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3章 燃我33
    周一校会。

    林燃闭着眼睛,双手插兜,神色慵懒地站在阳光下,耳边是谢真和何默吵闹的声音。

    站台上赵书月正在通报周六春游学生意外落水的事,他事先和赵书月沟通过,盛青溪本人不希望她的名字出现在校会上。

    救人者的身份虽然被模糊过去,但并不妨碍有心人知道这件事。

    宋诗蔓没想到只是春游那么一丁点儿时间盛青溪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板着脸教训盛青溪,“小溪,那么多人都在,轮得到你下水救人吗?”

    此时校会还未结束,宋诗蔓的声音不小,六班很多人听到动静都回头看了她们一眼。

    盛青溪伸手扯了扯宋诗蔓的衣袖,她小声道:“诗蔓,我没事。”

    顾明霁也在一旁帮着盛青溪说话,他扶了扶眼镜解释:“当时情况紧急,岸边的两个男生都不会游泳。小溪也是一时心急。”

    宋诗蔓瞪他,“你闭嘴。”

    顾明霁:“......”

    他默默闭上了嘴,他可不想惹这个大小姐生气。

    再开口时宋诗蔓有意识地降低了说话的音量,“昨天我想让你好好休息就没多问,林燃下水救你又是怎么回事?你这样都敢下去救人?”

    盛青溪犹豫要不要告诉宋诗蔓前天的情况。前天在水里其实不仅是因为水草,但深层次的原因盛青溪却没办法说出口。

    但还没等她犹豫出个结果,她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所笼罩。

    林燃懒散的声音自她的头顶响起,她的黑发被他温热的大掌所覆盖,“宋诗蔓,你凶什么呢?我可没下水救她。”

    宋诗蔓莫名其妙地看林燃一眼,“那你下水干什么?”

    林燃漫不经心地应:“天热想下水游个泳不行?”

    宋诗蔓:“......”

    妈的,林燃这人是不是有病病。

    林燃这么一打岔宋诗蔓也不纠结盛青溪下水救人的事了,她只叮嘱道:“以后遇到这种事就喊人,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闻言林燃挑了挑眉,“这话你倒是可以听。”

    他拍了拍盛青溪脑袋,“我回去了,你自己乖一点。”

    宋诗蔓恨恨地瞪了林燃的背影一眼,她就和盛青溪说句话这个人都要过来掺和两句。

    前两周林燃明明故意躲着盛青溪,现在又颠颠地跑过来打扰她们。宋诗蔓真是搞不懂林燃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哼,男人。

    春游结束不久一中就迎来了2019学年的第一次月考,原本这样的日子和林燃几人是没什么关系的。但这一次却不太一样。

    尤其是林燃得知盛青溪和他一个考场之后。

    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林燃正和谢真他们在篮球场上,趁着中场休息何默打开群瞄了一眼,群里正在发月考的班级座位表。

    座位表是按照上学期期末考的成绩排的,连名字都懒得写的林燃很显然是倒数第一。

    何默在看到座位表之后没忍住咧嘴笑了一下,他故意大声念道:“第十考场,六排七桌,林燃。”

    林燃:?

    这人干嘛呢?

    何默念完之后停顿了几秒,他瞥了一眼林燃,继续念道:“第十考场,六排八桌,盛青溪。”

    林燃:“.......”

    一口水含在嘴里吐出来也不是,咽下去也不是,林燃忽然顿在原地。他刚刚没听错吧?他的小溪流考试的时候坐在他后面?

    谢真听了还古怪道:“小仙女怎么可能坐在燃哥后面?”

    何默满脸黑线,“小仙女刚转学过来可不就得排在最后一个考场吗,你放心吧,仅此一次。以后燃哥再也不会在考场上遇到小仙女了。”

    谢真立马给何默比了一个大拇指:牛啊兄弟,当着燃哥的面都敢这么说。

    林燃这时却顾不上那么多,他拧着眉拿过何默的手机。放大图片反复确认之后林燃才确信盛青溪考试的时候真的坐在他后面。

    林燃此刻不禁回忆了一下前几次考试他都在干什么。

    他到教室坐下,紧接着趴下开始睡觉,铃声响后离开。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且睡眠质量良好,比上课时还安静。

    林燃还挺自豪,全校估计没有比他更整洁的卷面了。

    但显然,这次他绝不可能再这样。

    林燃一回教室就把盛青溪给他写的月考复习笔记摸了出来,他恨不得上厕所的时候都带上复习笔记。晚上在自习室别提有多认真了,直到晚自习铃声打响林燃还皱着眉写卷子。

    顾明霁不禁怀疑林燃是不是被人魂穿了。

    盛青溪见林燃写的认真也不打扰他,她继续写给林燃的重点题型总结。

    月考时间定在周五和周六,明天是周四,学校停课一天给学生们复习。但留给林燃的时间并不多,毕竟他压根没听过课。

    等林燃写完数学试卷已经将近十一点,整个自习室只剩下他和盛青溪两个人。

    因着高三也才下课,敏学楼还灯火通明。

    林燃垂眸扫了一眼腕表,他立即看向正收起笔的盛青溪,蹙着眉问道:“怎么不叫我一声?”

