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5章 燃我45
    盛青溪从奶茶店出来后没立即回盛开。

    最近她的异常盛兰都看在眼里,盛兰虽然不说但心里担心,和她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的。

    盛青溪去便利店买了一大桶冰淇淋一个人钻到一中附近的公园里坐下,这是她上一世解压的方法之一,便捷有效。

    这段时间盛青溪不知道该怎么去和林燃相处。

    她无法坦然地告诉林燃她的过去,也没有考虑好是否应该告诉林燃上一世关于他死亡的真相。

    因为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在改变,尤其是在今天程佳月告诉她这件事之后。这件事上一世她并没有从林烟烟口中听说,从林燃的反应来看他应该也是才知道这件事。

    盛青溪已无法确定未来的那些事是否还会再发生。

    至少..至少得等到林燃成年那一天。

    盛青溪低头挖桶里的冰淇淋,里面的冰淇淋已被她吃了大半。

    冰冷的感觉能让她保持清醒。

    大概坐了一小时,盛青溪感觉自己好点了。

    她起身准备把空的桶丢进垃圾桶里,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盛青溪起先没在意,这里时常有跑步锻炼的人。

    当她准备转身的时才发现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但这一次,来人没再给她出手的机会。

    她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他的力道几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耳侧的呼吸声粗重。

    她甚至能听到他疯狂跳动的心跳声。

    林燃死死地摁着盛青溪,他从城西一路找到一中,路上经过的每个人他都不放过。最后他去奶茶店调监控才看到她去了便利店。

    直到此刻她完好无损地在他怀里,林燃才觉得他体内的血液又恢复了流动。

    林燃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他无药可救了。

    林燃缓了一会儿,哑声问:“为什么不回家?”

    盛青溪沉默片刻,诚实道:“我想吃冰淇淋,吃完就打算回去的。”

    林燃并没有松开她,甚至收紧了环在她腰间的手。

    他没接盛青溪的话,转而说起了程佳月的事,“刚刚来找你的人,不管她和你说了什么,你以后不许见她。要是她再来找你就给我打电话。”

    程佳月的表情让林燃很不安。

    他不在乎这个女人和盛青溪说了什么,他只在乎盛青溪。

    盛青溪犹豫一瞬,几秒后她抬手覆上林燃的手背,轻声道:“林燃,你抱得太紧了。”

    林燃应该放开她的。

    但他此时此刻做不到放她走,只愈发用力地将她扣进自己的怀里。他像是咬牙切齿又像是和她赌气般道:“不管你需要多少时间,我等。”

    林燃觉得自己真的是幼稚鬼。

    说狠话的是他,后悔的也是他。宋诗蔓说的一点都不错,他不配。

    他不能总是这样欺负她。

    盛青溪叹了口气,声音低低的应:“林燃,等你十八岁生日那天,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那时候我们再来谈以后。”

    林燃以后自己听错了,“你说多久?”

    现在才六月,林燃的生日在一月。

    盛青溪要他等整整七个月,林燃以为她最多就生一个月的气。

    林燃在七个月和脸皮之间横跳了一秒,他果断地选择不要脸。

    他的声音闷闷的:“别不理我,我送你回家。”

    盛青溪摇摇头,“我自己回去。”

    林燃心下微涩。

    片刻后他缓缓松开了盛青溪,怀里的人见他放手便想拉开与他的距离。本来林燃是想放开她的,但一见盛青溪的动作他就不高兴了。

    他就这么惹人厌?

    林燃骤然收手,又把人拽了回来。

    盛青溪:“......”

    盛青溪向来对林燃没办法。她想了想,要求道:“上个月的期中考试你缺考了。第一次月考你的成绩是517分,年级段198名。如果这次期末考你考进前150名,我就理你。”

    林燃:?

    林燃一时间觉得自己又作又渣。

    盛青溪说完后林燃半晌都没反应,于是她抛出另一个条件:“如果你考进前50名,我高三就转到一班去。”

    林燃:???

    那他他妈又可以了!

