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0章 燃我50
    短暂的狂欢过后,他们便又陷入了漫长而又无聊的课程中。

    虽然他们的高三新学期未开始,但几乎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愈发紧迫的学习氛围。

    包括谢真和何默两个人。

    他们因为之前的赌约而不得不认真听课,又因为基础薄弱听得云里雾里,他们只好去缠着一班班长和学习委员。

    两个人从一起在峡谷并肩上分的关系忽然变成了竞争对手。

    林燃还是和之前那样,中午下午下了课就溜达去找他的小溪流吃饭,晚上再把她送回宿舍。对他来说,这样的日子一点都不无聊。

    又是一个晚自习。

    一班整个教室都很安静,只一个角落里时不时会发出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林燃低着头写作业,三番两次被那边传来的声音所打扰。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没说话,只是伸出腿踢了一下边上空桌的桌腿。

    桌腿滑过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惊扰了那一个角落。

    有人探头往林燃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教室里彻底安静下来。

    等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教室里才逐渐响起交谈声和走动声。

    林燃放下笔动了动脖子。

    这时前面的何默和谢真也转过头来,和林燃嘀咕道:“燃哥,我去那边问了一嘴。前两周七夕他们不是看了恐怖片吗,他们正在商量着晚上玩捉鬼游戏呢。”

    谢真无语:“这人呐,有时候就是闲的,非得自己作死。”

    何默倒是觉得还挺有意思,他不由问道:“燃哥,你感兴趣吗?要不晚上我们去凑个热闹?”

    林燃懒散地抬眸扫了一眼何默,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但看表情似乎是不感兴趣的样子。

    何默一时摸不准林燃的想法,等他想再问时林燃已经起身朝外面走去了。看他那个样子应该是去找盛青溪了,何默见状便自觉地闭上了嘴。

    ...

    便利店。

    玻璃柜里的蛋糕只余下几个,明亮的灯光将上面的装饰照得可爱又诱人。林燃弯腰看了许久才挑了一个草莓味的蛋糕。

    他付完钱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奶茶和关东煮才慢悠悠地溜达回教学楼。

    就他们一个年级段补课,所以只一楼二楼亮着灯。六班在二楼,林燃上楼后便径直去了六班,这么些日子下来六班的人看到林燃已见怪不怪了。

    虽然他们仍是不敢和林燃说话。

    盛青溪见到林燃便乖乖地出去找他了。

    这些日子林燃几乎每个晚上都会给她买吃的,盛青溪前两个月掉下去的那点斤两都被林燃喂了回来,尖细的下巴上稍微有了那么一点肉。

    这导致盛青溪一见到林燃手里的食物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林燃挑了挑眉,好笑道:“不想吃?”

    盛青溪闷着脸看他一眼,只伸手接过了那杯奶茶。

    她平时都是安静温柔的模样。

    林燃见她绷起小脸垂眸不看他的样子觉得怪可爱的,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笑道:“外面热,回去坐着。带上蛋糕,我可挑了很久。”

    他这个理由用了很多次。

    挑了很久,想了很久,走了很远等等,但百试百灵。

    每当他这么说盛青溪基本上都不会拒绝他。果不其然,等他这句话说出口,小姑娘又伸出手来接他手里的草莓蛋糕,乖的不行。

    林燃揉揉她的黑发,没多留就回去了。

    九点五十,下课铃打响。

    盛青溪坐在教室里等林燃来接她,不敢乱跑。

    有一次她下楼去找他,走到半路正好遇到林燃。他当即便沉下脸训她又乱跑,并且就这件事把之前她乱跑的事情都总结了一遍。

    一路上她都在听林燃叨叨。

    自那以后她就不敢再瞎跑了。

    林燃唠叨起来像个小老头。

    今晚林燃照常把盛青溪送到门口,又仔细叮嘱她睡前锁好门窗才离开。

    盛青溪走进楼道之后等了一会儿又悄悄走出去,看着林燃的背影走远再也看不见了她才慢吞吞地进去坐电梯上楼。

    林燃回到宿舍的时候只有谢真一个人窝在客厅的小沙发里,他随口问了一句:“默子呢?真去和他们玩捉鬼游戏了?”

