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7章 燃我37
    林燃41同床共枕

    四月结束之后迎来了五一小长假,不久后便是立夏。

    夏日加快了脚步向他们走来。

    五一假期谢真已经惦记好长一段时间了,上次野营出了意外他们没玩过瘾,他便和林燃两个人商量着假期他们找个海岛露营玩儿。

    林燃想起上次他们去看《荒岛祭》的时候林烟烟这小丫头似乎对海岛挺有兴趣,他想了想便应下了。

    这小丫头闷在家里几个月,是该出去转转。

    见林燃答应这件事,谢真和何默立马找人安排了起来。

    何默去打电话的时候,谢真偷瞄了一眼林燃。

    林燃正坐在地上捣鼓他的宝贝车,谢真轻咳一声,装作不经意间问起:“燃哥,你说仙女五一在家干什么呢?要不喊她一起出去玩儿。”

    林燃手上的动作不停,他头也不回地应道:“她没时间。”

    在自习室的时候宋诗蔓早就得意洋洋地说过五一她要和盛青溪一起住在盛开,他们四个人都知道盛青溪的身世,说话间便没什么顾忌。

    想来她们还要照顾福利院这些小朋友们。

    谢真见林燃这么说就把这个想法抛到了脑后。想来也是,仙女应该属于那种放假第一天就把作业全部写完的人。

    哪有时间和他们一起出去玩。

    因着大家都放了假,光年俱乐部很热闹。

    还有人不请自来上了二楼找林燃。

    宋行愚拎着一袋子的青团上来找林燃,明明是俱乐部的负责人,他却一如既往的穿得随心所欲。

    浅色的无帽卫衣和休闲的黑色长裤,下面踩了一双运动鞋。

    宋行愚见林燃在忙就没出声喊他。

    谢真抬手打了声招呼:“宋哥。”

    宋行愚温和地弯了弯唇,“阿真。”

    宋行愚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他从初中开始玩车,差不多也是林燃这个年纪。

    到如今已将近十年,宋行愚比林燃大了四岁,此时看林燃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因此他对林燃,比一般人多了些耐心。

    宋行愚的事迹在圈内很出名,谢真暗戳戳也崇拜过这个男人。

    难得有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谢真给宋行愚倒了杯茶两人就聊上了。

    谢真朝着宋行愚憨憨地笑了一下,“宋哥,假期准备怎么过?我听说最近‘上瘾’在备赛,你假期应该很忙吧。”

    宋行愚温声应道:“备赛是他们的事,我假期暂时没有安排。今天有空就过来看看你们,顺便和林燃说几句下个月扬山比赛的事。”

    谢真听宋行愚没有安排不由邀请道:“宋哥,我们明儿要去海岛上玩,岛上新建了个水上乐园。还没开业,我们拿了内部的几个名额,人不多。”

    宋行愚侧头看了一眼专心的林燃,想了想自己这两天没有安排便应下了。

    他笑道:“明天我开车来接你们,你们都还没成年不能开车。”

    谢真一拍大腿,兴奋道:“行,宋哥。那我们明天见。”

    既然约了一起出去玩,宋行愚也没必要非要在这个时候和林燃说扬山比赛的事。

    想来海岛上有的是机会说。

    宋行愚没有久留,喝完谢真倒的茶他便起身告辞了。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宋行愚隐隐觉得有人才看他,他抬头朝着某个方向看去。

    他只看到三楼一扇未关的玻璃窗,并没有看到人。

    宋行愚收回视线离开了光年。

    三楼。

    林烟烟贴墙蹲在那扇打开的窗户下,她的心脏因紧张而微微加速跳动。还好她动作快,不然就被他发现自己在偷看了。

    这有点给她哥哥丢人。

    林烟烟没想到上次她在俱乐部撞到的人和林燃他们认识。她听了声音觉得耳熟才悄悄探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这个男人低眉浅笑的模样。

    林烟烟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她心不在焉地想,他看起来好温柔。

    不怪林烟烟会这么想,毕竟她哥哥林燃是个一点就炸的人,她就没看到过林燃温柔的模样。

    他最温柔的应该就是在盛青溪面前的时候了。

    宋诗蔓回家吃了个饭就马不停蹄地收拾了行李到了盛开,她到了盛开第一件事不是去找盛青溪,而是去游乐区找嘟嘟。

    盛青溪过来宋诗蔓的时候她正和嘟嘟靠在一起看动画片。

    两个人吃着零食,对着平板哈哈大笑。

    而盛兰则是忙着给这群小家伙们收拾行李,上周宋诗蔓来盛开和她商量五一假期的时候想带小家伙们出去玩的事。

    宋家的新游轮刚从欧洲回来,宋诗蔓就想着带小朋友去游轮上玩几天。

    海域内还有一个度假岛在试营期,宋诗蔓就找她爸爸跟那边打了声招呼。

    在宋诗蔓的想象中,这个假期应无比快乐。

    她现在心情非常好。

    八点半盛兰和阿姨们领着这些小家伙们去洗澡。

    宋诗蔓则是耸拉着脑袋跟着盛青溪回房间补课,边走边唉声叹气。

    盛青溪见宋诗蔓刚刚那么开心现在却闷闷不乐的样子也有些无奈,她低声安慰道:“诗蔓,只剩下一个月了,你再坚持一下。”

    她顿了片刻又道:“去岛上玩的两天你不用写试卷,你好好玩。”

    闻言宋诗蔓的双眼一亮,她一把抱住盛青溪的胳膊欢欣地问道:“真的吗?”

