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6章 燃我46
    一周后,林燃开车去接盛青溪。

    他说四点就是四点,刚到门口他就给盛青溪打了电话。

    盛青溪接了电话没一会儿就抱着一个鼓鼓的包出来了。她小心翼翼往台阶边,这个包看起来比她人都大,林燃几乎看不到她的脸。

    林燃下车大步朝着她走去,他一把拎过她怀里的包,“补课还是搬家呢?”

    盛青溪看起来情绪挺好,望向他的眼中里带着欢欣:“林燃,我给2018买了罐头还有一些玩具,它这两天乖不乖?”

    林燃一手拎着包,一手牵着她往外走,“和林烟烟那小丫头玩疯了,昨天凌晨才睡下。这两天那小东西长了点肉,看起来倒不那么丑了。”

    盛青溪晃了晃他的手,声音小小的:“不丑。”

    林燃勾唇笑了一下。

    他抱着盛青溪上车,戴好头盔后伸手隔着头盔敲了敲她的脑袋,“一会儿抱紧了,我急着回去做饭,开得会比平时快一点。”

    盛青溪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正在交谈的两人没有注意到街道对面站着的人。

    程佳月咬唇看着盛开福利院门口的林燃和盛青溪。

    盛青溪之前明明和她说与林燃之间不是她所想象的那种关系,那她现在看到的场景又算什么?

    他们两人间动作亲昵而自然,那个冷漠的少年眉眼间分明带着温柔和笑意。

    这像是没关系的样子吗?

    程佳月不傻。

    程佳月是近来才找到盛青溪的住址,这片街道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她随便找人问了几句就打听出了盛青溪的身世。

    程佳月以为盛青溪这样的人应该最懂她的不易。

    可她连这么一点小忙都不愿意帮。

    程佳月在街道上站了很久,一直看着那辆嚣张的重机消失在街尾。

    片刻后,程佳月穿过马路,径直走向盛开福利院。

    城南花园。

    林燃回家后就进了厨房,留那两个女孩在客厅玩儿。

    与其说是玩,不如说是干蹲着。

    盛青溪和林烟烟并排蹲在一起,2018正抱着一颗玩具球在地毯上滚来滚去,黑色的毛发下隐月可见柔软的肚皮。

    林烟烟小声道:“姐姐,它好乖。”

    盛青溪眨了眨眼睛。

    那天她站在名门大堂里等林燃的时候无意间扫了一眼落地窗,那一眼就正好对上了这只小黑猫的眼睛,那双湿漉漉的瞳孔中带着晶亮的光。

    它在看她。

    盛青溪只看了一眼心下就变得柔软。

    上一世他们警局里养了不少猫,每一只都肥嘟嘟的,看起来威风得很。他们一群人还有模有样地给这些小肥猫们做了编号,说是他们警局的一员。

    而其中有一只,也是这样的小黑猫。

    只是它们性别不同。

    盛青溪和林烟烟看了一会儿就拿出了安排的假期补习计划让林烟烟确认。她们的补课时间其实只有一个月,下个月盛青溪要去参加一中举办的暑期夏令营。

    说是夏令营,其实就是一中让他们准高三提前上课而已。

    换了个地方和名字,说得好听点就叫夏令营。

    盛青溪将计划表递给林烟烟,“晚上先做几张摸底试卷,然后根据你的成绩再来调整方案和时间。每天七点到九点半,中间休息半小时。”

    林烟烟忙不迭地点头:“姐姐你说了算。”

    说完林烟烟往厨房看了一眼,她悄声道:“姐姐,我哥哥平时很少下厨做饭的。周末都是陈阿姨做饭给我们吃的。”

    盛青溪垂眸,她一边收着资料一边状似无意地问起:“最近陈阿姨经常来吗?”

    林烟烟想了想,应道:“之前我们住车行里,陈阿姨就一周来打扫一次卫生。现在暑假我们回家住陈阿姨两天来一次,一般都是买了菜和水果过来,也是周末来打扫卫生。”

    盛青溪没再多问,转而说起补课时间:“烟烟,补课时间定在一周的单数日可以吗?如果临时有事你可以和我说,我们找时间再补。”

    林烟烟乖乖地回答:“可以的。”

    ...

