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4章 燃我34
    第十考场门外。

    林燃和谢真排排站在一起。

    林燃黑着脸没说话。

    谢真一脸绝望地耸拉着脑袋,时不时悄悄转头看林燃一眼。

    趁着赵书月看纸条的时间林燃转头看向教室,原本认真写试卷的盛青溪正抬头看着门口,黑亮的瞳孔里明晃晃地写着担心。

    林燃对上她的视线,无声地说了两个字:低头。

    下一秒盛青溪便乖顺地低下去继续写试卷。

    赵书月展开纸条,心情复杂地一字一句念道:“燃哥,我们中午吃点啥?”

    林燃嘴角一抽,“赵姐,您可别我叫我燃哥,我不想占您便宜。”

    赵书月瞪林燃,恨铁不成钢般说道:“我昨天还听你们屈老师说你最近进步很大,作业都能按时上交了。你看看你们考试的时候都在干什么?”

    林燃微微偏头瞥了一眼垂头丧气的谢真,他没多想就把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赵姐,是我说饿了。这件事是我们态度不端正。”

    赵书月头疼地摆摆手,“走走走,给我进去老实坐着,不到铃声响不许动!”

    这事她都不好意思拿到校会上说。

    赵书月走后谢真骤然松了一口气,他像个傻白甜似的咧嘴一笑,“燃哥,够义气!那你说咱中午吃点啥?吃麻辣香锅不?带上小仙女。”

    林燃的视线轻飘飘地扫向谢真。

    谢真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缩回座位上不说话了。

    他最近发现好像只要他和何默提到盛青溪,林燃就不爱搭理他们,弄得好像他们对仙女有什么想法似的。

    林燃到底懂不懂仙畜有别这个词语!

    想到这里谢真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他一时说不上来。

    林燃回到位置上坐下,他正在想怎么和盛青溪解释。万一人小姑娘误会他作弊怎么办?

    但纸条已经被赵书月收走了,林燃觉得实话实话听起来他像个傻逼。

    就在林燃纠结的时候他的背后忽然传来轻软的触感,是盛青溪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戳了他一下。

    林燃一僵,那一小块肌肤蓦然变得滚烫,比在摩托上她抱着他的感觉还要强烈。

    他眼眸低暗,侧身看她。

    盛青溪把叠得方方正正的小纸条推到桌角,天蓝色的桌面衬的她的指尖如碧空中洁白柔软的云朵,干净的指甲上泛着莹润的光泽。

    林燃不敢再看,慌乱地收回视线,拿起纸条转过身。

    他展开纸条,纸条上的字迹清丽漂亮——

    林燃,中午给你买糖。

    草莓味的。

    林燃垂眸看着这行字看了许久许久,他以为她会问他是不是作弊了或者问他出什么事了。却怎么也想不到她会说这么一句话。

    林燃从不知道自己的心会变得这么柔软。

    他身上所有野蛮锐利的刺皆为她收敛。

    林燃按照原先的折痕把纸条折好放进了口袋里,不让第三个人看到。

    这是他的。

    午休时间。

    整个一班都很安静,此时的气温已有夏日的预兆。

    午后恼人的阳光被窗帘所遮挡,林燃坐在阴影里和只要换个字母符号保证它亲妈都认不出来的数学公式做斗争。

    何默和谢真拿着手机双排玩游戏,偶尔发出细碎的交谈声。

    何默的手机屏幕在谢真一顿操作之后变得灰暗,他咬咬牙,刚想抬头骂人就看到了他们班后门站着的男人。

    年轻男人穿着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何默认得他,这是林佑诚的助理。

    何默放下手机,偏头看去,林燃毫无所觉地坐在位置上。他压低声音提醒道:“燃哥,你爸那边的人来找你。”

