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7章 燃我47
    “亲吗?”

    少年喉间的笑意懒散。

    盛青溪伸手推了推林燃,她转过身藏起自己发烫红透的脸颊,小声道:“不是很不方便,你..你离我远一点。”

    林燃没再逗她,这小姑娘白纸一张,他好不容易才把人哄回来,可不能再吓跑了。

    林燃长手长脚的,来回两趟就把这些娃娃都收好了。收完后他轻车熟路地和盛兰打了声招呼就把盛青溪给拎走了。

    盛兰笑眯眯地朝他们挥挥手,一脸慈爱:“去玩吧,不用回来吃饭了。”

    盛青溪:“......”

    与其说是出去玩,在林燃看来他和盛青溪就是出去约会的。

    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约会。

    没有宋诗蔓,没有林烟烟,没有何默和谢真。今天无论是谁都不能打扰他和他的小溪流人生当中的第一次约会。

    但这两个人呢。

    林燃活了十八年,恋爱经验为零。

    盛青溪活了二十七年,恋爱经验为零。

    众所周知,两个零在一起是没有结果的。于是林燃开启了场外求助模式,他把盛青溪抱上车之后就把她丢在车上开始发信息。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3)

    [Firegun:出来。]

    [胖达达达:你的胖胖刚睡醒,啥事啊?]

    [无人之海:这个点燃哥居然是清醒的,别是一晚没睡?]

    [Firegun:你们和女朋友出去都干什么?]

    [无人之海:单独出去?]

    [Firegun:嗯。]

    [胖达达达:嗷嗷嗷,燃哥你把仙女哄好了?]

    [Firegun:说正事。]

    [无人之海:这个嘛,得看你想干什么。]

    [胖达达达:?默子我劝你好好说话!燃哥不能进局子!]

    [无人之海:你脑子里每天都在想点啥?]

    [胖达达达:总比你每天看猫头鹰好。]

    [无人之海:你信不信我现在起床打你?]

    [Firegun:?]

    [胖达达达:好的,说正事。]

    [无人之海:我个人认为越隐秘的地方越好。比如游乐园里的鬼屋,看影院里的最后一排,或者干脆去做陶艺,你想想这个场景,啧啧啧。]

    [胖达达达:哇靠,你这个大变态。]

    [Firegun:当我没问。]

    林燃收起手机,抬眸扫了一眼坐在后座的盛青溪,“想去哪里玩?”

    盛青溪歪着脑袋想了想,她不是很喜欢热闹的场合,片刻后她试探着问:“我们要不要去爬山,山里凉快一点。”

    爬山?

    林燃一时沉默。

    炎炎夏日,不管走到哪里身上都是黏腻的汗意的季节,林燃心爱的女孩想出的约会地点是初城最高的山峰——落云峰。

    林燃只好心甘情愿地带她去爬山。

    许是因为天热,路上的车比平时少一些。

    盛青溪坐在后座抱着林燃侧仰着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周围的景色不断变换,天际线逐渐蔓延到她看不见的地方。

    盛青溪安静地看了一会儿,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

    迎面而来的风将夏日里的燥意吹散了一些,盛青溪靠着林燃不由闭上了眼睛,临近中午的时候人总是容易犯困。

    林燃在感觉到腰间的手微微送松开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放慢车速,喊了一声盛青溪的名字。

    没人回答他。

    林燃:“.......”

    落云峰位于郊区,这附近只有一个五星级度假酒店。

    林燃保持着现在的车速在前面的岔路口转弯,将车开去了酒店。

    等停下车林燃才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们不是去约会吗?为什么突然来了酒店,他居然隐隐觉得自己是个畜生?

