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1章 燃我51
    城南夜市。

    林燃在奶茶店门口排着队,他回头扫了一眼。那两个小姑娘正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还时不时往某个方向看一眼。

    林燃循着她们的视线看去。

    那个方向站着一个穿着一身潮牌的少年,寸头利落,面容英俊,笑起来的时候那双桃花眼分外惹人注目。显然那两个小姑娘都被他吸引了视线。

    林燃:“......”

    他就应该让这两个不安分的小东西老实在家里呆着,为什么偏偏想不开带她们出来玩。

    等林燃拎着两杯冰奶茶走过去的时候那个少年已不见了人影。

    这俩小东西看起来还面带遗憾。

    林燃黑着脸把奶茶递给林烟烟,然后一把捏住盛青溪的脸,他弯下腰与她视线齐平,说话声音淡淡的:“盛青溪,你往哪儿看呢?”

    盛青溪一脸无辜地看着林燃。

    她眨了眨眼睛,她没往哪儿看呀。

    林烟烟已经捧起奶茶开始看戏了,她非常配合地挪远了一点。他们三个人在这里是等何默和谢真两人的,今晚是城南的烟火大会。

    烟火大会一年一次,每年都在初城不同的地方举办。

    今年的地点恰好在城南的清河边。

    清河边搭建起了夜市,街道明亮,热闹繁华。即便是夏日也阻挡不了少年少们女的步伐,人群之中多是些年轻的男女们。

    盛青溪和林燃对视。

    少年的黑眸里映着对岸的点点灯火,还有一个小小的她。

    盛青溪伸手推了推林燃,没推动。

    他依旧霸道地捏着她的腮帮子不松开,就好像在家里拎2018一样。

    林燃不依不饶:“你刚刚是不是看别的男人了?”

    盛青溪诚实道:“...我看了。”

    林燃的眸暗下来,语气危险:“他好看?”

    盛青溪略微思考一下,求生欲在此刻爆表,她小幅度地摇摇脑袋:“林燃好看。”

    林燃盯着她的小脸看了半晌,轻哼一声。

    他不紧不慢地朝左边伸出手,林烟烟自觉地把另一杯奶茶递给林燃。

    林烟烟觉得盛青溪可太惨了,喝杯奶茶还要哄她哥哥高兴。

    林燃用吸管戳开奶茶才递给盛青溪,他直起身子道:“里面放了冰淇淋,慢慢喝。还有你这小丫头,盯着别人看什么呢?”

    林烟烟:“......”

    她好无辜,她真的纯粹是被牵连的。

    林烟烟小声解释道:“哥哥,我和盛姐姐是在看刚刚那个人手上拿着的章鱼烧,我们在看那个章鱼烧的牌子,并不是在看他。”

    林燃动作一顿,他又看向盛青溪,挑眉问道:“想吃章鱼烧?”

    盛青溪和林烟烟一起点头。

    林燃有心想去给她们买章鱼烧,毕竟盛青溪是只只吃草的兔子,能让她想吃的东西可不多。但他又不放心让她和林烟烟两个人留在这里。

    刚刚去买奶茶她们两个人在的视线范围之内,现下还得去找,肯定得花点时间。

    林燃站在原地环视一圈。

    热闹繁华的地方,总有一些平时他们看不到的场面。

    比如现在,林燃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小男孩身上。刚刚他们一进夜市的时候他就注意到盛青溪在看这个孩子,她看了许久才移开视线。

    小男孩看起来七八岁左右,穿着破旧的衣服,一张小脸看起来有些脏,颈侧还有些伤痕。他捧着小碗蹲在路边,面前放了一张纸板。

    林燃走过去看了一眼,上面写了几行字。

    纸板上大概写了一些家里的困境,语句和字迹都很稚嫩,看起来是这个小男孩自己写的。

    林燃想了想蹲下身对这个小男孩道:“哥哥对这里不熟悉,你能帮哥哥去买两份章鱼烧吗?盒子上面画着小丸子的图案,剩下的钱哥哥作为奖励给你。”

    小男孩抬头懵懂地看了林燃一眼,小脸上一双眸子很亮,他小声道:“哥哥,我手脏。”

    林燃心下微酸,这孩子的眼神和盛青溪的眼神很像。

    林燃伸手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低声道:“不脏,哥哥在这里等你。”

    说着林燃拿出了几张百元纸钞递给了小男孩,他笑了笑:“小碗哥哥替你看着,你能找到来回的路吗?”