    五点半。

    林燃端着做好的饭菜出来,瞥了一眼并排坐在地毯上看猫的两个女孩,她们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他盛好饭才喊那两个小丫头吃饭。

    盛青溪才刚坐下就怔住了,桌上三个人,她的饭碗是最大的。她碗里的饭看起来比林燃和林烟烟碗里的加起来还要多。

    林烟烟偷偷笑了一下,她怕被林燃发现,笑完赶紧埋头吃饭。

    盛青溪一时间不知道是林燃放错了还是林燃想要她把这碗饭吃饭。她拿着筷子迟疑地问:“林燃,饭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林燃非常配合地往她碗里看一眼,然后说:“没有。”

    盛青溪:“......”

    林燃说完看似收回了视线,但余光却仍在看盛青溪。她鲜少有这样的表情,闷着小脸一副为难的模样,细嫩的眉心浅浅地蹙着,轻抿着唇。

    这样的盛青溪看起来才有小姑娘的模样。

    林燃饶有兴致地欣赏了一会儿决定不为难她,他把自己的碗递过去,“吃不完的都给我。”

    盛青溪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把大半的米饭都扒拉到林燃的碗里,只剩下小半碗饭,在大碗里看起来怪可怜的,小小的一丁点。

    林燃蹙眉,声音微沉:“2018那个小东西吃的都比你多。”

    盛青溪捧着碗悄悄往右边挪了一点,生怕林燃再把米饭给她。

    盛青溪刚坐下就注意到了桌上的菜,除了少量的海鲜和肉类之外,蔬菜巨多。中间的汤是一碗简单的蔬菜汤,里面没有放任何荤菜。

    这是林燃迁就她做的。

    盛青溪自己是不会做饭的。在盛开的时候盛兰舍不得让她进厨房,工作之后她变得很忙,多数时间是在单位吃饭或者点外卖。

    林燃做的菜味道很好。

    他虽然脾气不好性格又差,但对林烟烟一直很耐心。林烟烟在家庭中缺失的亲情部分林燃尽量都弥补给她,对林烟烟来说,林燃是一个好哥哥。

    但林燃所缺失的那一部分,没人可以弥补。

    盛青溪努力地把碗里的饭都吃完了。

    林燃瞄了一眼她的肚子,她看起来吭哧吭哧吃得那么辛苦,还没有他三分之一的饭量多。

    和林烟烟一样,难养得很。

    盛青溪要跟着进厨房洗碗的时候林燃把她赶了出去,他轻飘飘地睨她:“盛青溪,你盛妈妈教没教过你不要随便进别人家的厨房?”

    盛青溪非常诚实地摇摇头,她没懂这中间的逻辑关系。

    林燃低笑一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玩儿去吧,傻姑娘。”

    水声哗哗响起,林燃背对着盛青溪洗碗。

    盛青溪后知后觉地摸上被林燃捏过的脸,这一小块肌肤隐隐在发烫,他指腹温柔的力道似乎还留在她脸上。

    此时盛青溪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一天清早林燃在她唇上印下的吻,那天早上她很早就醒了,她静静地看着他倚在床脚看了很久。

    那一天的感觉与现在全然不同。

    那时候林燃给她的感觉是冰冷的,压抑而克制。

    现在的他,和他的名字一样。

    晚上八点。

    林燃把温热的牛奶放在茶几上,他又摸进厨房切了一个果盘出来。一整晚他几乎什么事都不干,光顾着伺候这两个小祖宗了。

    林烟烟在写试卷的时候盛青溪也没闲着,她在制定新的学习计划。

    不光是林烟烟的,还有林燃的。当然了,林燃本人还不知道这件事。

    今天恰好是一中出期末考成绩的时候,盛青溪在上午就得知了自己的成绩,顺便问了一句林燃的成绩,这一次林燃的排名是年级段117。

    她们埋头写字的时候林燃瘫在沙发上玩手机,但他玩了没一会儿就听盛青溪喊他了。

    “林燃。”

    坐在地毯上的小姑娘朝他招招手。

    林燃懒懒地应了一声,放下手机侧头看向她,眉眼带笑:“长官有什么吩咐?”

    盛青溪眨了眨眼睛,“林燃,你过来,这是你的课表。”

    林燃:?

    什么东西?

