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8章 燃我48
    林燃找人问了宋诗蔓的住址,直接带着盛青溪和嘟嘟过去了。

    宋诗蔓接到盛青溪的电话才知道嘟嘟偷偷从跑出去的事,她吓坏了。在听盛青溪说嘟嘟自己坐车跑到了儿童乐园之后她就抱着嘟嘟开始嚎啕大哭。

    林燃和盛青溪就站在旁边看着两个哭包靠在一起说悄悄话。

    盛兰和嘟嘟的领养人在不久后也赶到了这里。

    盛兰为难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她带着嘟嘟长大,怎么会不知道嘟嘟在想什么。

    宋诗蔓泪眼汪汪地看向盛兰,“盛阿姨,我能不能...”

    嘟嘟的领养人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随即沉沉地叹了口气。或许是他们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对于他们来说,孩子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三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

    这件事不是小事,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决定嘟嘟以后的生活。

    但今晚的事却可以暂时告一段落,宋诗蔓带着嘟嘟回了家。

    宋诗蔓原想让盛青溪也留下来,当她看到盛青溪身边林燃不善的眼神时又把话憋了回去。

    她讨厌林燃!

    盛兰也不问盛青溪怎么回去,直接坐着领养人的车回去了。

    盛青溪被丢在原地的时候还有点懵,她有些无措地看了一眼林燃。

    林燃见状轻笑了一声,他牵起盛青溪的手往外走,声音懒洋洋的:“你盛妈妈是想着让你在外面多玩一会儿,让你别着急回去。”

    盛青溪掌心的温度微凉,攥在手里很舒服。

    和她不同,林燃的手掌却是炙热滚烫的。

    盛青溪小小地挣扎了一下,“不想牵手。”

    林燃:?

    林燃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新奇,这小姑娘很少拒绝他的要求。近来被他惯出了一些小脾气,林燃还觉得怪开心的。

    他故意轻佻地笑了一下,“我就牵。”

    盛青溪被林燃牵了一会儿掌心就沁出了汗,她见挣扎不开就干脆不挣扎了。

    两人并肩慢慢地朝着门口走去。

    “林燃,这周末我们要去一中,不能给烟烟补课了。”

    时间转瞬即逝,眨眼就到了他们暑期夏令营要开始的时候。

    林燃懒懒地应了一声,他不怎么关注学校的事,上一世这个夏令营他压根就没去。他随口问道:“地点安排在哪里?”

    盛青溪想了想一个月前在群里看到的信息,“在城北郊区那边,周末不能回家,那一个月都要住在那里。林燃,烟烟怎么办?”

    林燃蹙眉,让这小丫头一个人呆着他肯定不放心,而暑假的时候车行会比平时乱一些。他想来想去只能把这个小丫头丢到她爷爷家里去。

    林燃的车就停在门口不远处。

    他边抱着盛青溪上车边应道:“明天我早上送她去爷爷家,送完她来接你。现在想回盛开还是跟我出去吃宵夜?何默和谢真两个人也在,就在城西。”

    盛青溪自己调整了位置,她看向林燃。

    面前的少年虽然是询问她的意见,但眼睛里分明就写着你不想去也得跟我去。但盛青溪知道,如果她说想回盛开他仍是会妥协。

    盛青溪软下心来,低声道:“和你一起去。”

    闻言林燃伸手给盛青溪戴上头盔,扣了扣她的脑袋,唇角挑起一抹弧度:“哥哥带你去感受一下夏天的夜晚。”

    盛青溪闷闷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来:“不是哥哥。”

    林燃才不管她,上车之后扣住她的手往自己腰间一放,“抱好了。”

    与春日里不同,此时他们穿着的都是轻薄的夏装。当少女柔软的手臂如枝蔓一般缠绕上来的时候,林燃忽然僵住了。

    他的背后。

    有不一样的触感。

    他。

    操。

    林燃放在握把上的手倏地收紧,他现在可能没办法开车了。

    ...

