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3章 燃我43
    “啪嗒。”

    一声细响。

    盛青溪放下筷子,抬眸看向林燃。

    此时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她。颈间暴起的青筋彰显着他此时暴烈混乱的情绪,他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盛青溪垂眸,“我...”

    话刚开头就止住了。

    店内的服务员把他们两个人点的香锅端了上来,这个动作打断了盛青溪的话。

    桌子间放着的碗像是硬生生地在盛青溪和林燃之间划出了一道横线把他们隔开,氤氲的热气像是横在他们之间长长的沟壑。

    很显然,这里不是适合谈话的场合,现在也并不是合适的时机。

    林燃没说话,起身就走出了店门。

    所以盛青溪突然转学过来的原因他也明白了。这件事比起重生更让林燃觉得荒唐,她只是为了这件事接近他的吗?

    林燃没有回头,他像是看不见路上的人群,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盛青溪付了钱,沉默跟在林燃身后。

    店员一脸懵逼地他们离开的背影,这一桌客人的筷子都还是干干净净的,桌上的饭菜一口未动。

    ...

    宁城公园与林燃和盛青溪所在的商区只隔了一个街道。

    公园里人不多,林燃在一个僻静的凉亭处停下。

    在他停下脚步后,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道略显急促的脚步声也停了下来。

    嫩绿的柳条斜斜地垂在清澈的潭水上,谭边的绿草一直延伸至墙角,墙角往上,潮湿的霉斑和点点的青苔糊在墙面。

    墙上蹲着一只慵懒的大橘,正摊着柔软的肚皮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公园一角的夏景很美,可惜却无人欣赏。

    林燃背对着盛青溪,他现在没办法看她。

    没办法看她澄澈柔软的眼睛,也没办法看她的脸。

    受伤的少年紧握着拳,一字一句地问:“你第一次见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在哪里。”

    他的语气听起来冷漠又强硬。

    盛青溪的回答和第一次一样,她低声道:“那年的平安夜下了雪,我在城西的小巷里遇见你,那天..你穿了一件黑色风衣。”

    林燃拧起眉,好一会儿他才从杂乱的记忆中想起盛青溪口中的那一个平安夜。

    先前他在城西看见巷口的彩绘便觉得熟悉。现在听盛青溪说起,林燃从模糊的记忆里缓慢地将那些碎片拼凑成完整的片段。

    可这个片段却让林燃的火愈演愈烈。

    他想起来了,想起前世那的那个平安夜他从城西捡回去一只浑身都脏兮兮的小猫。

    那一晚他把盛青溪丢给了林烟烟照顾,并没有看清她的模样。现在回忆起来,那晚他捡回去的的确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脸上的污渍并不掩盖她姣好的面容。

    只是那个时候,她和现在不同。

    那时的盛青溪,柔弱易碎。

    那几个混混。

    林燃咬牙,他强迫自己把注意从这件事上移开。

    林燃又问:“我们是不是只见过那么一次?”

    只见过那么一次吗?

    对林燃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对盛青溪来说,她曾见过林燃的许多次。冷漠的林燃,狠戾的林燃,笑着的林燃,甚至是死去的林燃。

    但这些她没办法和林燃说。

    于是她点头:“就..就那么一次。”

    林燃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捏住,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哑声问:“只是因为我救了你吗?”

    盛青溪眼眶酸涩。

    是,只是因为他救了她。所以她喜欢他,偷偷去看他,鼓起勇气想去和他表白,再到亲眼看到他死去。再往后,是更漫长的十年。

    如果那时的林燃没有死去,而是拒绝了她。

    林燃还会成为她的执念吗?

    盛青溪不知道。

    盛青溪小声应:“嗯。”

    林燃将眼底的泪意压下,他们之间的相遇,她对他毫无底线的纵容。他们之间到如今一切的一起,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报恩?同情?喜欢?

    林燃觉得自己太可笑了,那样的未来不该让盛青溪和他一起背负。

    林燃死死握着圈,克制住自己想去看她的冲动,只嘲讽地问:“盛青溪,你对我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同情你自己分得清吗?还是说你以为你是降临在我身边的救世主?”

