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6章 燃我36
    院内光线暗淡,唯有不远处的楼里亮着点点灯火。

    盛青溪停下了脚步,林燃不敢回头看她。

    两人沉默地停在原地,保持着之前一前一后的位置和不到一米的距离。

    自重生以来盛青溪从未想过林燃说的这个问题,因为上一世林烟烟告诉她林燃从没谈过恋爱又或者说是来不及谈恋爱。

    如果林燃喜欢别人她会难过吗?

    她会难过,但她什么都不会做。

    就像林燃与她拉开距离那般悄悄地走远,走远了也能看到他。这对盛青溪来说就足够了,年少时疯狂又单纯的爱意,随着那十年逐渐变得深沉。

    盛青溪怔怔地想,只要他活着。

    只要林燃能够活下去,他和谁在一起都好。

    盛青溪睫毛轻颤,她安静了许久才低声应道:“那样很好。”

    她的话音落下,林燃便收紧了手。

    酸涩又沉闷的感觉从他胸腔之中蔓延开,搅得他五脏六腑都生疼。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林燃阖眼,将眸中翻涌的情绪压下。他笑了一声,转身牵起盛青溪的手带着往前走,“我随口问的,你别当真。”

    盛青溪没应声。

    林燃和往常一般,目送着她进门,大门缓慢地合上。

    虽说林燃用一句话玩笑话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但从这晚开始盛青溪和林燃两人都敏锐地察觉到彼此之间相处的气氛变得微妙。

    林燃照旧来接盛青溪,他们像之前那样交流。

    但就是有什么地方变得不对劲。

    这样的不对劲盛青溪和林燃都能感受到,但他们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样的不对劲不光他们两个人,连谢真和何默都感受到了。

    谢真用手杵着脑袋往林燃和盛青溪那边瞧。

    今天上午考英语,林燃的英语是他所有课程之中唯一不用补习的。但碍于这个人考试连名字都不写,大家都觉得林燃只要在学习方面,就是个菜鸡。

    谢真和何默又不一样,他们知道林燃的水平。

    所以当此时林燃趴着睡觉的时候两人都觉得奇怪,照理说他们燃哥应该缠着小仙女才对,怎么会想不开趴着睡觉呢?

    睡觉什么时候不能睡?

    小仙女看起来也不对劲,昨天考试的时候他们没见小仙女看过书。

    但今天小仙女一到座位坐下就打开笔记本开始复习,一副我要安安静静好好学习谁也别来打扰我的模样。

    但说着两个人吵架呢又不像,早上他们还在校门口看到林燃把盛青溪抱下车,两人低声说着话。周围的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谢真侧过头和何默小声嘀咕:“默子,你发现没?”

    何默嘴角微抽,能不发现吗?

    林燃一进考场就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导致他们第十考场是所有考场中最安静的一个。不知道还以为他们这里才是第一考场。

    何默摇摇头,无声地说了四个字:少管闲事。

    今天是周六,下午考完理综后他们就能直接放学回家。

    周六林燃是不用送盛青溪回家的,因为宋诗蔓要去盛青溪家里补课。

    下午距离理综考试还有几分钟结束的时候宋诗蔓就背着书包等在第十考场门口了,看到林燃的时候她不满地撇撇嘴。

    这人是什么狗屎运还能坐在盛青溪前面。

    而且这学习也太差了,她都没考过倒数第一。

    宋诗蔓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对林燃似乎没有了以前的感觉,甚至还有点讨厌他。

    她一时分不清是她攻略了盛青溪还是盛青溪攻略了她。

    不论是哪个答案,这两个月林燃在宋诗蔓心里的形象都在逐渐崩坏。

    以往他们两个人时间隔着漫长的距离,这两个月因着盛青溪的关系他们走近了不少,这是因此宋诗蔓才能不隔着滤镜看林燃。

    这个人霸道又强硬,平时做事蛮不讲理且随心所欲,脾气还差成那样。

    要是她估计就得气死了,小仙女是用来干嘛的?当然是用来宠的!她要是和林燃在一起估计得早死好几年,这个人根本寸步不让。

    宋诗蔓在心里暗暗感叹:皮囊真是个好东西。

    盛青溪收完试卷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林燃还坐着没走,见她回来林燃神态自然,语气轻松,“回去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短信。”

    盛青溪点点头,“我记得。”

    林燃移开视线,“那我走了。”

    盛青溪轻声应道:“好。”

    林燃在座位上停顿片刻,他仍是什么都没说便起身离开了。

    谢真和何默见林燃离开才有了动作,他们默默地跟在林燃身后往外走,彼此心照不宣地保持安静。

    宋诗蔓见林燃他们出来就跟没看见似的,她目不斜视地站在栏杆边等盛青溪出来。

    何默瞅了矜持的宋诗蔓一眼,他发现自从盛青溪转来一中宋诗蔓也不缠着林燃了,而林燃也忽然从日天日地的大魔王变成了好好学习的小猫咪。

    他也想不明白事态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就当仙女有魔力吧。

    周一,月考成绩公布在一楼的宣告栏上。

    盛青溪慢吞吞地拿着饭团跟在林燃身后走,他们才刚走上台阶就听到了上方传来的吵闹声。

    宣告栏前乌泱泱地围了一片人。

    林燃对自己的排名和成绩没多大兴趣,他侧头问盛青溪:“想去看排名吗?”

