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4章 燃我44
    “呜呜呜我太苦了小溪。”

    宋诗蔓高考完后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抱着盛青溪一顿哭。

    宋诗蔓的父母站在一旁很是尴尬,明明这半年他们每天好吃好喝的拱着这小祖宗,现在她哭得活像他们虐待她似的。

    盛青溪拍拍她的背,“考完就结束了,不哭。”

    宋诗蔓抹了一把辛酸泪,泪眼汪汪地看着盛青溪,“小溪,你说我能考上大学吗?”

    盛青溪无奈地笑了一下,“一定能的。”

    这是盛青溪这些日子以来,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宋诗蔓忽然就止住了眼泪,她又用力地、紧紧地抱住盛青溪,小声又坚定地在盛青溪耳边说:“小溪,我们都会好的。”

    我们的未来,都会好的。

    这一天晚上一中在门口放了烟花庆祝他们高三生活的结束。

    宋诗蔓拿着啤酒坐在艺术楼的台阶上抬头看着璀璨的天空,边上还放着两盒外酥内软的炸鸡,黄澄澄的外皮包裹着入口即化的鸡肉。

    夏天就是应该吃炸鸡喝啤酒。

    宋诗蔓用手托着脑袋,迷蒙的双眼里映着烟花,她有些出神地问:“小溪,你知道当时我是因为什么接近你的吗?”

    盛青溪侧头看她,“我知道。”

    宋诗蔓笑了一下,她的眼里又显眼出泪意,但声音里却带了释然,“没遇见你之前,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能这样过。”

    没有人相信她能改变。

    老师不相信她,她父母不相信她,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

    只有盛青溪相信她。

    虽然只有短短三个多月,但她改变了太多。

    她平时不再迟到早退,上课不再走神,周末不再出去玩。几乎所有的时间她都用来学习,甚至做梦都在背公式。

    而这些日子里,盛青溪都陪着她。

    哪怕这段时间盛青溪的状态这样差,仍是打起精神给她补课讲试卷。

    她为自己以前抱着那样的想法接近盛青溪感到羞愧。

    今夜她本该和父母在一起庆祝,但她却只想和盛青溪说说话。

    “小溪,对不起。”

    宋诗蔓缓缓转过头,和盛青溪对视。

    盛青溪弯唇,抬手抚去她眼角的泪水,“那些不重要。”

    这些孩子都拥有成长和改变的机会。

    宋诗蔓看了盛青溪半晌,忽然伸手抱住了她。

    宋诗蔓靠在盛青溪单薄的肩头,泪水打湿了夏日轻薄的校服。她望着天,像是在和盛青溪说话,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小溪,我不重要,林燃也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那一晚宋诗蔓和盛青溪谈过之后明白的事。

    盛青溪她,不为自己活着。

    宋诗蔓想不明白,人如果不为自己活着又能为什么而活着呢?

    她隐隐有感觉,这个答案她不会喜欢。

    这一晚,她们彼此依靠,看烟花从盛开再凋零。

    看了许久,许久。

    宋诗蔓毕业后,盛青溪又恢复了独自一人的状态。

    原本申请自习室就是为了替宋诗蔓补课,宋诗蔓走后盛青溪便不需要这个名额了。于是她找蒋铭远取消了自习室名额。

    盛青溪和蒋铭远说这事儿的时候老屈正好在办公室蹲着浇花,顺便听了这么一耳朵。

    老屈起先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这小姑娘不就给他们林燃补课那小姑娘吗?

    最近林燃这小子可不安分,他先前有阵子没听到林燃打架的消息了。

    但就上个月他被赵书月找去谈话三次,每次都是因为林燃,家长倒是没闹上来,这些小子估计也觉得打架找家长丢脸。

    因着林燃打架的事,他们校门口最近多了不少校外的人。

    所以赵书月找他谈了很多次。

    老屈倒是没去找林燃,他去找谢真和何默问了一嘴。这两个人讳莫如深,一点没和他透露,只说林燃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来。

    现在老屈觉得他可能找到原因了。

    林燃这小子估摸着是失恋了?而且不管怎么看林燃都像是被人甩的那一方。

    老屈心想,活该。

    ...