    这话很伤人。

    林燃在脱口而出的下一秒就后悔了。

    可覆水难收。

    林燃没转身,所以也看不到身后盛青溪苍白又满是泪痕的脸。

    盛青溪将嗓音里冒出的哽咽和哭腔都压下,她轻声道歉,“对不起。”

    从林燃的角度看,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有一个知道他未来的人时时刻刻都在他的身边,且清楚地知道他的死期。她和时间一样都是无情的旁观者,提醒着林燃那场终会到来的大火。

    林燃有很多很多话想问盛青溪。

    可这些话都句句都是刺。

    一片死寂之后盛青溪离开了。

    他站在原地听着她的脚步逐渐走远。

    林燃红着眼克制着自己想把她拉回来的冲动。

    他们之间,到此为止。

    整个五月高二一班都被乌云所笼罩,阴沉沉的气氛久久不散。

    很显然。

    林燃就是那朵乌云。

    何默为着林燃这事已经着急冒火好几天了,他甚至去找过盛青溪。自从盛青溪比赛回来后他们两个人就变成了陌生人一样。

    不见面,不说话,不提起。

    盛青溪什么都没和他说,只是说她不会再去打扰林燃了。

    何默听得一头雾水,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这件事不是秘密,几乎全校都知道林燃和转学生忽然分开了。

    林燃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一个人来学校,心情好就上课,心情不好就旷课。这个月的体育课他一次都没去过。

    宋诗蔓和顾明霁也不敢问盛青溪。

    盛青溪的情绪很明显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

    她在自习室的时候经常走神,这一走神就是大半个小时。即便缓过神来,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给宋诗蔓写解题过程。

    一眨眼就到了月底。

    周六晚上林燃在扬山有一场比赛,这是他之前就答应宋行愚的。下午还没放学何默和谢真就在群里叫人晚上去扬山等着了。

    林燃很久不比赛了,这么一喊群里顿时热闹了起来。

    何默偷偷瞄了一眼林燃,他闭着眼睛趴在桌上,还是一副老子失恋了的颓废模样,桌前的两枚宝贝硬币不知道被他藏去了哪里。

    唉。

    何默和谢真都叹了口气。

    ...

    下午三点,放学铃声打响。

    何默和谢真勾肩搭背的走在前面,林燃不紧不慢地跟在他们后面。

    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何默和谢真一眼就看到了刚走出校门的盛青溪,宋诗蔓没在她身边,她一个人背着书包慢吞吞地往外走。

    他们俩齐齐转身看向林燃。

    林燃神色淡淡的,眼睛里一点情绪都没有,跟没看到盛青溪似的。

    两人又动作同步地转回去,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说了一会儿话。

    当熟悉的引擎声响起的时候,一中门口的学生都没回头看一眼便自觉地往边上让开了。除了林燃这个魔王还有谁有那么大的动静。

    盛青溪站在站牌边,垂着眸。

    当引擎声逐渐远去的时候她才松开了紧握着书包带子的手。

    林燃在经过盛青溪的瞬间,面无表情地想:她瘦了。

    盛开福利院。

    宋诗蔓来找盛青溪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她溜去游戏室看了一眼,嘟嘟正坐在角落里,怀里抱着她送的毛绒玩具。

    只不过这一次,嘟嘟面前多了一对男女。

    宋诗蔓听盛兰说过,这对夫妻都是老师,前头有过一个孩子但是出了意外没留住,女方身体一直不太好,就想着领养一个孩子。

    嘟嘟垂着脑袋,面前的人一直和她耐心地说着话。

    宋诗蔓没在门口多留。

    盛青溪给她制定的复习计划这周已经完成了,此时离高考还有一周。

    她今天来找盛青溪,不是因为高考的事,而是因为盛青溪和林燃之间的事。

    这个月盛青溪的状态不好,她担心高考结束她不在学校盛青溪的情况会越来越差劲。

    宋诗蔓是在住宿楼的后院找到盛青溪的,她正蹲在篱笆边拿着小铲子在给新栽种的花松土。她本就瘦弱,如今缩成一团看起来像只可怜的小猫咪。

    背影寂寥,影子也显得孤独。

    宋诗蔓径直走到小花园边的石凳上坐下,坐下之后她就开始数盛青溪什么时候会发现她。当宋诗蔓数到108的时候,盛青溪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身边坐了个人。

    盛青溪微微怔住:“诗蔓,你怎么过来了?”

