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40章 燃我40
    第二天中午,谢真挂着两个黑眼圈如游魂一般地走到桌子前坐下。

    何默啃着手里的汉堡瞥了他一眼,他含糊着问道:“你昨晚上干嘛去了?我睡了都不见你回来,要不是燃哥在,我还以为你被鬼抓走了。”

    谢真听到林燃的名字之后浑身颤抖了一下,他游魂般喃喃道:“默子,我..我可能要脱粉了。”

    何默黑人问号脸:“什么东西?脱粉?谁啊?”

    不知道谢真想到了什么,精神一振。随即他握紧了拳坚定道:“我决定了,我要和仙女说清楚。不能就这样让她被燃哥欺负。”

    谢真话音刚落,他的肩膀上就搭上来一只手。

    谢真板着脸,“默子你不用劝我,这事就算燃哥来了我也要去说。”

    “说什么?”

    林燃懒散的声音在谢真耳侧响起。

    谢真胖胖的身躯猛然一震,他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胖胖你可以的!你是正义的化身!绝对不能向恶势力妥协!

    谢真做了一个深呼吸,他转身面向林燃,双唇动了动,腮边的肉都颤了一瞬。

    林燃挑眉,一脸我等着的模样看着他。

    最后谢真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呜呜胖胖是打不过恶龙的。

    但即便是这样谢真还是没放弃,他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和盛青溪独处的机会,但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和人来打断他的计划。

    尤其是宋诗蔓,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粘人?

    盛青溪去哪儿她都要跟着?

    终于,午休过后宋诗蔓和那些小朋友们准备去酒店内儿童泳池玩。

    林燃和宋行愚两人不知去了哪里。

    这个机会谢真当然不会放过!

    盛青溪正在收拾那些小家伙们留在这里的玩具和娃娃,她蹲在地上挨个数过去,免得哪个丢了那个小家伙又要哭。

    谢真做了一个深呼吸,他鼓起勇气朝着盛青溪走去,一点时间也不耽搁,走到人身后也不先叫一声,就直接道:“燃哥对你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仙女,我们去报警吧!”

    盛青溪迟疑片刻,她转身看向谢真,“报警?”

    谢真点头:“你不用怕,我知道都是燃哥逼你的。”

    盛青溪一时间没有理解谢真在说什么,她只好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谢真以为盛青溪被林燃逼迫,什么都不敢说。他一脸严肃道:“昨晚我都看见了,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站出来替你作证的。”

    就在盛青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燃忽然从谢真背后走了出来。

    林燃先是对盛青溪昂了昂下巴:“你做你的事,不用理他。”

    说完林燃就拍了拍谢真的肩膀,“你跟我过来一下。”

    谢真脸色不太好看,这件事让林燃在他心里的印象大打折扣。他知道林燃桀骜不羁,但却没想到林燃会这样毫无底线。

    谢真绷着脸和林燃走了。

    盛青溪抿抿唇,谢真说的应该昨晚林燃进她帐篷的事。

    他应该是误会了。

    树林里。

    宋行愚倚在树干上等着林燃回来。

    刚刚他们话说到一半林燃说离开一会儿,他就这样被林燃丢在这里干等着。这种待遇宋行愚好些年没感受过了,在这个圈子里混了那么些年,还没人敢话说到一半把他丢下。

    林燃的确只离开了一会儿。

    不过他回来的时候还带了别人来。

    宋行愚眉峰微扬,谢真看起来可不太高兴的样子,且他的身体语言表明他下意识地在抗拒林燃。不过一个晚上,这些孩子又怎么了?

    林燃和谢真先后在林间停下。

    林燃瞥了一眼闷着脸的小胖子,好笑地勾了勾唇。

    谢真见林燃这样的态度心里更来气了,他忍不住道:“燃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人。”

    林燃轻哼,“昨晚怎么不问我?今天反而去找她,你吓到人家了知道吗?”

    谢真:???

