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30章 燃我30
    凌晨三点。

    盛青溪缓缓睁开了双眼,模糊又温暖的光映在她眼前,只床头亮着一盏小小的壁灯,将这一隅照得明亮。

    她睁着眼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个地方哪里,这是林燃的房间。他的房间布局她曾在图纸上看过无数次,不仅是他的房间,还有这整幢别墅。

    那十年间她反复地看过这幢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她闭着眼睛都能准确地找到这幢别墅的每一个房间。

    房间内很安静,细听能听到窗外飒飒的风声混着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

    盛青溪动了动身子,她坐起身扫了一圈林燃的房间。

    和简单冰冷的图纸和数据比起来,此时这个房间显然是生动而鲜活的,这里都是林燃生活的痕迹。

    暖调的床灯,冷色调的墙纸,精致昂贵的玻璃展柜。展柜里放着林燃珍藏的奖牌和各式各样的拳套以及他和林烟烟还有他母亲的合照。

    前世,林烟烟告诉她,林燃原本有机会可以逃出去的。

    但林燃在把林烟烟抱到门口之后他又艰难地返回二楼拿这一张合照,于是他没能再走出来,他被困在了那一场大火里。

    当盛青溪看到角落里的沙发时她的目光停住,林燃侧躺在那里。

    他似乎睡着了。

    盛青溪无声地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林燃,他的身高已经接近一米八五,躺在小小的沙发上显得有些委屈。他的小半张侧脸在暖调的灯光下看起来竟然柔和了一点。

    侧脸的弧度平白显现出一丝温柔,细碎的黑发泛着微光。

    盛青溪掀开被子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怕吵到林燃她没有穿鞋。

    她迈着小小的步子悄无声息地走到沙发前蹲下,睁着水亮的黑眸静静地看着林燃的睡颜。

    林燃睡着的样子看起来很乖,干净又漂亮。

    但此时盛青溪没什么力气,蹲了一会儿便觉得累了。

    盛青溪悄悄地往沙发上靠了靠,她不敢离林燃太近,便只靠在他的右侧肩膀下方的一小块沙发布上。她能听到林燃均匀的呼吸声,就在她头顶。

    与她咫尺之遥。

    正靠在沙发边胡思乱想的盛青溪并没有注意到她上方的人睁开了眼睛。

    林燃压根没睡着,她没有醒来他怎么敢睡。所以当盛青溪掀开被子的时候他就知道她醒了,但他没出声,想看看这小东西想做些什么。

    他垂眸看向下方的盛青溪。她歪着脑袋靠在沙发边,双手抱着膝盖,纤瘦的脚踝被宽大的裤脚遮掩,她光着脚。

    小小的一团,不知道在发些什么呆。

    林燃起身,在盛青溪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搂住她的腰将她打横抱起。他垂眸淡淡地扫了一眼还在愣神的女,“盛青溪,你发烧了自己知道吗?”

    “谁教你走路不穿鞋?”

    盛青溪的身体骤然悬空,她呆了一会儿才发现林燃的眼里毫无睡意。

    他一直都醒着。

    闻言她下意识地蜷缩了脚趾,小声道:“我不难受了。”

    林燃弯腰把盛青溪重新塞回被子里,等用被子把她盖的严严实实之后才伸手探了探她额间的温度。

    当林燃的手掌贴上来的时候盛青溪下意识闭上了双眼,她的睫毛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像一只受了惊的小蝴蝶。

    林燃坏心眼地在上面多放了一会儿。

    盛青溪不安地抿了抿唇,她试探着睁开眼偷偷地看了一眼。

    但她一睁开眼就对上了林燃微暗的双眸,他眸色晦暗不明地看着她,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良久。

    她退烧了。

    林燃缓缓移开手,但眼神却留在她的脸上。

    半晌,他哑声道:“盛青溪,我活着。”

    盛青溪一怔,她垂下眸避开了林燃的视线。

    林燃应该问她为什么会这样问,但他此刻却问不出口。因为盛青溪的模样看起来太难过了,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

    他暂时分不清盛青溪会这样问的原因,到底是那天在光年他的超速吓到她了还是因为其他...

    因为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

    他叹了口气,指腹轻抚上她的眼角,低声道:“我之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哭?”

    乖乖靠在枕头上的女孩没应声,只是睁着眸子望着他。

    林燃凝视她片刻,他喉间干涩,“盛青溪。有关于上次我说的话,我反悔了。以后我还来接你上学,送你回家。”

    他有些笨拙地问:“你..你能不能继续教我写作业?”

    盛青溪看着林燃眨了眨眼,她抬起手朝他伸出一根食指。

    林燃盯着白皙纤细的指尖看了一会儿才看向盛青溪,声音低低的:“做什么?”

    盛青溪小声道:“你离我近一点。”

    闻言林燃身体一僵。

    她又要做什么?要是再来一次他就真的受不了了。

    林燃迟疑着微微俯身靠近了盛青溪,不稍几秒,她微凉的指尖就触上了他的眉心。

    她柔软的指腹像羽毛一样滑过他的眉心,轻点了一下,她轻声道:“林燃,你答应我一件事。”

    林燃的声音已哑得不成样子,“什么事?”

    盛青溪弯了弯唇,语调轻柔而缓慢:“林燃,接下来的一年时间,能不能呆在我身边?”

