻,但磨人。瞬间,林燃耳后的皮肤泛起了密密麻麻似细小电流般的感觉,逐渐蔓延到神经末梢。

    喉结剧烈地滚动了一下。

    林燃几乎是逃似的跑出了教室,英语老师见状还懵了一下,这孩子干什么呢?这么喜欢罚站?

    教室后门。

    林燃心里藏着火。

    这个年纪,正是好奇心泛滥的时候,更何况男生宿舍里经常充斥着百无禁忌的话题。林燃以往对这些事毫无兴趣,但这段时间却不一样。

    想起盛青溪的脸,白净、乖巧,眼神干净得不行。

    林燃脑子里的念头又淡了下来,随即浮上来的是另一个念头。

    那十年,盛青溪谈过恋爱吗?又或者,结过婚吗?

    这些思绪瞬间席卷林燃的大脑。

    她基本上没提起过那十年。她不提,他也就不问。

    这些重要吗?不重要。

    但林燃想知道。

    ...

    晚自习。

    何默和谢真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丁明辉向盛青溪告白的事,不出十分钟就把丁明辉的信息搞到手了。趁着盛青溪去洗手间的时间,何默和谢真凑到林燃身边你一言我一语地把丁明辉的信息说了。

    “这小子附中考进来的,以全市第一的成绩。”

    “以前没听说有过女朋友,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

    “他们班的人说他把仙女每次考试的成绩剪下来贴在自己桌上呢,是个怪人。”

    “诶,默子,你说这是不是你们常说的那个什么,慕强?”

    “慕你个鬼,人就是看脸。”

    “哦,行吧。”

    全市第一?

    林燃阴着脸,就算是全国第一也配不上他的小溪流。

    林燃听他们两个人叨叨地半晌,忽然起身,他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她问起来就说我下楼去买奶茶了,很快回来。”

    何默忙喊道:“燃哥,你别揍人!这些书呆子经不起打!”

    林燃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真挠挠头:“默子,不会出事吧?”

    何默不紧不慢地坐下喝了口水,笃定道:“不会出事,燃哥这段时间肯定乖得和小猫咪一样。”

    一楼高一五班。

    “丁明辉!有人找你!”

    这时候是下课时间,丁明辉正坐在位置上写作业。同班同学喊了第二遍他的视线才作业本上移开,他看向窗外。

    中午见过的少年正倚在柱子上,目光淡淡地看着别处。

    是林燃。

    走廊像是两个世界的交界处。

    左边是明亮宽敞的教室,右边是漫无边际的黑夜。

    暗淡的光斜斜地照在林燃身上,他漫不经心地看向走到自己面前的丁明辉。

    和中午无畏的眼神不同,此时丁明辉的眼神里装了点恐惧和紧张。

    林燃一看就知道,他了解过自己的“辉煌履历”了。

    哼,就这么点胆子。

    林燃双手插兜,移开视线不再看丁明辉。他淡声问:“你喜欢盛青溪?”

    丁明辉咽了咽口水,应道:“是,我喜欢盛青溪。林燃,我知道你是林燃。你觉得你和盛青溪有以后吗?你们能考上同一所大学吗?我下午分析了你这两年的成绩,你连对待考试都随心所欲,我觉得你和盛青溪不适合。她这样的女孩,应该有更好的未来。”

    说完丁明辉像鼓励自己似的补充道:“我..我不怕你。”

    林燃听到这里才正眼看了一眼这书呆子,他原以为全市第一的人至少脑子还是好使的。

    林燃直起身子,黑眸低暗:“你怎么随便分析别人是你的事,我来找你就为一件事。以后别让我看到你缠着她。”

    中午那会儿林燃就看出来了,这人一根筋,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

    丁明辉没应声,只是握紧了拳。

    林燃说完就走了,他还要给他的小溪流去买奶茶喝。

    ...

    盛青溪回到教室的时候林燃还没回来,她左右看了看没找到人就坐回位置上给他们做补课计划。

    进入高三,教室里学习的氛围变得紧迫,多数时间连下课都是安静的。

    林燃回来的时候第二节晚自修刚开始,他拎着奶茶在桌上放下。一垂眸就对上盛青溪的双眼,她双眸亮晶晶的看着他。

    林燃勾了勾唇,压低声音道:“等我呢?”