    小男孩点了点头,他犹豫了一下只接过了一张纸钞。不等林燃说话,小男孩就拿着那张纸钞跑远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人流之中。

    林燃仔细看了一眼纸板上的内容。

    这上面他没写爸爸妈妈,只写了奶奶病重,边上还贴了病情诊断书的复印件。

    林燃想了想,给林氏的基金会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一下这个小男孩的情况。基金会的人给林燃留了一个专线号码。

    林燃没有等很久。

    不过十分钟,小男孩提着两袋章鱼烧朝他跑来,跑得急了额间沁出了些许薄汗。

    林燃注意到这孩子还拿了两张纸巾包着塑料袋。他伸手接过那两袋章鱼烧,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紧紧地攥着手里的零钱应道:“我叫希望。”

    林燃一怔,他不由回头看一眼盛青溪。她正看着他们的方向,似乎想过来但又被什么阻止了脚步,最后只是站在原地。

    林燃对这个叫希望的男孩笑了笑,他叮嘱道:“希望,哥哥这里有个电话号码,接电话的人能帮助你的奶奶。哥哥的电话也留给你,有事你就找哥哥。”

    他擦了擦希望有些脏的小脸,“你先回家去,早点打电话奶奶能早点看上病。”

    小男孩听了半晌都没动作,好一会儿他才怯生生地抬头看向林燃,确认似的问道:“真的能给奶奶看病吗?今晚就能吗?”

    林燃原是想把电话给他就离开的,但看着这孩子清澈的眼睛他却觉得一时走不了了。

    在林燃和希望说话的时候何默和谢真到了,谢真看到林燃蹲在这个角落不由走过来问了一嘴。林燃把章鱼烧递给谢真,道:“我有事离开一会儿,你们带着那俩小姑娘逛一逛,我晚点回来。”

    谢真摸不着头脑地看了林燃一眼,但他还是没问什么,接过袋子就走远了。

    ...

    清河岸边。

    喧闹的夜市似乎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盛大的烟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绽放,所有人都仰着头看着空中如琉璃般漂亮的烟火,一时间整个夜空都似有流星闪过。

    盛青溪的眸内映着耀眼的烟火。

    她的手里还捧着林燃给她买的奶茶。

    七夕那天林燃问她以后想做什么。那时的她没办法给林燃答案,今晚她却可以告诉林燃她以后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林燃的身上,她看到了自己。

    夜市很热闹,但夏日里人挤人却不是很舒服。何默他们干脆找了一家夜宵店等林燃回来,吹着空调吃着夜宵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事了。

    林燃是在一小时后之后回来的,这一路来回让他流了一身汗。

    林燃没往盛青溪边上坐,随便拉了条椅子就在何默身边坐下了,谢真那小胖子也怕热。

    盛青溪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空座,这是他们专门给林燃留的位置。她直直地看向坐在她斜对面的林燃,喊道:“林燃。”

    林燃放下水杯,先是观察一下盛青溪的脸色,见她没有不舒服才应道:“怎么了?”

    盛青溪拍了拍身边的椅子,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声音不轻不重:“坐这里。”

    林燃起先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不由笑了一下,他随手扯过一张桌上的纸巾解释道:“流了一身汗,身上有味道。你自己乖乖坐着。”

    何默:?

    所以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

    盛青溪没说话,只是睁着水亮的眸往他脸上瞧。

    林燃和盛青溪对视三秒,最后妥协似的叹了口气。这倔丫头倔起来真是,上回说她是小牛还算是夸奖了,她就是小溪流,结冰的那种。

    林燃把额间和颈间的汗都擦干净才敢往她身边坐。

    盛青溪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小声道:“不乖。”

    林燃这下真的没忍住,低笑了一声。

    前段时间都是他拎着这丫头的后颈说她不听话、不乖。等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的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样,自从那一个月的“冷战期”之后,盛青溪变了许多。

    她放下了之前对他的小心翼翼,也在努力学着释放自己的情绪。

    这样的改变林燃是乐见其成的。盛青溪本就有自己的人生,不管他日后是死是活,她都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才能往下走。

    桌上放了几罐冰镇啤酒,林燃心情好开了一罐喝。

    几个人边吃边聊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林燃提出送盛青溪回家,何默和谢真是打算去他家里睡一晚的,毕竟夜市离城南花园就隔了几条街。

    林烟烟眨巴眨巴眼,提议道:“盛姐姐,今晚你就住我们家里吧。明天再让哥哥送你回去,反正哥哥今天喝了酒不能开车。”

    哟呵。

    何默和谢真一齐看向林烟烟,这小丫头越来越上道了。

    林燃闻言也不由挑了挑眉,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盛青溪,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心里想盛青溪应该是会拒绝的,毕竟这小丫头这么正经。

    盛青溪顿在原地,对面八双眼睛圆溜溜的都看着她,似乎都在等她的答案。

    她心里觉得好笑又无奈。

    盛青溪开口:“我...”