    林燃的喉结不自觉地剧烈滚动,他狼狈地闭上了眼,不敢再去看她。

    他听到自己嗓音喑哑地应:“好。”

    清晨,窗外阳光和煦。

    “林燃,裤子太长了。”

    女孩软糯清甜的声音从他房内传来,她喊他名字时拉长的音调让这一声听起来有点像撒娇,像只猫儿似的在他身边蹭来蹭去。

    林燃唇线微紧,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敲了敲门应道:“我可以进来了吗?”

    等盛青溪应了之后林燃推门进了房间,一踏入房门他的脚步就顿住了。房间内此时还弥漫着从浴室里带出来的水汽里,水汽里是他沐浴露的味道。

    但林燃却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甜,比他吃过的任何一种草莓糖都甜。

    他像是被这丝丝缕缕甜蛊惑一般,视线不收控制地朝床边的盛青溪看去。

    女孩刚洗过澡,黑发软软地披在她的肩头,发尾微湿。她素净的脸上还沾着水滴,脸侧有淡淡的红晕,那双黑亮的眸正盯着他瞧。

    淡粉色的唇轻抿着。

    看起来纤弱漂亮的颈侧还沾着几缕黑发,他宽大的短袖松松垮垮地穿在她的身上,她精致的锁骨一览无余,娇小的身躯完全被他的衣服所包裹。

    林燃一时竟走不动道,他只是怔怔地看着盛青溪。

    直到他眼前的女孩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林燃。”

    她歪着头和他对视,似是好奇他在看些什么。

    林燃轻咳一声,他掩饰般地移开了视线,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裤子..裤子哪里长了?”

    盛青溪低头扯了扯几乎要掉下去的黑色长裤,还有小半截拖在地上。她抿了抿唇:“就是很长,你看不出来吗?”

    林燃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敢再去看她。

    他的T恤穿在她身上像条小短裙,裤子就不说了,她整个人像是要淹没在他的裤子。林燃忍不住又开始胡思乱想。

    他的他的他的。

    衣服是他的,里面的人他也想要。

    林燃沉沉地吐了一口气,他收敛自己过分活跃的思绪,低声道:“你坐下。”

    闻言盛青溪乖顺地在床边坐下,林燃的床很高,她坐上去两只脚就悬空了。空荡荡的裤管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晃悠。

    林燃在她面前蹲下身,修长的指尖犹豫着探向了他自己的裤子。

    这是他十五岁的时候穿的裤子,他找了许久才找到一条这样小的,毕竟他两年前才搬来这里。但即便是这样穿在她的身上也大的过分。

    他一点一点将裤管往上卷,女孩小巧白皙的脚出现在他视线里,纤瘦脆弱的脚踝只需他一只手就能完全掌控,莹白的小腿细腻而光滑。

    操。

    林燃暗骂了一句,这都是什么事。

    他慌乱地起身去翻抽屉里的夹子,他越着急就越乱。连翻了三个抽屉他才在第一个抽屉里找到夹子。

    盛青溪看着林燃着急忙慌的样子以为他急着出门:“林燃,你有事要出去吗?那一会儿我可以自己坐车回家。”

    林燃合上抽屉,沉默了许久才道:“不出去。”

    接下来林燃没再东想西想,他加快了动作把裤子固定在她的小腿肚下方。又起身在她身侧用过长的上衣打了一个结,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

    这两年他为了照顾林烟烟,没少学家务事和这些小女孩喜欢的穿衣方式。

    做完这些后林燃立刻拉开了与盛青溪的距离,他率先起身朝门口走去:“弄好了就下来吃早饭,不许不穿鞋。”

    等林燃走后盛青溪叠好了被子才慢吞吞地下楼。

    她安静地看着如今还完好无损的别墅,心也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餐桌上已摆好了冒着热气的早餐,香味渐渐散开。

    林燃见盛青溪下来便将碗和筷子都放好,他朝她抬了抬下巴:“盛青溪,过来吃饭。早饭是刚刚陈阿姨做好的。”

    盛青溪往前走的脚步一顿,她重复道:“陈阿姨?”

    林燃随口解释道:“陈阿姨是平时烧饭打扫卫生的阿姨。从我和烟烟搬来这里她就在了,她做饭的手艺不错。”

    盛青溪拉开倚在坐下,她垂眸问道:“林燃,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个阿姨?”

    林燃皱着眉想了很久才道:“好像是我爸找的,那时候我和烟烟刚搬出来,他不放心。那时候还给我们配了司机和保镖。”

    他将热好的牛奶放到盛青溪手边:“后来我上了高中开始玩车才让保镖和司机都撤了。烟烟挺喜欢陈阿姨的,她就一直留了下来。”

    盛青溪点了点头,没再问其他的问题。

    两人吃完早饭没多久谢真和何默就到了。

    谢真也不看客厅是不是还有别人,进门就嚷嚷:“燃哥燃哥,今晚宋行愚他们要来光年。你去不去?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盛青溪听到宋行愚的名字才抬眸看向谢真。

    宋行愚,这是上一世林烟烟的丈夫。

    谢真咋咋呼呼的,一转头就对上了盛青溪的视线,他傻傻地愣在原地。

    这咋回事?

    仙女怎么在燃哥家里?仙女身上穿的是什么?

    何默走到一半忽然被一座小山似的谢真挡住,他不满地推了推谢真:“阿真,你干嘛呢?你这一停后面都走不动道。”

    说着他也探头朝谢真的视线方向看去。

    水嫩的小仙女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眼眸澄澈漂亮,一尘不染。

    何默:“......?”

    他们燃哥马上要去坐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