    盛青溪点点头。

    林燃插好奶茶递给盛青溪,动作自然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接下来的时间林燃就把注意力都放在了作业上,时不时会抬眼看盛青溪,每当他看过去的时候小姑娘就会转头对他笑一下。

    即便过了一下午林燃仍觉得今天像梦一样。

    奇幻而绮丽的梦境。

    这样的梦境直到入夜也没有停止。

    林燃在入睡之后又陷入了新的梦境里。

    ...

    眼前的画面微微晃动。

    林燃反应了好久在发现此时是在大巴车上,而他的视角也很奇怪。他似乎是坐在这车上,坐在靠近过道的位置。

    他下意识地扫了一圈车内,依旧是模糊的人影和游离的画面。

    林燃缓缓收回视线,他后知后觉地看向左侧,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他的左边坐着一个人。

    年轻女性,短发。

    林燃微微眯起眼,他大概地扫了一眼就能确认这个女人和和他在林烟烟梦里看到的那个女人是同一个。她站姿很直,坐得也很直。这或许和她的个人习惯或者职业习惯有关系。

    这一路很颠簸。

    林燃的梦境缓慢地向前推移。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下。

    窗边的女人等车里的人走完了才起身往外走去,她穿过了林燃。

    林燃想,这个位置原是没有人的。

    他下意识地跟着这个女人下了车,跟着她往前走去。

    下了车就是乡道,明明是模糊的画面林燃却看到了路边的地标——

    清水镇。

    清水镇是初城底下一个偏远的小镇,这里依山傍水,没什么旅游资源,但水产资源丰富。这两年经济发展渐渐好了起来。

    女人走路的速度比平常人快一些。

    林燃却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跟上了她的脚步,在梦里他的角色似乎更像是一个游魂,或者说是一个旁观者。

    林燃不解。

    这明明是他的梦境,但主导者却不是他。

    清水镇人口不多,镇口路况很好。

    渐渐往里走去,路况才变得不一样,这里似乎还在修路。车开过,尘土扬起,路中央的石子被轮胎碾压,滚落到了另一边。

    这个女人显然对这里不是很熟悉。

    路途中间她似是找人问了路才继续往前走,路越走越偏,她竟走进了山里。

    梦境到这里就结束了。

    林燃再次从梦中惊醒,他皱眉想了半天都无法理解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梦到这样的场面。里面的场景似是幻象又像是现实。

    ...

    开学后时间过得飞快,几天的国庆假期就跟没放过似的。

    每个人放假回来都蔫巴巴的没什么精神,一看就是假期过得过于快乐了。但还好,随即他们便迎来了一个好消息。

    十月底,一中要开运动会了。

    当体育委员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的时候,整个一班都沸腾了。

    睡梦中的林燃不太高兴地皱了皱眉。

    林燃是朝着盛青溪这边睡的,盛青溪见他皱起眉便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此时已是午休结束的下课时间,通常这时候是不太吵闹的,但今天大家都比平常兴奋一些。

    盛青溪安静地看着林燃,眸内带了一丝微不可察的担心。

    这些日子林燃的睡眠似乎出了些问题,他往日只是早上一副困倦的模样,可这些天他眼底的青黑色越来越重,中午就算睡上一会儿便从睡梦中惊醒。

    盛青溪问过一次,林燃只说没事。

    其实林燃在教室开始吵闹的时候就醒了,他原是想睁开眼睛的。但当盛青溪的手移到他的耳朵上时他又不想醒了。

    她微凉的手轻贴在他的耳侧。

    林燃骤然伸手将她的手握住,他睁开眼睛看向盛青溪。

    小姑娘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瞧,见他醒来还小小地挣扎了一下,想把手伸回去。

    林燃笑了一声,松开她,声音里带了点沙:“躲什么?”

    盛青溪见林燃醒来不由伸手轻点了点他的眼睛,她小声问:“林燃,你最近是不是常做梦?是梦到大火了吗?”