    半小时后。

    林燃带着盛青溪从出租车上下来。至于他的宝贝车,他打电话找人拖回了车行里。

    盛青溪一脸迷惑地跟着林燃往前走,她揪着林燃的衣摆小声问:“林燃,怎么突然坐车过来了?”

    林燃粗声粗气地应:“车坏了!”

    盛青溪抿抿唇。

    行吧,林燃说坏了就是坏了。

    因着心里这点不可告人的心思,林燃一整晚都不敢看盛青溪。

    盛青溪坐在一旁安静地吃了碗里的冰粉,时不时抬眸看一眼林燃。

    而林燃只顾着给她剥小龙虾,自己一口没吃。

    何默和谢真两人一边剥着小龙虾一边凑在一起小声嘀咕:“默子,你说燃哥这又闹什么呢?要是我是仙女我早把他甩了。”

    何默嚼着香辣的虾肉含糊着问:“燃哥追到仙女了?”

    谢真一愣,后知后觉道:“是哦,燃哥压根就还没追到仙女。”

    说着说着谢真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他看向何默,颇有些匪夷所思地问:“既然燃哥根本就没追到仙女,他怎么能这么作呢?”

    何默轻哼:“惯得呗,仙女这性格哪像是会发脾气的样子。”

    何默和谢真以为自己说的小声,林燃一字不落地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这里林燃不由瞥了一眼乖乖坐在他身旁的盛青溪,这小姑娘平时虽然性格好,但倔起来可谁都说不动,就跟头小牛似的。

    从她转学这件事就能看出来。

    林燃忽然觉得庆幸。

    庆幸那一个晚上,救她的人是他。

    何默和谢真两人见他们不说话,便主动提起夏令营的事。

    谢真开了一瓶可乐放到林燃面前,咧嘴一笑:“燃哥,这夏令营你去吗?你要不去我和默子琢磨着我们出国玩一趟。”

    何默翻了个白眼,这小胖子是不是傻。

    盛青溪去林燃能不去吗?

    闻言林燃敲了敲桌子,睨着这小胖子道:“阿真,开学我们马上要步入高三了。你要再不好好学习你对得起老屈吗?”

    谢真挠挠头,神色为难。

    不说别的,老屈对他们是真的好。

    平时出事都是先帮他们兜着,更不说学习方面了。

    他们这个年纪正是自尊心强的时候,说要是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这是不可能的,老屈从没在人前批评过他们。私下里也没逼着他们硬要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谢真忧愁道:“燃哥,那你说怎么办?”

    林燃懒散地笑了一下,“当然是和我一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谢真:“......”

    林燃这个人,不仅喜怒无常。连学习成绩也无常,时高时低时好时坏,决定这一切的居然还不是林燃本人,而是盛青溪。

    谢真由衷地觉得盛青溪惨。

    怎么就瞎了眼看上林燃。

    何默一边磕着花生一边嘲笑道:“阿真,就你这个智商,我觉得也就告别学习了。”

    谢真胖脸一沉。

    谢真听了这话就不高兴了,伸向小龙虾的爪子一收,他就和何默开杠了:“有本事我们比比,下次考试谁分数低谁就叫爸爸,低几分叫几声。”

    何默一听也不高兴了,把花生壳一丢:“比就比!”

    说完了两个人齐齐看向林燃:“燃哥,你来不来?”

    林燃:?

    为什么还有我事?

    林燃扭头刚想拒绝就见盛青溪双眸亮晶晶地盯着他瞧,似乎对男生之间这些叫爸爸的赌局很感兴趣,他拒绝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林燃轻咳一声,嚣张道:“你们做一下准备,一人起码得喊我两百声爸爸。还有,我觉得这个赌注不够,得一边去跑操场一边喊爸爸。”

    何默和谢真:“......”