    盛青溪申请取消自习室名额这事是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何默和谢真来说这就像是一个信号,他们俩最近天天关注着这两人的情况。

    现在这个信号无异于告诉他们,盛青溪放弃林燃了。

    他们都快愁死了,这消息还得瞒着林燃。

    但他们也就瞒了一晚上,因为当晚老屈就来找林燃了。

    老屈踱步到教室后门偷看的时候还想着会不会找不到林燃,毕竟这小子最近神出鬼没。老屈瞄了一眼,林燃正歪着身子坐在位置上玩手机。

    其余的人倒是挺认真的在写做作业。

    老屈朝林燃招招手,“林燃,出来一下。”

    视线从手机上移开,林燃瞥了老屈一眼,很给面子地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就出去了。

    夜幕沉沉。

    此时晚自习还没下课,走廊上空荡荡的。

    老屈往栏杆边一趴,也不想要和他说正事样子,看起来反而是想和聊聊天。

    林燃在老屈身边站定,懒懒道:“赵姐又来找您了?”

    老屈听了倒是笑了起来,“这事你心里倒是门儿清。中午那会儿我在办公室都听到了,你小子是不是失恋了?”

    办公室?

    林燃蹙眉,“这事还能往办公室传?”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但却不想让别人误会盛青溪。

    林燃解释道:“人小姑娘看不上我,压根就没和我谈恋爱。”

    老屈“哟”了一声,“这姑娘有眼光。”

    林燃:“......”

    老屈拍拍林燃的肩,“既然她都申请取消自习室的名额了,你小子肯定也不去了。我找个时间问问别人,总不能浪费了。”

    说完老屈就自顾自的走了,留下林燃一个人站在走廊里。

    林燃垂眸。

    她不会原谅他了,也不要他了。

    何默和谢真等了半小时都没等到林燃回教室,他们溜出去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林燃的手机和头盔都还在,他什么都没带。

    九点五十,晚自习铃声打响。

    林燃仍是没回来。

    车行和拳击馆以及城南花园他们都打电话去问了,林燃没去过。

    谢真挠头,愁道:“你说燃哥会去哪儿?”

    何默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铃声刚打响,盛青溪肯定还在学校里。

    他侧头看向谢真,“你拿着燃哥的手机,我去找仙女。”

    谢真愣了一下:“找仙女?仙女能知道燃哥在哪儿吗?”

    何默朝着六班跑去,“不管了,我得去问问。”

    何默赶到六班的时候盛青溪还没走,她还在和陈怡解释一道数学题。见到何默的时候她没说话,只是用眼神询问他怎么了。

    何默一时也顾不上陈怡,开门见山:“仙女,燃哥从晚上开始就不见人影了。我和阿真打电话问了个遍,都没找到人,他手机还放教室了。”

    闻言陈怡默默地合上笔记本打算开溜。

    最近盛青溪和林燃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只是没问过。

    盛青溪见陈怡收回笔记本便开始收拾书包,她轻声问:“他怎么了?”

    何默叹了口气,“晚上老屈和他说了自习室的事,他就没回来。这段时间他情绪一直不是很好,我们..我们都很担心他。”

    盛青溪垂眸,低声应:“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何默心里急,他恳求道:“我和阿真都会继续去找,烟烟一直等在车行。仙女,就这一次,下次我一定不会来打扰你了。”

    盛青溪动作一顿,她抬眸和何默对视一眼。

    最后她妥协道:“我会去找,如果找到了就通知你们。”

    何默心里骤然松了一口气,“谢谢你,真的。”

    ...

    林燃会去哪里呢?

