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2章 燃我42
    “盛青溪,你在哪里?你...”

    林燃的声音戛然而止。

    电话传来女孩的声音,又软又黏,她像是含了一千块糖在和他撒娇:“林燃,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呀?林燃,今天月亮好漂亮。林燃,你能看到月亮吗?”

    “林燃,林燃,林燃。”

    她不停地在喊他的名字,用黏腻又清甜的嗓音。

    语调和以往全然不同。

    林燃在短暂的怔愣后就缓过神来。

    他皱眉,语气不太好,“盛青溪,你在哪里?”

    她乖巧地回答他:“我在和阿姨姐姐们一起吃饭。”

    来接林燃的车早已等在出口,林燃弯腰上了后座,“你发个定位给我,电话不要挂。”

    日料店。

    盛青溪一个人钻在观景台上的角落里,她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自己沾酒就醉。她借着透风的名义溜到了二楼小小的观景台上。

    观景台的一隅放着一架小小的秋千,边上一张简单的小桌。

    除此之外栏杆边便只剩下了淡紫色的花。

    盛青溪蜷缩在秋千上仰头望着天,她很想林燃。

    很想很想。

    她捧着手机,歪着脑袋,小声和林燃说话:“林燃,我常常梦到你。有一段时间我想梦到你,我又害怕梦到你。”

    盛青溪混乱的记忆交错在一起。

    前世她处理过一起恶意纵火案件,那段时间她连去医院看受害人的勇气都没有。带她的师兄以为她害怕,便一直替她去。

    她知道,受害人很疼。

    那段时间盛青溪不受控制地每日每夜都想到林燃,她不能去想那时候深陷大火中的林燃,也不敢向林燃会有多疼。

    车窗外灯火辉煌的城市并不能吸引林燃分毫。

    林燃沉默地听着盛青溪在电话那头小声絮叨,她似乎并不想要他的回应,只是想一个人这么安静地和他说一会儿话。

    “林燃,今天又下雨了。”

    林燃一怔,他侧头看向窗外。

    整座宁城上方只有几片稀薄的云,弦月高悬于夜空。

    地面干燥且干净。

    “林燃,我很想你。”

    她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细听最后两个字已微微哽咽。

    林燃握紧了手机,他低声问司机:“还有多久?”

    司机瞄了一眼地图,这个点路况还好,路上应该不会堵车,“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盛青溪的声音越来越小,林燃已经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他只能不断地提醒她不能在外面睡着。

    十分钟后,林燃下车。

    这个日料店不大不小,找个人很容易。一楼没找到人林燃便径直上了二楼。二楼只坐了几桌客人,其中一桌穿着他在直播里看到过的队服。

    林燃扫了一圈,向边上的小阳台走去。

    一进小阳台他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小醉猫。

    小醉猫还抱着电话小声叨叨,小脸红了一片,迷蒙的双眼里含着泪。

    她看起来难过又脆弱。

    林燃的心在瞬间纠成一团。

    “盛青溪,你看看我。”

    林燃弯下腰,伸手轻抚上她微烫的脸。

    靠在秋千角落的小醉猫没抬头看他,只是不情不愿地拍掉了他的手,小声嘀咕:“你别碰我,林燃会不高兴的。”

    林燃无奈,原来她还知道自己会不高兴。

    他低叹了口气,随即把她抱了起来。

    身体骤然悬空,盛青溪不得不朝来人看去。

    她睁着大眼睛辨认了许久才认出抱着她的人是林燃,她晕乎乎地问:“林燃,你怎么在这里?”

    林燃怎么在这里?

    他当然是想她想的快发狂了才会买了机票过来找她。

    再远的距离也挡不住他想见她的念头。

    不过林燃抱着盛青溪走出阳台还没几步就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人很显然是参加五子棋锦标赛的那群阿姨姐姐们。

    这些阿姨们抢人的动作已经准备好了,看他的眼神就跟看什么凶神恶煞的人一样,叽叽喳喳说着赶紧把人放下来之类的话。

    不等阿姨们发难,林燃率先解释道:“盛青溪是我..是我妹妹。比赛结束了,我是来接她回去的。”

    赵阿姨瞪他:“你有什么证据你是她哥哥?”

