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9章 燃我49
    夏令营的生活枯燥而无聊,他们不过换了个地方上课。两天的新奇感过后学生们就变得蔫巴巴的,毕竟这次连周末都没有了。

    这样情况一直持续到学校说明天晚上让他们在教室里用投影仪看电影。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每个班都在欢呼。

    一班教室。

    林燃坐在椅子上懒懒地扫了一眼叽叽喳喳闹腾的教室,他眉眼淡淡的没什么情绪,“就看个电影,他们在兴奋期待点什么?”

    闻言何默回头古怪地看了林燃一眼。

    谢真也一边啃鸡爪一边用谴责的目光凌迟着林燃。

    林燃:?

    何默挠了挠头,林燃似乎真的对这个日子毫无所觉。他转身往林燃桌上一趴,压低了声音道:“燃哥,明天是七夕啊。你没准备吗?”

    林燃:“......”

    明天是七夕?明天为什么是七夕?

    明天是七夕他居然呆在这种地方上课。

    林燃这两辈子加起来还没过过七夕节,但以往这个时候他的确会收到很多来路不明的礼物。他从零碎的记忆中扒拉出往年的七夕。

    他们不是在赛车就是在通宵玩游戏。

    现在有人能和他过七夕了,他却只能在这个破地方呆着。

    林燃开始思考明天怎么把盛青溪骗出去。

    何默在林燃陷入沉思的时候就知道林燃打算做些什么了,他只好提醒道:“燃哥,仙女是要拿全优奖学金的,她旷课一天奖学金可就泡汤了。”

    这话一出,林燃脑内所有的想法都停止了。

    林燃皱起眉,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思考过。

    盛青溪她喜欢什么?

    何默和谢真两个人每天在召唤师峡谷缠缠.绵绵显然也不可能拥有女朋友,于是他们俩都转身开始凑热闹,七嘴八舌地给林燃出主意。

    何默率先开麦:“玫瑰花!”

    谢真紧跟其后:“包包!”

    “蜡烛气球蛋糕!”

    “又不是过生日,你别瞎出主意。”

    “我哪里瞎出主意了?有本事你说一个。”

    “我..我暂时想不出来,反正你别瞎说。”

    “你自己想不出来说别人瞎说?”

    何默和谢真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直到林燃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两人才安静下来,但他们仍企图用眼神杀死对方。

    谢真收敛了不正经的神色,问道:“燃哥,仙女喜欢什么?”

    林燃毫不犹豫地答:“喜欢我。”

    何默:“......”

    谢真:“......”

    所以他们两个人到底为什么要凑这个热闹。

    林燃一个人拧着眉想了整整一下午。

    吃晚饭的时候林燃仍然惦记着这件事,连盛青溪和他说话都没听到。

    盛青溪坐在林燃身旁眼睁睁地看着他夹了一筷子生姜往试图往嘴里塞去,她喊了两声林燃也没反应,只好直接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林燃这才如梦初醒般地看向盛青溪。

    他没意识到自己手里的东西,用眼神询问她怎么了。

    盛青溪看了一眼他筷子上的姜,无奈道:“林燃,你在想什么?”

    林燃顺着盛青溪的眼神看去,那片姜在筷子上摇摇欲坠。他干脆把筷子一放,看着盛青溪问道:“盛青溪,你..你有想要的东西吗?”

    盛青溪眨眨眼,想要的东西?

    她略微一思考就知道林燃为什么会这副模样了。这两天班里都在讨论怎么过七夕节的事,今天蒋铭远说明天晚上能看电影女孩们都很兴奋,商量着明天穿什么衣服,然后去超市里买零食。

    女孩儿们的快乐就是这样的简单。

    盛青溪弯了弯唇:“林燃,我想要一朵花可以吗?”

    林燃怔住。

    但不过一会儿他便立即应道:“想要什么花?”

    盛青溪拿起桌子上的筷子递给林燃:“玫瑰花。好了,你现在好好吃饭。”

    玫瑰花?

