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1章 燃我31
    等林燃洗了碗出来的时候何默和谢真还站在玄关口和沙发上的盛青溪大眼瞪小眼,门口的两个男孩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谢真此时也注意到了倚在厨房门口的林燃,穿着白色短袖的少年神情淡淡地看着他们,修长的指尖上挂着水珠。

    谢真惊悚地发现林燃和盛青溪穿的还他妈是情侣装?

    他一下子没憋住,看向林燃,“燃哥?你把仙女怎么了?”

    林燃嗤笑了一声,扫向盛青溪的眸光带着显而易见的占有欲,唇角勾起的弧度嚣张而坦然,“你不是都看到了?”

    谢真咽了咽口水,燃哥怎么笑的像个变态。

    何默这时候倒是反应过来了,人仙女昨晚还发着烧呢。就算林燃真的是个畜生也不会选择在这样的情况下欺负人。

    盘腿坐在沙发上盛青溪倒是非常友好地冲他们打了招呼:“何默,谢真。早上好。”

    话音落下,这三个男生动作同步地看向了她,脸上的表情各有不同。

    盛青溪被他们的反应弄得一怔,不太明白她说错了什么。

    何默和谢真是惊讶于盛青溪会记得他们叫什么,而林燃则是不满盛青溪记住了何默和谢真的名字。明明他们俩很少在她面前出现。

    他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地去接她上下学,她怎么还记别人的名字?

    林燃不悦地扫了两人一眼,“一大早的来干什么?平时这个点不是刚睡下?”

    何默:?

    谢真黑人问号脸。

    燃哥咋回事?能不能在仙女面前给他们留点面儿?你自己放假的时候不也天天这个点睡?

    但何默和谢真也只敢心里想想,不敢当着林燃的面把心里的质问三连说出来。

    谢真磨磨蹭蹭地走到沙发边坐下,他还特害羞地坐的离盛青溪远了一点儿,免得林燃这个醋王又发起疯来搞他们。

    如今的谢真和何默都很年轻,这个的每个人都是鲜活灵动的模样。只有盛青溪知道,在林燃去世后谢真和何默变成了什么样子。

    每一年清明他们都能在林燃的墓前遇到。

    那十年,他们风雨无阻。

    也是因为这样,后来盛青溪和他们的关系处得不错,偶尔下个班还会去一起吃个夜宵。所以此时盛青溪见他们坐下就下意识地对他们弯了弯唇。

    何默:“......”

    谢真:“......”

    林燃:?

    何默和谢真慌乱又莫名其妙地对视一眼,然后齐齐转头地去看林燃。两个人疯狂摇头,“燃哥和我们没关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林燃拧眉盯着盛青溪唇角边温柔的弧度,这小东西怎么不管朝谁都笑得这么好看?

    林燃知道谢真他们来是为了晚上宋行愚来光年的事。而他今天凌晨才答应了盛青溪接下来一年要好好呆在她身边。

    所以他也不怕丢脸,就当着何默和谢真的面,语气懒散地问盛青溪:“长官,今晚我能去光年开车吗?到终点就刹车的那种。”

    盛青溪水亮的眸落到林燃的脸上,他的黑眸带着零散的笑意,眸光清淡,他正等着她的回答。

    盛青溪抿抿唇,“你想去就去,不用经过我的同意。”

    林燃低笑了一声,他似笑非笑地看着盛青溪,语带调侃,“那可不行,接下来一年时间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

    他深深地望进盛青溪的眼睛里,一字一句道:“以后我的事,你说了算。”

    林燃的目光过于炙热,盛青溪只坚持了几秒就移开了视线。

    何默和谢真脸上都写满了我要吃瓜四个字。

    但林燃却没有让别人围观习惯,他斜眼看了沙发对面两人一眼,“这事下午再说,我现在送她回去,然后接烟烟去车行找你们。”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你们滚吧。

    何默和谢真叹了一口气,两个人勾肩搭背地往外走。

    何默:“唉,这脆弱的兄弟情啊。”

