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8章 燃我38
    因着宋诗蔓的几条信息,林燃一晚上都没睡好。

    他冷着脸从房里出来的时候谢真和何默已经起床了,林烟烟这小丫头小胳膊小腿的也在一旁帮着他们往下拿东西。

    林燃下楼走到林烟烟跟前,长臂一展就把她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他昂昂下巴,“去楼下车里等着。”

    林烟烟迟疑片刻,脸上一副我不想下楼的模样。

    因为宋行愚就在楼下,她不太好意思和他单独相处,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她。

    林烟烟摇摇头,“哥哥,我和你一起。”

    林燃知道林烟烟就是这么一个性子,内向又胆小。

    他探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去沙发上坐一会儿,玩手机写作业都行,随便你。”

    林烟烟抿抿唇,小声道:“哥哥,我去给你做早餐吧。”

    林烟烟这句话里试探的意味很重,因为从几个月前开始林燃就不许她进厨房了,不论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

    她的哥哥,在这段时间内变得非常敏感。

    闻言林燃瞥了这小丫头一眼,“坐着。”

    林烟烟眨巴眨巴眼,乖乖在沙发上坐下了。

    她没有再提这件事。

    楼下,宋行愚把林燃几人搬下来的行李都装上了车。还好他今天开了一辆越野车过来,不然还真装不下那么多行李。

    他观察了一下,这几个孩子年纪轻轻倒是惯会享受的。

    装完行李之后林燃几人便下楼准备出发。

    林烟烟跟在林燃伸手往下走,她悄悄探头看了站在车前等他们的男人一眼。

    今天宋行愚的穿着也很随意,短T加休闲裤。许是因为要去海岛,他还特地换了有海岛风情的短袖,五彩斑斓,看起来怪热闹的。

    就是不太衬他。

    林燃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伸手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小丫头扯出来,大掌按在她的脑袋上,朝着宋行愚介绍道:“这是我妹妹,林烟烟。”

    宋行愚刚才就看到林燃身后躲着一个小女孩,只露了半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外面。

    他猜到了这是林燃的妹妹,但他却没想到这个小女孩他见过。

    宋行愚把眼底的情绪藏起,他只是朝着林烟烟点了点头,随即温声道:“你好烟烟,我是宋行愚,是你哥哥的朋友。”

    林烟烟抿抿唇,她只敢看他一眼就低下了头,小声喊道:“宋哥哥。”

    宋行愚有些诧异林燃的妹妹会是这个性格,她和她哥哥像是两个极端。

    但他随即就想到,如果那时候“毒”若是真对林烟烟做了什么,后果显然比他原先想象的更严重。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林燃。

    难怪那时候林燃的态度不明朗,想来是因为林烟烟。

    宋行愚微微蹙眉,这件事是他没有考虑周全。

    好在那会儿林烟烟没出什么事。

    等这几个小孩都上车之后宋行愚拿出路上买的早餐递给他们,“你们趁热吃,我来的路上吃过了。从这里到港口还有一小时的路,可以再休息会儿。”

    坐在副驾驶的谢真抢先去接宋行愚手上的灌汤包,他咧嘴笑,夸赞道:“宋哥贴心。”

    林燃接过几个袋子,让林烟烟先选。

    林烟烟拿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瓶奶就摇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了。

    林燃盯着林烟烟手里的三明治看了一会儿。

    盛青溪也喜欢吃这些东西。

    早上九点,林燃一行人到达港口。

    一下车谢真就呆住了,目前这个港口只停了一艘豪华的游轮。

    新式设计,颜色明亮,船身非常漂亮。

    蓝白相间的豪华游轮看起来能装下一万个谢真。

    谢真愣愣地转头问何默:“默子,这是你朋友找的船?你那个朋友是姓宋吗?”