    林燃看向怀里的盛青溪,她睁着一双水眸盯着他瞧,脸侧的红晕颜色漂亮,让平时温柔的她看起来有一丝娇憨。

    他低声问:“知道我是谁吗?我来接你回家,你要和我回家吗?”

    盛青溪反应了一会儿才点点脑袋,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靠在他肩头小声应道:“林燃,我和你回家。”

    即便盛青溪这样说,赵阿姨还是不放心,“你把身份证给我看一眼。”

    林燃索性把身份证和学生证都丢给赵阿姨。

    一群阿姨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她们拍了林燃的身份证照片,最后问林燃要了个电话号码就放他们离开了。

    车一直等在楼下。

    司机见林燃出来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林燃知道盛青溪住的酒店,他报了位置后司机非常自觉地放下了隔板。

    反而是林燃被司机的这个操作搞得懵了一下。

    这是干什么呢?

    盛青溪虽然喝醉了,但人还醒着,没彻底睡过去。她晚上只吃了一点寿司喝了点酒,现在缓了一会儿就觉得饿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下意识道:“我想吃关东煮。”

    盛青溪工作那几年最喜欢去的就是警局门口那家卖关东煮的那家店,特别是在冬天,热腾腾的汤汁和鲜嫩的蔬菜别提有多美味了。

    林燃顿了一下,他敲了敲隔板问道:“哪里有卖关东煮?”

    司机是宁城本地人,对宁城的小吃街熟的很。到了地方直接下车给林燃买了两大杯回来,只要里面有的他都买了。

    许是闻到了味儿,盛青溪挣扎着去找关东煮。

    林燃一把把乱动的盛青溪摁住,“不许动,烫。”

    林燃虽然看着瘦,但身上的肌肉却很结实。盛青溪坐在林燃腿上就跟坐在沙发上没什么区别,但他的膝盖骨偶尔会硌到她。

    盛青溪就跟敲门似的往林燃的胸膛上敲了敲,小声嘟囔:“我要下去自己坐。”

    盛青溪平日里挺乖,这会儿喝醉了却有些小性子。

    林燃看着觉得还挺有趣,他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可爱?还撒娇呢,现在看起来才有小姑娘的样子。”

    盛青溪绷着小脸不理他,闷声道:“我要下去。”

    林燃见她一副不开心的模样倍感新奇,忍不住逗她:“为什么要下去?”

    盛青溪不回答他,干脆移开视线不看他。

    林燃怕真把人逗生气了,伸手把她抱了下去。结果他刚把人放座位上她就缩到角落里去了,恨不得离他有八百米远。

    林燃挑了挑眉,没再欺负她。

    他拿了一串牛丸出来问她,“想吃什么?”

    盛青溪只看了一眼就皱起了眉:“不要吃肉,想吐。”

    林燃手上的动作蓦然一顿,这段时间她这个只吃素的习惯一直都在改,前两天在海岛上他看到她吃了几根肉串。

    虽然吃的少,但比起以前却是好了很多。

    但现在怎么又不想吃了?

    林燃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温柔一点:为什么想吐?”

    盛青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捂住嘴摇摇头,眼里有惊惧也有恶心。

    林燃眸光微暗,他把牛丸放回去,挑了一串海带出来,“吃海带好不好?”

    盛青溪看见海带眼里的情绪才缓和了一些。她见林燃不动便自己凑到他身边来想拿,林燃没给她,递到她唇边让她自己咬。

    盛青溪张嘴就把海带结卷入了嘴里。

    林燃见她咽下去了才接着喂。

    估摸着喂了有十分钟才把杯子里的素食都喂完,剩下的大半都是荤的。

    林燃也不介意,把剩下的都给吃了,他九点半才下飞机。

    飞机餐一口没碰。

    盛青溪吃饱之后变得好说话了一点。

    林燃心里仍是觉得盛青溪不吃肉这个习惯另有隐情,但他没直接问,而是换了个方式,“你的饮食习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

    盛青溪侧头看他,目光澄澈。

    她看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是林燃吗?”