    谢真:“咱哥俩儿回冷宫呆着去吧。”

    林燃:“我数到三。”

    话音刚落何默和谢真就逃似的往外跑,一溜烟就没影了。

    在他们俩走后林燃上楼拿了一件校服往盛青溪脑袋上一罩,他隔着校服揉了揉她的黑发:“把衣服穿好,送你回家。”

    今天是周末,周末的时候盛兰通常都会带着那些孩子去城西中心公园玩,然后带着他们在外面吃了饭才会回来。所以盛青溪也不怕会被盛兰发现。

    林燃看着盛青溪进门之后关上大门才开车离开。

    银色的重机咆哮着朝着初城半山别墅驶去,山下的门卫看到这个大魔王拦都不敢拦,纵使他们这两年很少看到林家的霸王了,但他每次来必定闹得惊天动地。

    就如此刻。

    安静的半山别墅里不少佣人都好奇地探出头来看来人是谁。

    林烟烟还坐在餐桌前就听到了极具林燃个人特色的引擎声,她把勺子一放就朝着对面的林佑诚道:“爸爸,哥哥来接我了。”

    林佑诚摘下眼镜往门外看了一眼,转而侧头和徐宜蓉道:“阿蓉,去给小火拿副碗筷。”

    徐宜蓉眼底藏着些许不安,她自从嫁进林家就有些怕林燃那个孩子。明明那个时候他还小,可看向她的眼神却是那么令人心惊。

    凶狠,乖戾,就像一只受伤的狼崽。

    婚前林佑诚曾和她协商过婚后他不想要再要孩子的事情,徐宜蓉知道他是为了林燃和林烟烟。

    那时的她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愿意把这两个可怜的孩子视如己出。可惜事与愿违,这两个孩子都不喜欢她。

    这些年她竟有些后悔了,林佑诚并不爱她,在林家她几乎什么都没有。

    林太太只是一个虚名。

    ...

    刺耳的刹车声在门口响起,佣人们早已开门等着迎接林燃。

    而林燃却没有进门的打算,他淡淡地扫了一眼不远处餐厅内坐着的三个人。他抱着头盔站在门口懒懒地喊了一句:“林烟烟,出来。回家了。”

    林烟烟小心翼翼地抬眸看向林佑诚。

    林佑诚面色微僵地放下了筷子,站在门口的少年将他们四人分成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自从林燃离家后,就再也没有踏入过这里。

    林佑诚沉声道:“小火,这里是你的家。”

    林燃听了这话脸上的神情没什么变化,他的心情直至盛青溪离开前都很好。他不想为了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破坏自己的心情。

    空气中的气氛变得尴尬又僵硬。

    林烟烟不安地抿了抿唇,随即便起身对着林佑诚小声道:“爸爸,我回去了。”

    说完林烟烟跑到沙发边扯过自己的书包就往外跑,生怕林佑诚和林燃又吵起来。这父子俩在单独相处的时候或许能心平气和地谈谈,但在徐宜蓉在的情况下林燃绝无可能妥协。

    林佑诚正打算说什么,一旁的徐宜蓉就按住了他的手,她轻声道:“佑诚,小火难得来一次,别冲孩子发火。”

    门外轰鸣的引擎声再次响起,又逐渐走远。

    等声音再也听不见了林佑诚才沉沉地叹了口气,他面带疲惫地摘下眼镜放到桌上:“那件事,小火还是没有原谅我。”

    徐宜蓉握紧了林佑诚的手:“那件事是我的错。”

    林佑诚摇摇头:“和你没关系。”

    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问题。

    晚上七点,光年车行。

    林燃垂着眸和盛青溪发信息。

    [Firegun:长官,八点我有比赛。]

    [Firegun:你是不是应该来监督我?]