    谢真一边操控着手机里的人物厮杀一边应道:“没呢,晚上我比他先写完作业,他去门口拿夜宵了,夜宵是我们的赌注。”

    林燃瞥了一眼谢真肉肉的下巴。

    不禁想,盛青溪要是也和谢真似的能吃胖点就好了。

    男生宿舍楼下。

    何默拎着夜宵去玩捉鬼游戏的宿舍门口晃悠了一圈,这个宿舍就在他们宿舍的正下方。他过去的时候几个男孩还在打闹,他们要等到十二点。

    客厅里堆满了这次他们要用到的道具。

    何默粗粗扫了一圈,蜡烛、大米、符咒等等都放在一起,还有很多他不认识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东西不是一天两天能凑齐的,估计这几个小子看完电影后就在想着玩这个游戏了。

    何默和他们聊了几句就上楼了。

    毕竟他儿子还等着他的夜宵。

    夜色沉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凌晨一点。

    盛青溪忽然惊醒,她在睡梦里隐隐听到了尖叫声和警铃声。

    她坐起身揉了揉眉心,这些天换了地方睡她的睡眠质量一直不是很好。

    就在盛青溪想下床喝口水的时候她所有动作忽然顿住,浑身的血液都像被冻住似的。她缓缓回头看向窗户,紧闭的窗帘上有点点光亮在不断跳跃。

    盛青溪瞳孔微震。

    是火光。

    ...

    男生宿舍乱成一团,明火触动自动报警器,警铃声响彻整栋宿舍楼。

    大部分沉睡的人都一脸茫然从床上爬起来,起先他们不知道是怎么了,但在看到逐渐弥漫的烟雾时他们都如梦初醒。

    林燃随手套了件衣服,他叫醒何默和谢真之后又下楼一间房一间房地去敲门。

    着火的宿舍就在他们楼下,他下楼时宿舍里的人已经跑了干净,房门开着里面空无一人,只火势在逐渐往周围蔓延。

    熟悉的火光在林燃眼前跳跃。

    他几乎能想起火舌卷上皮肤的感觉。

    脚步声、咳嗽声、喊声乱做一团。

    林燃逼迫自己从回忆里挣脱出来,他咬牙敲碎玻璃取出灭火器就想进去灭火,可走到了门口才发现灭火器居然是坏的。

    林燃低骂了一句,丢了灭火器继续去喊人。

    何默和谢真慌忙地去找林燃的身影,他们按照林燃所说的在楼道里大喊:“不要坐电梯下楼!都走楼梯!注意安全!”

    还好这里只有他们准高三一个年级段的男生,楼道里虽然脚步声慌乱,但却不是很拥挤。

    此时楼下已站满了穿的乱七八糟的,甚至没穿衣服的人。不远处教师住宿楼里有老师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也正在往这里赶来。

    何默个子高,他在人群中喊道:“各个班的班委请轻点一下人数!”

    谢真跑到何默身边,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心:“默子,燃哥怎么还没下来?”

    何默侧头,看向浓烟滚滚的宿舍楼。他抹了一把脸,尽量镇定道:“燃哥应该是去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确认了,免得有人还在里面。”

    谢真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被盛青溪的声音打断——

    “谢真!林燃呢?”

    谢真慌乱地回头看去。

    盛青溪穿着白色的睡裙,她是光着脚跑来的,虽然她的模样显得凌乱,但声音却很镇定,她紧盯着他又重复了一遍:“谢真,林燃呢?”

    谢真忙应道:“燃哥还在里面找人。”

    盛青溪没有丝毫犹豫,她头也不回地冲进了宿舍楼里。

    速度快得让何默和谢真都拉不住她。

    谢真见盛青溪跑了心里更慌了,他喃喃道:“默子,万一燃哥一会儿出来找仙女找不到人..这火好像越来越大了。”