    宋诗蔓朝她伸出手,闷声道:“有事想和你说。”

    盛青溪没戴手套,此时手上沾了土,下意识避开了宋诗蔓伸出来的手。

    宋诗蔓却没把手收回去,依旧横在她面前。她固执地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盛青溪,仿佛这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她们两人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

    盛青溪伸手借着宋诗蔓的力道站了起来。

    宋诗蔓没打算拐弯抹角,她直接朝着在她对面坐下的盛青溪说:“小溪,我今天晚上来是想和你谈谈林燃之间的事。”

    话音刚落下,盛青溪就偏开了头,小声道:“我和林燃,现在这样就很好。”

    宋诗蔓简直要被盛青溪气死了,这姑娘是不是死心眼。

    她拧起眉,一顿噼里啪啦开始教训盛青溪:“你总是这样,就知道对别人好,任由别人欺负。”

    “你能不能想想你自己?林燃这样的人值得吗?”

    “他有珍惜过你哪怕一点点的心意吗?”

    “他是不是真以为你没脾气啊,啊?”

    盛青溪小幅度地摇摇头:“诗蔓,我和林燃之间不是你想的这样。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没有考虑他的感受。”

    盛青溪也是在林燃说出那句话之后才确定林燃也重生了。

    她之前的怀疑,得到了证实。

    林燃他..他一直抱着自己还是会死的念头。

    他血淋淋的伤疤被撕开,摆在他们面前。

    关于那场大火的真相,林燃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仍以为那场大火是意外,所以在他看来,意外是避无可避的,没有这一次也会有下一次。

    林燃他,一直在等着他的死期。

    他用锁屏密码不断提醒着自己。

    光是想,盛青溪的心就要碎了。

    她的林燃。

    她的,林燃。

    扬山。

    人声喧嚣,迷离的烟雾里含着躁动的荷尔蒙因子。

    远望扬山像是初城夜晚明亮的灯塔,充满律动感的音乐响彻整个场地。

    林燃坐在宋行愚的越野车车头,眸光冷淡,姿势慵懒,一双长腿一点不客气地踩在人家大灯上。他正半歪着身子看着场内的比赛。

    宋行愚侧头,低声问:“阿真,林燃怎么了?”

    林燃看似在看比赛,但他眼里完全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和他月初见到的林燃完全不是一个人,那时的林燃笑起来的时候眼里含着光,虽然微弱但光的确存在着。而现在的林燃身上半点生气都没有,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泡在冷冰冰的水里。

    他由着自己往下坠。

    林燃这样的状态宋行愚不可能让他上赛场,他喊来人说了几句话,那人听了之后看了林燃一眼就小跑着离开了。

    谢真撇撇嘴,小声把林燃和盛青溪的事说了。

    宋行愚听了微微有些诧异,按之前盛青溪和林燃之间的相处模式来看,这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是吵不起架的,那小姑娘看起来不是会吵架的性子,林燃也应该舍不得和人吵架。

    现下事情突然变成这样或许有他们不知道的隐情在。

    宋行愚蹙起眉,叮嘱谢真:“最近看好他,尽量别让他一个人呆着。”

    谢真忙不迭地点头。

    这段时间林燃和林烟烟都住在车行里,他们生怕林燃在路上出什么意外便让林烟烟那小丫头去和林燃撒娇说要住车行。

    好在林燃还在乎林烟烟。

    这个五月对他们来说,都很难熬。

    宋行愚和谢真两人说了几句话就转身向林燃走去。

    这一次宋行愚递出的烟林燃没有拒绝,火焰燃起,浓烈的烟草味散开。

    烈烟入喉,林燃瞥了一眼宋行愚。

    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抽这样烈性的烟。

    宋行愚没打算藏着掖着,他在林燃面前从不遮掩。

    他微微仰头,看向漆黑的天空,咬着烟头含糊着问:“最近你和那个小姑娘怎么了?这样闹不怕把人给闹丢了?”