    这家酒店和林氏有合作,林燃没进大堂,他直接打电话找经理开了房间。之后他抱着盛青溪走了贵宾通道,径直上楼进了套房。

    期间盛青溪一直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

    林燃知道盛青溪的警觉性很高,但他暂时无法确定是因为上一世的巷子里事还是因为盛青溪之后从事的职业相关。

    只有他在她的身边的时候,她才会这样放松。

    林燃轻叹。

    他是多傻才会觉得她只是因为同情他才对他付出了这么多。

    林燃弯腰小心翼翼地把盛青溪放在床上,他默不作声地蹲下身给她脱了鞋。

    卧室内开着冷气,林燃拿过毯子盖好后才在她身边坐下。

    盛青溪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和平时一样乖巧,只是眉眼间多了一丝脆弱的意味。她拥有最精致的面容和最强大的内心。

    林燃那时遇见的盛青溪是纤细而又瘦弱的。

    但这一世她变得不一样了。

    林燃不禁想,她上一世的人生轨迹会是怎么样的。在他看不到的日子里盛青溪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她又是因为什么而去世的。

    这些林燃都不知道。

    他在等,等她愿意把这一切都告诉他。

    ...

    盛青溪做了一个梦。

    梦里天色暗沉,细雨如雾一般将这座郁郁葱葱的山头笼罩。

    远处的山间夹杂着浅淡的粉和鲜嫩的鹅黄,整幅场景看起来柔和静谧,连这空气里恼人的雨丝都变得缠.绵温柔。

    但这样的画面在盛青溪看来确实破碎的。

    男人的低吼声和女人破碎的哭泣声打碎了这幅安静的画面。

    她和何默、谢真两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

    林烟烟跪在林燃的墓前小声啜泣,宋行愚跪坐在地上抱着林烟烟。

    这个时候,距离林燃去世已经过了整整十年。

    她的林燃,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在这冷冰冰的山里。

    盛青溪的内心一片仓惶,害死林燃的凶手找到了,她往后该怎么活下去。接下来的日子,她还能为林燃,在做点什么呢?

    她似乎陷入了一个牢笼里。

    为什么这一切偏偏发生在林燃身上。

    明明林燃他什么都没有做错,他明明那样努力地活着。

    心中的恨意翻涌。

    盛青溪不是没想过亲自为林燃报仇,但她的职业道德却不允许她这样做。

    复杂的情绪拉扯着盛青溪的心,她不想再去看这幅令她觉得荒唐可笑的画面。她无法接受林燃会因为这样一个荒诞的理由死去。

    盛青溪转身离开。

    破碎的声音和场景逐渐离她远去。

    “盛青溪?”

    林燃带着担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离她很近。

    盛青溪冰冷而游离的眼神渐渐聚焦在林燃的脸上。

    与梦中她所看到山间孤零零的墓碑不同,林燃此时就站在她的眼前。他俯身紧盯着她,黑眸的情绪清晰可察,温热的手掌贴在她的脸侧。

    盛青溪神色苍白,她只是叫着林燃的名字。

    她叫了一遍又一遍。

    林燃也应了一遍又一遍。

    “盛青溪,你...”

    林燃的话顿时止住。

    盛青溪忽然扑进了他的怀里,她紧紧抱着他。

    林燃什么话都问不出来,因为他颈侧都是她的眼泪。她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压抑着自己哭泣的声音,狼狈又艰难地在他耳侧喘着气。

    林燃伸手抱紧了盛青溪,他不住地安抚着她。

    修长的指尖触上她后颈微凉的肌肤,林燃能感受到她在发抖,她似乎陷入了什么可怕的场景之中,浑身都冷冰冰的。

    林燃蹙着眉扯过毯子将她围住。

    盛青溪哽咽着在他耳边道歉:“林燃,对不起,对不起。”

    她很抱歉最终能为林燃做的只有寥寥,因为这些什么都改变不了。

    她永远失去林燃了。

    林燃低声哄着盛青溪,她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

    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在盛青溪心里,他的死已经变成了她的执念。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想说这不是你的错,想说这一切都是意外。

    但他却说不出口。

    林燃隐隐有一种感觉,还有很多事藏在深处。

    因为他能确信宋诗蔓所说的十年是真的。

    盛青溪发烧那个晚上曾在车上说过,她说她找了他十年。

    林燃明白,这十年,是他死后的十年。

    ...