    虽然盛青溪说不要林燃送,但林燃还是厚着脸皮跟着盛青溪上了113路,哪怕她上车之后一句话都没和他说他都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许是盛青溪的话奏了效,接下来一段时间她没再见过林燃。

    不过偶尔她会从顾明霁口中听到林燃的消息,他说林燃就像住在办公室里一样,他每回去找蒋铭远都能在办公室遇到林燃。

    这一个月下来林燃和每个班的老师都混熟了。

    顾明霁难得听到蒋铭远夸人,蒋铭远最近除了盛青溪谁都没夸,林燃是第二个。

    虽然盛青溪这些日子没见林燃,但她每晚在一中门口和盛开福利院都能看到蹲她的人,每当她上车或者下车,这两个人都忙不迭地低头发短信。

    显然是林燃找来的人。

    盛青溪就当没看到,任由他们给林燃报告她的行踪。

    她知道林燃是因为担心她,因为她不带手机这件事之前林燃发过好几次脾气了。

    ...

    转眼时间就到了七月初。一中即将迎来期末考,期末考后一中高二全体学生就可以迎接属于他们的最后一个暑假了。

    自从第一次月考后,盛青溪就没开离开过第一考场。而林燃在缺考之后,又回了最后一个考场。

    林燃在这一个月内,仔细研究了年级段前50名的成绩。

    他的女孩在第一名的宝座上,从未跌下来。她一直在超越自己,底下的人被她远远地甩在身后,谁也追不上她。

    这是林燃头一次这么直观地感受到盛青溪与他的差距。

    直到开考前一分钟林燃才放下笔记本。

    一边的何默和谢真安静如鸡。最近林燃跟失了智一样,他们睡觉的时候林燃在写试卷,等他们起床了林燃已经起来看书了。

    中考那会儿林燃都没这么拼过。

    他们寻思着林燃被失恋这件事打击到了,一会儿不上课一会儿住办公室里,这不是人格分裂是什么?

    但他们俩呢又不敢说什么,生怕刺激了林燃哪天又找不到人。

    下午数学考试考完盛青溪就知道林燃这次考进前五十的可能性很低。这次考试考完大多数人都在唉声叹气,还有人一考完就来问盛青溪拿试卷对答案的。

    这边大家情绪低落,何默和谢真那边的气氛已经降至冰点。

    林燃一考完就黑着脸离开了学校。

    除了他的那两个宝贝2009和2018,其余林燃什么都没带就走了。

    几本暑假作业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课桌上。

    当晚,名门俱乐部。

    何默和谢真一个屁都不敢放。

    整个包厢倒是挺热闹,就林燃这一块角落就跟北极圈似的。

    林燃球队的小学弟也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林燃失恋的消息,他今晚悄悄地把六中的校花喊过来了。这六中的校花呢说起来和林燃还有段故事。

    一个月前林燃每周出去找人打架那会儿正巧撞见有几个小流氓堵着人女孩,正撞上他心情不好,就顺手把人给揍了,揍了人他也没管这校花,转身就走了。

    原本六中校花今晚也没想过来,后来听他们提到林燃,又看到林燃照片才知道他就是那天救她的人。

    小学弟和校花坐在一边,他指了指林燃那边,悄声道:“姐,我燃哥最近刚失恋。你看我燃哥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你俩不是正好相配吗?我觉得今晚这个机会就不错。”

    六中校花有点犹豫,她小声道:“他看起来脾气不太好,那天打架的时候也很凶。而且我觉得他好像不是为了救我,就是..就是想打架?”

    小学弟一拍大腿:“这哪儿能啊,哪有人到处出门找架打?这不是有病吗!”

    六中校花想了想,还是没接这句话。

    这边小学弟和六中校花聊得热火朝天,另一边谢真已经受不了了。

    谢真悄悄地掏出手机,开始给盛青溪发短信。

    之前因为盛青溪帮忙找林燃这事,他和何默都加了盛青溪的微信表示感谢。

    [胖达达达:仙女!救命!燃哥好像人格分裂了!]

    [胖达达达:今晚和疯了一样喝酒呢,你要是有时间就过来看看他叭QAQ]

    [小仙女:你们在哪里?]