    林燃拧着眉走到盛青溪身边。

    这俩小姑娘都乖乖地穿着袜子,他光着脚就随意地坐下了,露在外面的脚踝凸起,连着经脉的线条流畅而漂亮,上面是有力劲瘦的小腿。

    林燃和别人比起来,偏白。

    即使是夏天,他看起来也只是比平常黑了一点。

    林燃垂眸仔细地扫了一眼这个学习计划表,看起来比林烟烟那丫头的表格还要详细。她刚刚埋头写了半天就是在写这个。

    林燃看完才侧头看她,“你顺便给我补课?”

    盛青溪点头:“你想上的话,烟烟写作业的时候我给你上课。但是不上也没关系,这个表格等开学了一样能用。”

    林燃抬手敲她脑袋:“上,怎么不上。”

    听林燃这么说盛青溪弯了弯唇,紧接着她就问:“林燃,你暑假作业呢?”

    林燃:“......”

    他暑假作业呢?

    他他妈的,暑假作业呢?

    林燃和盛青溪大眼瞪小眼,气氛僵持。

    最后林燃以暑假作业放在车行这个理由暂时蒙混过关。

    九点半的时候林燃准备送盛青溪回家,林烟烟和上次一样跑去拿了一盒草莓糖给盛青溪。

    盛青溪和林烟烟道了晚安就被林燃揪着坐上了车。

    林燃看着盛青溪进了住宿楼才离开,他上次找人直接把盛青溪房间的窗户换了。往后他进不去,别人也进不去。

    盛青溪进门之后习惯性地去找盛兰。

    盛兰还没睡下,她和几个阿姨小声聊着天。

    见盛青溪回来盛兰朝她招手示意她过去,“小溪,明天暑期志愿者们就要来了,你就不用留在这里帮忙了,放假和同学们多出去玩玩。”

    “今天还来了一个小姑娘想当志愿者,身世怪可怜的,我就破例同意了。对了小溪,你以后晚上回来注意安全,让小火送你到门口。”

    盛青溪抿抿唇,问道:“附近出什么事了?”

    街道里的事哪有几个阿姨不知道的,见盛青溪问起阿姨们便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就几个街区外,三个小伙子让一群高中生给揍了。”

    “那天摩托车停满了,后来三个小伙子去报警,反而被警察查到有案底,现在关起来了。”

    “听说他们欺负了很多小姑娘咧,小溪,你要注意安全晓得伐啦?”

    盛青溪一怔,就这么几句描述她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林燃他们几个人做的。

    他始终介意这件事。

    盛青溪应下之后和盛兰她们道了晚安。

    在盛青溪准备睡下的时候林燃才刚到学校。他摸着黑就翻墙进了一中,一中的门卫靠在椅背上打着瞌睡,放假了整个学校都是空的。

    林燃摸黑走在路上就是很后悔。

    一中大佬在放假期间趁着夜黑风高翻墙进学校是为何?

    为了找他的暑假作业:)

    阳光透过玻璃窗斜斜地洒在房间内。

    盛青溪正弯腰整理着她床脚的娃娃们。今天天气好,她打算带她的娃娃们去晒晒太阳,这是她准备抱出去的最后一堆。

    后院内的细杆上挂满了一只只软乎可爱的娃娃,它们慢悠悠地在空中晃荡,温暖的阳光懒洋洋地顺着树间缝隙而下落在院子里。

    一排排泛着金光的娃娃远看还怪可爱的。

    当盛青溪夹住最后一个娃娃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些许喧闹声。她回头看了一眼,似乎是昨天盛兰说的志愿者们来了。

    自从盛青溪带了宋诗蔓和林燃回来后,盛兰便重新建了一个微信号,她说女孩子就应该有女孩子的生活和空间。

    以往盛青溪没什么朋友盛兰便由着她去,但现在盛兰却不想这些小事影响盛青溪。

    交谈声愈发清晰,盛青溪走出宿舍楼打算去看一眼,但她还没走出去就越过人群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人群中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带着志愿者的袖章,她正笑着和身边的人说话。