    盛青溪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像小女孩似的抱着林燃哭,期间一直在胡言乱语。她微微动了动脑袋,一时不敢去看林燃。

    怀里的人哭声渐止的时候林燃就知道她从梦魇中挣脱出来了,他垂眸扫了一眼。

    她莹白的小脸上都是泪痕,浓密的睫毛都湿哒哒的黏在一起,鼻尖因为哭泣变得红红的。她似是不好意思,一直埋头不敢看他。

    林燃轻拍了拍她的背,忽然低笑了一声:“我们愿愿是小哭包?”

    盛青溪埋头在他怀里一动不动,掩在发间的耳朵隐隐发红。

    林燃摸了摸她的脑袋,他转身去了浴室拿毛巾,好给她时间缓一缓。

    等他拿着湿毛巾出来的时候盛青溪已经擦干了眼泪,她小小缩成一团坐在床头,看起来像一只安静又漂亮的布偶。

    林燃走到她身前,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提醒道:“抬头。”

    盛青溪收紧了缩在被子里的手,低垂的眼睫不住颤抖,她此时很紧张。好一会儿盛青溪才顺着林燃的动作抬起头,她抿抿唇,轻声道:“林燃,我自己来。”

    林燃哼笑一声,直接拿着毛巾抚上了她的脸。

    把盛青溪小花猫似的脸擦干净后林燃随手把毛巾往一旁桌上扔去,他有意想逗逗这小姑娘,让沉闷的气氛缓和一点。

    林燃懒懒地往盛青溪身边一趟,他仰头看着坐在左侧的盛青溪,嗓音里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长官,现在这方便亲一下吗?”

    原本安静的小姑娘侧头看了他一眼,水亮的黑眸里蕴着他看不懂的情绪。

    林燃挑眉,又问了一遍:“亲吗?”

    轻软的声音轻飘飘的在他头顶响起——

    “亲。”

    下一秒,盛青溪俯身贴近他。

    林燃被一个“亲”字搅得心神大乱,一时竟没躲开。

    温热的、柔软的唇间带着淡淡的燥意。

    林燃恍惚间怔愣地想,这是第三次。

    林燃想象中的第一次约会以失败告终。

    接下来的半个月林燃再也没找到机会单独约盛青溪出去玩,因为宋诗蔓结束了她的毕业旅游回到了初中,她就变成了长在盛青溪身上的尾巴。

    林燃每次去盛开都能见到宋诗蔓。

    宋诗蔓这人就是个炮仗,看到他就没完没了地在盛青溪面前说他坏话。

    林燃绝对不可能向宋诗蔓这个人妥协,她越拦着他就越要去。雨天他都非得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免得宋诗蔓又在盛青溪面前口无遮拦。

    夏日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林燃撑着伞到盛开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雨天孩子们都在在教学楼里,院里很安静。林燃直接进了宿舍楼的后院去找盛青溪,通常她都会在院子里写作业或是捣鼓那些花丛。

    而宋诗蔓则是一直凑在她身边叽叽喳喳的。

    今天林燃踏入后院的时候就敏锐地发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盛青溪坐在宋诗蔓身边低声说着话,而这个小炮仗居然在哭。

    林燃还觉得怪新奇的,他走到两个女孩面前瞄了一眼宋诗蔓,这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点大小姐形象都没有。

    林燃:“......”

    他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嘟嘟被人领养走了,所以宋诗蔓才哭成这样。

    林燃见宋诗蔓一直在哭不由多嘴问了一句:“你当时没想过领养嘟嘟?我看那孩子挺喜欢你,你爸妈性格都不错,按理来说会同意多养一个孩子。”

    宋诗蔓哭声一滞,她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林燃说的话。

    片刻后她哭得更大声了:“呜呜呜小溪我是笨蛋,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件事呢,我应该去问问嘟嘟的。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呜呜呜。”

    林燃:?

    盛青溪抬眸看了林燃一眼。

    林燃乖乖地不说话了,老实坐到一边看着他的小溪流。

    宋诗蔓抽噎着问:“小溪,你说嘟嘟会开心吗?我好几次见她和那两个人在一起,她都不怎么笑。我总觉得她不开心呜呜呜。”

    盛青溪抿抿唇,她没有立刻应宋诗蔓的话。

    因为上一世嘟嘟并不是在这个时间点被领养的,这一世很多细枝末节的小事都发生了改变。

    “那我们周末去看看嘟嘟好吗?”

