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20章 燃我20
    说了半天盛青溪都没能让林燃把这些零食再拿回去,她垂头丧气地回教室去处理那一大堆零食。

    还好林燃没有丧心病狂到把袋子也拿走,盛青溪把零食都装回袋子里,然后把袋子放在了脚下。她的双腿只能可怜巴巴地缩在一起,一时间也不分不清到底是她吃零食还是零食吃她。

    林燃说这些零食随她处置,想到这里盛青溪试探着问了一句她的同桌:“陈怡,你想吃零食吗?我把这些零食分给大家吃可以吗?”

    陈怡连忙摇头,她压低声音道:“谁敢吃大魔王的东西?没人会拿的。”

    盛青溪不由叹了口气,大家怎么都这么害怕林燃呢?

    盛青溪没办法,只能把这些零食带回家分给那些小家伙们吃。

    这一晚她和宋诗蔓一起去自习室的时候林燃又来了,宋诗蔓见了他就不满地嘀咕:“自习室老师是怎么回事?随便进人也不来管管。”

    她说的小声,只有旁边的顾明霁听到了。

    顾明霁嘴角微抽,他今天去办公室找蒋铭远的时候,刚好听到蒋铭远在和一班的班主任屈老师一起商量自习室名额的事。

    高三毕业之后应该会空出七个位置,而新的一届高一只有在高一下半学期自习室的名额才会对他们开放。因此他们商量了一下,六月结束后自习室能分给现高二四个名额。

    顾明霁进门没多久就听屈老师说一定要给一班留一个名额的事。这不是小事,老屈也没瞒着蒋铭远,直说是为了林燃。

    林燃的大名没有学校哪个老师是不清楚的。

    蒋铭远没有即刻答应,两个人说了半天干脆去找了赵书月。

    顾明霁把这周违纪名单放下就离开了。他觉得传言似乎不太对劲,都说盛青溪喜欢林燃,但这两天他观察下来,分明是林燃缠着盛青溪。

    盛青溪大多数的心思都用在学习和宋诗蔓身上。

    宋诗蔓这个人也怪不对劲的。

    想到这里顾明霁无奈道:“宋诗蔓,估计以后林燃会常来。我今天去办公室的时候,听一班老师给林燃要名额了。”

    说完顾明霁就静待着宋诗蔓的反应。

    果不其然,宋诗蔓立刻变了脸色。

    她把笔一丢,气呼呼道:“林燃是不是有病?”

    自从林燃来了盛青溪就不管她了,把批改作业的时候都交给了顾明霁。每天分给她的时间只有讲题目的那些功夫。

    宋诗蔓觉得她和林燃八字不合。

    顾明霁满脸黑线,他不是八卦的性子也忍不住问:“宋诗蔓,你不是喜欢林燃吗?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吃醋么?”

    宋诗蔓白了他一眼:“你懂个屁,林燃和小溪谁对我好?我又不是瞎子。”

    不管她再怎么吃醋,林燃都不会喜欢她。

    而且这些日子下来,她发现自己对林燃的喜欢都要被消磨地差不多了,尤其是这两天。离林燃越近她就越能感受到这个人的恶劣。

    林燃这个人简直是蛮不讲理,有几次她都想把林燃的嘴封起来。

    宋诗蔓恨恨地瞪了一眼林燃。

    林燃的感知很敏锐,他懒懒地掀开眼皮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又移开了视线。

    宋诗蔓:“......”

    她更生气了!

    这一边盛青溪正在给林燃写学习计划,林燃的记性和悟性都很好,他只是单纯地不想学习。盛青溪没有像要求宋诗蔓那样要求林燃,她不知道林燃的热情能保持多久。

    她只能保证只要林燃来一天,她就教他一天,只要他愿意听。

    林燃也不看书,盛青溪垂头写字的时候他就盯着她看。

    盛青溪其实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管是上学的时候还是工作以后。可当视线的主人变成了林燃,她的感觉就变得很奇怪了。

    她手里的动作微顿。

    盛青溪小声开口:“林燃,你别看我。”

    林燃置若罔闻,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这时恰好老屈却背着手偷偷溜达到了自习室,他刚刚去教室没找到林燃,问了何默才知道这臭小子已经跑来自习室了。

    老屈是来看林燃到底有没有在学习。

    结果老屈才走到窗边就见林燃斜着身子没个正形地一瞬不瞬地盯着人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瞧,这哪是来学习的?分明是来欺负人的!

