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5章 燃我35
    林燃反复确认了好几遍,盛青溪的眼神里没有难过,也没有嫉妒。她就如同看到一幅再正常不过的场景一般看着他们。

    不管是宋诗蔓,还是唐可恬,盛青溪都不曾吃醋。

    林燃想起在四时山上他看到顾明霁碰盛青溪的画面,那时的他恨不得把盛青溪绑在自己身边,好让顾明霁再也碰不到她。

    但为什么盛青溪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林燃不懂,爱该是占有。

    就像他对盛青溪。

    唐可恬见林燃怔怔地看着门外,不由顺着他的视线朝外看去。

    这一眼就让她懵了一下,她下意识地放开林燃,讶异道:“盛青溪,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燃微微蹙眉,唐可恬认识盛青溪?

    盛青溪显然也是认识唐可恬的,她年初回二中办手续的时候还在路上遇见了唐可恬。

    唐可恬和盛青溪以前是同班同学,但她们也仅限于“认识”而已。在唐可恬看来,盛青溪这个人无聊又沉闷,整天就知道埋头学习。

    可偏偏是这样,喜欢她的人还是很多。

    唐可恬那时便觉得男人都是肤浅的生物,会轻易地被外貌所迷惑。

    她坚信林燃肯定不会是这样的人。

    结果下一秒,她心目中一点都不肤浅的林燃就径直朝着盛青溪走去,看脚步还有点着急?

    唐可恬:“......”

    盛青溪对唐可恬弯了弯唇,却没回答她的问题。

    她站在原地看着林燃大步朝她走来。

    林燃下了拳台还没换衣服,他赤着上身。

    刚才从盛青溪的角度看过去,唐可恬和林燃的动作显然是很亲密的。高大英俊的少年和娇俏的少女紧贴在一起交谈,如果林燃的神情不是那么冷漠。

    汗湿的颈侧、精壮的胸膛以及线条流畅的腹肌都彰显着林燃的身躯已接近成熟。

    因着盛青溪上一世的职业环境,她对这些是见怪不怪的。

    但换了林燃站在她面前,她反而有些不自然。

    盛青溪把视线挪到林燃的脸上,他微喘着气盯着她看,下巴处青了小小的一块。

    暗沉的瞳孔里装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盛青溪抬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他的下巴,她轻声问:“疼吗?”

    林燃抬手一把扣住她的手,火热的大掌将她的手包裹住。他垂眸看她,开口时嗓音低哑:“不疼。你是不是生气了?”

    盛青溪摇摇头。

    不远处的唐可恬目瞪口呆。

    盛青溪和林燃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是怎么扯到一块儿去的?

    唐可恬只呆了一会儿就反应过来了,她几步跑到这两人面前,气势汹汹地质问:“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认识的?”

    唐可恬看着盛青溪身上的校服,“盛青溪,你转学去一中了?”

    不等盛青溪和林燃说话,她就像反应过来似的自言自语:“那和林燃走的近的,就是盛青溪...”

    林燃没管唐可恬,拉着盛青溪就往更衣室走去。

    他侧头低声问:“自己坐车过来的?”

    盛青溪抿抿唇,小声问道:“林燃,你是不是没吃晚饭?”

    林燃把人带到更衣室的公共休息间,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叮嘱道:“不要乱跑,坐在这里等我。洗完澡陪我去吃饭?”

    盛青溪点头。

    林燃转身去柜子里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往盛青溪面前一丢,“密码是0601,你自己玩一会儿。我十分钟后就出来,有事大声喊我。”

    说完林燃就进了男生浴室。

    盛青溪却难得的愣住。

    她怔怔地低头看着林燃的手机,他刚刚说,手机密码是0601。

    对世人来说,每年的六月一号是儿童节,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但对于盛青溪来说,这是林燃的忌日。

    是他死的那一天。

    林燃,林燃他为什么会设置这四个数字为密码?

    盛青溪隐隐觉得这一世有些地方似乎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林燃他...

    就在盛青溪胡思乱想的时候公共休息室的门被人推开。

    她循声望去。

    来人是唐可恬。

    唐可恬进门之前先是观察了一下休息室内的情况,见林燃不在她才敢昂首挺胸地走进来。

    唐可恬上下打量着盛青溪,她和四个月前相比没什么变化。

    她昂昂下巴,直白地问道:“盛青溪,你和林燃什么关系?我喜欢林燃,他迟早都是我的。我劝你自觉离他远一点。”

    盛青溪现在脑子一团糟,她对林燃过往的了解还是太少。从林烟烟七零八落的记忆碎片中,并不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林燃。

    听到唐可恬的话盛青溪抬眸看向她,“我做不到。”

    唐可恬:“.......”

    这么直接吗?

    这让她怎么往下接。

    盛青溪见唐可恬愣着没说话,她不由问道:“唐可恬,你认识林燃多久了?”

    见盛青溪主动问起她和林燃的事,唐可恬心里不由多了一些自得。她双手环胸在沙发椅上坐下,“我和林燃两年前就认识了,他初中那会儿就在我哥这儿打拳。”

    盛青溪捏了捏指尖,她装作微微惊讶的模样,“你和林燃认识那么久了,我和他认识不到半年。林燃他..他以前是什么模样?”