    对面四个人都竖起了耳朵。

    盛青溪弯唇道:“那就明天再回去。”

    林烟烟立即扯了扯林燃的衣袖,仰着脑袋看着她哥哥,双眼亮晶晶的,一脸求夸奖的表情。

    林燃哑然失笑,他奖励般地揉了揉林烟烟的脑袋。

    ...

    临近午夜,街道上除了来往的车以外走动的人很少。

    街道两旁的路灯将林燃他们的影拉得很长。何默和谢真以及林烟烟三人走在前面,且与林燃和盛青溪两人隔了有一段距离。

    林燃牵着盛青溪慢悠悠地跟在后面走。

    她的手心温度低,牵在手里很舒服。林燃晃了晃她的小手,语气慵懒地问道:“今天怎么肯跟我回家?不怕我欺负你?”

    盛青溪小声嘀咕:“你又打不过我。”

    林燃:?

    话虽然这样说,但能不能不说的这么直白。

    林燃伸手一把把这小姑娘夹在自己胳膊下,他笑道:“盛青溪,我还没欺负你呢,你就想着怎么揍我了?以后结了...”

    话说了一半,林燃自觉地闭上嘴。

    他这不是耍流氓吗。

    盛青溪微微挣扎了一下,侧头问道:“以后什么?”

    林燃轻咳一声,神色有些不自然,“没什么,哥哥带你回家。”

    说话间林燃就放开了盛青溪重新牵起她的手。

    盛青溪心里还想着之前那个小男孩的事,她不由靠近林燃问道:“林燃,那个男孩..他怎么样了?我看他颈上有伤。”

    林燃知道盛青溪在担心什么。

    他低声解释道:“没事,是那个小家伙和别人打架的时候弄伤的。我送他回家去看了,家里就他和奶奶两个人,他奶奶生病了没钱去看。”

    盛青溪抿了抿唇,小声问道:“他爸爸妈妈呢?”

    林燃叹了口气,“他爸爸早几年去世了,他妈妈改嫁后就没回来过。这两年一直都是这祖孙两个人过,这段时间他奶奶生病了。”

    林燃抬手抚上盛青溪的发,安慰似拍了拍她的发顶:“我找了林氏基金会的人过来,以后会有人负责跟进他们的事,他奶奶的病也会好。”

    盛青溪伸手揪住林燃的衣袖,她安静了许久才道:“林燃,谢谢你。”

    林燃没说话,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城南花园别墅。

    盛青溪原是想和林烟烟一起睡的,但林燃态度非常强硬地阻止了她们一起睡觉。理由是林烟烟睡觉爱踢被子,和她睡一定会感冒。

    林烟烟觉得自己很无辜。

    何默和谢真在游戏厅里打游戏,林燃赶着这两个小丫头去睡觉。

    林燃给盛青溪准备的房间就在他房间隔壁,他拿了自己没穿过的新衣服给盛青溪,至于换洗的内衣来的路上他们顺路去买了。

    盛青溪望着林燃手里的衣服,她磨蹭了一会儿才伸手去接,还有些不情不愿地说道:“烟烟说她给我找裙子穿,你又拿你的衣服。”

    盛青溪这么一说林燃也想起了上一次她穿他衣服的画面。

    他倚在门口看着她懒懒地笑:“我的衣服也能当裙子,比林烟烟的好看。”

    盛青溪:“......”