    [小溪流:晚上答应了要陪小朋友们玩,不能过去。]

    [Firegun:长官,我也是小朋友。]

    [小溪流:你乖。]

    林燃盯着屏幕上两个字,一时像是着了魔。他想现在就见到她,哪怕只是远远地看她一眼,只要看她一眼他这身滚烫躁动的血液就能平息下来。

    修长的指尖微动,林燃敲了几个字过去就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今晚宋行愚过来是林燃先前答应的事,两人说好了不管他有没有意愿加入“上瘾”,他都要和宋行愚去赛场上开一把。

    林燃拿起赛车服就往隔壁的俱乐部走。

    宋行愚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给了林燃充足的耐心。上一世林烟烟出了事之后宋行愚亲自带人去处理了那几个人。

    宋行愚一直在弥补他们,那一年他找遍了全国有名的心理医生,林烟烟每一天都在变好。于情于理,林燃都应该见宋行愚一面。

    林燃走后不久,被他放在楼下客厅的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此时车行内除了二楼的林烟烟便没有别人了,他们都在隔壁俱乐部里。

    当铃声第二次响起的时候林烟烟下楼拿起了手机,她小跑着出了车行往俱乐部奔去。她跑得急,转弯的时候也没注意看路,刚转过弯就一头撞在了别人的身上。

    这一撞让林烟烟懵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失去平衡。眼看她要往地上倒去,那人却拦腰一把把她捞了回来。

    林烟烟捂着脑袋抬头看去,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正低头看着她,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些许关切,他清俊的面容在廊灯下显得很温柔。

    宋行愚把怀里的小女孩放了下来,等她站稳了才松开手,他温声问道:“你没事吧?”

    林烟烟摇摇头,小声说了声对不起就跑了。

    等跑远了林烟烟才捂着狂跳的心脏停下来,手里紧捏着手机早已不再响。

    除了林燃和林佑诚之外,她第一次距离别的异性那么近。

    林燃换好了赛车服还没走到看台就看到了蹲在角落里林烟烟,这丫头就跟蘑菇似的垂着脑袋安安静静地蹲在那里。

    林燃蹙着眉走过去把这小丫头拎起来,他一脸探究地扫了林烟烟一眼,“你蹲这儿干什么呢?脸怎么红成这样?”

    闻言林烟烟后知后觉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慌乱地把手机往林燃手里一塞,“我回去写作业了,哥哥你的电话响了很久。”

    说完林烟烟就跑了,跑得跟只兔子似的。

    林燃见林烟烟跑没影了才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是他堂哥林煌打来的电话。等林燃再拨回去的时候已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燃哥!准备好了!”

    谢真的喊声越过热闹的看台传到林燃的耳中,林燃抱着头盔往赛场上走。

    见林燃准备下场,谢真小跑着颠颠地跟上来。林燃头也不回地把手机往谢真怀里一丢,漫不经心道:“要是我的小溪流给我打电话就随时喊停。”

    谢真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他不解地挠了挠头,“你的小溪流?燃哥,你的小溪流是谁?那仙女怎么办,你早上还...”

    谢真话还没说完就被后面追上的何默弹了一下脑门,何默嘴角微抽,“阿真,你说话前能不能动动脑子?你想想仙女叫什么。”

    “仙女叫什么?仙女叫、叫..”

    谢真恍然大悟。

    他瞅了一眼前边的林燃,嘀咕道:“默子,燃哥现在和仙女什么情况?”

    何默一脸神秘地摇摇头,“不知道,不清楚,别多问。”

    近来林燃的脾气比以前还要差一些,不管什么事都随时可能出意外。至于和盛青溪的关系,他们最好不要过多掺和。

    毕竟今天早上人仙女只是对他们笑了一下,林燃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何默在心里轻哼,还能有什么情况?栽了呗。

    ...

    这不是宋行愚第一次见林燃,年前他就来过光年俱乐部看过林燃的比赛。林燃玩得又疯又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少年与其他赛车手不同。

    他有一股特别的劲儿。

    但今天的林燃显然和年前那会儿不太一样,他今天慢得就像在老太太在公园散步。

    宋行愚一时疑心林燃还在因为林烟烟的事在生气。

    宋行愚倚在爱车旁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他觉得自己都等到了天荒地老林燃才慢悠悠地骑着小绵羊慢吞吞地抵达了终点。

    “啪嗒”一声。

    微弱的火焰在暗色中燃起,浓烈的烟味骤然散开。

    宋行愚清俊的面容平白多了一丝邪气,他瞥了一眼从摘下头盔的林燃,咬着烟含糊道:“这两天从良骑小绵羊了?”