    林燃伸手把她拽到他身边,牵住她的手往自己脸上一放,“你自己看,是不是林燃?”

    盛青溪很少梦到活着的林燃,眼前的场面不像是梦境,更像是真实的林燃。

    她有些恍惚,可指尖触到的林燃是温热的,她一寸一寸仔细地摸过林燃的脸。他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完好的,呼出的气息微烫。

    盛青溪喃喃道:“是林燃。”

    林燃忍受着她的小手在自己脸上作乱,她这个摸法也不知道是哪里学的,摸个脸就算了,连睫毛和耳朵都不放过。

    在盛青溪微凉的指尖碰到林燃耳垂的时候他有些受不了。

    林燃抬手一把扣住盛青溪纤细的手腕,故意凶巴巴的威胁:“你再乱摸我要亲你了?”

    亲?

    盛青溪略微歪头思考了一下,梦里林燃还没亲过她呢。

    如果林燃亲她她愿意吗?

    盛青溪在仔细考虑过后觉得自己是愿意的。

    林燃凶完盛青溪后觉得她应该会有所收敛,他等着她把乱动的手收回去。

    但林燃非但没等到盛青溪与他拉开距离,反而眼睁睁看着她缓慢地靠近他,跟只小狗似的在他唇角边轻嗅了嗅。

    林燃浑身僵住,他一动都不敢动。

    她呼吸里还有淡淡的清酒味,醉意似乎从她身上蔓延开来。

    下一秒,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角。

    丝丝缕缕的甜顺着缝隙进入他的唇齿间。

    放于身侧的手蓦然收紧握成拳,瞳孔微微放大。

    心跳像是停跳。

    林燃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只有四个字。

    操,我死了。

    车窗映着少年僵硬的面庞。

    迷离的灯光在他的侧脸上留下形状大小不一的光斑,光影变幻,隐在暗处的后座上坐着两个人,他们离得很近。

    林燃已经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不动很久了,他的肩头靠着一只小脑袋。

    盛青溪睡着了。

    在亲完他之后。

    林燃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又被这个小东西非礼了。

    半小时后,车在盛青溪住的酒店停下。

    林燃的掌心里都是细密的汗,握了握拳确定自己还有力气去抱盛青溪他才用力抱起她下车走向明亮的酒店大堂。

    房卡在她的衣服兜里,林燃伸手摸了一下就摸到了房卡。

    坐电梯,上楼,刷卡进门。

    把盛青溪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林燃面不改色且一气呵成做完了以上所以动作。

    然后,他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

    林燃狼狈地靠坐在盛青溪的床边,床与床之间略显狭窄的缝隙让他的长腿有些委屈地弯着。屋内没开灯,他刻意地压着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但即便是这样,林燃还是担心自己的心跳声会把盛青溪吵醒。

    林燃来宁城,只是为了看她一眼。

    现在人是见到了,但他感觉自己是回不去初城了。这他妈,这他妈算是什么事?

    林燃揉了揉眉心,他敢保证,这个小醉猫明天醒来什么事都不记得。

    盛青溪安静地睡了一夜,林燃就这样在她床边坐了一夜。直到窗外天光微微亮起他才起身去外面抽了支烟,顺便给盛青溪买早餐。

    林燃知道盛青溪的生物钟会让她在早上六点左右醒来,假期对她来说与平常的日子没有区别。

    他有时候会想她到底是怎么长大的,她自律到了一种严苛的地步。

    ...

    宿醉的感觉并不好受。盛青溪很少有这样不清醒的时候,她摸去浴室洗了澡出来才觉得舒服一点。

    六点半,门铃响起。

    盛青溪愣了一会儿,她放下毛巾去开了门。

    门打开的瞬间盛青溪就又关上了,她是不是还没睡醒,怎么会在这里看到林燃?