    程佳月居然也是志愿者。

    盛青溪的脚步蓦然顿住。

    她想起盛兰昨晚说的话,说是有一个身世可怜的小姑娘来报名。想来盛兰说的就是程佳月。

    盛青溪没想过刻意隐瞒自己是孤儿的事,但她却不想程佳月跟她跟的这么紧。私下来找她仍不够,现在还找到了盛开来。

    上一世的职业素养告诉盛青溪,这个女孩来者不善。

    这件事不能瞒着林燃,上回程佳月只是见了她一面他就气得要炸了。要是这事瞒着他让他自己发现了,盛青溪觉得她肯定要挨骂。

    盛青溪回房给林燃打了个电话。

    打第一遍的时候林燃没接,打第二遍的时候林燃才接起电话。

    盛青溪没来及说话就听到林燃不耐烦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许是被人吵醒他的声音里有很浓重的哑意:“有事说,没事挂了。”

    盛青溪懵了一下,随即她小声地喊:“林燃。”

    那边的林燃:“......”

    女孩子的声音轻轻软软的,被他凶了似乎还有委屈。

    林燃在瞬间就清醒了,他哑着嗓子解释,语气里带了点小心翼翼:“盛青溪,我..我不是凶你,我没看就接了。”

    盛青溪抿抿唇,“林燃,我在盛开看到程佳月了,她来这里当暑期志愿者。”

    “等着。”

    林燃说了两个字就把电话挂了。

    ...

    半小时后。

    重机驶入盛开,引擎的咆哮声瞬间吸引了在院里玩儿的小家伙们。

    相处时间久了他们也不怕林燃了,一个个都跑过去抱着林燃的腿说要摸大怪兽。林燃一手拎一个把他们拎到座位上。

    林燃耐着性子和他们玩了片刻就进门找盛青溪,外面有阿姨看着这些小家伙们。

    本来林燃的心情很差,他烦林佑诚的破事还要牵扯到盛青溪。但走到后院看着这小姑娘坐在秋千上盯着那一排排的娃娃时候他忽然就没那么暴躁了。

    她坐在阳光下,干净而柔软。

    林燃本来是想先和盛青溪说几句话的,但此刻他只是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不一会儿,林燃离开。

    另一栋楼内,盛兰正在和志愿者们介绍楼里的教室、画室以及玩具室等等。

    林燃上楼先和盛兰打了声照顾,随后他淡淡地扫了一眼人群,志愿者们大多好奇地往他身上看,只有一个人低着头。

    林燃直接朝着那个方向冷淡道:“和我出来。”

    说完他也不管别人,转身就往另一边的空教室走。

    盛兰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志愿者们,紧接着她便看见昨天来福利院找她的那个女孩慢吞吞地走了出去,两人显然是认识的模样。

    盛兰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

    她了解盛青溪,毕竟这是她养大的孩子,她早知道盛青溪喜欢林燃。这件事并不是她发现的,而是盛青溪根本没在她面前掩饰这件事。

    ...

    画室。

    大片稚嫩的涂鸦印在雪白的墙壁上,原本单调的墙面被丰富而具有想象力的画作填满,各种色彩自由地组合在一起,生动又漂亮。

    教室内的桌椅上也有相似的图案,角落里还散落着几支长短不一的蜡笔。

    林燃倚在讲台桌边看着门口进来的程佳月。

    程佳月步子走得不快,走到半路她还顿了一下,似是在犹豫彷徨。

    期间她一直未曾抬头看他。

    林燃在圈内见过的人不少,程佳月这样的在他眼里段位只能算青铜。他不想在这里和她浪费口舌,移开视线,声音很冷:“你想要什么?”

    程佳月没想到林燃会这么直接,她心下慌乱面上还显得镇定,=:“对不起,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我想不到别的办法了,那个女孩不肯帮我。”

    林燃嗤笑一声:“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不了你,你倒是可以去找林佑诚。只一条,你离盛青溪远一点,不然你连你现在拥有的都可能失去。”

    程佳月揪住衣角,她红了眼眶低声道:“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是想和你道歉。关于你父亲资助的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我无意破坏你们父子之间的感情。”

    林燃的眼里明晃晃地写着嘲讽:“查资助突然中断的原因应该花了你不少时间,不用装,没什么意思。我对你和我父亲之间的事不感兴趣。”

    程佳月顿了顿,随即她敛了面上的楚楚可怜。

    林佑诚的这个儿子比她想象中还要恶劣一点,但他有软肋。

    程佳月再开口时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她说话声音很轻,似在确认什么:“既然你对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不感兴趣,是不是不会再插手这件事?”