    宿舍楼,二层。

    林燃确认过每一个房间都没有人才继续找下一个房间。火势没有蔓延下来,只是楼道里都是浓浓的烟雾,呛得人头脑发昏。

    与此同时,盛青溪飞快地往楼上跑去。

    楼道里的灯是声控的,她的脚步很轻,这一路楼道里的灯都没有亮。烟雾将她纤瘦的身影笼罩在阴影里,谁也想不到此时还会有人逆行。

    林燃从二楼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盛青溪已经跑到了七楼。

    林燃的宿舍在七楼。

    林燃确认完一楼的两个宿舍没有人之后才骤然松了一口气,他往宿舍楼门口跑去,刚跑到门口他就看到了何默和谢真。

    他们两个人就守在宿舍楼门口,两人神情复杂,欲言又止。

    林燃微喘着气看了他们一眼,随即开口道:“里面没人了,走远一点。消防队离这里不远,最多十分钟就能赶到。”

    谢真咽了咽口水,他的声音都在抖:“燃哥..仙女她几分钟前上楼去找你了。我和默子都没拉住她,对不起燃哥..”

    后半句话谢真不知道林燃有没有听到,因为在他前半句话音刚落下的时候林燃便不见了人影。

    七楼。

    盛青溪在一片烟雾里喊林燃的名字,那种已经离她远去很久很久的恐惧感又席卷了她的心头。那一晚,林燃面目全非的样子不停在她脑海里回闪。

    她摸索着找遍了七楼的两间宿舍,里面都没有人。

    盛青溪狠狠地掐着自己的指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楼下谢真是说林燃在找人,林燃应该是一层一层地往下找,他不会有事。

    盛青溪又转身下楼。

    六楼的火越来越大,呛人的烟雾也越来越浓。

    盛青溪不敢开口再喊,只捂着口鼻继续往下跑,在又拐过弯的瞬间她的腰忽然被一道蛮力锢住,下一秒她整个人悬空被人扛了起来。

    盛青溪怔住,她下意识地喊道:“林燃。”

    回应她的是一片沉默。

    林燃65我要亲你了

    深夜。

    校园里灯火通明,犹如白昼。

    消防车停在男生宿舍楼下,学生们都被转移到另一栋楼里。底下除了消防队员便没有别人了,这一场火没有伤到人。

    但慌乱的夜晚只结束了一半。

    医务室。

    谢真和何默站在角落里小心翼翼地看着林燃。

    林燃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的盛青溪。

    校医正在给她上药,她的手脚不少地方都被擦破了皮,白色的睡裙上满是黑漆漆的污渍,一头黑发凌乱地披在肩头。

    她一直低垂着头,安静地坐在那里。

    谢真推了推何默,用气声问道:“燃哥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想杀人,他不会打仙女吧?”

    何默压低声音:“闭嘴。”

    五分钟后,校医放下手里的镊子和棉签:“好了,这两天注意伤口别碰到水。要是有发炎的迹象就来医务室找我。”

    校医的话音刚落下,林燃就伸手一把抱起了床上的盛青溪。

    他抱着盛青溪大步地走出了医务室。

    谢真和何默这次没有跟上去,两个人面带忧虑地对视一眼,又同步地叹了口气。

    这期间林燃和盛青溪一句话都没说。

    完蛋了,这又要吵架了。

    ...

    盛青溪宿舍。

    林燃黑眸低暗,脸色冰冷地看着缩在沙发上一小团的盛青溪。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漠:“盛青溪,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沙发上的人起先没什么反应,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林燃用了好大的克制力才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没那么可怕,但他心里的火气和复杂的情绪却一直在翻涌,后怕、担心、自责等等情绪搅得他的心又酸又涩。

    她怎么能这样。

    怎么能这样不顾自己的安危。

    林燃起身,一步一步靠近盛青溪。

    他高大的身影覆上沙发,将盛青溪的完全笼罩在他的身下。

    此时他们的距离很近。

    林燃抬手触上盛青溪的下巴才发现她的脸侧都是黏腻的水意,明明是炎炎夏日,她的体温感受起来似身处隆冬。

    他呼吸微滞,她在哭。

    林燃咬牙,喉结剧烈地滚动了一下。

    他狠下心不让自己去看她哭泣的脸,开口时声线依旧毫无情绪起伏:“盛青溪,你知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话一出口,林燃便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他呢。

    他对盛青溪来说意味着什么?

    如果他们两个人身份对调,他会上楼去找她吗?