    老屈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林燃一眼,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他干脆从虚掩的后门走了进去。

    林燃注意到老屈来了还有些讶异,他没出声,只抬手示意了一下。

    对着几双好奇的眼睛,老屈勉强扯起了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等走到林燃身边他就立即收敛了自己的神色,他弯下腰压低声音道:“林燃,你怎么回事?不是说来学习的吗?”

    林燃听老屈这么问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把昨天做的试卷翻出来往老屈面前一递。

    动作潇洒,眼神自豪。

    老屈看着试卷上红艳艳的57分陷入了沉默,他扫了一眼这张试卷。这张试卷出的很好,高一数学的知识点全部囊括在里面了。

    老屈瞥了一眼林燃身边的小姑娘,她正在写有关于林燃的学习计划。

    林燃还真是来学习的。

    老屈先前没见过盛青溪,他挠了挠头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样好看的小姑娘通常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见一眼就不会忘记。

    老屈凑到林燃身边悄声问:“林燃,你哪里骗来的小姑娘?哪个班的?”

    林燃无情道:“老屈,你打扰我学习了。”

    老屈:“......”

    得,他走了。

    临走前老屈还丢下一句:“我倒要看看你下个月月考能考第几。”

    林燃轻哼了一声。

    盛青溪花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来写林燃的学习计划,她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给宋诗蔓讲作业。这一个小时她就让林燃自己玩。

    林燃颇有些不满:“我是来学习的,不是来玩的。”

    盛青溪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由弯了弯唇,轻声应道:“那你看一会儿书,背几首古诗词或者文言文都可以,我把目录都给你圈出来了。”

    林燃:“......”

    他为什么要多嘴?手机不好玩吗?

    林燃翻开语文书扫了几眼,文绉绉的古诗词他一点想背的**都没有。他用余光悄悄看了一眼对面的盛青溪和宋诗蔓。

    可一抬眸就正好和看过来的顾明霁视线对上。

    林燃一点都没有偷看被发现的不好意思,他就继续看着对面的人。

    顾明霁默默地低下了头,他一时看不懂林燃对盛青溪到底是什么想法。

    盛青溪讲题目的时候很有耐心,甚至大部分时间她都在夸赞宋诗蔓的进步。当她笑着摸摸宋诗蔓脑袋的时候,宋诗蔓会有些羞涩地笑一下。

    林燃:?

    其中一道曲线函数,盛青溪讲了三遍宋诗蔓都没明白,连林燃都听懂了。林燃瞅着盛青溪,这小姑娘也不生气,还反过来安慰满脸郁闷的宋诗蔓。

    就这么几道题两人折腾了一小时。

    直到下课铃声打响宋诗蔓都很低落,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笨了。

    盛青溪见宋诗蔓这样闷闷不乐便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耸拉着脑袋的宋诗蔓立即抬起了头,她双眼放光地看着盛青溪,确认似问道:“真的吗?”

    盛青溪点头。

    最后的结果是宋诗蔓眉开眼笑地走了。

    而回教室放书和试卷的林燃并不知道这两人说了什么,因为他正在教室里发脾气。

    原因是他的2009和2018不见了。

    林燃翻遍了整张桌子都没找到那两枚硬币,他甚至连地上都找了一遍。何默和谢真也在一旁帮林燃找,可找了许久他们都没能找到。

    林燃满脸阴沉地看着自己的桌子,一脚就踢翻了一旁的椅子。

    椅子倒地发出的巨大声响惊动了还留在教室里的人,他们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霎时间整间教室都没人说话了。

    谢真咽了咽口水,问道:“燃哥,你今天把这两块钱放哪里了?”

    林燃皱着眉盯着自己的课桌椅,声音微冷:“就放在桌上。”

    按理说他们班没人敢动林燃的东西,更何况只是两枚硬币而已。但现下一时找不到也没办法,盛青溪还在等他。

    林燃丢下一句“明天去调监控”就走了。

    何默和谢真彼此苦恼地对视了一眼。

    何默提议道:“阿真,我们明儿给燃哥找两块钱放回去?”

    谢真不赞同地摇头:“燃哥一定能认出来,你仔细看过那两枚硬币没有?”

    何默:“没有。”

    谢真:“那不就得了,到时候别更生气了。”

    “唉。”

    两人齐齐地叹了一口气。

    林燃回到自习室找盛青溪的时候她已经提着那两大袋零食等在那里了,她也不知道在地上放一会儿,就这样提在手里。

    他微微俯身从她手里接过了这两个袋子,随口问道:“带回去吃?”

