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29章 燃我29
    肥瘦相间的肥牛在明亮的灯光下泛着有诱人的光泽,味道丰富多层的调料盛在瓷白的小碟子里,火锅的香味弥漫在包厢内。

    林燃不敢多夹,只给盛青溪夹了一片肥牛和一个牛丸。

    他抬了抬下巴,黑眸落在她白皙的脸上,低声道:“慢点吃,吃不下就不吃。”

    盛青溪拿着筷子慢吞吞地戳向这一颗圆滚滚的丸子,滚胖Q弹滑软的丸子在酱料里滚了滚,她微微低头,张嘴咬向这颗丸子。

    掩在贝齿间的舌尖若隐若现,淡淡的粉色一闪而过。

    林燃呼吸微滞,骤然移开了视线,喉结不自觉地随着主人情绪的变化而滚动,他欲盖弥彰似的拿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

    可这样并没有让林燃好受一点,他喉咙干的冒火。

    林燃丢下一句去洗手间便起身离开了。

    林燃只穿了一件短袖,可即便这样也难掩他的燥热。修长的指尖有些急切拧开水阀,冰凉的水急急地冲下,林燃捧起水就往脸上扑。

    他狼狈地喘了口气。

    他知道盛青溪的唇有多么柔软,也就是因为知道他此刻才这样难耐。

    想亲她,想的他发狂。

    五分钟后。

    林燃神情自然地回了包厢,白皙的颈侧仍有细碎的水滴滑落,白色T恤的领口被水沾湿软趴趴地黏在他削瘦精致的锁骨间。

    他坐下的时候盛青溪已经开始吃第二个丸子了,腮帮子鼓鼓的,见他回来湿哒哒的样子还抬眸多看了他一眼。

    林燃挑了挑眉:“好吃?”

    对于盛青溪来说前世的习惯她都逐渐地改,不论是观察人的职业习惯还是不吃肉的职业后遗症。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接受林燃还活着的事实。

    她尽量把自己拉扯到如今的时间线上。

    盛青溪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此时盛青溪还裹着林燃买来的外套,不知是不是因为包厢内温度渐高她的双颊微微泛红,她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好像有点晕。

    林燃起先没发现盛青溪的不对劲,直到她晕晕乎乎地伸手去拿桌上放着的啤酒。

    那几瓶啤酒是何默和谢真点单点习惯了顺手点的,但碍于盛青溪在这里,他们都不好意思喝,所以便放到了一边。

    盛青溪的指尖还没触上啤酒罐就被一只微凉的手掌拉住了。

    林燃像是贪恋般地把她的指尖都纳入掌心之中,不动声色地将她还没有他手掌一半大的小手包裹住。她掌心不正常的温度却他的动作顿住。

    林燃眸光微暗,他低声喊她的名字:“盛青溪。”

    盛青溪懵了一下才迟缓地寻到他的视线。

    林燃蹙眉:“你不要动。”

    说着他便俯身贴近盛青溪,探手抚上了她的额头。

    她的额间滚烫,双眸氤氲着淡淡的雾气,颊侧的嫣红有加深的趋势。

    这些都在告诉林燃,盛青溪发烧了。

    林燃心里一紧,他推开椅子就弯腰一把抱起了盛青溪。不等何默和谢真问他便道:“你们吃,我带她回医院。”

    盛青溪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画面就骤然旋转,顶上晃动的灯光让她有些难受。

    她侧过脸小声问:“林燃,我们去哪里?”

    林燃的脚步不停,他沉声道:“去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医院两个人触动了他怀里的人的神经,她开始小声嘀咕:“又去医院,我不想去医院,我不喜欢医院。”

    盛青溪对医院大部分的记忆都来自于上一世。

    她曾在医院里送走了带了她三年的前辈,也在医院里看过数次受害者满身是血的模样,又或是犯人中了枪被送到医院抢救。

    无数的画面在她脑海内回闪,这些记忆都是让人不太愉快的。

    她的大脑此时一片混沌,混乱的记忆交错,她暂时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言行。

    盛青溪难得这样孩子气,她像小时候和盛兰撒娇那样和林燃说话:“林燃,我们不去医院好不好?愿愿不想去医院。”

    林燃的脚步微顿,他低头和怀里的盛青溪对视一眼。

    她迷蒙的双眸正对着他,里面满是恳求。

    林燃的一颗心被她的眼神泡得又酸又软。

    林燃移开视线抱着她出了门,随手拦下了一辆车。

    上车之后林燃并没有放开盛青溪,仍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只是车内幽暗的环境让他看不清盛青溪的眼睛和神情。

    林燃用手背探了探她脸上的温度,他低声问:“愿愿为什么不想去医院?”