    谢真一看到这句话就知道有戏,他赶紧把名门的地址和包厢位置发了过去。

    总算有人来拯救他和何默了。

    半小时后。

    谢真收到盛青溪的消息,悄无声息地摸出包厢赶紧下楼接人。

    六中校花一杯酒下肚,酒意上头,心里也有了些许勇气,虽然林燃看起来凶但他长得帅啊。她在心里安慰自己:长得帅就是对我好。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穿过昏暗拥挤的包厢向林燃那个角落走去。

    林燃正咬着烟,面前站了个人他头也不抬,就跟没看见似的。边上的何默也有点懵,这女孩怎么站着就不动了?这是谁啊?

    六中校花垂着脑袋,也不敢看林燃,就这么揪着裙摆一字一句道:“林燃,那天谢谢你救了我,我今天来是想当面和你说一声谢谢。”

    “还有,你、你有女朋友吗?”

    刚推开门的谢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女孩和林燃表白。

    他和盛青溪目睹了这女孩过来和林燃说话的全过程。谢真慌乱地看了盛青溪一眼,磕磕巴巴地解释道:“仙女,这...”

    下一秒谢真就闭上了嘴。

    因为盛青溪越过他直接走向了那个角落。

    林燃这会儿心里躁的很,听到这么句话他嗤笑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些许凉薄:“女朋友这玩意儿要来干什么用?”

    说完林燃一抬眸就对上了盛青溪的眼睛。

    澄澈、漂亮。

    映着冷漠带刺的他。

    林燃:“......”

    我杀我自己。

    盛青溪清楚地听到了六中校花说的话。

    原本坐在沙发上冷漠的少年顿时站了起来,一脸紧张地看着她。

    盛青溪扫了一眼台面,上面放着的酒一瓶未开,显然没有谢真所说的林燃疯了一样喝酒的状况。

    “盛青溪,我..”林燃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是傻逼。”

    六中校花:“.......”

    她现在能够确定,林燃那天“救”她纯粹就是想打架。

    何默缩到一旁忍笑,他默默地给谢真比了一个大拇指。

    牛啊兄弟,能把盛青溪喊来就算了,还正巧撞上这个时候。这简直是上天的旨意。

    盛青溪没理林燃,而是侧身看向边上的六中校花,她轻声问:“林燃救了你?”

    “我没有!”

    “他是去打架的!”

    两道声音接连响起。

    林燃:?

    做好人好事也比打架强吧?这女的怎么回事?

    六中校花:?

    果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就像表面上那样,又凶又坏!

    呸!狗男人!

    六中校花转身就走。

    何默和谢真非常识相地溜去包厢的另一边,于是角落里只剩下盛青溪和林燃两个人。

    角落里光线很暗,只顶上亮着几盏小灯。

    盛青溪很久没见林燃了,她抬眸仔细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前的少年。他的黑发剪短了一些,人看来瘦了,眉眼间还有淡淡的倦意。

    她知道,这些日子林燃很用功复习。

    盛青溪凝视林燃片刻,忽然道:“林燃,你靠近我一点,低下头。”

    林燃听了一句话都不问,走近盛青溪就在她面前低下了头。

    少年很高,就算他低下头她仍是要踮起脚。

    盛青溪抬手轻抚上林燃的脑袋,短而硬的碎发有些扎手,在她触到他的瞬间她能感觉到林燃僵了一瞬。

    她弯了弯唇:“林燃,辛苦了。”

    林燃喉间发涩,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有些事并不是努力就能够达到的。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次考不进年级段前50。

    求而不得。

    这无异于是折磨。

    盛青溪能看到林燃眼底复杂的情绪,他在生自己的气。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林燃总是能让她心软。

    盛青溪小声问:“林燃,要不要抱一下?”