    何默只是托朋友开一艘游艇过来,没想到他给整这么一出大的。在淡金色的阳光下,船身上宋家船厂的标志熠熠生辉。

    何默下意识地看向林燃,他咽了咽口水,解释道:“燃哥,我是无辜的。”

    林燃淡淡地扫了一眼停泊在岸边的游轮没说话。

    林烟烟也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她哥哥。

    宋行愚见他们这个反应不由挑了挑眉,这些个孩子还有那么多恩怨情仇?

    何默觉得他朋友还不至于不靠谱到这个地方,他想了想,说道:“你们先在车上坐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应该是游艇还没过来。”

    说完何默就打了电话过去,那边接的很快。

    何默压低声音问:“兄弟,你找的什么船?”

    那边传来的声音乐呵呵的:“默子你瞅见没?兄弟我这回可是给你长脸了,我昨晚去联系那会儿正好在朋友圈刷到消息。说宋家的船今天出海,就是去你们那个海岛。这不巧了吗?”

    何默当场就想口吐芬芳,正当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辆大巴在停车场停下。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这辆大巴车上。

    下一秒,何默的精神为之一振。

    这不巧了吗!

    他立马换了个表情回道:“兄弟,你这事办的靠谱。回来请你吃饭!”

    盛青溪先下了车,然后下来的是这一群小家伙,她像数萝卜似的挨个数过去。

    盛兰和另外两个阿姨穿插在队伍中间,宋诗蔓走在最后面。

    他们的行李已经提前运到了船上,所以只要把这些小家伙们顺利带到床上就好。

    但显然这群小家伙们很兴奋,刚下车就乱成一团。

    盛青溪拦住想往船边跑的小男孩,又扶了一把差点被自己绊倒的小女孩。她耐心道:“我们排好队跟在盛妈妈后面,上船了再玩好不好?”

    回应她的小家伙们叽叽喳喳的声音。

    “姐姐,好大的怪兽!”

    “姐姐,那边是大海!”

    “姐姐,我第一次坐船呢!”

    盛青溪听了不由弯了弯唇。

    相比盛青溪,宋诗蔓却觉得心酸,这些孩子的生活哪怕和普通人相比,也隔着残酷又现实的距离。

    宋诗蔓不由看向嘟嘟,许是因为知道暑假有人要来将她领走,这些日子嘟嘟安静了不少。

    嘟嘟抱着她的小腿悄悄地往船边看,眸中带着好奇和期待,但这孩子却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问。

    宋诗蔓伸手摸了摸嘟嘟的脑袋。

    孩子的存在感不管在哪里都是很强的。

    在小朋友的吵闹声响起时谢真几人就一齐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林燃起先没往那边看,但林烟烟这小丫头在一旁扯了扯他的衣袖。

    林燃微微侧头,漫不经心地找窗外看去。

    少年冷淡的眸光倏地顿住。

    阳光下的盛青溪微仰着头,她似是在看岸边停泊着的船。

    清透的阳光肆意地洒在她干净漂亮的眉眼之间,她正在笑,唇角边弧度柔和,扬起的脸部线条让她整个人都生动了起来。

    林燃怔怔地看着盛青溪。

    胸膛内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

    这一瞬林燃想变成阳光。

    林燃打开车门大步朝着盛青溪走去,林烟烟顺势趴到窗边开始围观。

    宋行愚这是第一次见盛青溪,他没想到林燃还会有喜欢的女孩子。

    他抬手推了推眼镜,眼底染上一丝兴味。平时看起来冷冰冰的家伙也会有这么着急的时候,他看起来恨不得飞到女孩身边。

    “姐姐姐姐,你抱我起来看大怪兽!”

    “姐姐,抱抱抱抱!”

    林燃走近的时候盛青溪正被一个小鬼缠着要抱抱,他加快脚步,在盛青溪弯腰想抱起那小鬼之前一把把那小鬼拎了起来。

    骤然悬空让这小萝卜头呆了一下。

    他瘪瘪嘴就想哭。

    但还没哭出声他就听到一道懒散的男声道:“小鬼,抬头看船。”

    小萝卜头的注意里瞬间被这个耀武扬威的大怪兽所吸引,暂时忘记了哭泣。

    盛青溪在看到林燃的时候怔了一瞬,她下意识地喊道:“林燃。”

    林燃垂眸看她,“去哪儿?”