    盛青溪跟在他身后走:“带回去分给小朋友们吃,太多了我吃不完。”

    林燃没应声,但心里却不是滋味。

    她总是想着别人。连对他和宋诗蔓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对待那些小朋友们了。

    在盛青溪面前林燃把心里烦躁的情绪压了下去,直到两人走到站牌的时候林燃才开始暗自期待起来,他在等盛青溪给他钱。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的时候林燃觉得自己还有些变态。

    但他遵循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这边盛青溪在找钱的时候却没找到多余的硬币,她和宋诗蔓出去的时候她把硬币用掉了。

    盛青溪抿抿唇:“林燃,我只有两块钱了,你用手机付吧。”

    林燃没想自己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个结果,他也不好意思说你把硬币给我上车之后我来付钱,这样的话太奇怪了。他自己都受不了。

    盛青溪说完之后小心翼翼地侧头看了一眼林燃,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就和平时一样。但盛青溪却觉得他似乎是不太高兴。

    马路对面就有一家零食超市,此时距离下一班113路到站还有五分钟。

    盛青溪想了想和林燃说了一声去买水就小跑着过了马路。

    她进了超市之后就直接去进口区,那里有林烟烟上一次给她的奶糖。盛青溪拿了两盒和一瓶水就去付了账。

    不凑巧的是她需要付的钱是整数,不需要找零。

    此时马路上大多都是家长来接送孩子的车,来往的车辆很少。但林燃看盛青溪过马路的时候却像看林烟烟似的,生怕她瞎跑。

    她站在对面乖乖地等车开过之后才跑着过来。

    林燃坐着没动,只提着袋子的手微微收紧了。

    盛青溪跑得急,她微微喘了一口气。

    哪怕此时已经是深夜,哪怕站牌边的路灯昏暗。可林燃的面容却依旧清晰,他的眸光很深,直白而又不加遮掩地落在她的脸上。

    盛青溪把买来的糖递给林燃,她没说话。

    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就像前世她站在人群之中悄悄地看他一眼那般。

    林燃垂眸,看着她掌心的糖盒,粉色的,草莓味。他心里那股子的焦躁就这样消失地无影无踪,他有一种被顺毛的感觉。

    林燃哑然失笑:“又是哄我的?”

    盛青溪点头:“嗯,哄你。”

    林燃将拎着两个袋子的手提起来,示意盛青溪自己腾不出手来吃糖。他还特别不要脸地抬了抬下巴,一副少爷口气:“我要吃。”

    明明只是放下袋子就能接过来这么简单的事,林燃偏要欺负盛青溪。

    盛青溪只有喂福利院里那些小家伙吃糖的经验,她拆开糖盒从里面拿出糖,剥开糖纸后就露出了里面奶白色的糖。

    盛青溪捏着剩下的那半糖纸将糖递到林燃的嘴边。

    林燃咬过糖的瞬间还观察着盛青溪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暗淡,他没能从她脸上看到想象中的表情,人一脸淡定地给他喂糖。

    林燃完全有理由怀疑她把自己当成了她家里那些小朋友。

    晚上十一点以后的113路除了司机车上一个人都没有,盛青溪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她走到今天早上坐的位置上坐下。

    林燃把那两个大袋子放在一边的椅子上。

    他拿出手机看微信的时候才想起来前两天他想的事。

    林燃望着空荡荡的车厢还有些紧张,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漫不经心:“盛青溪,我们要不要加个微信?以后我出发了就给你发个微信。”

    盛青溪没带手机,就报了一个手机号码。

    林燃没有立即去微信搜她的号码,而是先把号码保存了下来。等他去搜的时候就看到盛开福利院的账号,他迟疑着点进朋友圈看了一眼。

    头像是一朵小黄花,里面都是关于福利院的内容。

    他下意识地皱眉:“这就是你的私人号?”

    盛青溪点头:“平时除了诗蔓很少有人联系我。上面加的大多数都是志愿者还有一些捐款的好心人,或者一些有领养意愿的人。”

    那些人和盛开福利院往来已久,知道盛青溪这时候开学了,便很少有人打扰她。

    林燃这时才意识到,盛青溪根本没有社交圈。

    林燃仔细回想过上一世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他并没有找到有关于盛青溪的记忆。但这一世因为他重生了,许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不能确定盛青溪的出现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而产生的蝴蝶效应。