    林燃的车还停在车棚里。

    盛青溪站在校门口,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盛青溪想了想,跑去问了门卫叔叔。

    门卫大叔不认识她却认识林燃,听她问起他当即便想起来了:“他出校门打了车就走了,去哪儿我还真是不知道。”

    盛青溪心里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她走出大门,同样打了车。

    上车后盛青溪下意识地报了一串地址。

    她不知道林燃会不会在那里,但她能想到了却只有这么一个地方。

    盛青溪回了城西。

    车停在了离盛开几个街区之外的小区外。

    这里是上辈子盛青溪遇见林燃的地方。

    此时很晚了,街上没什么人,只几家夜宵店还开着。

    盛青溪背着书包沿着巷子往前走,风声穿过小巷的时候发出些许声响,她仔细地看过每一个小巷。

    上一世的那一晚她跑得着急,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跑进了哪一条巷子里。只能循着模糊又零碎的记忆一点一点地往前找。

    直到盛青溪快走到画着煎饼果子的巷口时,她才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动静。

    巷子里有东西翻倒的声音,有似乎是拳头和□□相触的沉闷声,其间夹杂含糊不清的人声。

    她一怔,随即加快了脚步往巷口跑去。

    巷子里很暗,只街道上的灯浅浅地照进来。当巷口站着人时,影子会被灯光拉长照在巷子里,本就不亮的巷子像是被

    林燃头也不抬地吼:“滚开!”

    他继续手里的动作,狠狠地揍着脚下的这个男人。

    巷口的人没动。

    林燃不耐烦地抬头看去。

    他觉得自己真的是魔怔了,看个人影都觉得像是盛青溪。就在他想低头继续教训人的时候,站在巷子口的人忽然说话了。

    “林燃。”

    少女的声音柔和,细听还有一丝担心。

    林燃。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让林燃停下了所有动作。

    底下的男人见这个疯子不再压着自己打,忙不迭地爬起来往外跑,嘴上还骂骂咧咧,“操,今晚是什么倒霉日子,遇上了疯子!”

    当男人经过盛青溪的瞬间,盛青溪看到了他的脸。

    她的瞳孔微微放大。

    这是上一世,欺负她的其中一个人。

    从她出声开始巷子里的林燃就没了动静。

    盛青溪抬步,朝着巷子里走去。

    她的脚步声又轻又缓,每一步都像踏在他的心尖。

    像折磨,更像凌迟。

    昏暗狭小的巷子内,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盛青溪垂眸仔细地看去,这些东西都曾在她记忆里出现过。这里就是他们上一世遇见的小巷,林燃到这里找人来了。

    盛青溪不知道他找了多久。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林燃,你记得自己说的话吗?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弄伤自己了。”

    林燃强压着翻涌的情绪,体内的肾上腺素仍在飙升,刚刚那轻飘飘的几拳无法平息他的怒火。

    从盛青溪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林燃凌厉的下颌线,他微喘着气,显然情绪还在剧烈起伏。

    盛青溪原本停在距离林燃几步路之外,她逐渐靠近他,像在光年停电的那一晚一样,她伸手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林燃。

    林燃僵住,喉结滚了滚,身体不自觉地紧绷。

    盛青溪的声音很低,但她的身体很温暖。她低声说着话:“林燃,你给我一点时间。等我想清楚了,不管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其实林燃自己也明白。

    他们两个人现在这样的状态不适合像以前那样相处,如果硬凑在一起只会让他们两个人离得越来越远,那他们..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林燃想要有以后。

    因为盛青溪,他想活着。

    林燃阖眼,声音冷硬:“还有两个。等我找到想找的人,做完想做的事,我会回去好好上课。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冷漠都是装出来。

    林燃甚至希望盛青溪能想的久一点,他害怕从她的口中听到他们的结局。

    盛青溪牵着林燃出了小巷后在电话亭给何默打了电话,何默说他们马上就过来接林燃。

    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盛青溪低头看了看林燃的手,他身上没伤,只是指关节有些红肿,估计打人的时候用了狠劲。

    盛青溪见林燃没事就松开了他的手。

    出巷子后,他们两人谁都没说话。

    盛青溪转身慢吞吞地朝盛开的方向走去,林燃默不作声地跟在她后面。

    林燃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刚开学时他去找她的第一晚也是这样。她一个人走在黑暗里,他无声地跟在她身后。