    盛青溪眨眨眼,“等你写完。”

    林燃收起桌上的卷子就直接起身把盛青溪面前的本子和笔往她书包里一塞,接着拎起包牵起盛青溪就往门外走。

    盛青溪急急忙忙关了灯又带上门。

    林燃算是想明白了,这小姑娘的底线就是他。

    等走到了机车旁,林燃提溜起盛青溪往后座一放,动作熟练地给她戴好头盔。做完这些他也不继续下一步动作,就这么盯着盛青溪看。

    盛青溪被林燃看的有点发毛,正当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林燃忽然抬手隔着头盔敲了敲她的脑袋。

    许是因为隔着头盔,传到盛青溪耳朵里的声音与林燃平时清冽的声音不同,带着些许低沉,他的语气里甚至含了纵容的意:,“不乖。”

    盛青溪没说话,只拍了拍她身前的座位。

    林燃的黑眸里装着她小小的身影,他起先没什么表情,但看她现在乖巧的样子还是舍不得苛责她。

    他叹了口气,如这小姑娘所愿坐上了车。

    林燃上车之后就等着盛青溪抱上来,等她抱稳了才启动车子。

    他觉得自己真是苦,好不容易不用给林烟烟这小丫头当保姆了,现在他又自投罗网。

    偏偏他甘之如饴。

    初城一中2019学年第一次月考第一天。

    盛青溪咬着包子跟在林燃身后走。

    林燃拧着眉看她前天晚上写的重点题型,他昨晚上可通宵在看错题。他林燃这次月考要是考不进年级段前三百他就不姓林。

    哦对了,高二年级段总人数308。

    林燃只顾着看错题,压根没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盛青溪一把扯住林燃的校服止住他继续往前走的脚步,免得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摔倒。她提醒道:“林燃,抬脚,上楼梯了。”

    林燃抬脚往上走,但仍是低着头。

    盛青溪忧愁地盯着林燃的背影,他平时上课的时候有这两天一半认真就好了。听何默说,他只有在自习室的时候才会认真写作业。

    盛青溪想了片刻,轻声问道:“林燃,你以后想上哪所大学?”

    林燃往上走的脚步一停,拿着本子的手缓缓垂落,他没有回头看盛青溪。

    以后,他会有以后吗?

    林燃无法回答盛青溪的问题,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甚至看不到。

    好半晌他才继续往前走,盛青溪看不到他的神情,只听到他用平静的语气说:“这个问题我暂时没有考虑过。”

    盛青溪小声道:“那你想好了要告诉我。”

    林燃黑眸微暗,他的情绪有些压抑,“告诉你,然后呢?”

    他身后的小姑娘听了他这话似乎很高兴,她立刻伸手扯住他的袖子甩了甩,声音里是止不住的雀跃:“我和你一起。”

    林燃的喉结滚了滚,他想开口答应盛青溪。

    答应她他会一直和她在一起,可是他现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他不能向她承诺,不能朝她迈出那一步,只能等。

    林燃微微阖眼,他的人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

    八点半,考生陆续进场。

    高二年级段最后一个考场的人都是熟面孔,彼此心照不宣。他们非常自觉地保持安静如鸡的状态,因为林燃已经走到门口了。

    但前几次不同的是林燃身前还走了个小姑娘,但凡有关注过近来学校八卦的都知道这个转学生和林燃的关系暧/昧。

    众人看似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但余光却止不住地往他们身上飘,浑身上下连睫毛都在用力。

    林燃带着盛青溪在座位上坐下,他粗粗扫了一眼,整个考场除了他以外没人带笔记本进来,包括盛青溪。大家桌上干干净净,就放了两支笔。

    林燃:“......”

    这他妈弄得自己是在第一考场似的。

    第一场是语文考试,林燃从没觉得写字是一件这么累的事情。他还得时时刻刻记着盛青溪的话,字不能写的太潦草了。

    等写完作文的时候林燃手都要断了,写个作文可差点没让他憋死。

    哪来这么多事可写?

    他放下笔看了一眼时间,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四十五分钟。

    林燃不由侧头看了他的小溪流。她微垂着头,端端正正地坐着,一笔一画在卷子上写字,比小学生写作业的模样还认真。

    林燃看了片刻就收回了视线,正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忽然有一团纸条砸到了他的桌面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硕大的一团,他想看不见都难。

    一旁的谢真朝着他挤眉弄眼。

    修长的指尖触上纸条,林燃神色淡淡地打开这团纸条扫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燃哥,我们中午吃点啥?

    林燃还没来得及回应,就听到赵书月的声音从窗外传来——

    “林燃!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考场上所有的人都朝林燃看,包括盛青溪。

    林燃:“......”

    这他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