    林燃的动作顿住,抬头朝后门看去,和年轻的男人遥遥相对。

    五分钟后。

    林燃坐上林佑诚的车。

    林佑诚的车就停在敏学楼不远处的车道上,他本不想挑中午休息时间来打扰林燃,但他怕林燃会因为这件事影响学习。

    林燃上车之后与林佑诚保持着距离,神色冷淡,一副不想说话的表情。

    林佑诚把年初到现在捐助那个女大学生的资料都取出来放在座位上,他沉声道:“小火,爸爸终止了资助计划。以后..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车内有淡淡的檀香味,使人气静神凝。

    林燃原本是不想说话的,但听林佑诚这么说他忽然轻笑了一声,“你能来找我一定是处理好了所有的事,那个女学生一定知道这个消息。”

    林燃话锋一转,问了一个让林佑诚不解的问题:“那个女学生今天有课吗?”

    林佑诚有些诧异,他的确嘱咐助理尽量避开那女孩上课的时间去找她提这件事,只他不解林燃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林燃的视线落在看起来斯文英俊的林佑诚身上,他嘲讽地勾唇:“您平日里那么忙还能注意到这样的细节真是难得。”

    说完林燃就下了车。

    林佑诚皱眉,他没有听懂林燃话里的意思。

    等在车外的助理见林燃离开才上车,他转身看向林佑诚,眼底带了自责,低声道:“先生,今天一中在进行第一次月考。”

    他没有提前了解这件事。

    林佑诚怔住,他忽然明白了林燃心里的想法。

    他有心让人注意那女孩的课表,却不知道自己儿子今天要月考。

    昂贵的车缓缓驶离一中,后座的林佑诚敛眸沉沉地叹了口气。自从两年前开始,他和林燃两人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

    ...

    下午准备数学考试的时候林燃的心情明显很差。

    何默和谢真估摸着他又和林佑诚闹矛盾了,这父子俩自从林燃搬出家就没消停过。

    过年那会儿林佑诚还上车行找人来了。

    林燃压根没下去见他。

    考场内的低气压一直持续到盛青溪进来,她拿着粉色的糖盒在林燃座位前停下。

    林燃掀开眼皮盯着她白嫩的小脸看了半晌,眼底的戾气渐消。他挑眉问道:“还真去买糖了,真把我当小朋友了?”

    盛青溪像上次给他买糖那样,拆开盒子剥了糖喂到林燃嘴边。

    她眨眨眼:“吃糖。”

    林燃哼笑一声,就着她的动作把糖卷进嘴里。

    这小姑娘不仅聪明,还怪会哄人开心。

    铃声打响,监考老师开始分发试卷。

    盛青溪接过林燃传下来的试卷之后先大致扫了一眼,看完她就有些担心。这次月考数学试卷很难,后面的大题林燃估计只能做对两道。

    他离及格线还有距离。

    林燃本人对这张试卷的感受是最深的,他第八次把想撕试卷的念头压了下去。他保证,这份试卷绝对是老屈出的。

    从考试开始到结束林燃就没放下过笔。

    考试结束的时候通常是由最后一个学生收试卷的。

    盛青溪在铃声响起的时候起身往前收试卷,林燃仍皱着眉看着卷子。她低声道:“林燃,收卷了。没关系的,你别担心。”

    林燃抬眸,对上盛青溪带着安慰的眼神。

    他放下了笔。

    盛青溪收试卷的过程中忽然想起了宋诗蔓,那一次模拟考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紧张不安。在某种意义上她和林燃很像。

    他们知道盛青溪的努力,所以不想辜负她。

    在盛青溪看来,他们都是好孩子。

    晚上林燃没留在教室里复习,去了拳击馆。

    当盛青溪过来找林燃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何默眼尖地看到盛青溪准备离开的身影,他忙喊道:“仙..盛青溪!燃哥他去拳击馆了,说晚上回来接你。”

    拳击馆?