    林燃底下的重机张牙舞爪,像只耀武扬威的怪兽。偏生到宋行愚嘴里就成了小绵羊。

    但这一句话却让林燃品出一丝上一世的味道来。宋行愚还是这样,看起来是个温柔耐心的邻家哥哥模样,私底下就是斯文败类。

    恶劣又直白。

    林燃没接他的话,只抬了抬下巴转而说起俱乐部的事,“加入俱乐部的事明年六月之后再说,但平时你们缺人随时给我打电话。”

    宋行愚是聪明人,林燃话语间的意思明显是答应加入“上瘾”。

    至于为什么是明年六月就是林燃的私事了。

    闻言宋行愚轻笑了一声,温柔的眉眼在烟雾中若隐若现,清澈的嗓音越过带着冷冽的暮春,“下个月扬山就有一场比赛,有空就来。”

    林燃:“......”

    这人还真是不客气。

    宋行愚从烟盒里敲出一支烟,眼底含了丝笑意,“来一根?”

    林燃抱着头盔越过宋行愚,背对着他随意挥了挥手,嗓音微凉,“不了,今天有事,改天再找你玩车。玩的开心。”

    宋行愚眉峰微挑,林燃早上答应他的时候可半点没犹豫。晚上人也来了偏偏说有事,看来还真是急事。

    看台上的谢真和何默也一脸懵逼。

    何默用手肘推了一下谢真,“燃哥什么情况,按理说仙女也不在这儿。他装什么呢?”

    谢真虽然眼睛小,然后他的小眼睛却很灵动。他用余光敏锐地看到了林燃正朝着他们走来,他轻咳一声,“阿真,晚上甜蜜双排吗?”

    何默也极有灵性,卡在喉咙里的话到了嘴里就转了个弯,“排,目前段位大师,目标钻一。”

    谢真:?

    谢真竖眉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何默嘀咕:“你说我什么意思?”

    林燃刚走近,就听到这两个小学生在这里吵吵闹闹个没完,他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林燃掀开眼皮瞥了一眼和何默吵得脸红耳赤的谢真,“阿真,手机给我,我去回个电话。”

    谢真一把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往林燃怀里一摁,唾沫星子差点就飞林燃脸上了,“拿去!”

    林燃挑了挑眉,也不和他计较。

    十分钟后。

    林燃从更衣室出来,一手拎着头盔,另一只手捏着手机。林煌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小火,你现在有空吗?”

    林煌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对劲。

    林燃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晚上八点半。

    他应道:“你说。”

    林煌迟疑了片刻,许是因为他在不方便说话的场合,他压低了声音道:“小火,今天你爸那位下午来了老宅。现在爷爷在这发脾气呢。”

    林燃蹙眉,“因为什么事?”

    徐宜蓉除了逢年过节或者特殊的日子以外很少去老宅,林家的人对她的态度一般,她也不想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林煌叹了口气,“你爸他..他最近资助了一个初城大学的女大学生。”

    听到这里林燃没应声,林煌等了许久才忐忑不安地说出了那句话:“从照片上来看,那个女大学生长得像..像婶婶。”

    握着手机的手骤然收紧,林燃的瞳孔微震,声音绷得死紧,“你说什么?”

    林煌忙解释道:“爷爷找人调查过了,就只是单纯的资助。被资助人不知道是你爸的身份,你爸偶尔会去初城大学,但也只是远远地看一眼。”

    回应他的是通话结束的声音。

    ...