    这也太他妈丢脸了。

    不过两人转念一想,要是能让林燃喊爸爸他们岂不是赚翻了?

    这么一想他们又可以了。

    吃完夜宵后已经将近十一点,何默和谢真非常识趣地先回了车行。

    炎日的夏日到了晚上倒是变得温柔了一些。

    街边随处可见冰镇的西瓜,鲜红的瓤里似乎带着碎冰。冰柜打开的瞬间冷气从里面冒出,不稍一会儿就被滚烫的空气吞噬。

    蔫巴巴的小狗吐着舌头懒洋洋地躺倒在路边。

    昏黄的路灯照下,夏日逐渐变得鲜活。

    盛青溪慢吞吞地走在林燃旁边,林燃慢下脚步配合着她的节奏。

    盛青溪一到夏天就容易犯困,吃饱后她就显得没什么精神气,也和街道边蔫了吧唧的花草一样。

    林燃侧头看了一眼。

    这小姑娘耸拉着眼角,羽睫像小扇子一样。她轻抿着唇,小脸微微绷着,看起来一副不太高兴的模样,走路也比平日里慢上许多。

    林燃的脚步一顿,他伸手扣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继续往前走。

    盛青溪停下来侧头朝他缓慢眨了眨眼睛。

    似是在问他要做什么。

    林燃定定地看了她一眼,他什么都没说,忽然在她面前半蹲下身子。

    盛青溪还有点茫然,她小声问:“林燃,你干什么?”

    林燃没有回头,只是低声道:“上来,我背你回去。”

    盛青溪静静地看着林燃半蹲着的背影,不一会儿,她弯下身体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交到了林燃身上,那一刻她的神经骤然放松下来。

    林燃知道盛青溪瘦,但当背起她的时候这种感受特别清晰。

    此时他们的距离比在车上的时候更近。

    但林燃却生不出任何想法,她温热又轻缓的呼吸声在他颈侧,比家里的那只小东西还要乖。

    他背着她稳稳地走进黑暗里。

    盛青溪慢慢地闭上眼睛,她靠在林燃的背上。

    他们不是没有过更亲密的时刻,但这时却是盛青溪觉得他们的心离得最近的时候。

    寂静的夜里,微弱的光一寸一寸隐入树影里。

    盛青溪轻缓的声音在林燃耳侧响起,她的语气很平静:“林燃,对不起,那天我说谎了。我喜欢你,喜欢了十年。”

    她收紧了环抱着他脖颈的手。

    “加上今年。”

    “是第十一年。”

    “那时候我没有机会,现在我想亲口告诉你。”

    “我很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

    “我很喜欢你。”

    少女的声音柔软而清甜。

    这句话不断环绕在林燃的耳侧,他一整夜都没能睡着,只知道睁着眼睛看着床边的两只玩偶,大脑一片空白,就像一只涨满了气的气球。

    直到天光放亮,林燃才从那张名为盛青溪的庞大的织网中挣脱出来。

    他已经记不清昨晚自己说了些什么,也记不清他是怎么把盛青溪送回去的。

    林燃非常清楚地知道盛青溪喜欢他,她的喜欢与旁人不同,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执念。可唯有昨晚她说的那一句话喜欢才让他真切地感受到如今发生的一切——

    无关大火,无关死亡。

    只有漫长岁月里她的喜欢与爱意。

    林燃从来没有那么、那么想活下去。

    他体内的每一根神经和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他:林燃,活下去。

    “哥哥,起床了。”

    林烟烟小猫似的喊声在门外响起,她轻轻地敲了敲门。

    林燃侧头看向床头柜边的时钟。

    08:00:47

    林燃应了一声便起身进了浴室。

    ...