    就这么简单吗?

    林燃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也不好问出口,总之吃完饭他就先去订花。一朵是不可能的,起码也得要来个九百九十九朵。

    晚自习的时候六班都在讨论明天要在教室里看什么电影。男孩们想看恐怖片,而女孩们则是想看小清新的爱情片。

    陈怡侧头小声问盛青溪:“盛青溪,你想看什么?我猜一会儿肯定要投票。”

    盛青溪想了想,应道:“我觉得都挺应景。”

    陈怡顿住。

    恐怖片哪里应景?

    在六班讨论的时候一班也在商量着,别人都想着看什么电影,而谢真和何默则是在想明天晚上点什么大餐犒劳一下他们自己。

    夏日的夜晚没有什么比烧烤和龙虾更带感了。

    当然了,还得加上几罐啤酒。

    而林燃从不掺和这些投票,毕竟只要他提出意见他们基本上就不会再考虑别的。林燃一时觉得他们对他可能有什么误会。

    对此何默和谢真表示,他们没有误会。

    最后林燃也不知道他们到底选了什么电影。

    七夕节当天。

    因为是暑假补课,他们不用穿校服。林燃去接盛青溪的路上看到的男男女女各个都精心打扮过,一路上的香水味赶得上春天百花齐放的时候。

    林燃对香水味倒是没多大的抗拒,那他始终觉得这些味道都没有他小溪流身上的味道好闻。

    等林燃走到楼下的时候他没看到盛青溪。

    这很难见,通常都是她一早就溜下来等他的,他训了两三回这倔丫头也不听。

    林燃想到路上见到的人,心想盛青溪会不会也在纠结穿什么衣服来见他?

    这么一想林燃不由生出那么一点儿期待出来。

    五分钟后林燃就见到了盛青溪。

    穿着校服的盛青溪。

    林燃:“......”

    林燃也不介意,走过去就按过这小姑娘脑袋往自己胳膊下一放,开始念叨:“你在上面干什么呢?怎么在这里还穿校服?”

    盛青溪没察觉出林燃心里的小心思,她挣扎着应道:“诗蔓给我打电话,说给我寄了礼物,让我中午记得去拿快递。在这里穿校服方便。”

    林燃轻哼一声,没接话。

    今天一早在食堂里吃早饭的人都比平时多一些,哪怕白天他们仍旧是要上课,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期待愉悦的心情。

    林燃看着面前吃着小笼包的盛青溪。她好像全然不觉今天这个日子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鼓着腮帮子吃得认真,都不曾往周围看一眼。

    林燃气闷地想,他的小溪流会给他准备礼物吗?

    ...

    临近下午,女孩们都摸出了准备好的小零食吃。

    午休时间她们还在谈论着晚上看电影的事,还有的女孩都在期待会收到什么礼物,当她们谈论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由想起了盛青溪。

    她们可太好奇林燃会给盛青溪送什么礼物了。

    但她们和盛青溪都不怎么熟,就派陈怡去打听这件事。陈怡起初觉得有些为难,但她发现自己内心深处也对此感到好奇的时候就毫无心理负担了。

    陈怡走回位置上坐下,拿起数学作业轻咳一声。

    她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才悄悄往盛青溪身边挪了一点。

    盛青溪见她靠近不由转头向她看来。

    陈怡一口气堵在嗓子眼,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打了一个直球:“盛青溪,今天七夕,你和林燃准备怎么过呀,他给你买礼物了吗?”

    盛青溪知道今天是七夕。

    但她从来没有过过七夕的体验,她不知道七夕是怎么过的。

    而且,她和林燃现在的关系能一起过七夕吗?

    在盛青溪的印象里,七夕就是亲密无间的恋人一起过的节日。但是她现在和林燃之间,她也说不好是什么关系。

    他们两人从未敞开谈论过这件事。

    即便他们都知道他们彼此喜欢,那场大火的阴影仍旧横在他们心间。

    盛青溪犹豫了一下,应道:“他会买花给我。”

    这是昨天林燃答应她的。

    买花?