    她很担心他。

    林燃又重新把她的手攥进掌心,低声道:“没有梦到大火,是..是一些奇怪的梦境。”

    没错,自从林燃梦到清水镇开始,他已经连续一个月做同样一个梦了。同样的开端,同样的结尾,没有新的场面出现。

    林燃甚至觉得他要自己去找接下来的画面。

    林燃坐起身动了动脖子,他捏了捏她的指尖:“没事,我过两天去个地方。或许就好了。”

    盛青溪眨眨眼:“你去哪里?”

    以往只要她问,他就没有不说的事。但一次林燃却下意识地不想让盛青溪知道这件事,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感觉从何而起。

    林燃抬手敲了敲她的脑门,哑声道:“秘密。”

    盛青溪见他这么说便不问了。

    下午过后但逢课间,体育委员便拿着报名表挨个问大家想报名的项目。等轮到林燃和盛青溪的时候已经是晚自习课间了,他们是最后一组。

    体育委员和林燃一起打球,关系还不错。问到林燃的时候他笑道:“燃哥,还和去年一样吗?”

    林燃转着笔应道:“今年不报了。”

    体育委员一愣,不报了?

    林燃只说有点事要请假。

    体育委员有些苦恼地看了一眼报名表,林燃不报很多项目他们班可能就拿不了金牌了。但人家有事要请假也没办法。

    问完林燃就轮到了盛青溪。

    体育委员还没和盛青溪说过话,也不太好意思叫她的名字。

    他求助似的看了一眼林燃。

    林燃侧头看盛青溪,这小姑娘写完了作业又在画画呢。他以前没和她做过同桌的时候还以为她一天到晚都捧着课本,可这段时间他算是看明白了。

    这小姑娘作业从不拖到晚上。

    每到晚上就是她的私人时间了,除去给他们调整补课计划外,只要是和学习无关的事她什么都做。

    写字、画画、看课外书或者干脆发呆等等。

    有一晚林燃眼睁睁看她贴胶带贴了一晚上。他不懂小女孩们的爱好,但知道盛青溪喜欢这个,他找人买了一堆胶带来,整卷整卷地往她桌上放。

    这段时间她就玩得更起劲了,一周大概有四天都在玩这个,今天难得在画画。

    林燃没去看她在画什么,只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盛青溪。”

    盛青溪含糊地说了一句等一下,她画完了那一笔才看向林燃。

    边上站着这么一个大活人她当然也看到了,她用眼神询问林燃怎么了。

    林燃伸手扯过体育委员怀里的报名表,懒懒道:“你看看喜欢哪个?都不喜欢就还给他。”

    体育委员:“......”

    盛青溪扫了一眼,女子3000米没有人报名,跳高和铅球报的人也少。她拿过笔在这三个项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燃挑了挑眉,想想还有些吃醋,她到哪儿都这么贴心。

    体育委员看到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是什么小天使。

    他决定从今天开始成为小天使的粉丝。

    等人一走盛青溪便接着画画了,连句话都舍不得和林燃说。

    林燃轻哼一声,继续写作业。

    早晚从她身上讨回来。

    两周后,一中一年一度的运动会开始了。

    临近十一月,天气转凉。

    天虽然是晴天,但风很大,坐在看台上的人都裹着自己的校服瑟瑟发抖。

    开幕式很热闹。

    底下走在方阵最前面的女孩们都穿着短裙或是班级准备的班服。当她们随着音乐踏入阳光中的瞬间,似乎这天又不冷了。

    盛青溪拿着暖手宝坐在一班角落的位置。边上放满了零食和一些补充能量的东西,这些都是何默和谢真准备的。

    本来呢,这些是轮不到他们来做的。

    但是偏偏这两天林燃不在,他们可得看好盛青溪。

    盛青溪今天有两个项目。何默和谢真觉得如果他们是丁明辉,肯定会找这个时机来见盛青溪,林燃不在盛青溪身边的机会是很难得的。

    所以他们两个人今天恨不得长八只眼睛出来。

    谢真还极其夸张地带了一个望远镜来,惹得几个女孩多看了他好几眼。

    谢真心想我又不是变态都看我干什么。

    何默悄悄地离谢真远了一点。

    盛青溪上午的项目是跳高。

    准备期间几乎是她走到哪儿何默和谢真两人就跟到哪儿,就跟她长出两个小尾巴似的。盛青溪虽然无奈但也没说什么,她知道这肯定是林燃说的。

    盛青溪比赛的时候,何默负责鼓掌叫好,谢真负责给林燃拍照。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3)