    盛青溪握着宋诗蔓的手低声问。

    宋诗蔓含着眼泪点点头。

    最后画面就变成了了宋诗蔓抱着盛青溪的腰一边撒娇一边被哄,林燃在一旁气得牙痒痒,盯着横在盛青溪腰间的手恨不能盯出一个洞来。

    林燃算了算日子,盛青溪周日要去给林烟烟补课,想来只能周六去。

    林燃轻咳一声:“我和你们一起去?免得出什么意外。”

    平时对着林燃张牙舞爪的宋诗蔓此刻倒是没拒绝林燃。她想着如果万一她自己控制不住做出当场抢人这种林燃也能替她扛个揍。

    ...

    盛青溪是在周五晚上接到盛兰的电话的。

    今晚林燃有事出去了,只有她和林烟烟在家里。

    林燃出门前还特地把厨房给锁了,免得这两个丫头趁他不在家乱来。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林烟烟正在写试卷,盛青溪走远了才接起电话,不等她说话盛兰着急的声音就从另一头传来:“小溪,嘟嘟不见了!”

    盛青溪怔住:“不见了?报警了吗?”

    盛兰没在电话里细说,只大概地和她解释了一下。嘟嘟的领养人以及盛兰都出门之去找嘟嘟了,警察也已受理。

    盛青溪挂了电话后没和林烟烟说嘟嘟不见了的事,免得吓到这个孩子。

    盛青溪只摸了摸林烟烟的发,低声道:“烟烟,姐姐临时有点事,不能继续给你上课了。等姐姐走后你锁好门然后给你哥哥打个电话,知道吗?”

    林烟烟眨了眨眼睛,乖觉地说:“姐姐,我觉得你要先给我哥哥打个电话。”

    林燃回来要是看不到盛青溪肯定又得生闷气。

    盛青溪无奈道:“我给他打电话他肯定会赶回过来,你就说我有事先回盛开了。我回去后会和他发信息说一声。”

    林烟烟点点头,“姐姐,我知道了。”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半。

    这些天初城一直在下雨,湿润的空气里带着黏腻的燥意。夜晚扑面而来的风都是热的,周遭昆虫声混在茂密的枝叶间。

    盛青溪没有回盛开,而是打车去了警局。

    嘟嘟是在晚上七点不见的。

    吃完晚饭后夫妇俩带着嘟嘟出门散步,嘟嘟前段时间一直不想出门,他们以为是她没熟悉环境便一直留在家里陪她。

    今天嘟嘟主动说想出门他们都高兴坏了。

    小区内的儿童游乐区人不少,这个时间是晚饭后的乘凉时间。

    一开始他们还跟在嘟嘟身边,后来见嘟嘟和那些孩子们玩得不错他们便找了地方坐下,和旁边的家长聊了一会儿天。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嘟嘟就不见了。

    夫妇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小区的监控,结果正巧那会儿小区里跳闸了。

    他们两人报警后就直接联系了盛兰。

    盛青溪到警局之后便直接说明了身份和来意,警察还在调小区附近街道上的监控。

    夫妇两人只留了一个在警局内,那个男人和盛兰回了小区找,万一嘟嘟只是在小区里迷路了可能还会摸回家里去,家里不能没人等着。

    留下来的女人焦急地站在一边看着屏幕。

    盛青溪没急着看监控,而是先问了女人几句话:“近来嘟嘟有什么不对劲吗?她晚饭后会要求看动画片吗?晚上睡得好吗?”