    盛青溪不想会在这里遇到林燃,她轻声解释道:“诗蔓说带这些孩子们坐船去附近的海岛上玩,盛妈妈也在。”

    林燃听到宋诗蔓的名字眉心微跳,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宋诗蔓气急败坏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林燃,你怎么在这里?”

    宋诗蔓气鼓鼓地瞪了林燃一眼。但随即她发现不仅林燃在,何默和谢真也在,林燃的妹妹更是直勾勾地往他们这边看。

    宋诗蔓:“......”

    她觉得她的假期到此结束了。

    乌泱泱的一群人上了船。

    奢华的餐厅内早已准备好了点心,餐厅一角是专门为小家伙们布置的区域。

    但显然这些小家伙们对吃的暂时没有兴趣,他们嚷嚷着要去甲板上看海。

    如今盛开有二十个孩子,二十个孩子一起上甲板显然只有她们几个人是不够的,宋诗蔓叫管家又安排了几个人和他们一起去。

    林烟烟也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小家伙们,一副也想去的模样。

    林燃瞥了一眼这小丫头着急的模样,“你自己去问盛姐姐,她说可以去就能去。”

    林烟烟本就亲近盛青溪,现下听林燃开口颠颠地跑过去了,哪里还有平时怕生的模样。

    一直在一旁看着没说话的宋行愚缓步走到林燃身后,他低笑:“林燃,你看女孩儿的眼光倒是比你选车的眼光好。”

    林燃没应声,只是盯着盛青溪瞧。

    这小姑娘没心没肺,就在底下和他说了两句话。自上了船就没搭理过他,只顾着照顾这些小鬼们,还要应付一个比她大的小学生。

    林燃轻哼一声,他就不信接下来一天他逮不到她。

    长长的天际线随着海鸥飞行的轨迹逐渐拉长。

    暗涌的海浪使得海天清晰的界限变得模糊,海风吹散云层,阳光无所顾忌地洒向整片自由的海面。粼粼的波光随风而动。

    林燃站在看台上,上身微微弯曲,双手与栏杆相抵。

    他静静地看着在底下阳光甲板上的人。

    宋行愚和林燃在一起的时候不怎么掩饰自己。他神色淡淡地倚在栏杆旁,低沉的声音顺着海风传入林燃的耳内,“为什么是明年六月?”

    明年六月。

    宋行愚在问什么林燃心知肚明。

    林燃的指尖微蜷,目光低垂。

    盛青溪和一个小女孩一起趴在栏杆边往下瞧,一大一小两个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林燃收回视线,转身瞥了宋行愚,懒懒道:“因为明年六月高考,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懂吗?我看你也不懂。”

    宋行愚:“......?”

    他一时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宋行愚扶了扶眼镜,他眼神诚挚,唇角边扯起的笑却敷衍,“不好意思林燃,你刚刚说什么?看台上风大,我没听清。”

    林燃和宋行愚对视一眼,一点心理包袱都没有,重复道:“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宋行愚沉默片刻,原来林燃是认真的。

    并不是说着逗他玩。

    甲板上阳光很好,海风也大。

    盛兰没纵着这些小家伙们,不过半小时就把他们赶回了室内。

    这些小家伙们进了室内就变得乖巧起来,他们按照顺序排排坐在小凳子等着吃中午饭,胖乎乎的小手端着自己的小碗。

    谢真和何默不知道这么些个孩子是哪里来的,但也觉得稀奇。

    谢真朝着那群孩子努努嘴,“默子,那边小孩儿还挺乖。我还以为上船之后会在尖叫和哭声中度过一天,看来下午能睡个好觉。”