    [胖达达达:燃哥,仙女开始比赛了。]

    [胖达达达:图片图片图片]

    [Firegun:穿短袖?让她把长袖校服给我穿上。]

    [胖达达达:仙女说就跳完就穿。]

    [胖达达达:仙女已经排名第一了燃哥,目前正在向校记录冲刺。]

    [胖达达达:好多人对着仙女拍照燃哥,默子都让他们删了。当然理由用的是不删林燃心情不好的时候可能就会来揍你。]

    [胖达达达:啊啊啊啊啊啊破记录了燃哥!仙女真酷!]

    [胖达达达: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坐在车上的林燃眸光晦涩不明地看着照片上的盛青溪。

    谢真拍的是她这一次的跳高过程。

    助跑、单脚起跳、越过横杆然后落在软垫上。

    越过横杆的瞬间她的衣摆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向上缩,许是有风吹过直接将她腰间的衣服吹开一截,露出的那一小截腰在阳光下白的晃眼。

    没人比林燃更知道那截腰到底有多细了。

    [Firegun:删掉。]

    [胖达达达:啊?我还想着给仙女自己看一眼。]

    [Firegun:?]

    [胖达达达:哼,删掉就删掉。]

    林燃在谢真删之前已经把盛青溪的照片都存了下来。这小姑娘平时不爱拍照,连手机都不爱玩,活像个小老太太。

    林燃的手机里有一个相册专门用来存盛青溪的照片。

    大多数照片都是他偷偷拍的,她上体育课跑步、专注写作业、背着书包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车、和林烟烟凑在一起嘀咕的时候等等。

    这些生活碎片成为了林燃平凡生活中的闪光点。

    路渐渐变得颠簸起来。

    林燃为了找到梦境里的感觉没坐私家车,直接坐了前往清水镇的大巴。只不过这一次他坐的是梦里那个女人所做的位置。

    车内气味并不好闻。

    海鲜味、蔬果味和烟味交杂在一起。

    车厢内并不安静,说话的人多用的是清水镇的方言,林燃听不懂。你一眼我一语,凑起来等于是十个何默和谢真。

    林燃微微蹙眉打开了窗。

    冷风从窗外呼呼地灌进来,不过一秒,林燃就把窗关上了。

    这车里多是老人和孩子。

    林燃尽量把注意里放到车窗外。

    梦里的那个女人坐在这里的时候会在想什么看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频繁地出现他的梦里,她到底是属于梦境里的虚幻又或者是现实存在的人。

    这些林燃都无从可知。

    林燃到清水镇的已经将近中午十二点。

    他和梦里的女人一样等到他们走下车之后才往下走。

    梦境里的画面模糊,林燃画面中零碎的信息摸索着往前走。半小时后,林燃找到了梦境里的那座山,那座山里竟都是坟墓。

    林燃站在山脚远望去,石碑林立。

    这会儿林燃就真的不明白这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他何必要执着于一个梦,只是梦而已。

    林燃走回路口,顺便给何默打了个电话。当然了,他不是想和何默说话,而是想他的小溪流了,运动会也不知道她开不开心。

    何默接起电话后说了两句就把电话递给了盛青溪。

    “林燃!”

    电话那头盛青溪的声音听着比平时那么要高兴那么一点儿。

    林燃笑了笑:“我在,吃饭了吗?”

    盛青溪小声应他:“我和烟烟、何默还有谢真一起在外面吃饭呢,我们在吃火锅。林燃,手工牛丸好吃,你喜欢吃的那种。”

    林燃垂眸,低声道:“牛丸只许吃一点点。”

    虽然这段时间盛青溪的饮食习惯已经慢慢改了过来,但林燃仍是担心她会不舒服,

    “我知道了。林燃,你什么时候回来?”

    车轮开过马路的声音响起,细碎的石子不堪重负发出压抑沉闷的声音。是清水镇到市里的回程车开过来了,林燃伸手晃了一下:“我马上回来了,下午就到。你...”

    一句话没说完,林燃的话戛然而止,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的马路。

    梦境里的乡道和现在他所看到的不一样。

    这时候的清水镇还没有开始修路,他的梦..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