    女人纵使心里慌乱,但理智还在,她苍白着脸回忆片刻:“嘟嘟她还是和之前一样,她一直很乖很安静。阿姨说她白天吃了饭就乖乖睡午觉了。她不看动画片,这两天跟着我们看新闻。晚上我起来看过很多次,她睡得很好,也不乱踢被子。”

    盛青溪的心微微下沉。

    嘟嘟很不对劲。

    嘟嘟在盛开最喜欢的就是看动画片,因着她年纪小大家都宠着她,她虽然乖但偶尔也会闹些小脾气。而且晚上嘟嘟经常踢被子,盛兰一晚上起码得起来三次给她盖被子。

    这说明嘟嘟她在领养人的家里晚上几乎都没睡。

    盛青溪和女人低声说了几句话便出了警局。

    她有一种感觉,嘟嘟是自己走出小区的。

    但是嘟嘟她会去哪里呢?

    盛开一直有人等着,嘟嘟没有回盛开。

    不知怎的,盛青溪忽然想起宋诗蔓毕业旅行回来的那一周,她曾带嘟嘟去过儿童乐园,那一天嘟嘟玩得很开心。

    自从嘟嘟知道自己要被领养,就很少那样笑了。

    盛青溪想了想,直接打车去了儿童乐园。

    在路上的时候林燃给她打了电话,盛青溪本来不想说这件事,但想了想林燃过两天还是会知道,干脆和林燃说了前因后果。

    林燃问了她儿童乐园的地址就挂了电话。

    初城的儿童乐园就在城南,林燃比盛青溪更快到达儿童乐园。

    琉璃般绚烂的灯光从热闹喧哗的乐园隐隐透到外面微暗的街道上,旋转木马里欢欣的歌声环绕着这个儿童乐园。

    林燃没进儿童乐园,他绕着儿童乐园开了一圈。

    直到他开到北门的站牌处才骤然松了口气,站牌在夜色里显得有些寂寥,牌上亮着一些莹莹的光。而站牌下,蹲着一只小猫一样的团子。

    他找到嘟嘟了。

    林燃下车一边走一边给盛青溪发了条短信。

    若是往常林燃肯定就拎着这个小丫头教训她了,但这个情况显然这样不合适。于是他耐着性子蹲下身,摸了摸嘟嘟的脑袋,低声叫道:“嘟嘟。”

    嘟嘟反应了一会儿才抬头看林燃,水汪汪的大眼睛隐隐发红。

    她小声喊道:“小火哥哥。”

    盛兰平日里喊林燃小火,这些孩子们也跟着叫他小火哥哥。

    林燃没说其他的,只道:“我带你去找宋姐姐。”

    嘟嘟懵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后她没说话,只是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林燃伸手抱起噜噜,轻声哄道:“我们等等你盛姐姐,她一直在找你。很快就到了,我们一起去找宋姐姐好吗?”

    嘟嘟伸手抱住林燃的脖子,她小声抽噎着道歉:“哥哥,对不起。”

    林燃知道,这些孩子都很聪明。

    他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嘟嘟不想跟着那两个人走,却又怕给盛兰添麻烦。这些日子这孩子应该努力适应过了,想来今天是控制不住情绪才会偷偷跑出来。

    十分钟后盛青溪到达了儿童乐园。

    嘟嘟一见盛青溪就绷不住了,她哭着扑进盛青溪的怀里,“姐姐,我想你和盛妈妈,还有宋姐姐,也好想他们。嘟嘟想回家。”

    盛青溪心疼地从林燃手里接过嘟嘟。

    上一世的时候这孩子没出现过这种情况。盛青溪一时分不清是这一世发生了改变还是因为上一世嘟嘟就一直忍着没说。

    林燃有些恍惚地看着眼前的画面。

    盛青溪微微垂首看着怀里的嘟嘟,她神色柔和,耐心地安慰着这个哭泣的孩子。温柔的安慰声一声一声敲在林燃的心底。

    林燃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如果他和盛青溪有个孩子就好了。

    如果是个女儿,他就把她捧到天上去。

    如果是个儿子,他就...他不可能生儿子。

    “林燃,林燃。”

    盛青溪的喊声把林燃从乱七八糟的思绪里扯出来。

    面前漂亮精致的少女歪头看着他,“你在想什么?”

    她怀里的嘟嘟也抹着眼泪盯着他瞧。

    林燃:“......”

    他总不能说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和你有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