    林燃盯着盛青溪半晌没说话,几秒后他忽然伸手将面前的女孩抱进了怀里。

    她真的很瘦。

    林燃几乎一只手就能把她整个人圈住,小小的一只在他怀里就像某种乖巧的小动物,心里的郁气渐散,但随之而来的是涌上来的疲惫感。

    林燃低声道:“盛青溪,对不起。”

    这是林燃第一次意识到没有人会停在原地等他。

    如果他想和盛青溪有以后,他必须用尽全力去追赶她。

    林燃的胸膛间混着淡淡的烟草味。

    盛青溪靠在林燃的胸前,不由抓紧了他的衣服,这些日子他抽烟抽得太凶了。

    “林燃,抽烟..能不能暂时缓一缓?”

    盛青溪知道烟不好戒,上一世她单位里的那些前辈们在家的时候应得好好的要戒烟,但一旦来了案子还是忍不住。

    林燃听了二话不说,把兜里放着的烟和打火机都拿出来一股脑塞到盛青溪手里。

    微烫的黑眸紧紧地看着面前的人,林燃保证道:“不抽了。”

    只要她一句话,他什么都能做到。

    带着凉意的打火机躺在她的掌心。

    盛青溪收紧手,将这个打火机捏得紧紧的。她抬眸看向林燃:“晚上烟烟问我补课的事,她说假期你们都是住车行的。下周我去车行给烟烟补课。”

    住车行?

    林燃不可能住车行,住车行人人都能看到他的小溪流,他才不乐意。

    林燃否认道:“不住车行,下周我去接你,在城南花园补课。”

    按理说本来这些事盛青溪是应该和监护人沟通的,但碍于林烟烟就是归林燃管,她不得不坐下来和林燃仔细谈一下给林烟烟补课的事。

    具体的补课内容盛青溪已经和林烟烟商定好了,她要和林燃谈的是时间方面的安排。

    盛青溪想了想:“林燃,我一周给烟烟上八节课,一天上两节。烟烟有午睡的习惯,以后我晚上来给她上课。”

    林燃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顿住。

    他瞳孔微震,盛青溪这句话给的信息量太大了。

    林烟烟的确有午睡的习惯。但那是上一世的林烟烟,林烟烟出意外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他们强制她在中午的时候休息。

    这一世的林烟烟没有这个习惯。

    盛青溪的话意味着,她和林烟烟在上一世有过交集。

    林燃忽然伸手握住了盛青溪微凉的手,他的声音很低却又无比清晰,“那..那场火之后,烟烟活下来了是吗?”

    盛青溪能感受到林燃用的力道,他很急迫。

    她一字一句地回道:“林燃,烟烟过得很好。”

    林燃眼眶微红,半晌后他才哑声应道:“好。”

    这样就好。

    其实比起晚上林燃更愿意盛青溪白天来给林烟烟补课,因为晚上安全隐患大一些。但考虑到夏天太热,林燃还是定在了晚上,毕竟晚上他能送她回家。

    盛青溪迟疑着问:“一周四天会不会要多?”

    林燃皱眉:“才四天?”

    他巴不得盛青溪天天都在他们家里呆着。

    盛青溪无奈:“四天天已经很多了,烟烟才初二,她应该有自己的假期生活。”

    盛青溪态度坚决,林燃只好不情不愿地应下了。

    包厢内喧闹嘈杂,盛青溪不是很习惯这样的场合。她和林燃说完便提出要走,林燃当然不可能任由她一个人回去。

    两人一起下了楼才发现外面下了雨。

    夏日的雨来得又急又快,玻璃窗上瞬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雨点。

    盛青溪才刚踏出门半步就被扑面而来的雨滴打湿了衣领,她被身后的林燃一把拉了回去,单薄的肩膀猛然撞上林燃的胸膛。

    林燃蹙眉,“你最近瘦了是不是一直没长肉?”

    盛青溪的体重本就偏轻,前段时间因为情绪的问题她体重一直在下降,直到这个月才慢慢平稳下来。

    盛青溪抿抿唇:“没有。”

    林燃盯着她尖细的下巴看了半晌,轻哼道:“开始补课以后我四点去接你,这个月你在我家里吃完饭,我做饭给你吃。”

    盛青溪下意识地摇头:“不用。”

    林燃哪容许她拒绝,把她往怀里一扣,霸道地开口:“你说不算,我说了算。”

    盛青溪:“......”