    盛青溪摸摸她的脑袋,“嗯,真的。”

    因着盛青溪答应她假期可以好好玩,宋诗蔓晚上上课的时候都比平时起劲。

    写完两张试卷后她觉得自己还能再刷题,不就是题目吗!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宋诗蔓才放下笔摸去盛青溪的浴室洗澡,盛青溪已经洗完澡给她在改卷子。

    等宋诗蔓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还想着让盛青溪给她讲题目,但当她打开门的时候却发现盛青溪已经在小床上躺好了。

    宋诗蔓懵了一下,“小溪,我们不讲试卷吗?”

    说着宋诗蔓走近盛青溪,在看到盛青溪的一瞬,她有些恍惚。

    昏黄的灯光照在少女白净的脸上,她穿着棉质的睡衣,黑发乖巧地垂在她的身侧。

    她的眼神澄澈又柔软。

    闻言盛青溪侧头朝着宋诗蔓看去,她弯了弯唇轻声道:“我讲好了,给你发了微信语音。等你回家的那天再订正。”

    “啊——”

    宋诗蔓尖叫一声,小跑着往床上扑去。

    她把脑袋闷在被子里闷声道:“小溪我爱你!”

    盛青溪的床是一张简单的单人床,并不足以支持她们两个人一起睡觉。盛兰提出给宋诗蔓收拾一间的房间,但被宋诗蔓拒绝了。

    她要是不和盛青溪睡觉她为什么要今晚来盛开!

    也是因此宋诗蔓终于找到了理由能把盛青溪的娃娃清走了,她把那堆碍眼的娃娃往椅子上一堆,然后掏出手机给这堆娃娃拍了照。

    拍完娃娃宋诗蔓还不满意,她又悄悄地把摄像头对准了盛青溪的背影,拍了一张失焦且模糊不清的照片。

    紧接着宋诗蔓打开微信从好友列表的找到一个名为“林狗”的男人。

    [诗蔓总是不开心:图片,图片。]

    [诗蔓总是不开心:我马上要和小溪一起睡觉了。]

    [诗蔓总是不开心:同床共枕哦。]

    宋诗蔓这一套流程下来不带缓一口气的,她得意地补充——

    [诗蔓总是不开心:我要抱着小溪睡觉。]

    但下一秒她就收到了系统提示: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宋诗蔓:???

    她恨恨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放,一溜烟就钻到了被子里。

    宋诗蔓上床之后让本就狭小的单人床变得拥挤,她们两人不得不贴在一起。

    盛青溪从来没有和别人一起睡觉的经验,哪怕是小的时候她也是和别的小朋友一样是自己睡觉的。工作之后不必说,哪怕是出差也是和同事睡标间。

    她有些僵硬地感受着宋诗蔓的靠近。

    宋诗蔓动作自然地搂住盛青溪的手臂,脑袋往她颈侧一靠就不动了。

    她和盛青溪在一起的时候常常有一种错觉,仿佛盛青溪比她大才对。她们两人之间,多数时候是盛青溪在照顾她。

    良久,宋诗蔓小声问道:“小溪,你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吗?”

    她来了盛开许多次,从没见过盛青溪和别人一起玩。

    盛青溪低声应她:“以前没有,现在有。”

    宋诗蔓起先没反应过来,她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着问道:“小溪,你说的..是我吗?”

    盛青溪笑了一下。

    宋诗蔓在她看来其实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人,她生在富裕的家庭,从小被父母宠爱着长大。虽然有时候有些任性,但她真诚又纯然。

    盛青溪在一开始就知道宋诗蔓是为了什么而接近她。

    她原以为这个小女孩会像以前对待其他女孩一样凶巴巴地威胁她。但是后来的事情却出乎她的意料,宋诗蔓完全做到了她说的第一句话:你以后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盛青溪伸手把被子往上扯了一点,她又抬手关了灯。

    宋诗蔓等不及又缠着她问了一遍。

    盛青溪无奈地应道:“是你。”

    宋诗蔓:嘻嘻嘻。

    她觉得她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赢过了林燃。

    这边宋诗蔓抱着盛青溪香甜的睡去,另一边的林燃却不好受。

    林燃黑着脸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盛青溪看,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背影他也能想到她此刻温和的神情和柔软的眼神。

    那一晚他曾那样近距离地靠近过她。

    他甚至记得她身上香甜的味道。

    林燃此刻面无表情地想:他要不要去盛开把宋诗蔓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