    谢真瞪林燃:“昨晚我都吓傻了,反正这事我不会当做没看到的。”

    林燃可以不解释的,但因为事关盛青溪他不能不解释。他不能让谢真这样误会她,他可以当坏人,但她却不能当受害者。

    况且大晚上的,是他没注意。

    林燃把昨晚的事和谢真仔细地解释了一遍,“听明白了吗?没听明白我再说一遍,你别跑去人家面前胡说,她压根就不懂。”

    谢真听得一脸懵逼,但的确是他误会了,他憋了一会儿,憋出一句,“燃哥,那你下回可别乱扔了。幸好看到的是我,要是别人指不定就传出去了。”

    林燃拧眉,的确是这样。

    这件事是他没考虑清楚。

    宋行愚在旁静静地听着林燃和宋行愚说话,在听懂这俩小孩在说什么的时候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心底还生出一些情绪来。

    一个生怕委屈了心爱的女孩。

    一个生怕自己的兄弟做错事。

    年少的感情,总是令人艳羡。

    谢真回去和盛青溪道了歉,这事就算揭过了。

    他也不用脱粉了。

    度假开始的第一天。

    他们深深感受到了网络对现代冲浪青年的重要性。

    今天晚饭是烧烤,谢真啃着肉串唉声叹气:“默子,我怎么觉得我们不像是度假,反而是来体验生活了呢?就差没让我们自己生火了吧?”

    何默也深感无聊:“一天什么都没做天就黑了,这还不如在家玩游戏呢。和我想象中的沙滩、美女、冲浪,完全不同。”

    原本他们还听说这岛上有个水上游乐园,可今天下午一看,居然是儿童游乐园。

    那些小朋友们玩的倒是挺开的。

    林燃扫他们一眼,“明天下午去冲浪?”

    谢真摸着自己的三层肚子,“我不去,我冲不动。”

    宋行愚见状扶了扶眼镜提议道:“不如我们去探险。”

    林烟烟听了眼睛一亮,立马看向了林燃。

    林燃成功地接收到了这小丫头的信号。

    何默一听这话也来了兴致,凑近问:“行啊,我们去哪里探险?”

    宋行愚微微一笑:“我下午去中心酒店的时候听说在海岛另一侧有个山洞,这岛上以前似乎来过海盗,说不定有海盗留下来的宝藏。”

    谢真惊恐地看向宋行愚,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不不,我愿意在这里呆着,我一点都不无聊。”

    何默微微一笑,随即揽上谢真的肩膀:“阿真,宝藏诶,你真的不想去看看吗?”

    谢真全身上下的肉都在拒绝。

    林燃看了一眼林烟烟,示意她自己开口。

    林烟烟倒是不怕谢真,她迈着小短腿往谢真面前一站,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谢真看,唇一抿:“阿真哥哥。”

    谢真:“......”

    拒绝的话谢真怎么也说不出口。

    于是谢真使出奇招,他大声朝着另一边的人喊:“宋诗蔓!我们安排了活动,差两个人,你和仙女一起过来玩。”

    谢真是这么想的,他虽然害怕,但宋诗蔓比他更害怕。

    两相对比之下,他就没那么丢人。

    宋诗蔓也正无聊,谢真这么一喊她也不问去干什么,拉起一旁的盛青溪就往男生那边走。

    谢真见宋诗蔓拉着盛青溪过来便咧嘴一笑,他非常热情地把烧烤架的串串拿起来往俩女孩面前一递:“先坐一会儿,吃完我们就出发。”

    闻言宋诗蔓狐疑地看了谢真一眼,她总觉得谢真不安好心。

    但她还是接了过来。

    宋诗蔓习惯性地把素菜都分给了盛青溪,她知道盛青溪不怎么吃肉。

    宋诗蔓和盛青溪在木墩子上坐下,她啃了一口劲道香辣的牛肉串,问道:“什么活动?能比昨天晚上的玩的有意思点吗?”