    一中暑期夏令营的集合地点就在一中。

    因着他们要在那里住上一个月,林燃没开机车,是司机来接他们的。林燃把林烟烟送到他爷爷家就拐去城西把盛青溪接上车,两人直接去了一中。

    盛青溪只带了一个小小的箱子,粉粉的,卡通图案。

    林燃显然不会让盛青溪拿,于是等在一中门口的同学们看见的就是他们一中的大佬一脸冷漠地推着一个卡哇伊的箱子走在学神后面。

    学神看起来漂亮又乖巧,他们大佬就显得凶巴巴的。

    吃瓜群众们都担心大佬会再次被甩。

    盛青溪走到门口后就想接过箱子回六班,毕竟现在新的学期还没开始,她暂时不想让林燃知道这件事。

    林燃哪这么容易让人跑了,他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等着,等我回来要是看不到你我就回去把2018那个小东西丢了。”

    鉴于盛青溪之前数次乱跑,林燃不得不那只小猫威胁她。

    虽然幼稚了一点,但好用就行。

    盛青溪:“......”

    高二下半学期的最后一个月林燃就跟住在办公室一样,跟那些老师早就混熟了。他也不害臊,直接问蒋铭远要人。

    林燃搭上蒋铭远的肩,一副兄弟哥俩好的模样,“蒋老师,你看夏令营我们整个高中也就一次,你把你们班宝贝借我们一个月怎么样?”

    蒋铭远瞄了林燃一眼。

    他们办公室知道的八卦可不比班里的同学少,但碍于盛青溪成绩实在太好,他们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没看到。

    蒋铭远听林燃这么说就知道盛青溪还没告诉林燃那件事。

    闻言蒋铭远虚伪地笑了一下:“借一个月?我只能借你一路,一个月想都别想。”

    说完蒋铭远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燃:“......”

    蒋老师怎么回事?前两个月见到他还好好的,一提起盛青溪就翻脸。

    林燃回一班的时候看到老屈忍不住走过去问了一嘴:“老屈,蒋老师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人一看见我脸就黑了。”

    老屈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没应声。

    林燃觉得老屈和蒋铭远都奇奇怪怪的,但具体是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十点整,大巴陆续出发。

    林燃和盛青溪两个人单独坐在后排,何默和谢真两人坐在前排。

    何默偷偷往后面瞄了一眼,他深深地觉得林燃真是不要脸,这么个大个人居然就这样靠在纤弱的盛青溪身上,简直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当事人林燃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无赖似的往盛青溪肩头一靠:“我昨晚没睡好,你让我靠会儿。”

    盛青溪微微侧头看了一眼。

    林燃身形高大,这样弯着脖子靠在她肩膀上肯定很不舒服。

    她抬手抚上林燃的发,低声道:“林燃,你躺在我腿上睡吧。”

    林燃:???

    还有这种好事?

    林燃毫无心理负担往盛青溪腿上一躺,大长腿大大咧咧地放在空座上。

    盛青溪拉上了窗帘后一低头就对上了林燃的眼睛。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少年的眸光里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炙热光芒,他直勾勾的,毫不掩饰自己眸内的情绪。喜爱、贪恋、占有以及很淡的掠夺。

    盛青溪抬手遮住他的双眼,低声道:“睡觉。”

    林燃闭上眼,长长的睫毛划过盛青溪的掌心。

    车厢里开着空调,即使窗帘将火热的阳光隔绝在外,暑气仍是源源不断从外头往里冒。暑假里大家都习惯了睡懒觉,今天一大早起来,这会儿车里已经睡倒了一片。

    林燃原本没想睡觉的,他只是想逗她玩一会儿。

    可靠在盛青溪的腿上,一侧头就是她柔软的肚子,林燃不自觉地蹭了蹭。属于她的香味丝丝缕缕地钻入他的鼻息间,他竟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停了。

    下车的时候林燃下意识地想去牵盛青溪的手,但她侧身避开了。

    林燃挑眉看她。

    盛青溪看了看满车厢的人,小声道:“影响不好。”

    林燃心想说他们早就习惯了,哪还会在乎我们。但看到盛青溪澄澈的眸他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好由着她。