    林燃扫了一眼外面的雨,“你站在这里等我两分钟,我去要把伞。”

    走之前林燃再三警告盛青溪乖乖呆在原地,盛青溪点头应了。然而当林燃拿着伞和外套回来的时候,原本站在大堂窗边的盛青溪又不见了。

    林燃顿时黑了脸。

    刚刚还应得好好的,一眨眼人就没了。

    不等林燃去找人,厚重的玻璃门骤然被推开。

    盛青溪淋了一身的雨,夏季透薄的校服几乎贴在她身上,原本柔顺的黑发湿哒哒地黏在她的侧脸,偏偏她的眼神无辜清澈。

    她整个人像是从水里被捞出来的。

    林燃憋着火把外套罩在她脑袋上,“你又乱跑。”

    盛青溪打了一个寒颤,随即她挣扎从衣服里探出头来,抬起手将怀里的东西举起来,她小声道:“林燃,小猫。”

    林燃一怔。

    盛青溪怀里抱着一只和她一样湿哒哒的小猫,黑漆漆的,看起来又脏又可怜。只那双眼睛又黑又亮,看起来与盛青溪的如出一辙。

    林燃定定看了她半晌,无可奈何地接过她怀里的猫:“一会儿没看住你就乱捡东西。”

    盛青溪抿抿唇,视线仍落在小猫身上。

    因着盛开里面小朋友太多,养这些小东西不稳定因素太多,盛兰她们只会定期在公园里放食盒喂流浪猫,家里从不养这些流浪的猫猫狗狗。

    名门楼上就是酒店,林燃直接开了一间房让盛青溪洗澡。

    林燃戳了戳盛青溪的脑袋,“这回还敢乱跑吗?”

    盛青溪小幅度地摇摇头。

    林燃抬手揉了揉她湿哒哒的头发,“去洗澡换衣服,我带着小东西去宠物医院看看,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再乱跑我就把这小东西丢了。”

    盛青溪伸手小心翼翼地扯住林燃的衣摆。

    林燃垂眸看去。

    她纤瘦白皙的手指揪着他的衣摆,虽然她一句话都没说,但林燃却觉得她在撒娇。

    他把人往房里一推:“去洗澡。”

    说完林燃就关上门走了。

    等他抱着黑漆漆的小东西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小时后了。

    期间他怀里的这只猫安安静静的,打疫苗的时候也不挣扎,只喵喵叫了几声。他一时分不清到底是它比较乖还是盛青溪比较乖。

    盛青溪运气好,捡的猫没什么病,只是有点营养不良。

    林燃抬手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就从门里探出来了,眼巴巴地往他怀里瞧。

    她第一眼就是找这个小东西。

    林燃哼笑一声,把洗干净的猫往她怀里一塞,“真怕我把它丢了?”

    盛青溪没说话,她小心地抱着猫,然后抬头对他笑了一下。

    林燃这一刻有些晃神,他许久没看到她笑了。

    自从宋诗蔓走后她就一直一个人,一个人吃饭一个回家。她很习惯这样的生活,从不介意别人的眼光和议论声。

    趁着盛青溪和猫玩的时间林燃点了个外卖,他和这小姑娘折腾一晚上饭都没顾得上吃。

    这只黑漆漆的小猫好奇在柔软的沙发侧嗅来嗅去,时不时又在沙发上打个滚,望向盛青溪的时候它会乖巧地叫一声。

    盛青溪蹲在沙发边一瞬不瞬地看着这只小猫玩,看了许久她才问道:“林燃,这附近有救助站吗?”

    闻言林燃挑了挑眉,“救助站?被我抱过的猫你还想送去救助站,我连名字都给它想好了,这以后就是我的猫。”

    盛青溪懵了一下,她没想到林燃会愿意养这只猫。

    她后知后觉地问:“叫什么名字?”

    林燃瞥了一眼这黑漆漆的小东西,随口道:“2018。”

    盛青溪:“......”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