    许是烟味太浓,林燃开口时声音带了点哑,像是刻意压抑着情绪:“就这样了。她这样的乖乖女和我不是一路人。”

    宋行愚看得出来,林燃口不对心。

    不过他也没多说,只道:“行,既然这样,你日后不后悔就好。”

    不后悔?

    林燃他妈现在就后悔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那样说她?

    林燃这一个月每天都在后悔对她说了那样严重的话。

    这么一句话几乎把他们之间这两个月以来所有的相处都抹除,同时也把她的努力和心意都狠狠地践踏在脚底下。

    “救世主”这三个字。

    太过于讽刺了。

    宋行愚拍拍他的肩,“今晚不用上场,我安排了人。我们去喝点?”

    林燃没说话,从车上跳了下来。

    扬山上有俱乐部,里面就有酒吧,不远,几步路的时间。

    宋诗蔓就是在这个时候到扬山的。

    她甩上车门,一眼就看到了正往俱乐部走去的林燃。

    宋诗蔓提声喊他:“林燃!”

    林燃漫不经心地回头看了一眼,见是宋诗蔓他的眼神才有了微微的变化。

    “你先进去,我晚几分钟。”

    林燃侧头道。

    林燃没立即过去,他站在原地把烟抽完才迈着步子过去。

    宋诗蔓捂着鼻子瞪了林燃一眼。她现在看见林燃是越来越不耐烦了,要不是因为盛青溪她都不想多看他一眼,更别说来找他。

    她就没见过林燃这么渣的人,随便玩弄人小姑娘感情。

    林燃和宋诗蔓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冷淡地问:“什么事?如果是盛青溪的事,我不想说也不想听。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听听这是人话吗?

    宋诗蔓后悔自己没打开录音,她就应该录下来给盛青溪听的。

    来的路上宋诗蔓想了很久,她越想越觉得那个时候盛青溪说的话是真的。

    有一次她问盛青溪喜欢林燃喜欢了多久,盛青溪告诉她:十年。

    那时候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她现在却觉得这是真话。

    如果盛青溪不是喜欢林燃喜欢了十年,她不可能会这样毫无底线地由着林燃,甚至一点脾气都没有。

    宋诗蔓心里窝着火,说话语气很冲,“林燃,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了。忽远忽近的特别好玩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盛青溪好欺负?”

    “你要是不喜欢她,你就离她远一点。这样真的没意思,不是谁都像你这样狠心。”

    林燃听了反而笑了一下:“我们之间谁先主动的你看不出来吗?”

    林燃面上云淡风轻,还能用调侃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

    心却像被人狠狠剜去一块。

    这样也好,让她伤心,让她难过。

    以后离他远远的,不必两个人一起等死。

    宋诗蔓被林燃这样轻佻的口吻气疯了:“今晚的话我会一字不落地转告小溪。林燃我告诉你,你不配她这十年的喜欢。”

    “你不配!”

    宋诗蔓狠狠地瞪了林燃一下,说完转身就走,气得差点把脚崴了。

    宋诗蔓离开了。

    林燃却仍定在原地,他的耳边还回荡着宋诗蔓刚刚那句话。

    宋诗蔓刚刚说了什么?

    十年?

    哪来的十年?

    林燃忽然意识到一个他从未想过的问题。

    他死了,他又重生了。

    盛青溪她。

    她是不是也...