    盛青溪微怔,她知道林燃打拳,但却不曾亲眼看过。

    盛青溪向何默道谢之后去找蒋铭远请了晚上的假。她打算去拳击馆找林燃,他下午那会儿看起来情绪就不太好。

    拳击馆的地址是何默给盛青溪的,且何默还非常鸡贼的没把这件事告诉林燃。

    盛青溪到达拳击馆的时候是晚上八点,正是拳击馆最热闹的时候。

    这么一个水灵的小姑娘骤然走进荷尔蒙爆棚的拳击馆里,几乎在瞬间就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但他们的视线在触及她身上穿着的校服时便收了回来。

    拳击馆的前台小姐姐在看到盛青溪时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小妹妹,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盛青溪转身扫了一眼,这里人来人往,却没有一个是林燃。

    她身上也没带着手机,只好道:“我来找人。嗯..找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身高一米八五左右,长得很帅。”

    前台小姐姐一听就知道盛青溪是来找三楼那个大魔王的,她试探着问道:“你是来找林燃的吗?”

    盛青溪点头。

    闻言前台小姐姐有些为难,若是找别人她就直接让人带着这小姑娘上去了。但却偏是来找林燃的,而且..今晚那个不好惹的大小姐也在这里。

    前台小姐姐纠结片刻,还是打算找人带她上去问问。

    她朝盛青溪笑了一下,“你稍等一下,我给三楼打个电话。”

    三楼私人场地。

    “林燃打他!弄他!”

    女孩娇纵的声音在拳台边响起。

    林燃面无表情地出拳打完了这个回合。他没被唐可恬的声音所干扰,但他的对手却受到了影响,还没打出平时一半的水平。

    和林燃打拳的男人心里发苦,他们老板的妹妹怎么又跑来了。

    林燃要是知道今晚唐可恬会在他宁愿留在教室里背公式,打拳没打爽,他心里的烦躁更甚,收拳冷着脸往台下走。

    男人见林燃没有继续打拳的意思骤然松了一口气,他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男人转身就溜。

    三楼私人一号厅内有两个拳台,林燃隔壁的拳台今晚空着。所以当男人走后,场地内便只剩下林燃和唐可恬两个人。

    唐可恬有阵子没见到林燃了,她这段时间都被她妈妈压在家里学习,今晚她也是趁着她妈妈出去参加聚会才偷偷溜了出来。虽然没时间去找林燃,但这并不妨碍她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唐可恬凑到林燃身边,她不满地扯了扯他的拳套,委屈道:“林燃,我都来一晚上了,你一句话都没和我说。还有,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唐可恬的表哥早些年帮过林燃一次,林燃早些时候碍于人表哥的面子给她留了些面子。

    但今晚他心情很差,唐可恬非要在这个时候撞上来。

    唐可恬丝毫没有察觉到林燃的不耐,她瘪瘪嘴:“林燃,我听说你最近和你们学校一女的走得很近,你和她什么关系?”

    林燃脚步一顿,他终于舍得把视线落在唐可恬的脸上。

    唐可恬心里一喜,正想说什么就见林燃冷漠无比的声音响起:“不管我和谁走得近都和你没关系,不要让我看到你出现在她身边。”

    唐可恬不敢置信地看着林燃,以往的林燃虽然对她冷淡,但却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的好像她会做出一些伤害别人的事,他怎么能这样想她。

    唐可恬被父母和哥哥们宠着长大,林燃是她目前顺遂人生里的一道坎。

    她第一次见林燃时就在拳台上,少年英俊的面容和凌厉刁钻的拳风在瞬间俘获她的心,更别提他骑机车的时候那股子狠劲了。

    会打拳又会骑机车的男生唐可恬不是没见过,但帅成林燃这样的她还真是第一次见。

    从那以后她就跟在林燃后头跑。

    现下听林燃这么说唐可恬可快要气死了,她一把抱住林燃的胳膊不让他往前走,嘴里还不住嚷嚷:“不许走,你说清楚。”

    林燃力气大,他要是强行推开这女孩估计她得往地上摔。

    他蹙起眉,“放开,你...”

    林燃下半句话忽然卡在了喉咙里,他正对上玻璃门外盛青溪的目光。

    她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他们,眼眸一如既往的澄澈、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