    宋诗蔓本来以为林燃几个人算是会玩的,没想到这几个男生居然这么无聊。

    想来生活中除了摩托车就是打游戏。

    她撇撇嘴,没劲。

    谢真暗暗地推了一把何默,示意他赶紧把话圆回来。

    何默轻咳一声,开始瞎编:“燃哥说岛的另一边有一片小矮林,里面好多萤火虫,晚上去看非常漂亮。”

    林燃:“......”

    现在他算是知道自己的名声到底是怎么被败坏的了。

    闻言宋诗蔓犹豫了一下,她看向盛青溪,问道:“小溪,你想去吗?”

    宋诗蔓的眼睛里明晃晃地写着:我想去我想去!

    盛青溪看着宋诗蔓眼里的期待有些无奈地弯了弯唇,配合她应道:“我想去。”

    宋诗蔓立马回头傲娇地对何默昂了昂小下巴,“既然小溪想去,那我们就勉强答应和你们一起去吧。”

    何默:“......”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宋诗蔓这么口嫌体正直呢。

    林燃瞥了她们一眼。

    盛青溪这人真是,就是知道惯着宋诗蔓。

    众人说定在晚饭结束后出发,一行人的心思都各有不同。

    林燃和宋行愚心里都没什么感觉,他们都知道这件事明显是一个噱头而已。何默和林烟烟则是期待居多,冒险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刺激。

    而宋诗蔓完全被蒙在鼓里,叽叽喳喳地和盛青溪说着暑假毕业旅行的事情。她挽住盛青溪的手,撒娇似的说:“小溪,暑假你和我一起出国玩吧,我们去雪山下泡温泉。”

    盛青溪小幅度地摇摇头:“暑假我有事情。”

    宋诗蔓不满地鼓起腮帮子,闷声问:“暑假你要去干什么?”

    盛青溪没打算瞒着宋诗蔓,她上一世的这个暑假也做了同样的事,于是她诚实地回答:“暑假要去兼职。”

    闻言林燃他们皆是一顿,林燃立即看向了盛青溪。

    宋行愚垂下眸,没去看她。

    这里除了盛青溪和宋行愚之外,剩下几个人家境优渥。他们从小到大就没为钱的事发过愁,钱已经解决了他们大部分的烦恼。

    宋诗蔓懵了一下:“你要去干什么吗?很着急用钱吗?”

    盛青溪抿抿唇:“去给上初中的孩子们补课,是我们福利院的志愿者介绍的,很安全。不着急用钱,只是想存着。”

    谢真和何默直接傻了。

    我们福利院是什么意思?

    宋诗蔓看着盛青溪欲言又止,但她最后什么都没说。

    林燃直接问道:“事情定下来了吗?”

    盛青溪偏头看向林燃,他目光沉沉,面庞一半被火照亮,一半笼罩在阴影里。

    她轻声应道:“还没有。”

    林燃几乎没有思索,一把拎过边上的林烟烟:“我们这里也有一个初中生,她明年中考了。我觉得这小丫头的事比较紧急。”

    林烟烟呆了片刻,随即便反应过来接着林燃的话说道:“盛姐姐,我暑假也要找老师补课的。不如你来给我补课吧,平时哥哥还能送你回家。”

    盛青溪没想到林烟烟也要补课,她想了想,“给你补课不要钱。”

    林燃:“......”

    林烟烟迟疑着问:“那姐姐你还要去给别人补课吗?”

    盛青溪对林烟烟笑了一下:“不去了,那里比较远。如果给你们一起补时间上会来不及,等你放假了你把合适的时间告诉我就好。”

    林烟烟不安地看向林燃,他们的本意是不想让盛青溪那么辛苦。而不是干扰她想存钱的这个念头。

    林燃了解盛青溪,他知道怎么会让她心软,“你要是不收钱我估计林烟烟这小丫头上课都上的不安心,而且每年的补课费都是我爸那边直接划的,我不管。”

    林烟烟连忙点头,“姐姐,你别多想,我本来就是要找老师的。而且,我..我很喜欢你。”

    说完之后半句话林烟烟还有点脸红。

    林燃:?