    她伸手把林燃往门外一推就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林燃在门外看着紧闭的门轻笑了一声。

    真可爱。

    林燃洗完澡后已是凌晨,但他迟迟无法入睡,一想到盛青溪此时就睡在隔壁他就忍不住去想她。

    这对林燃来说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因为此时他的心变得无比的平静。在她面前,他可以放弃一切伪装,哪怕他前半段人生破碎流离,后半段人生不可预料。

    和她在一起,他不用思考这一切。

    他知道,自己活着。

    林燃缓缓闭上眼。

    夜深了。

    这两个月林燃很少梦到有关于前世的事,就算梦到,梦境里也是那场火。

    可今夜他的梦境里却出现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画面。

    如废墟般的别墅前有人狼狈地跪坐在地上,黑烟模糊了她的面容。

    这道身影纤细而瘦弱。

    林燃下意识地想,这不是林烟烟。

    画面一转。

    废墟和火光都消失。

    梦境里忽然开始下雨,场面切换到某个墓地里。

    淅淅沥沥的雨让眼前的画面变得有些奇异,林燃似乎是透过了玻璃球在看这个世界,眼前的人影被无限拉长,线条扭曲而怪异。

    这一次林燃看到了林烟烟,又不止林烟烟。

    林烟烟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林燃试图把她的脸看得清楚,可最后他只看清了一部分。

    那个女人,留着短发。

    ...

    “咚——”

    不轻不重的敲门声响起。

    林燃从光怪陆离的场景中脱离出来,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梦境里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林燃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他缓了一会儿才侧头看向床头。

    上午10:30。

    他睡了很久。

    林燃随手扯过一旁的衣服往身上一套就下床径直向门口走去。

    一开门。

    盛青溪穿着他的短袖,怀里抱着他那只黑漆漆的猫。一双水眸直直地落在他脸上,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道:“林燃,你长胡子了。”

    林燃的视线在盛青溪的一头长发上一闪而过。

    他压下心底纷乱的思绪,哑声笑道:“想不想摸?”

    面前的小姑娘似乎还仔细考虑了一会儿才摇摇头道:“不要,你快起床。烟烟肚子饿了,她说你不让陈阿姨来做饭了?”

    林燃伸手揉揉她的发,低声解释:“没有,我哪敢不听你的话。只是让她这两天不用来,怕你看到她不高兴。”

    盛青溪摸着怀里的猫没应声,她垂着眸,好半晌才道:“林燃,对不起。有些事我暂时没办法和你解释,我..我很抱歉。”

    林燃盯着盛青溪低垂的脑袋看了一会儿,忽然伸手把她按进自己的怀里。

    他知道盛青溪在担心些什么。他自己也隐隐有这样一种感觉,重生之后有很多事情变得不一样了,那些改变的轨迹却无人为此负责。

    很多时候,人生就只是一念之差。

    林燃笑着拍了拍她的发,低声哄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的小溪流都会保护我对不对?”

    盛青溪靠在林燃的胸前蹭了蹭,她的耳侧就是林燃的心跳声。许久她才小声应他:“嗯,我会保护你的。你别怕。”

    林燃,你别怕。

    这样的话她半年前就在车行和他说过。

    大清早的,林燃受不了这么抱着她太久。没一会儿他就松开手,懒散道:“下去等着,一会儿哥哥就下楼给你们做饭吃。”

    盛青溪小声反驳:“都说了不是哥哥。”

    林燃哼笑:“再说不是我亲你了。”

    盛青溪:“......”

    林燃好烦。

    九月初,一中开学。

    交学费的上午很热闹,学生们可以无所顾忌地在教室里吵闹。高三的学生们换了新的教室,因为新高二比他们这届多出两个班,排班的时候五班六班就被排到五楼。

    于是林燃莫名其妙就和盛青溪多隔了一个楼层。

    因着这件事他已经不开心一早上了。虽然只是一点小事,但在林燃眼里,离他的小溪流远了哪怕只有一米那也是远。

    谢真偷偷看趴在桌上的林燃一眼,嘀咕道:“这又是闹什么呢?”

    何默翻了一个白眼,就是作呗,还能闹什么呢。

    这楼上楼下的,还硬生生地弄得和异地恋一样,这不是作是什么。

    谢真百思不得其解,他推了推何默,“默子,你说这仙女和燃哥,他们两人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说不在一起吧,我觉得就跟在一起似的。说在一起吧,燃哥没正经表白过吧?不然按照燃哥这性子,早就一口一个我是她男朋友了。”

    何默瞅了一眼林燃,低声道:“没听燃哥说吗?他高三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说起来,我们第一次月考的赌注你记得吗?”

    谢真一僵,“卧槽,还有那个叫爸爸赌注!”