    答案是肯定的。

    林燃的心还没软下来就见这缩成一团的小姑娘摇了摇头。

    他简直要气笑了。

    林燃微微用力就捏住了她的下巴,他强迫盛青溪抬头看他。

    原本白皙的小脸上都是黑灰,泪痕乱七八糟地糊在脸上。她现在的模样并不好看,只那双泪眼依旧明亮澄澈,从未变过。

    她的眼里映着他的身影。

    此刻她只看得到他。

    林燃俯身贴近她,他几乎是贴着她颤抖的唇问道:“盛青溪,我是谁?”

    盛青溪透过朦胧的水雾看着面前的少年,她的林燃无惧大火,即便命运对他如此不公,他仍旧保留着那颗赤子之心。

    她闭上眼,含着的泪滚落下来。

    她轻声喊他的名字:“林燃。”

    林燃垂眸,哑声应道:“我要亲你了。”

    此时此刻他不需要盛青溪的回应,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

    少年火热的气息让盛青溪的体温逐渐回升,她脑中所有的画面都被眼前鲜活的林燃所取代,她内心的阴影被他逐渐驱逐。

    他更像是火。

    她的火。

    夏令营因这场意外的火中断。

    盛兰被这个消息吓坏了,好几天都没能缓过来。于是这些盛青溪都乖乖地呆在盛开福利院里,林燃也非常贴心地没来找她。

    这个时候离开学只剩下两天。

    盛青溪想着月初补课的时候因为出了意外她还有一张试卷没和林烟烟说,便给林燃打了电话问林烟烟方不方便。

    林燃都没问林烟烟就一口应下了。

    盛青溪无奈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林燃就来接盛青溪了,还拎了几个礼盒过来给盛兰。

    盛兰一见林燃便笑眯眯道:“小火,不用这么客气。愿愿刚吃完早饭,还在院子里洗她的娃娃,你直接进去找她。”

    林燃放下礼盒又和盛兰问了好才去后院找盛青溪。

    八月底的时候暑气还未消,炎炎的日头炙烤着大地。

    盛青溪穿着短袖和短裙蹲在一小片树荫底下揉搓着手里那只白白的小兔子,看起来就小小的雪白的一团,偏偏她神情认真又严肃,看得林燃想笑。

    林燃走到她身前蹲下,笑道:“小动物还洗小动物呢?”

    盛青溪抬眸看他一眼,没应声,只伸手虚虚地弹了他一下。

    水滴顺着她的动作在空气中溅开,林燃压根没想躲,反而迎了上去,没脸没皮地说:“凉快,你再给我来两下。”

    盛青溪弯唇笑了一下。

    林燃见她笑了才伸手去拿她手里的娃娃,“我来洗,你回房间去拿你的小包。我们一会儿就走。”

    盛青溪乖乖地把娃娃递给了林燃,但她没回房,而是蹲在林燃身边看他洗娃娃。林燃洗娃娃的姿势很熟练,想来他和林烟烟刚出来那两年他过得并不轻松。

    清凉的水淌过他修长的手指,跳跃的斑点将他指尖的水滴照得透亮。

    他们两个人便旁若无人般的蹲在角落里,时不时低语几句。

    盛兰倚在院门旁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孩子,起初她是觉得林燃并不适合盛青溪,林燃这个孩子锋芒太盛不懂遮掩,可现在她反而认为这样才不会叫盛青溪受了委屈。

    盛青溪太过安静了。

    很多事、很多话她都不说。

    林燃和盛青溪两人天差地别,如今这样很好也很难得。

    ...

    今天是周末。

    林燃带着盛青溪刚进别墅就注意到了从厨房里的动静。

    陈阿姨背对着他们在整理冰箱,客厅看起来已经被打扫过了。听到声音陈阿姨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她笑了一下:“小火,带同学回来了?”

    林燃应了一声,便等着盛青溪换鞋进来。

    可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盛青溪有动作,他侧头看去,这小姑娘正愣在原地发呆呢。

    林燃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低声问:“怎么了?”

    盛青溪看着厨房里的陈阿姨,如今陈阿姨的模样还很年轻,和十年后憔悴的模样全然不同。她缓缓收回视线,对林燃摇了摇头,“没事,烟烟呢?”

    林燃朝着楼梯的方向抬了抬下巴:“这懒丫头还睡着呢,一放假她就赖床。你不用管她,管我就行。”

    盛青溪无奈地应道:“那你把暑假作业拿来给我检查一下。”

    林燃挑眉,不就是暑假作业吗?