    这小丫头本来说得好好的,后来瞎说什么呢?

    林烟烟缠着盛青溪说了半天,最后两个人还是说定了补课的事。

    这个时候林燃觉得这小丫头还挺好使

    晚餐的后半段时间何默和谢真两人都有些沉默,他们一时间接收了太大的信息量,没能从这个爆炸性的消息里缓过来。

    气氛在晚饭过后准备出发的时候缓和了一些。

    他们一行人出发时天色已暗了下来。

    与昨晚浓云密布的情况不同,今夜的夜空透彻清亮,零碎的星子散落在天际。

    海风里带着湿润的水汽,却不怎么凉。

    夏日的脚步的确近了。

    宋行愚拿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谢真紧紧地跟在宋行愚身后。

    谢真后面是林烟烟,何默在林烟烟身后。

    再往后的顺序便是宋诗蔓、盛青溪、林燃。

    林燃淡淡地瞥了一眼,宋诗蔓紧紧地抓着盛青溪的手腕,也不知道把她抓疼没有。

    盛青溪低声安慰了宋诗蔓几句。

    宋诗蔓虽然想看萤火虫,但她一走到林子里就忍不住想起电影里荒诞游离的画面,无数个念头在她脑内疯狂滋长。

    宋诗蔓觉得她迟早要被自己吓死。

    他们需要穿过一片密林才能到达海岛的另一侧,一路上路还算平稳,只是光线愈发地暗了。

    岛内生态环境很好,白日里他们时常能看到在树林间跳跃的小动物。但到了晚上,这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和着风声却莫名地让人紧张。

    谢真瑟瑟发抖地揪着宋行愚的衣摆,磕磕巴巴道:“宋哥,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

    宋行愚的声音里含着淡淡的笑意:“海盗的宝藏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哦。”

    宋诗蔓和宋行愚隔得远,风将这句话传到宋诗蔓耳朵里的时候只剩下了“海盗”两个字。

    与他们不同的是,宋诗蔓是亲眼见过海盗的人。年幼时她父亲曾带她去过印度洋海域,那里的海盗猖獗,正巧撞上了宋家的船。

    宋诗蔓的脚步骤然停下,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这是她身体下意识的反应,她控制不了。

    宋诗蔓欲哭无泪地开口:“小溪,我不行了。我想回去呜呜呜。”

    现在只有嘟嘟小天使能够拯救她。

    宋诗蔓这么一开口,谢真也觉得自己不太行。但他不可能当众承认自己不太行,于是他大声道:“默子,你怎么了默子?你怎么抖得这么厉害?不如我送你和宋诗蔓回去吧!”

    何默幽幽地来了一句,“我在烟烟后面。”

    何默和谢真两人僵持片刻,何默妥协:“行,我好害怕,你送我回去。”

    盛青溪见状安抚似的牵了宋诗蔓的手小声道:“诗蔓,我陪你回去吧。”

    宋诗蔓摇摇头:“你替我去看萤火虫。”

    于是来时的七个人忽然就剩下了林燃他们四人。

    宋行愚无奈道:“既然他们都回去了,不如我们去海边看星星。”

    没错,余下四个人都明确地知道山洞里的海盗宝藏只是说着玩的。而所谓的萤火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

    林烟烟小声地叹了口气,谢真哥哥不在这件事就变得很无聊了。

    林燃问两个女该:“去海边转转还是回去?”