    过往的记忆涌现。

    盛青溪从一开始就没骗过他,她一直都是为他而来的。

    晚上十一点的街道很安静,马路上除了公交车外便是晚归的电瓶车。

    她走在不甚明亮的路边。

    背影单薄纤弱。

    林燃几乎能想象的到那三个杂碎是怎么注意到她的,又是怎样追着她把她逼近小巷里。一想到那些人对她做了什么林燃就恨不得杀了他们。

    原先压下去的怒火又涌了上来。

    走过几条无人的街道,盛开福利院到了。

    盛青溪在经过站牌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她轻声道:“他们很担心你,你不要乱跑了。”

    林燃生硬地应了一声。

    接下来又是沉默。

    盛青溪顿了片刻便继续往前走去,她不打算留下来和林燃一起等。

    林燃没有再跟上去,在盛青溪消失的瞬间他的眼神就冷了下来。

    那三个杂碎林燃找了有一个月了。

    他记不太清他们的样子,只能凭着零碎的记忆找人把他们大概的模样画出来,再根据年龄和地点去筛选排除,结果还没出来。

    今晚林燃是自己来找的,他找过每一家店,看过每一个在喝酒的男人。

    许是他运气好,今晚还真被他逮到一个。

    盛青溪走后没多久,何默和谢真就到了。

    因为要来接林燃,他们开了两辆摩托车过来。

    何默和谢真下车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确认林燃是不是又跑去和谁打架了,在看到林燃没什么事时他们提着的心才放下来。

    谢真喘着气,小小的眼睛里塞满了担忧:“燃哥,你可把我和默子吓坏了。有什么事不能和我们说吗?非得一个人扛着?”

    何默没说话,他生林燃气呢。

    林燃抽了一支烟出来,他伸手,“手机给我。”

    谢真从兜里把林燃手机掏出来丢给他。

    林燃咬着烟,垂眸发了三张图片到群里。

    何默和谢真的手机都震动起来,他们打开看了一眼,林燃发的是三张素描画像,这三个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

    林燃瞥了一眼闷着脸的何默,解释道:“今晚我是来找人的,只找到一个。另外两个人这周估计能找到,你们把周末的时间空出来。”

    何默见林燃主动解释心里倒是好受了一点:“燃哥,这三人犯什么事了?”

    林燃没应声,但是脸色不太好看。

    何默随即联想到林燃特地到城西来找人,而今晚林燃又是被盛青溪找到的。很显然这事和盛青溪有关系,何默低头又仔细地看了图片两眼。

    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谢真嘀咕:“一看就不是好人。”

    何默迟疑着问,“燃哥,他们是不是...仙女没事吧?”

    林燃立在站牌边抽完了那支烟。

    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安慰何默还是安慰自己,“她没事。夜深了,我们回去。”

    周六放学。

    林燃一行人铃声一响就走了。

    谢真喊的人都等在校门口,为了不吓到同学们谢真特地让他们穿长袖把花臂都藏了起来,有耳洞的一律不许戴耳钉。

    于是一群不良少年蔫巴巴地蹲在校门口嚼口香糖。

    前面整整齐齐地停着一排摩托。

    见林燃一行人出来他们才打起点精神来,一个个顿时昂起头,眼含期待:“燃哥,我们能揍人去了不?”

    林燃轻飘飘扫他们一眼,没说话。

    谢真走过去就是一顿训:“说什么呢?这还在校门口呢,什么揍人不揍人的,我们这是为了祖国的大好将来知道吗?”

    “友好交流能叫揍人吗?”