    盛青溪鼓着腮帮子嚼着嘴里的饭团,她摇摇头,示意自己不想看。

    林燃带着盛青溪路过了宣告栏径直往楼梯口走去,他们没发现在他们经过宣告栏的一刹那人群安静了一瞬,等他们走后才响起细碎的议论声。

    “刚刚走过去那个是不是盛青溪?”

    “卧槽,好像还真是。”

    “肯定是啊,能和林燃走在一起的还能有谁?”

    “牛逼啊,差两分就满分了。”

    “顾神就这么从年纪第一的位置坠落了。”

    排名:

    1.盛青溪,高二六班,语文142分,数学150分,英语150分,理综300分,总分742。

    2.顾明霁,高二六班,语文135分,数学150分,英语150分,理综298分,总分733。

    年纪第一和年纪第二只差了9分。

    但他们都清楚,这9分是一道鸿沟。

    盛青溪是在蒋铭远走近教室分发排名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成绩的,许是因为年纪第一和年纪第二都在六班,蒋铭远心情很好。

    他非常大方地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全年级段的成绩单。

    盛青溪下意识地去找林燃的排名。

    她在成绩单的中后段找到了林燃的排名。

    198.林燃,高二一班。语文102,数学87,英语145,理综183,总分517分。

    盛青溪在看到这个排名的时候有些诧异,除了英语之外,林燃的其他三门考试都比她想的考的还要好,特别是理综。

    林燃这些日子很努力。

    而这些改变都是因为她。

    盛青溪垂眸,她其实能感觉到林燃在介意些什么。

    但她...

    盛青溪在心里叹了口气。

    上课铃响后蒋铭远甚至没来得及发数学试卷就开始表扬盛青溪了,他显然很高兴,根本合不拢嘴:“虽然盛青溪同学才转来我们班没几个月,但她的努力和认真大家都有目共睹!还有我们班班长,他一直认真负责地管理我们班的纪律和琐事,这次考试呢他发挥了他应有的水平。大家给这两位同学鼓鼓掌!”

    “啪啪啪——”

    六班的同学非常配合地鼓起了掌,心里却在默默吐槽。

    认真学习倒是没发现,但人和林燃天天走那么近还能考那么好,这才是本事。

    顾明霁闻言嘴角微抽,什么叫发挥了应有的水平。

    他可是被盛青溪从神座上挤下来了。

    这边六班蒋铭远在夸盛青溪,走廊另一头的一半老屈也在夸奖林燃。

    老屈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有生之年看到林燃认认真真地考了一次试,而且考的还不错。年级段排名198,班级排名31。

    老屈深受感动,语气激昂,“你们都看看,林燃居然考到了31名,你们还有什么资格不努力!我建议全班同学都向林燃同学学习!给他鼓掌!”

    林燃面无表情地坐在座位上。

    他觉得好丢脸。

    谢真和何默在一旁憋笑。

    这也太搞笑了,一中大佬忽然变成了学习的目标和典范。

    说出去燃哥打过的那些架还作不作数了?

    一班的学生显然都明白林燃不想被人当做动物园里的动物围观,他们短暂又克制地鼓了掌便又安静下来,免得林燃发脾气。

    月考过后紧张的学习节奏和氛围逐渐放缓。

    林燃和盛青溪之间却依旧保持着月考那两天的状态。

    但即便是这样,林燃每天都乖乖地去自习室报道。

    顾明霁起先没发现林燃和盛青溪之间的不对劲,他照常和盛青溪讨论题目。但后来他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们看,他抬头望去。

    正对上林燃冷淡的目光。

    顾明霁一怔,他下意识侧头看盛青溪。

    盛青溪像是没察觉到林燃的视线一般,平静又专注地给他讲解这道题目的另一种解法。

    这样尴尬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晚自习下课。

    铃声响后林燃习惯性地拎起盛青溪的书包,他边往外走边道:“下个月什么时候去宁城?那天我送你去机场。”

    盛青溪轻声应他:“五月四号的机票,八号回来。”

    五月四号是五一假期的最后一天,机票紧张且昂贵。

    举办方花了这么大的价钱看来是一场规模不小的赛事。

    林燃上次没问是什么比赛,现下听盛青溪这样说不由问道:“是奥数比赛还是英语演讲?还是什么作文比赛?”

    盛青溪犹豫了一会儿,她小声应道:“是全国五子棋锦标赛。”

    林燃:“......”

    他一时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什么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