    何默拍拍他的肩膀:“我觉得我们都得输给燃哥。”

    谢真把薯片往桌下一塞,板起脸正经道:“不可能!以后不能让燃哥作弊,人都是年纪第一辅导功课,起点就和我们不一样!”

    何默思索片刻,觉得谢真说的还真他妈有道理。他凑到谢真身边,“阿真,反正仙女都是要给燃哥补课的。多我们两个也不碍事你觉得呢?”

    谢真点头:“补一个也是补,补三个也是补。”

    两人凑在一起一合计就打算中午偷摸着去找盛青溪说这件事。毕竟只要盛青溪那里点了头,林燃也拿他们没办法。

    趴在桌上睡觉的林燃完全不知道这两人在合计些什么。

    闹腾了有半小时老屈才拿着一叠文件往班里走,一班任谁都能看出来老屈今儿心情不错,他眉眼间满是春风得意,似乎还哼着小曲儿。

    老屈进门之后先是把他的小豆丁们挨个看了一眼,还没看完他就笑了,“才一星期不见,你们比那会儿就黑了一点。天天出去玩作业没写呢吧?”

    老屈和同学们聊了会儿天才开始说正事。

    他先是收敛了脸上愉悦的神色,正经道:“暑假着火那件事性质很严重,校长暂时停职,全校职工扣除奖金,几个涉事学生记警告处分。”

    老屈围绕着这件事大概讲了半小时才缓和下神色继续道:“还有一件事,我们班将会转来一个新同学。”

    这话一出,刚刚安静如鸡的一班顿时热闹起来。

    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要转来的学生,他们的重点都在转学生的性别上。且讨论的时候他们发现没人知道这个转学生的消息。

    有人禁不住好奇问道:“老屈!转学生从哪里转来的?”

    老屈故作高深地沉默片刻,直到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才轻飘飘地说:“是从别的班转过来的。”

    “啊,没劲。”

    “无聊。”

    “嗐,白期待了。”

    “都高三了,咋还转班呢。”

    谢真和何默也凑在一起小声嘀咕。

    “谁胆子那么大转来一班,我觉得是男的,不怕燃哥。”

    “女的也有不怕燃哥的啊。”

    “有是有,我估摸着少。燃哥前两年打架打那么凶,不少人怕他。”

    “反正是男是女都古怪,怎么偏偏今年转?”

    老屈见底下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不由咳嗽两声,他转身走到门口朝等在门边乖巧的小姑娘招招手,笑眯眯道:“盛青溪,跟屈老师进来,不怕。”

    底下同学们的视线随着老屈的动作向门口移去。

    三秒后。

    底下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卧槽声,几乎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林燃。

    而当事人林燃正趴在桌上睡大觉。

    谢真望着讲台上的盛青溪咽了咽口水,他愣愣地问:“默子,你说燃哥知道这件事吗?”

    何默表情僵硬地看了一眼一无所知的林燃,“我觉得不知道,不然他怎么可能在这里睡觉。”

    讲台上的盛青溪已经做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她悄悄地往林燃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还睡着不由松了口气。她一直担心林燃会当众出说一些让她为难的话来。

    比如——

    “坐到哥哥身边来。”

    “偷偷瞒着我干坏事,不乖。”

    盛青溪介绍完自己之后底下的同学们想鼓掌又不敢鼓掌,反正不少人的视线依旧在往林燃身上飘。

    老屈在心里哼了一声。

    臭小子。

    老屈环视教室,就林燃那个臭小子身边有空位。他知道把这个小姑娘安排过去林燃估计得乐死,但前提是这小姑娘愿意。

    老屈试探着问道:“盛青溪,你视力怎么样?”

    盛青溪弯了弯唇:“老师,我视力很好。”

    嘿,这小姑娘聪明。

    老屈一见盛青溪笑就知道她懂他的意思了。

    老屈指着林燃身边的空位道:“你先在那儿坐两天,老师给你找找有什么合适的位置。不行你就来和老师说,没事儿。”

    盛青溪抱着书点了点头。

    她迎着众人各色的眼神往林燃的位置走去。

    林燃身边的空位这两年相当于就是林燃的位置,所以一开学上面就放满了乱七八糟的书和本子,还有水瓶口香糖之类的小杂物。

    盛青溪走到林燃身边后没打算叫醒他,她把书包和书放到一边,准备开始收拾桌子。

    一旁的何默和谢真眼瞅着哪能让盛青溪自己动手,赶紧上手把空位上的东西一股脑地塞到自己桌子里,不管有没有用先放着再说,一切等林燃醒来看。

    新教室刚打扫过,位置很干净。

    盛青溪把书包和课本放好之后就安静地做起了自己的事。

    于是开学这一早上,林燃一直没醒。

    直到临近中午,林燃从睡梦中醒来。他慢吞吞从爬桌上起来地伸了一个懒腰,一个懒腰还没伸完林燃就顿住了。

    因为原本属于他的座位上,放了其他人的东西。

    干净整洁的课本,淡粉色的笔?