    陈怡心想这林燃也太没新意了。她想了想又问道:“盛青溪,你给林燃的礼物是什么?她们好多都买了鞋或者游戏机。”

    盛青溪懵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摇摇头:“我没给他准备。”

    闻言陈怡顿时觉得盛青溪是个恋爱高手,等到了晚上林燃知道她没准备礼物,肯定得缠着她要。这么一想林燃简直被吃得死死的。

    毕竟林燃这劲头肯定不能和盛青溪生气。

    下午上课后盛青溪就有些心不在焉,她隐隐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做错了。因为前世的原因,她忘记了林燃也会有期待感,他还是不满十八岁的少年。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盛青溪向蒋铭远请了假。

    前几天她收到了林佑诚那边打来的钱,那边给出价格很高。

    盛青溪请假出去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去给林燃买礼物。前世的时候她也给林燃送过礼物,只不过那是他生日的时候。

    林燃的生日距离此时还有五个月。

    她上一世送给林燃的礼物并没有被退回来,想来他是喜欢的吧?

    ...

    下午铃声打响前,林燃提前十分钟去门口拿了花,等他真的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抱到怀里的时候他不禁有些后悔。

    太重了。

    他舍不得让她拿。

    林燃本来想招摇过市地拿去六班教室门口,现下想了想还是直接把花放到了盛青溪的宿舍门口前。就她一个人住,不用担心会被人误会。

    林燃走回教学楼的时候铃声正好打响,他径直去了六班找盛青溪。

    但他却没能找到人。倒是盛青溪的那个同桌见了他多看了他好几眼,而后又过一分钟才跑到他面前塞了张纸条给他,塞完就跑了。

    林燃展开纸条看了一眼,上面就写了两句话——

    林燃,我有事出去两小时。

    七点前就回来,我去教室找你。

    许是怕他生气,她还在纸条的最后画了一只矮矮胖胖的小兔子,小兔子可怜巴巴地看着手里的火柴,泪珠含在眼眶里就差没掉下来。

    林燃这就算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

    一班教室。

    林燃从后门进来的时候何默和谢真正带着手套吃披萨,两人拿了两张空桌和他们自己的桌子拼在一起,拼成了一张长方形的桌子。

    此时此刻这张桌子上除了吃的什么都没有。

    林燃走过去瞄了一眼。

    小龙虾鸭脖鸭掌寿司薯条汉堡炸鸡意面可乐奶茶等等应有尽有。

    见林燃一个人回来谢真不由瞪大了他的小眼睛:“燃哥,仙女呢?你怎么一个人过来的,我们还给仙女买了奶茶,加了冰淇淋那种。”

    林燃拉了把椅子坐下,随口道:“出去了。你们吃,我等她回来。”

    何默和谢真听林燃这么说也没多问。

    夏日里天暗的晚,六点半的时候天还亮着大半。

    虽然盛青溪说是七点回来,但林燃却不能老实地等到七点。期间他一直盯着表瞧,六点半多一点他就提前跑去门口等她。

    校园里路灯已经点亮。

    今夜的天干净又透亮,已有几颗星子迫不及待地冒头出来了。

    林燃在校门口不远处找了把正对着门口的横椅,也不玩手机,姿势慵懒地往上一躺,就眼巴巴地看着门口活像个望妻石。

    六点五十七分。

    一道纤瘦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

    许是怕迟到,她一路小跑着进来。

    林燃立马起身迎着盛青溪走去,一片暗色中,他眼尖地看见她怀里抱了个方方正正的大盒子,看起来分量不轻,她都跑出了汗。

    “林燃!”