    闻言林燃忽然笑了一下,他没回答程佳月的话,直接离开了教室。

    与林燃擦肩而过的程佳月不由握紧了拳。

    少年眉眼间上扬的弧度天生带着凌厉的意味,他分明没有透露出什么情绪,但是程佳月却觉得他像是看见了什么可笑的东西。

    这并不是羞辱,只是他们与生俱来的高傲。

    林燃找程佳月的目的是为了警告她别再接近盛青溪,至于她和林佑诚之间的事还真轮不到他管。

    徐宜蓉近来的动作不小。似乎是这件事让她察觉到她的婚姻有可能连表面上完美的假象都维持不住,这太难堪了。

    林燃回了宿舍楼后在后院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盛青溪,院子里只有那一堆娃娃耀武扬威地呆在阳光下,毛绒绒的身体每个都胖乎乎的。

    盛青溪的房间里也没人,林燃只好往厨房的方向找。

    林燃没想着能在厨房找到盛青溪,毕竟他没见过这小姑娘进过厨房。

    但他还真在厨房找到盛青溪了,她拿着锅铲站在灶台前,神情严肃,但手里的动作却很迟疑,一会儿往锅里撩两下一会儿往后退一步。

    若换个场景林燃肯定要站在门口欣赏一会儿,但地点在厨房他的心瞬间就提起来了。

    林燃几步就走到她身边,关上火,拿过锅铲,然后沉下脸看向盛青溪。

    盛青溪仰着小脸看他,一脸无辜。

    林燃拧着眉训她:“盛青溪,你几岁了?没碰过这些还往厨房里瞎跑,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出事了怎么办?”

    盛青溪侧头看了一眼锅里糊成一团的面条,小声应道:“我想给你做早饭。”

    林燃本来还有一肚子话憋着训她,一听这话他心蓦然软了下来,但他还是硬着心肠凶她最后一句:“下次再进厨房我天天来这里逮你。”

    林燃把盛青溪赶到一边,开始处理这锅里的面条,他不由多问了一句:“盛青溪,你..你之前是怎么生活的?”

    盛青溪和林燃都明白他说的“之前”指的是什么时候。

    她抿了抿唇,实话实说:“在单位吃或者吃外卖。”

    听到单位两个字林燃的动作顿了一瞬,再开口时他的喉间已满是涩意:“你为什么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的?”

    盛青溪倒是不介意说起这些,但她怕林燃会难过。她安静了许久才应道:“工作上出了点意外,今年一月份的时候才回来。”

    林燃喉结微滚,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锅里的水开始沸腾。

    他咽下了未说出口的话。

    现在不合适。

    锅里的面被捞上来的时候已经糊的不像样,盛青溪瞄了一眼觉得自己实在是和厨房没什么缘分。她捏了捏指尖,轻声道:“林燃,你别吃了,”

    林燃挑眉看她一眼,“不吃?我小溪流亲手给我做的面条我能不吃吗?毕竟这辈子可能也就这么一次机会了。”

    盛青溪:“......”

    林燃绝对在笑她。

    林燃没几口就把面条吃完了。

    他没和盛青溪提程佳月的事,只说今天带她出去玩儿。

    盛青溪一听出去玩首先想的不是去换一件好看的衣服而是忙着去院里收她那些小东西,林燃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走。

    早上盛青溪是踩着小凳子晒娃娃的,现下小凳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盛青溪只好踮着脚去收娃娃。

    林燃看着她努力踮脚的样子不由低笑了一声,他走到她身后看了一会儿,懒散道:“盛青溪,你说句好听的,我给你拿。”

    盛青溪扭头看他,她的动作忽然停住。

    林燃就站在她身后,差一点点他们就能拥抱的距离。

    微烫的呼吸拂在她的额间,少年喉间凸出的部分微微滚动,往上是线条冷硬的下颔线,下巴上还有些细小的胡渣。

    她几乎要撞进他的怀里。

    盛青溪忍不住想起那天在酒店想偷亲林燃,那时候他们也是这么近。

    她没骨气地悄悄红了脸。

    就在盛青溪想拉开与林燃距离的时候,喑哑又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长官,方便亲一下吗?”

    “亲一下我给你拿一个娃娃,这里一共有..31个。”

    “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