    盛青溪站在一旁看着盛兰赶着这些小家伙去洗澡,小家伙们凑在一起就像一群小鸭子,叽叽喳喳又热热闹闹地往大浴堂赶。

    盛青溪这时候才有空看手机。

    她和林燃的对话框仍停留在那一句:你乖。

    盛青溪垂眸注视着林燃发送的那句话,她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去看看那一个也很乖的小朋友,毕竟这个小朋友虽然乖但也难哄。

    夜风吹起盛青溪身上宽大的校服,属于林燃淡淡的味道也被风吹散。

    手缩进校服里,盛青溪小跑着下了车。

    热闹的街道上灯火辉煌,盛青溪径直走进了俱乐部。但她找遍了整个看台和赛场都没能找到林燃,谢真和何默也不见踪影。

    盛青溪犹豫半晌,拐弯进了隔壁的车行。

    男生们吵闹的声音自二楼传来,是谢真和何默在玩游戏。

    “默子救我救我救我,啊啊啊啊啊我觉得我还能再救一下!”

    “往野区走!!!走位你会吗走位!”

    “你看不到我在努力吗!”

    盛青溪轻手轻脚地走上二楼,她扶着黑色的栏杆悄悄看向客厅,林燃不在这里。

    她眨了眨眼睛,正打算转身下楼的时候却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眼睛。

    林烟烟从三楼探出脑袋看她,许是因为怕打扰到谢真和何默,这小丫头用气音喊道:“姐姐,我哥哥在阳台,你快上来。”

    林燃上楼的时候林烟烟正巧瞥到一眼,她很少见到林燃脸色这样难看,上一次他这个样子是抱着受伤的盛青溪的时候。

    闻言盛青溪没有犹豫便上了三楼。

    林烟烟见盛青溪没有离开才松了口气,她扯住盛青溪的衣角往四楼阳台的方向看去,随即她压低声音道:“姐姐,我哥哥好像不太对劲。”

    盛青溪一怔,“他怎么了?”

    “不知道,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林烟烟老实地摇摇头,“姐姐,你能去看看我哥哥吗?我怕他又胡思乱想。”

    这段时间林燃的不对劲林烟烟都看在眼里,但她却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

    盛青溪抬手揉了揉林烟烟发,“别担心,我去看他。”

    柔软温热的手轻缓地贴在林烟烟的发顶,她有些茫然地看着盛青溪。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忽然涌上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之前盛青溪就这样温柔地揉过她的发。

    可是明明没有,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直到盛青溪走上四楼林烟烟才缓过神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

    光年四楼阳台的设计很漂亮,透明的花房,明亮的灯光,精致的桌椅,小巧的秋千。可林燃却偏偏坐在黑暗里。

    少年无所畏惧地跨坐在栏杆上,他仰头看着沉沉的夜色。

    月色浸染,他的背影似在风中摇摇欲坠。

    盛青溪抿抿唇,栏杆上放着几听啤酒,地面上的酒瓶东倒西歪。她未曾走近林燃就闻到了从那一侧传来的烟草味。

    浓烈、辛辣。

    盛青溪走近林燃,他似是没注意到楼上多了一个人,姿势未变。

    “林燃。”

    盛青溪在距离林燃不足两米的距离停下,她轻声喊他的名字,就如以往一般。

    林燃起先以为是自己喝多了出现幻觉,直到她喊了他第二声。他这才像如梦初醒一般转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盛青溪。

    安静漂亮的女孩正看着他,目光柔软如初,眼神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担心。

    林燃立即掐灭了烟。

    掐了烟之后他却没有动作,只是换了一个方向看着盛青溪。他依旧坐在栏杆上,他的背后就是仿佛随时都能够将人吞噬的暗夜。

    不论盛青溪怎么看,林燃此时的情绪都不太好。

    他双眼微微泛红,眼神脆弱又固执,可望向她的时候里面又多了一丝柔软的意味。

    明明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盛青溪却觉得他在哭。

    林燃以为盛青溪会走向他、靠近他。

    但是她没有。

    她只是站在原地凝视他许久,随即朝他张开双臂,双眼微弯,唇角边的弧度温柔,语调亲昵又轻缓:“林燃,过来我抱抱。”

    林燃呼吸一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