    盛青溪跑进来没多久就看见林燃了。

    林燃走到她身边下意识地接过她怀里的东西,他也没看,直接抬手擦了擦她额间的汗。

    他挑了挑眉:“这么怕我?迟到几分钟又不会吃了你。”

    盛青溪仰起脸朝他笑了一下:“我答应你了,不想让你等。”

    她澄澈的眸间盛了一点点欢欣和笑意,映着路灯微弱细碎的光芒,就好像夜空中点点的星子映在了她的双眸里。

    林燃的心好像被泡在了棉花糖里。

    他单手抱着盒子,另一只手牵起她的手往里面走。

    等两人走出了一段距离林燃才问道:“去干什么了?”

    盛青溪也不懂什么是惊喜,就直接道:“去给你买礼物了。”

    说完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七夕礼物。”

    林燃的脚步倏地停下,他没想过盛青溪会给他准备七夕礼物,所以在得知她出去的时候他也以为是盛开有什么事。

    他压根就没往这个方向想,毕竟她这一整天都没有表现出在过七夕的样子。

    林燃停下看着自己怀里的盒子,又抬眸看向盛青溪。

    好半晌他才道:“现在我能打开看看吗?”

    盛青溪点点头。

    林燃想象不到盛青溪会给他准备什么礼物,他拆开盒子的每一秒都充满了期待和幻想。林燃想,不管盛青溪送给他什么他都喜欢。

    只要是她送的。

    但这一个想法只持续到看到盛青溪的礼物之前。

    这个正方形的盒子里,躺着一个崭新的摩托车头盔。

    限量签名款。

    昂贵、漂亮。

    林燃沉默地看着这个漂亮的头盔,他仔细地看了很多遍,反复确认了签名的位置才能肯定这个头盔他在上一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收到过。

    一模一样。

    那时林燃以为是他哪个朋友送的,因为这个头盔价格不低,至少要两万,他没有多想就收下了。而今晚,这个头盔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会是巧合吗?

    显然不是。

    林燃缓缓抬起头,他定定地看向盛青溪。

    盛青溪被他晦涩的目光看有些忐忑,她不安地问:“林燃,你不喜欢吗?”

    林燃没有问出口。

    他知道,这只是盛青溪那长达十年的暗恋里的冰山一角。

    林燃将眼底的情绪都压下,他对着这个傻姑娘笑了一下,哑声道:“喜欢,我很喜欢。”

    林燃将盒子盖上,重新牵起盛青溪的手。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手指蛮横地挤进了她的指缝间,与她十指相扣。

    他敛眸,将涌上眼眶所有的酸涩都压下。

    所以那个时候,她在海岛上说要存钱。

    她给予他的,一直是她的全部。

    等林燃带着盛青溪回到教室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放映电影,教室里没开灯,屏幕上微弱的光照在他们脸上白晃晃的一片看上去还怪吓人的。

    林燃重新点了外卖,何默和谢真点的那些东西都凉了。

    他们无声地走到后面的位置坐下。

    何默和谢真两个人注意到后面的动静都悄悄回头瞄了一眼,两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流连在林燃抱着的盒子上。

    林燃注意到他们的视线马上把盒子往身后一放。

    何默和谢真:“......”

    他们又没有透视!至于吗!

    林燃牵着他的宝贝坐下后又把他的宝贝盒子藏好,等他坐下他才发现此时此刻教室里播放的居然一部非常著名的恐怖片。

    此时此刻林燃觉得他们班那么多单身狗不是没有原因的。

    林燃侧头看了一眼盛青溪,她正睁着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幕布,一点都看不出来害怕的意味。他想起上次他们去电影院看电影,这小姑娘也一点不害怕。

    林燃的目光移向前面的何默和谢真。

    谢真正大鸟依人般地依偎在何默身旁,他瑟瑟发抖地挽着何默的手臂,何默已经习惯了谢真这个样子,对此完全无动于衷。

    林燃思考片刻,忽然压低声音对身边的盛青溪到:“盛青溪,我有点害怕。你能不能牵着我的手?”

    前面的谢真一时间以为自己聋了,连害怕都顾不上连忙竖起耳朵开始偷听。

    何默也一脸问号。

    嗯???