    被关在门外的林燃面无表情地打出手机给盛青溪打电话。

    一分钟后,门再次被打开。

    盛青溪和林燃面对面站着大眼瞪小眼。

    林燃嗤笑一声,抬手把她刚吹干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盛青溪,你几岁了?你又不是怎么小孩子了,怎么还学人家偷喝酒?”

    盛青溪被林燃推着往房里走的时候还有点懵,“林燃,你、你怎么过来了?”

    林燃把买来的三明治和牛奶往她怀里一塞,“昨天有人给我打电话,说她们那儿有一只小醉猫喊着林燃的名字不肯走,人家没了办法才找我。你说我为什么过来?”

    怀里的三明治和牛奶还是温热的。

    盛青溪反应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你骗人。”

    林燃哼笑,抬抬下巴:“吃早饭,上午是不是要去领奖?”

    盛青溪点点头。

    林燃起身把窗帘一拉,然后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你回来叫醒我,下午我带你去玩儿。明天我和你一起坐飞机回去。”

    房间里明明有两张床,林燃却偏偏要睡盛青溪睡过的那一张。

    说完林燃就闭上眼一本正经地开始睡觉。

    盛青溪垂眸看着自己手里的三明治和牛奶,指尖稍稍攥紧。

    塑料包装发出细微刺耳的声响。

    从来,从来没有人像林燃这样在乎过她。

    “滴。”

    门口响起细微的声音。

    盛青溪拿着奖杯和奖金小心翼翼地开门进来,室内一片昏暗,床上的人呼吸轻缓均匀。

    她慢吞吞地将东西都放下才趴到床边看着林燃。

    林燃睡着的时候也并不显得安静乖顺,他眉眼间凌厉的锋芒仍在,只那一双冷漠的眸不见,让他看起来少了那么一丁点攻击性。

    盛青溪仔细看了一会儿,他眼底有淡淡的青黑色,下巴上还有细小的胡渣。

    前世盛青溪从来没有离林燃这样近,近到她能看清他浓密的睫毛。她不自觉地屏住呼吸,悄悄地靠近睡着的林燃。

    说来羞耻。

    她昨天做梦,在梦里她亲了林燃一口。

    盛青溪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梦里能见到完整的林燃都是少数。

    盛青溪盯着林燃的唇看了一会儿,总觉得自己偷亲这样不太好。于是她小声问道:“林燃,我能亲你一下吗?”

    就跟在校门口抱林燃时问的那一句:“能不能,抱一下?”

    一模一样。

    那天盛青溪不等林燃反应就抱了上去,此时林燃睡着了就更不会回应她了。

    盛青溪跪坐在地上,上身微微用力,她与林燃已咫尺之遥。

    林燃温热的呼吸浅浅地扑洒在她的脸侧,他们越来越近。

    只差一点点,她就能亲到林燃。

    林燃就是在这个时候睁开眼睛的。

    幽暗的黑眸里睡意散了大半,他紧盯着顿住的盛青溪,开口带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哑:“盛青溪,你在干什么?”

    盛青溪往回缩了一点,声音细细软软的:“我想亲你。”

    林燃伸手按住她的后颈,阻止了她想继续往后退的动作。有些话他从来没有当着她的面亲口问过,但今天他却想问问她。

    明明是白日,室内光线很暗。

    窗帘紧闭着,没有一丝光线侥幸钻入房内。

    林燃看着面前的盛青溪,她的轮廓并没有在暗色里变得模糊,反而寸寸清晰。她垂着眸不敢看他,羽睫轻轻颤动。

    “盛青溪。”

    “嗯。”

    “你喜欢我?”

    “...”

    “喜欢。”

    “还想亲吗?”

    “...起床吃饭。”

    小姑娘怂巴巴地缩回去了。

    林燃没忍住轻笑一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盛青溪缩回去。往日里她可从不往后躲,今日这幅场景难得一见。

    在林燃松手的瞬间盛青溪就像条鱼儿从他手里滑走。她起身跑得远远的,生怕林燃再把她抓回去问她还想不想亲。

    盛青溪躲进洗手间,捂住自己发烫的脸颊。

    她的心正在扑通扑通狂跳。

    “咚——”

    洗手间被人轻轻敲了两下。

    林燃的声音里带着刚睡醒的低哑,“我去开个房洗澡,洗完过来找你。你老实在屋里呆着,别瞎跑。听到没有?”