    一开学他身边莫名其妙多个女的?

    林燃没细看就皱起了眉。

    不过没等他发火一旁的何默就赶紧解释:“燃哥,你别急。你仔细瞧瞧放着的是谁的东西。”

    林燃皱着眉不太高兴地看了一眼整个桌面,最后他居然在课桌上看到了他小溪流的水杯,蓝白色的,上面画个大鸭子。

    林燃:?

    所以他身边不仅坐了个女的还是个小偷?

    等林燃把视线挪到书包上的时候,他就更生气了。

    连书包也偷?

    直到小姑娘轻轻软软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燃才能确信脑中不敢浮现的猜想是真的,这一切并不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林燃,你看什么呀?”

    林燃怔怔地侧头看去。

    扎着马尾的少女穿着蓝白色的校服,纤细的脖颈往上,是她素净漂亮的脸。脸上那双澄澈的眸正盯着瞧,眸里还有隐隐的笑意。

    是他的小溪流。

    此时林燃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说话甚至都磕磕巴巴:“盛青溪,我..我没考进前50名。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盛青溪微微俯身,她伸手轻点了点林燃的额头。

    少年的一双黑眸亮得惊人,她轻声道:“我知道。期末考试一结束我就去和蒋老师说了。林燃,这无关你考第几名,只是我想这么做。”

    难怪暑假蒋铭远见了他会是那个态度,也难怪老屈会那样对他笑。

    林燃什么都明白了。

    他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来,只知道傻呆呆地看着盛青溪。

    一颗心又烫又热,他整个人都像是被盛青溪小心翼翼地捧着。

    林燃安静了良久才缓缓笑起,语调里带着平日里的霸道和张扬,他轻笑:“这么喜欢哥哥,嗯?都追着我跑到这里来了。”

    偷听的何默和谢真:“......”

    这都什么人?

    还要不要脸了?

    盛青溪起先不知道怎么回应林燃说这样的话,现在已经开始慢慢适应了。她点点头,直接丢了一个直球过去:“嗯,就是这样喜欢你。”

    林燃:“......”

    操,这让他怎么接?

    偷听的何默和谢真:“......”

    操,他们是狗。

    林燃憋着一口气说不出来话来。

    盛青溪笑了一下:“你好,我的新同桌。”

    林燃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耳根肯定红透了,他别扭了好一会儿才转移话题道:“我们去吃饭?”

    盛青溪看了一眼时间,应道:“我得先去拿校服,上学期去的时候没有我的码。我穿着有点大,这次有新校服。”

    林燃当即就要起身:“我陪你去。”

    盛青溪眨了眨眼睛,指着桌子道:“今天发了很多新书,我还没写名字,你能帮我写吗?”

    林燃:“......”

    这人每次找的理由和借口都这样直白,但他偏偏拒绝不了。

    林燃轻哼一声:“就这么点路,我陪你去怎么了?”

    盛青溪弯了弯唇:“乖乖在这里等我。”

    林燃叹口气,坐下拿起笔,侧头看向盛青溪,声音里带着懒散的笑意:“长官的吩咐我能不听吗?我老老实实地写。”

    盛青溪摸摸他的脑袋,走了。

    何默和谢真:“......”

    他们还是先去吃饭吧,可被在这儿碍眼了。

    十分钟后。

    林燃写完了认真地给盛青溪写完了所有名字,坐在位置上等她等的难受干脆出门走到走廊上等她,能看见个影儿也是好的。

    没一会儿,盛青溪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楼下。

    她抱着校服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不过,林燃唇边的笑意还没扬起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教学楼下。

    盛青溪怔愣地看着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的男生。

    男生死死地低着头,但他的手却伸得笔直,说话的声音洪亮清晰,响彻整个教学楼:“学姐,我是高一五班的丁明辉,我对你一见钟情了!”

    盛青溪:“......”

    林燃:?

    他要杀人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