    盛青溪下车后就回了六班,她的行李林燃不还给她,说是给她送到宿舍。盛青溪说不过他,只好背着小书包就跑远了。

    林燃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一下。

    小孩似的。

    最近她活泼许多,他的心情也因此好了不少。

    夏令营的地点是类似于一个培训机构的学校,学校有的基础设施这里都有,有些甚至比一中还豪华一些。比如他们的宿舍楼。

    豪华四人间堪比公寓式酒店,一层两间,每层住八个人。

    因此学生们对暑假补课的怨气少了一点。

    暑假补课的事是早就定好的,这边没收到通知多了一个转学生,于是等排到盛青溪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住四人间。

    林燃去找盛青溪之前打了电话问她。

    女生宿舍一共三幢,盛青溪住在第三幢的六楼。

    林燃本来想放下箱子就走的,毕竟这是女生宿舍。但林燃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就见右边的门开着,左边似乎没人住,他走到门口看了一眼。

    不大不小的客厅就盛青溪一个人。

    听到门口的动静盛青溪转身看了一眼,林燃正倚在门边眸光淡淡地看她。

    盛青溪朝他招招手:“林燃,你进来吧,我一个人住。”

    闻言林燃微微皱起眉,他提起箱子走到客厅,扫了一圈问道;“怎么会一个人住?对面也没有人?”

    盛青溪点点头:“位置都排满了。没关系,我不怕的。”

    “这是怕不怕的问题吗?”

    说着林燃将这里的窗户和门锁都检查了一遍。对他来说,盛青溪的安全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她一个人住在六楼他不是很放心。

    但这是女生宿舍,他也不能硬搬过来。

    林燃检查了一圈之后让盛青溪先放好东西,他走出去打了个电话。

    今天他们没排课,午饭后可以自由活动。

    林燃带着盛青溪去找了何默他们两人吃了饭就拎着这小姑娘回宿舍了,夏天外面太热,他不敢让她在外面多呆。

    盛青溪和林燃一起刚走出电梯就发现她宿舍的门锁被人换过了。

    在盛青溪顿在原地的时候林燃却动作自然地从口袋拿出了钥匙,这是他吃饭的时候顺便出去拿的,就一把钥匙。

    除了盛青溪谁都没有。

    包括他。

    林燃一边开门一边说道:“里面的锁我都让人换了一遍,你晚上睡觉之前记得乖乖关窗锁门,我晚上会打电话过来检查。”

    盛青溪跟在林燃后头往里走,嘀咕道:“我不是小朋友了。”

    盛青溪活了这么些年,从来都是自己生活。虽然盛兰待她很好,但盛兰的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那些孩子身上,毕竟她长大了。

    林燃却始终把她当成需要人保护的小女孩。

    这是盛青溪很少有过的感受。

    他比任何人都在乎她。

    林燃听盛青溪这么说不由回头敲了敲她的脑门,他提醒道:“盛青溪,我不管你以前怎么样。只要你在我跟前一天,你就只能做小朋友。”

    林燃默默地在心里补充:我的小朋友。

    林燃知道盛青溪夏天容易困,便赶着她去睡午觉,“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可以培养,睡醒了我给你买雪糕吃,现在乖乖去睡觉。”

    盛青溪顺着背后林燃的力道往房里走,她转头问道:“那你呢?”

    林燃朝她痞痞地笑了一下:“哥哥当然得在外面守着你,不然你醒来看不到我哭怎么办?”

    盛青溪看他一眼,不说话了。

    他似乎对哥哥两个字格外有执念。

    盛青溪慢吞吞地往房里走。

    林燃看着面前的房门缓缓关上,就在他以为门即将落锁的那一刹盛青溪忽然从房内探出脑袋,她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软声道:“哥哥,午安。”

    “咔嚓。”

    门锁上了。

    林燃:“.......”

    操。

    他为什么要换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