    何默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他一时也说不上来。

    他想了想,应道:“乖是挺乖的,但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宋行愚正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这船上的牛排是空运过来的,肉质鲜美且有嚼劲,味道很好。

    听谢真和何默在讨论那些孩子,他抬眸扫了一眼。

    上船之前他就注意到了,这些孩子虽然穿着款式一样的鞋子和衣服,但他们穿的显然不是校服。更不说他们手上戴着的手环了。

    而且他在看台上听得分明,这些孩子都称呼那个中年女人为“盛妈妈”。

    就连..连林燃喜欢的那个女孩儿都这样称呼那个中年女人,而宋诗蔓却喊得是“盛阿姨”。

    宋行愚听着谢真和何默疑惑不解的模样,便低声解释道:“他们应该都是孤儿。”

    “啪嗒”一声。

    谢真手里的叉子掉到了桌面上,他没忍住又看了那些孩子一眼。

    林燃皱起眉,“阿真。”

    谢真讪讪地收回了视线,小声嘀咕:“燃哥,仙女和宋诗蔓是去福利院当志愿者了吗?她们看起来相处地还挺自然的。”

    何默插了一嘴,“仙女不是住在城西吗?我记得城西就有个福利院。”

    他不由感叹道:“我估摸着仙女应该经常去福利院看着孩子,仙女真是善良。”

    话题转到盛青溪身上,宋行愚保持沉默,他没再说自己的猜测。

    林燃的脸色不太好,他知道盛青溪并不介意让别人知道这件事,她对自己的身世一直很坦然。

    但他却不想听别人议论她。

    林燃的视线越过谢真几人落在隔壁桌的盛青溪身上,她们三个女孩儿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吃饭,轻声细语地交谈着。

    盛青溪眉眼弯弯,耐心地听着林烟烟说话。

    林燃有些出神地想,如今这样就很好。

    午饭后,小朋友们排队去睡午觉。

    谢真和何默因着早上起得早也溜回了房间。宋行愚倒是没有午休的习惯,他回房拿了泳裤便自顾自地上娱乐区游泳去了。

    宋诗蔓打了一个小小哈欠,含糊着问道:“小溪,你要不要去睡会儿,我好困。”

    盛青溪从小就不爱午睡,上一世的时候因着工作的原因连休息的时间都很少,那时候只要有时间便抓紧休息,没有日夜之分。

    盛青溪带着林烟烟一起跟着宋诗蔓往舱房走,“你和烟烟睡一会儿,我回房写假期作业。”

    宋诗蔓知道盛青溪习惯先把作业也完,她摆摆手:“那我们去睡午觉了。”

    到达舱房后盛青溪看着宋诗蔓和林烟烟进房关门后才转身往隔壁走,她们三人的房间相邻,不过几步路的距离。

    房卡和感应门相触,发出轻微的响声。

    廊内铺着柔软的地毯,脚步声微不可闻。

    盛青溪低垂着眸,睫毛轻颤了一瞬。

    空气中的气氛瞬间起了变化,盛青溪右手微动,在来人靠近她之前她便猛然出手扣住了他的手腕,脚下的动作也随之跟上。

    但盛青溪脚下的动作才起势便停住了。

    她怔愣地看着面前拧着眉的少年,“林燃,我...”

    不知道是你。

    她立即卸下了力道。

    林燃的手腕还被盛青溪紧扣着,刚才她朝他攻来时他的身体已经自觉地进入了战斗状态,防御性的动作被他强压下来。

    女孩子会防身术不是什么稀奇事。

    但盛青溪的这一套动作显示不是普通的防身术,更像是军警格斗术。林燃他大伯在军队里,他小时候去大伯家里,常在院子里看到大伯练拳。

    林燃对这类格斗术并不陌生。

    就他看盛青溪的反应和速度,她显然不是一个初学者。

    林燃在盛青溪放开他之前反握住她的手攥在掌心,带着她闪身进了房里。盛青溪乖顺地在跟着林燃往里走,她抿抿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啪嗒。”

    一声轻响,房门自动关上。

    房间内很干净,林燃粗粗扫了一圈便放开了盛青溪。

    盛青溪抬眸小心地看了林燃一眼:“林燃,对不起。”

    林燃面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垂眸看着她:“为什么道歉?”