    她像是瘪着嘴,声音又轻又软,撒娇似的:“因为愿愿害怕。”

    林燃沉默片刻,对司机报了城南花园的地址。

    既然她不愿意去医院他就带她回家。

    车启动后林燃给他堂哥打了电话,他简单地说了一下盛青溪落水以及检查报告的结果,又说了大概的时间便挂了电话。

    盛青溪紧紧贴在林燃的胸前,她能够清晰地听到他胸腔内的心跳声。她安静地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在他左胸处的布料上蹭了蹭。

    林燃是暖的。

    盛青溪睁着眼睛望着车窗外的霓虹闪烁。

    车内一片寂静,明灭的光仿佛将车内和车外分成两个世界。

    对盛青溪来说,思考变得很困难。她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林燃,我找了十年。我一直找一直找,找的好辛苦。”

    林燃低头,下巴贴上她滚烫的额头。

    他耐心地问:“你在找什么?”

    盛青溪怔怔道:“找你,我一直都找不到你。烟烟也找不到你,她经常一个人偷偷哭,但是后来有人陪着她了。”

    林燃一时没听明白盛青溪在说些什么,只零星听到几个词,他拧起眉又抚上她的额头:“谁在哭?为什么找不到我?”

    她忽然摇了摇头,小声又确定地说:“你不在。”

    黑暗中的林燃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她又问:“林燃,你什么时候成年?”

    林燃收紧了抱着她的手:“还有九个月。”

    林燃的生日在一月份,几乎每年他过生日的时候都会下雪。以前他母亲在的时候他在那一天都能吃到一碗面,后来便只剩下了蛋糕。

    他自己并不爱过生日。

    盛青溪缓缓了松了一口气,她的声音已轻的微不可闻:“还有十四个月。”

    林燃低下头想努力听清她的话,但盛青溪却睡了过去,他没能听到她说的这句话。

    车在夜色中穿梭在车流里,向着城南疾驰而去。

    林燃抱着盛青溪下车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家的别墅门口停着的明黄色跑车,即便在夜里这车也骚的明明白白的。

    倚在跑车旁的林煌顺着闪烁的车灯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在看到林燃怀里还抱了人时林煌不由挑了挑眉,他抬手懒懒地打了声招呼:“哟,小火。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个男孩,没想到是个小姑娘。”

    林燃怕吵到盛青溪,低声道:“哥,你小点声。”

    刚刚林煌只是调侃,此刻他见林燃这个态度不由真的好奇了起来。

    他探头往林燃胸前看去,想将这个女孩看得清楚一点。但他还没多看一眼林燃就拉起大衣把人遮掩了往别墅里走去。

    林煌:“......”

    林煌不由小声道:“这一会儿我不还能看见?你挡什么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林燃一时没办法向林煌解释说这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林燃直接抱盛青溪回了他自己的房间,林煌弯腰开医疗箱的时候顺嘴问了一句:“烟烟那小丫头呢?出去玩了?”

    林燃俯身小心翼翼地把盛青溪放在床上,他又蹲下身脱下了她的鞋。

    做完这些他才压低了声音应道:“烟烟回我爸那里了,我们年级段出去春游,我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在家里。明天我就去接她回来。”

    林煌拿出体温计朝着床上的人看去,床上的女孩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即便面病容也掩盖不了她漂亮的眉眼和完美的骨相。

    这一眼就让他明白为什么林燃挡着人不让他看了。

    他们圈里都很少有这样好看的小姑娘。

    林煌心里觉得好笑,他这个冷冰冰刺头似的弟弟也有这样一天。

    他没多问,年少时的喜欢简单而珍贵,他更愿意做个旁观者。

    林煌简单地给盛青溪做了个检查,他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看的林燃,安慰道:“小火,这小姑娘没什么事,就是发烧了。你看吃药还是打针?”

    林燃蹙眉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盛青溪,半晌才道:“我下楼去拿水。”

    林煌点头:“我给你看着。”

    在林燃走后床上的盛青溪忽然动了动,她的体温还在升高,这样的热度让她不太好受。

    林煌听到动静朝床上看去,躺着的女孩嘴唇一张一合,似乎正在说些什么。

    他凑近听了一句,她在小声地问:“林燃,你疼不疼?”

    林煌疑惑地挠了挠头,他们家小火哪里受伤了?

    刚见面他没怎么注意林燃,都把注意力放在盛青溪身上了。

    不过两分钟林燃便推门拿着水杯回来了,林煌见他抱着盛青溪喂了药才问道:“小火,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林燃一怔,他转头看向林煌,黑眸微沉:“哥,你为什么这么问?”

    这个回答一听就是没受伤,林煌心想估计是这小姑娘烧糊涂了说胡话呢。他没提这件事,只应道:“看你脸色不太好,怕你有伤也憋着不说。”

    林燃这孩子打小就是这样,什么事儿都放在心里。

    现在大了就更不用说了,连家都很少回,逢年过节能见他一面就不错了。

    林燃一时间说不上自己心里的情绪,他低声应道:“我没受伤。”

    林煌心说我想也是。

    他没打算在这里多留,毕竟他这宝贝弟弟一心只顾着那小姑娘,怕是没心思和他闲聊。林煌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房间内只剩下林燃和盛青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