    林燃这人到底要不要脸了?这种招数都使得出来!

    盛青溪听了林燃的话倒是没有多想,反正她天天被林燃牵着走到这儿走到那儿。她非常自觉地伸手过去,在黑暗中准确地找到了林燃的手掌。

    温热的掌心瞬间将她的手包裹。

    盛青溪小声道:“林燃,你害怕就离我近一点。”

    林燃:?

    这不是正合他心意?

    何默:?

    仙女是不是傻?

    谢真幽幽叹气,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林燃虽然想离盛青溪近一点,但他也没太过分,毕竟这还是在教室里。他这半小时的心思完全没在电影上,他就翻来覆去地抓着盛青溪的手指玩。

    他的指腹一寸一寸抚过她的指节。

    她的手指很漂亮。

    纤细,修长。

    从这一双手林燃就能知道盛兰对盛青溪很好,她连薄薄的茧都没有。哪怕她是孤儿,她一直被人疼爱着长大,长成现在的模样。

    这是林燃爱的开始。

    她的模样就是他爱的模样。

    林燃刚重生的时候害怕的事情有很多。他害怕上一世他没能救下林烟烟,害怕上一世发生在林烟烟的事情会重演,害怕他走了他的兄弟亲人们都会伤心。

    他却从不曾怕过死亡。

    但盛青溪的出现,却让他逐渐开始害怕了。

    他太想太想活下去了,他想要的以后和一切都建立能够活下去的基础上。

    期间教室里发生的一切都没影响到林燃,直到送外卖的人给他电话。

    林燃没打算在黑漆漆的教室里和盛青溪一起吃晚饭,今天是七夕,他想和她安静地单独待一会儿,哪怕只有一小段时间。

    ...

    男生宿舍顶楼。

    夜幕繁星点点。

    林燃和盛青溪坐在星空下,他们面对面地坐在小露台里。圆圆的小桌子放满了外卖后变得很拥挤,林燃将热牛奶放到盛青溪的面前。

    这是他和心爱的女孩过得第一个七夕节。

    很简单,他却很高兴。

    吃饭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很安静,只偶尔低语几句。饭后林燃在地上铺了餐布,他们一起躺下看着这广阔无垠的夜幕。

    七夕是牛郎和织女在银河上相会的日子。

    今夜明月皎皎,星河璀璨。

    一时间林燃和盛青溪都没有说话。

    林燃有很多话想问盛青溪,她问过很多次关于以后的事。她问过他以后想上什么大学,问过他的梦想是什么,林燃却从不敢提。

    不过今晚林燃却多了些勇气。

    林燃侧头看向盛青溪。

    她正专注地看着顶上的星空。

    林燃想,如果他的小溪流是星星,一定会是夜空中最美的星星。

    林燃看了她很久才低声问道:“盛青溪,你以后想做什么?还和之前一样吗?”

    闻言盛青溪转头看向林燃。

    他的模样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鲜活而又生动。

    她上一世选择职业的缘由就在她的眼前。

    盛青溪不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

    于是她诚实地回答林燃:“我不知道,我没有想过。之前..不想和之前一样。”

    林燃敏锐地察觉到盛青溪在回忆到她前世职业的时候更多的是负面情绪,显然之前的职业让她有不愉快的回忆。

    她曾说过,她是因为在工作上出了意外。

    但林燃没有再多问,这个时间不合适。

    此时他们离得很近,这个距离林燃一伸手就能握住盛青溪的手。

    他的指尖微动,轻而易举地就将她的手牢牢地攥在了掌心。过了良久,林燃才低声道:“盛青溪,七夕快乐。”

    他一字一句地清晰地说着:“希望以后的每一个七夕都能和你一起过。”

    这是林燃第一次向她许诺以后。

    盛青溪用以同样地力道回握住林燃。

    一片寂静之中,她轻声应道:“好。”

    七夕快乐,林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