    说完她降低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但又能保证她说的话能被唐可恬听到,“我总觉得他这阵子和以前不太一样,又说不上来。”

    唐可恬并不是很想和盛青溪分享林燃以前的模样,而且他和以前相比没多大差别,一样的冷冰冰、脾气差。

    但听了盛青溪的后半句话,唐可恬却忽然想起了她之前来拳馆的时候听到那些议论。

    他们说林燃的拳风在短时间内发生了转变。以往林燃学习的是传统的欧式打法,姿式严谨,节奏平缓。

    而现在的林燃更偏向于美式打法,他强大的爆发力和出众的灵活性让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驾驭这样灵活多变的打发。

    纵使唐可恬对拳击一知半解,但她也觉得林燃忽然的改变有些不对劲。

    她苦恼地挠了挠发,嘀咕道:“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但我觉得林燃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其实林燃这阵子不对劲这样的话,盛青溪曾在何默和谢真的口中听过。她原先以为林燃是因为林烟烟的事而烦恼,但现在想来似乎不是这样。

    盛青溪不敢想。

    唐可恬觉得自己被盛青溪带偏了,明明她是来问盛青溪和林燃是什么关系的。她瞪圆了眼睛,正想再问些什么时浴室里忽然传出了些许动静。

    唐可恬一脸懵逼地往左右看了看,这里好像没地方给她躲。

    林燃出来要是看到她在这里一定又要凶她。

    于是唐可恬拔腿就溜。

    ...

    林燃单手拿着毛巾胡乱地擦了擦黑发,另一只手随手推开门。

    湿润的水汽顺着门缝钻出去,又眨眼消散在空气中。

    林燃走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盛青溪正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丢给她的手机还呆在原来的位置,一看就知道她没动过他的手机。盛青溪没注意到他出来了,还坐在沙发上发呆。

    林燃随手把毛巾丢到一旁的衣篓里,径直走到沙发边拎起这小姑娘。

    他随口问道:“想什么想这么认真?”

    盛青溪被林燃半推着往外走,她老老实实地回答林燃:“想你。”

    林燃蓦然失笑,她一直都这样直白又坦然。

    但他随即便想到了一个问题,所以刚才盛青溪的眼神并不是作假。她对他和唐可恬看似亲密的举动真的毫无反应。

    林燃没谈过恋爱,但他知道,如果是喜欢就不该是这样。

    他懂她,又不懂她。

    林燃带着盛青溪下楼之后就近找了一家日料店,他也不管盛青溪是不是吃过晚饭就自顾自的点了两人份的晚餐。

    店内灯光低暗,偶尔有细小的人声响起。

    窗外的霓虹闪烁,街道边人来人往。

    盛青溪心里装着事,她托着腮怔怔地看着林燃发呆。

    林燃点完单之后才发现今天一晚上盛青溪都心不在焉,他长臂一展,指尖微动,像敲门似的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

    见盛青溪的视线开始聚焦,他才挑眉问道:“一晚上了,你过来找我就是来发呆的?”

    盛青溪垂眸,她暂时不想让林燃发现她的怀疑。

    如果是真的...

    她暂时没办法接受这件事。

    这件事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林燃,都太残忍了。

    盛青溪转而说起别的事,“林燃,下个月我可能有一周不在学校。”

    闻言林燃立即拧起了眉,他收回手,“不在学校?你去干什么?”

    说起这件事盛青溪也是近来接到电话才想起来。

    年初她没重生回来之前报名参加了今年的很多比赛。下个月的比赛时间刚定下,相关的工作人员给她打了电话她才隐隐记起这件事。

    她轻叹了口气,“要去参加比赛。”

    现在去参加比赛她总觉得自己是在欺负人。

    林燃倒是不关心她参加的是什么比赛,学霸们能参加的比赛就那么几个。他只是问道:“去哪里参加?去几天?”

    盛青溪说她一周都不在学校,很显然比赛场地不会在初城。

    盛青溪回想了一下工作人员和她说的话,“去宁城,比赛时间有两天,大概要去四天。来回机票和住宿举办方都会负责。”

    宁城距离初城很远,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

    因着这个消息林燃吃饭的时候都在担心她一个人出去比赛的事,他也不看夹了什么菜就往嘴里塞,仿佛在完成什么任务。

    盛青溪晚饭吃的很饱,她没动桌上的菜,只是抱着果汁看林燃吃饭。

    林燃这顿饭吃的很快,不过半小时就吃完了。

    此时时间已晚,吃完饭后林燃直接送盛青溪回盛开。

    盛开福利院里路灯不多,林燃走在盛青溪前面,一路上他们两人都没说话。

    盛青溪低垂着头踩着林燃的影子一步一步往住宿楼里走。

    就在这长久又短暂的寂静之中,林燃忽然低声喊她的名字:“盛青溪。”

    盛青溪应他:“嗯?”

    林燃微微顿了两秒才继续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和别人在一起,你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