    蹲着的人排排懵逼:一天天的他们想干点坏事咋就这么难呢。

    不远处。

    程佳月躲在站牌后看着被人群包围的林燃,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林燃。

    她曾去一中的微博上搜过林燃,在各种各样的评论里她能拼凑出关于林燃这个人的信息。以前他们说起林燃说的最多的词是大佬,而这学期换成了一个人的名字。

    盛青溪。

    程佳月想,这应该是他喜欢的女孩。

    林燃这类型的男生她以前在学校见得多了,和家里关系不好,自己带着妹妹,平时的生活就是打架骑车。这样的人最难抵抗的就是不怕他且对他温柔的女孩子。

    程佳月当然不会异想天开想让林燃喜欢上自己,这对她自己和林佑诚来说都是致命的。

    那样的男人,最看重的还是血脉。

    她不会自寻死路。

    所以程佳月打算从盛青溪这里入手。

    她悄悄地看了林燃一眼便收回了视线,今天她是来等盛青溪的。

    这不是她第一次来一中,前几周周六她都等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盛青溪每周是坐公交车回家的,就在她等的这个站牌处。

    十分钟后,林燃一行人离开,盛青溪从学校里出来。

    盛青溪一踏上站牌就感受到了落在她身上的视线。

    来人小心翼翼又不安的小动作掩饰不了视线里隐秘的窥探欲。

    这些动作是她刻意装的。

    盛青溪抬眸看去,不远处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

    她穿着鹅黄色的衬衫,布料上起了球,下半身是一条洗到发白的牛仔裤。

    原本白色的球鞋灰扑扑的。

    见她看来,那女孩不安地揪住衬衫下摆,欲言又止。

    盛青溪垂眸,像往常一样慢吞吞地走到横椅上坐下。

    她坐下不过一会儿,那女孩便凑近她犹豫着问道:“请问,你、你是盛青溪吗?”

    盛青溪侧头看去。

    见盛青溪有反应,程佳月在心里松了口气。

    她有些难堪,但却仍鼓起勇气,呼吸微微拉紧:“我能占用你一点点的时间吗?我有事想和说,有关于..关于林燃。”

    随着林燃两个字的落下。

    程佳月明显感觉到了盛青溪的眸光变化。

    两个人在学校附近的奶茶店坐下。

    程佳月似乎有些着急,她坐下没多久便红着眼眶道:“我之前去找了林燃,但林燃不见我。我找人问了,有人告诉我可以来找你,对不起占用你的时间。”

    盛青溪捧着奶茶,轻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程佳月磕磕巴巴地把事情大致地讲了一下:“我很感激我的资助人,所以给他的家庭带来这样的困扰我很抱歉,我想着能不能找机会和林燃解释,他爸爸真的是个好人。”

    “我也是在他爸爸停止资助之后才知道了这件事,我一直都很不安。”

    何晚秋。

    这是林燃的母亲。

    四月底林燃的不对劲有了解释。

    那时候他说等她比赛回来再告诉她,只可惜暂时没了机会。

    盛青溪安静地听完程佳月说完之后才应道:“抱歉,这件事我帮不了你。我和林燃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但这件事我会保密的。”

    盛青溪没有多留。

    等程佳月反应过来的时候盛青溪已经走了。她有点懵,难道之前她看的都是假微博吗?

    盛青溪和程佳月都没发现有人从奶茶店路过的时候偷偷拍了她们两个人的照片,拍照片的人是林燃他们篮球队的学弟。

    拍完后他就兴冲冲地打开了和林燃的对话框。

    [樱木花道的儿子:哥,你猜我看到谁了。]

    [樱木花道的儿子:我看到嫂子了!]

    [樱木花道的儿子:你瞧!]

    林燃收到这条信息已经是半小时后了,他们在城西某个小区门口停下。

    林燃下车后随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照片上是盛青溪,她正推门从奶茶店里出来,一张漂亮的小脸上神情很冷淡。

    林燃的视线扫过整张照片,在看到某一处的时候他忽然顿住。

    盛青溪身后的奶茶店里,有人透过玻璃窗看着盛青溪。

    她咬着唇,神色微微扭曲。

    是程佳月。

    刚熄火的车重新被启动。

    林燃把这事交给谢真和何默就开车离开了。

    林燃没去别的地方,他去了113路盛开福利院那站等盛青溪。

    他看了照片发送过来的时间,在核对了113路的发车时间后就大概能算到盛青溪什么时候会到家。最多半小时,盛青溪就会在这一站下车。

    但半小时后,林燃没能等到盛青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