    林烟烟仰头看了看天,小声道:“去看星星。”

    平日里,初城的夜空很少能看见那么多星星。他们或许觉得这里很无聊,但林烟烟很喜欢这个地方,安静又漂亮。

    于是他们四人改道朝海边走去。

    宋行愚听林烟烟说起星星,便指着夜空道:“夏季的星空是多变的,从地平线起始逐渐向另一边延展,你很快就能找到夏季大三角。”

    林烟烟见宋行愚说起星座才大着胆子走到他身边小声地问了几句。

    他们两个人走在最前面,聊着关于星星的故事。

    林燃依旧不紧不慢地走在最后面,静默地看着前方盛青溪纤细的背影良久。

    在一片寂静之中,他忽然低声道:“盛青溪,牵我的手。”

    盛青溪脚步一顿,她只迟疑了片刻便向林燃伸出了手。

    林燃望着暗色里伸出来的小手无声地笑了一下。

    这小姑娘,不知道吃醋,不知道害羞。

    这两周萦绕在他心头的情绪在此刻渐渐消散。林燃终于明白,盛青溪在感情世界里完全是一张白纸,那些复杂而又难以言喻的情绪和心思,她不懂。

    她只会用她的方式对他好。

    而这种好,是不求任何结果和回应的。

    林燃抬手把她温热的手攥入了掌心,紧握着。

    他低低地叹了一句:“傻姑娘。”

    这声音轻的微不可闻,盛青溪没能听清。

    她侧头问:“林燃,你说什么?”

    林杳敛下情绪,转而说起比赛的事:“后天回去收拾行李的时候记得带上手机,不要让我找不到你。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没事也能打。”

    盛青溪点点头:“我知道的,盛妈妈都给我整理好了。”

    林燃没有了解过五子棋锦标赛是一个什么过程,但因为盛青溪要去参加,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去查一下。

    林燃微微用力把盛青溪玩自己身边带,他心里想的是她的手怎么这么软但说出口的话却很正经,“怎么想着会去参加这个比赛?”

    “有奖金。”

    盛青溪诚实道。

    林燃皱眉,声音微沉:“以后不许给我买那么贵的东西。”

    盛青溪眨眨眼:“那个拳套你喜欢吗?”

    林燃叹气,能不喜欢吗,哪怕用着不合适他也恨不得天天戴着。

    但这话他却没说出来,他转而教育起盛青溪:“你要好好存钱就好好存,不许乱花钱。大几千眼睛不眨就花出去了,这是存钱的样子吗?”

    盛青溪小声反驳他:“不是乱花钱。”

    林燃觉得盛青溪就是思想有问题,平时挺好的一小姑娘遇到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什么原则、习惯,这些都能抛掉。

    但林燃高兴吗?

    林燃他很高兴。

    林燃感觉自己像个变态。

    海岸边。

    风声渐响,漫天星子倒映在水面上宛如银河倾泻。

    他们没有走到沙滩边,而是走到了大片礁石旁。

    这里是整个海岛地理位置较高的地方,回身眺望能看到远处营地点点灯火。

    海岸边的瞭望塔像是沉默的守护者,海面泛着粼粼的光,细碎的星子在水面上轻轻摇晃时而被翻涌的海浪吞噬。

    眨眼又再现。

    若是打着手电筒细细地找,还能在礁石间看到慢悠悠晃动的寄居蟹。

    宋行愚和林烟烟抬头仰望着浪漫宽广的星空。

    盛青溪的视线落在沉沉的海面上,窒息感和坠落感又朝她涌来。

    自从上次在潭底她又再一次感受到无力,她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起上一世的画面。在上一世盛青溪短暂的人生里,后半段时间她一直为林燃而活着。

    可现在呢,她仍能因为林燃而活下去吗?

    盛青溪不知道。

    林燃不动声色地握紧了盛青溪的手,眸光微沉。

    她心里藏着事,是她不能和任何人说口的事。

    林燃移开视线,同样望向那不见底的海面。

    少年的眸子里映着泛着微光的星子,略显低沉的声音和在咸湿的海风里传入盛青溪的耳内——

    “盛青溪,我不会喜欢别人,也不会和别人在一起。”

    “你能不能,能不能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