    盛青溪慌乱地应了一声。

    门外的人顿了半晌,最终什么都没说就开门出去了。

    盛青溪松了口气。

    热闹的宁城街头。

    盛青溪拿着一串糖葫芦坐在喷泉旁等林燃,林燃非要去给她买奶茶喝,原因是因为街上其他小姑娘手里都拿着奶茶。

    盛青溪不太喜欢吃糖葫芦这种东西,甜腻的糖衣褪去过里面酸涩的山楂让她微微皱起脸。

    她不喜欢吃酸的水果。

    林燃拎着奶茶往回走,只不过走了几步他就顿住了。

    溅出的水汽在阳光的晕染下显现出五彩的光圈。

    光圈旁的少女穿着洁白的连衣裙,黑色的长发被风轻吹起,她低垂着头,眉心浅蹙着,似乎苦恼于如何处理手里的东西。

    漂亮的眉眼即便皱起也赏心悦目。

    她看起来干净、无暇。

    惹人生怜。

    路过喷泉的每一个人都在看她。

    可那么多人中,只有林燃知道,她有多么坚韧。

    林燃在盛青溪企图咬下第二颗糖葫芦之前走近她抢过了她手里的串儿,然后顺手把奶茶塞到她手里。转眼糖葫芦串就被林燃丢到了垃圾桶里。

    这玩意儿也是他要买的。

    他在路上看到什么都想买了塞她手里。

    林燃想了一路都没想好带盛青溪去吃什么。

    这小姑娘不吃肉难搞的很。

    林燃在她身边坐下,蜷起指尖勾了勾她的黑发,“盛青溪,午饭想吃什么?”

    舌尖炸开的味道是她喜欢的黑糖味,口里的珍珠软糯,吃起来还是热乎的。

    盛青溪鼓着腮帮子想了想,那天她在考场听到谢真说想去吃麻辣香锅。麻辣香锅她是前世在同事的怂恿下吃的,她之前没吃过这类东西。

    于是她向林燃提出建议,“林燃,我们去吃麻辣香锅。”

    林燃:?

    吃什么?林燃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燃在这纠结了一小时要带他去心爱的女孩吃点什么,生怕她吃的不高兴,然后这小东西告诉他她想去吃麻辣香锅。

    半小时后。

    林燃和盛青溪在一家还算干净的香锅店坐下。

    因为昨晚发生的插曲,林燃特地注意了一下盛青溪点的菜。

    但越注意,他的心就越沉,他的眼神一点一点暗下去。

    她今天又可以吃那些荤菜了。

    昨晚她真的不对劲,还有那一句没头没尾的:林燃,今天又下雨了。

    若是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盛青溪可能心理有什么问题。但是林燃不同,他刚重生回来那段时间脑中的记忆错乱混杂,有时候甚至分不清白天黑夜。

    林燃不受控制地又想到盛青溪在他家里问他的那句话。

    林燃,你疼不疼。

    以及。

    林燃,接下来的一年时间,能不能呆在我身边?

    那晚在浴室蹿上来的念头此时疯了一样在林燃的脑内滋长,他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不止,她说的不止是这些。

    在四时山上,她问过他:林燃,你是不是不想活。

    盛青溪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林燃的脑袋回闪,她的脸上偶尔会显现出难过的神情,她会认真地问他他的梦想是什么。

    她...

    她早知道。

    这个点正巧是午饭点,店里店外都人来人往。

    吵闹嘈杂的人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店内的带着热气的油烟味渐渐散开。

    林燃身上的温度一寸一寸地冷下去,从血液到四肢百骸,他浑身冰凉。

    林燃抬眸,看向正在擦筷子的盛青溪。

    他听到自己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冷淡的声音问她——

    “盛青溪,你是不是知道我会死在大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