    他这个暑假进步可大了,再让他去考试,考进前五十不是什么大问题。

    林燃几步走到客厅就拎起正在呼呼大睡的2018丢到盛青溪怀里:“你和这个小东西玩一会儿,我去书房给你找作业。”

    睡得正香的2018一脸懵逼地看了看林燃,没一会儿又拱着小脑袋钻在盛青溪怀里睡着了。

    盛青溪小心翼翼地抱着小黑猫坐到了沙发上,期间陈阿姨回头多看了她两眼。

    陈阿姨还是第一次见林燃带人回来,还是个水灵的小姑娘。她心里不由琢磨着这事要不要和林先生林太太说一声。

    但陈阿姨又怕林燃会知道是她说的。

    这么些年下来陈阿姨对林燃的脾气有所了解,林燃这孩子护短得很。

    陈阿姨想了想还是决定当做没看到,免得惹那孩子生气。这么想着陈阿姨顺便切了个果盘放到茶几上,她对盛青溪笑了笑:“小姑娘,吃点水果。小火一会儿就下来。”

    听到陈阿姨对林燃的称谓盛青溪的眸光微顿。

    小火。

    原来陈阿姨是这么叫林燃的。

    盛青溪许久都没应声,都不曾抬头看陈阿姨一眼。她自顾自地抱着怀里柔软的小猫,像是没听到陈阿姨说的话一般。

    盛青溪知道,这样很不礼貌。

    但她依旧选择这么做了。

    陈阿姨见状神色一僵,哪怕是林燃和林烟烟都不会这么目中无人。

    林燃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目光晦涩看着客厅。他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从陈阿姨和盛青溪说话他就站在这里,所以下面的事他看得一清二楚。

    林燃将视线移到陈阿姨身上。

    他能感觉到。

    盛青溪排斥这个中年妇女,甚至到了一种厌恶的程度。

    她这个性子爱藏得深恨也藏得深,能让她这样情绪外露的显然是触及到了她的底线。而在这之前她们两个人分明是不认识的。

    所以是前世。

    在前世,这两个人在他死后有了交集。

    林燃忽然想起盛青溪的话,她说等到他十八岁生日以后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可他的十八岁生日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林燃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他的生日是在车行和林烟烟、谢真、何默以及宋行愚一起过的。

    关于那一天,他并没有特别深刻的记忆。

    林燃垂眸将眼中的思绪都隐去,他下楼的脚步声惊动了底下两个人。

    陈阿姨欲言又止,一副为难的模样看着林燃。

    林燃走到沙发后,站在盛青溪的正后方淡声道:“陈阿姨,今天你先回去。”

    陈阿姨点点头,拿了东西一声不吭就走了。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如果林燃没瞎的话一定能看出来她和盛青溪之间起了摩擦。

    林燃等陈阿姨走后才轻拍了拍盛青溪的脑袋,他俯身在她耳侧地低声问:“不喜欢她?”

    盛青溪静了一会儿才闷声道:“不喜欢。”

    林燃笑了一下,“不喜欢她以后就不让她来了。”

    盛青溪抿抿唇。

    没有陈阿姨,还会有张阿姨李阿姨。是谁并不重要,而是林燃身边总会出现那么一个角色,如果一定会有,她宁愿那个人是她所能熟悉的。

    盛青溪没有回头看林燃,只是小声地应:“不要,就这样。”

    林燃哼笑一声。

    这小丫头发起倔脾气来总是这样可爱。

    他把写好的暑假作业往她身侧一丢,懒散地倚在沙发边笑道:“长官,我的任务都完成了。你看我能要个奖励吗?”

    盛青溪眨了眨眼,她转头好奇地问:“你想要什么奖励?”

    林燃本来就是想逗逗盛青溪,想让她的情绪高涨一点,还真没想她会答应他给奖励。

    林燃当即便摁住沙发微微用力就翻了过去,他在盛青溪身边坐下,跟小流氓似的朝她勾唇道:“除了你的吻我不接受任何奖励。”

    刚起床下楼的林烟烟:“......”

    她是谁?她在哪里?她又听见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