    林燃不敢再往下想。

    凌晨。

    今夜无月。

    林燃站在盛开福利院黑漆漆的院子里,和以前一样,他翻墙进来的。许是翻惯了,路上看到他的大黄狗叫都没叫一声,甩着尾巴就溜走了。

    晚上他喝了很多酒,也是借着酒意他才敢来这里。

    但也只仅限于敢而已,他只能在这里远远地看着她的窗户,什么都做不了。

    林燃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站了多久,就在他想转身离开的时候盛青溪的房间灯亮了。

    林燃蓦然止住了脚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么,又在期盼些什么。

    一分钟,两分钟。

    窗户没打开。

    林燃皱眉,他不受控制地朝她的房外走去。灯光会照出影子,林燃侧开身小心翼翼地站在墙边,他凝神听着里面的动静。

    老房子隔音并不好,林燃听到了里面的动静。

    她在吐。

    水声响起、关停,又响起。

    林燃脑子里一直紧绷着的弦忽然断掉了。

    他几乎想都不想,抬起手肘,微微用力敲碎了一小块玻璃。长臂一探,他从里面打开了窗,随即翻窗进了房间。

    哗啦啦的水声掩盖了这轻微的声音。

    吐出来的都是酸水,她这些天吃不下饭。

    盛青溪闭着眼睛关上水,她颤抖着想去拿毛巾,但不等她触到毛巾她整个人就被柔软的浴巾所包裹住,随即被人打横抱了起来。

    林燃没给盛青溪挣扎的机会,直接开口道:“别动。”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怀里的人僵着的身体顿时放松了下来。

    盛青溪这样的反应让林燃的心酸涩不已。

    盛青溪被林燃放在了床上,他用浴巾擦干她湿透的脸。

    没有了水滴和浴巾的阻挡,盛青溪终于看清了林燃。

    林燃看起来不太好,眼底都是血丝,眼下青黑一片,面上都是颓然。

    这件事同时折磨着他们两个人。

    在盛青溪盯着林燃看的时候,林燃也在看她。

    盛青溪苍白着一张小脸,脸上还带着泪痕,唇上没什么血色。

    她在发抖。

    林燃扯过一旁的被子将盛青溪裹成一团,手上的动作渐缓,他哑声问道:“怎么吐了,哪里不舒服?胃疼不疼?”

    盛青溪垂下头,没应声。

    他今晚的行为很冒犯。

    林燃心里清楚。

    林燃松开手,他不再去看盛青溪。

    “宋诗蔓晚上来找我。”

    林燃的嗓音又低又哑,身上的味道也很杂,烟味混合着酒味。

    她闻起来不太舒服。

    盛青溪蜷缩着身体,哪怕裹着被子她还是浑身冰冷,“她告诉我了。对不起林燃,是我自作主张接近你,你生气是应该的。”

    她没什么力气和精力说话,声音也轻不可闻:“以后她不会再去找你了,我也一样。”

    盛青溪动了动,她盖好被子在床上躺下,疲惫地闭上眼。

    林燃紧紧地攥着拳,浑身绷得死紧。

    喉结剧烈地滚动。

    林燃重新把视线放在她身上,他双眼泛红,低声道:“我就问一个问题。”

    “你问吧。”

    “十年,十年是什么?”

    “诗蔓她听错了,没有十年。”

    ...

    盛青溪睡着了,她的大脑强迫她入睡。

    林燃没有离开。

    他关上灯,锁好窗,拉好窗帘。

    在靠近床脚的地面上坐下。

    这一个月他几乎每夜都在失眠,偶尔能睡一会儿也是噩梦缠身。梦里她的哭喊声愈发清晰,仿佛她也在那场大火里。

    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林燃再睁眼时已经是早上六点。

    他竟不知不觉地睡过去了,这是他这个月睡得最好的一晚。

    林燃下意识地侧头去看盛青溪。她还未醒,小小的缩成一团靠在墙边,藏在黑发下的小脸仍一片苍白,看起来怪可怜的。

    狭小昏暗的房内。

    林燃微微俯身,他需要用极大的克制力才能压制住自己急促的呼吸。

    极淡的香味从她的发梢弥漫开,钻入他的鼻息间。

    干燥、温热的唇。

    一触即分。

    这是那一天,他欠她的。

    半小时后,林燃离开。

    床上的盛青溪睁开了双眼,清澈的眸子里没有半分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