    盛青溪看向他的手腕,小声道:“我怕伤到你。”

    盛青溪会伤到林燃吗?

    这件事林燃也没办法准确估量,她出手的角度过于刁钻。那时在巷子里她来不及去拦那人的铁棍才硬生生地挨了那一棍子。

    从头到尾这小姑娘就没喊一句疼。

    再加上今天的事,林燃不可能不多想。

    他蹙起眉,嗓音里含着的情绪有些压抑,“你经常受伤吗?”

    林燃这一句话问的没头没尾,但却让盛青溪有些出神。

    上警校的前两年盛青溪的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淤青,那时候她不敢浪费每一分每一秒,连去医务室的时间都没有。最后还是室友看不下去了给她买了药,几个室友看着她上了药才放她出去跑步或者练拳。

    工作以后,刀伤和枪伤她都受过。很多时候当下的环境并不是很好,她只能潦草地处理伤口。

    盛青溪原本是很怕疼的,小时候生病了去打针盛兰都要哄上她许久。从打针要人哄再到受伤一声不吭,盛青溪用了十年。

    盛青溪从纷乱的记忆里挣脱出来,她看着林燃没说话。

    她想说她很少受伤,但是对上林燃暗沉的眸光她就说不出口了,她不想对林燃说谎。

    于是盛青溪只是缓慢地摇了摇头。

    林燃没打算非要在这个时候问出个究竟,他在床边坐下,转而换了别的话题,“不睡午觉回房间准备干什么?”

    林燃知道盛青溪不睡午觉的习惯,他中午溜达去六班找她的时候她永远醒着。哪怕教室里睡倒了一大片也不能影响她分毫。

    盛青溪老实道:“写作业。”

    林燃闻言挑了挑眉,他长腿微动,侧身往床上一趟,像个耍无赖的流氓,“那你别打扰我睡觉,写作业安静点。”

    盛青溪:“......”

    她犹豫片刻,确认似的问道:“你睡在这里吗?”

    林燃懒懒地笑了一下,“午安。”

    说完他就闭上了双眼。

    盛青溪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将房间内的窗帘拉紧。原本就不怎么明亮的房间光线骤然变暗,气氛在这个瞬间变了一个味道。

    林燃虽然闭着眼睛,但他却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

    布料间细微的摩挲声,椅子被小心翼翼地拉开,书桌上的台灯亮起,笔尖划过书页。

    空气中有淡淡的甜味。

    林燃在这样安逸又静谧的环境中逐渐睡去。

    游轮将会在下午三点到达海岛,两点半的时候即将靠岸的鸣笛声响起。

    安静的午后从沉睡中苏醒。

    床上的林燃倏地睁开了眼睛,他的呼吸微微急促。

    此时他的脑中还回响着盛青溪的哭喊声,她慌乱无措地喊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地喊——

    林燃,林燃。

    盛青溪专心地看着试卷上的题目,并没有注意到沉闷的鸣笛声。

    她垂着眸,几秒后便写下了清晰明了的解答过程。

    许是因为盛青溪知道有林燃在,此时她毫无防备地坐在书桌前。因此她没有注意到从睡梦中醒来的少年在逐渐靠近她。

    直到桌前投下一片阴影,盛青溪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身后站了人。

    她转身仰头看去。

    林燃微微弯着身子,从他身后看就像他虚拢着盛青溪,她在他的怀里。

    微热的呼吸距离盛青溪咫尺之遥。

    此时的林燃似乎不太清醒,他眸色暗沉,望着她的眼神带着复杂的情绪。

    就在盛青溪愣神间,林燃微哑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盛青溪,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不是今年,是..很久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