    但他不可否认的是,盛青溪让他好受了一些。

    不论是她柔软的拥抱,还是她无私的爱意。

    林燃没办法阻止自己向她靠近,这样很自私,但他却控制不住。

    他低叹了一声,他简直不是人。

    周六早上八点。

    早读课一下课林燃就跑去了另一栋教学楼烦他们学校的电脑老师。因为找老屈翻监控他必定会问丢什么东西了,林燃不想把这个幼稚的小秘密告诉老屈。

    于是他就去找了他的阿姨。

    没错,他的阿姨在一中当电脑老师。

    何伊翎一大早就被她外甥的电话吵醒了,本来她应该是在家里度过一个美好的周六,很显然失败了。

    林燃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他阿姨穿着类似睡衣的长袖长裤歪着身子摊在椅子上,平日里精心打理的卷发此时也乱糟糟地团成一团。

    他怀疑他阿姨起床之后只洗漱了一下就过来了。

    何伊翎看到林燃之后懒懒地打了一声招呼:“哟,小火。说吧找什么,找完我得赶紧回去补觉,你知道的,人年纪大了就是这样的。”

    林燃打了声招呼就直接说了要找的时间段。

    现代青年的交流方式就是有话直说,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何伊翎把监控调出来就让林燃自己找,她也不问他要找些什么。在林燃翻监控的时候她才随口问了一句:“和烟烟那小丫头在外面住的怎么样?”

    林燃:“就这样,那小丫头挺开心的。”

    林烟烟的性格从小就偏内向,只有他们两个人和林佑诚在家的时候还好,但徐宜蓉在她的话就会变得更少。十年的相处并没有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不说徐宜蓉,反而让他们和林佑诚也越来越远。

    何伊翎知道她这个外甥早熟,想来以后也会安顿好林烟烟,便没再多问。

    林燃看着屏幕的画面,他离开没多久上课铃声就响了,大家都回到了位置上,没人靠近他的位置。他直接拉到了下课的时间。

    下课时间也没人靠近,只是有几个人从过道里经过。

    直到晚自习的铃声打响,大家开始收拾书包整理课桌准备回家。打扫卫生的两个男生提着垃圾桶从过道经过,这时候有人从他们身边挤过,于是这两人就往他课桌边靠了靠。

    其中一个人不小心把林燃的本子撞到了垃圾桶里,而那两块钱就放在上面。

    因为垃圾桶很满,硬币掉下去也悄无声息。男生赶紧把他的本子捡了回来,还小心翼翼地拿出纸巾给擦了擦。至于那两块钱就这样掉进了垃圾桶的角落里。

    完全是一个意外。

    林燃:“......”

    他黑着脸关掉了监控。

    何伊翎瞅他一眼,问道:“找到了?”

    林燃应了一声,他都要走出办公室了又停下脚步。

    林燃转身看向何伊翎,声音阴沉沉的:“阿姨,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垃圾几点倒?”

    何伊翎一愣,这是什么问题?

    她苦恼地挠了挠头,回忆道:“上周开会还提这件事来着,好像就是早读课下课之后吧,从初中部开始。到你们那儿估计一节课下课。”

    林燃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他摆摆手:“阿姨,我回去了。”

    ...

    十分钟后。

    林燃、何默以及谢真。

    三个人齐刷刷地站在楼下的八个垃圾桶前,他们神情严肃、眸光坚定,都抱着一副视死如归的心态看着这六个垃圾桶。

    林燃冷静道:“准备好了吗?”

    何默和谢真异口同声:“准备好了!”

    林燃:“开始。”

    在林燃话音落下的瞬间,三个从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手套和口罩,动作同步地将自己武装了起来。

    感谢垃圾分类的出现,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两个垃圾桶。不然——

    不敢想。

    何默和谢真找一个垃圾桶,林燃自己找一个垃圾桶。三个人也不上课,就在这里翻垃圾桶,每个人都皱着眉头。

    何默实在忍不住了:“燃哥,这两块钱对你那么重要吗?”

    谢真竖起耳朵偷听。

    林燃冷漠地回应:“不要你管。”

    何默:“......?”

    何默脸色变了变,痛心疾首道:“燃哥,我和阿真都陪你来翻垃圾桶了。都这个时候你都要瞒着我们吗?你实话告诉我,你家是不是破产了?”

    谢真:嗯?他说什么?

    林燃瞥了一眼何默:“你要这么想,也不是不可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收垃圾的师傅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垃圾桶面前蹲着三个小伙子,三个人埋头翻着垃圾桶,好不认真。

    他不解地挠挠头,这是在干什么呢?

    师傅好奇地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儿才看明白他们这是在找东西呢,于是他就特别热心地帮这些孩子找起了那两块钱。

    最后他们在一袋空了的薯片包装袋里找到了林燃的宝贝。

    2009和2018。

    紧赶慢赶他们在第一课下课之前找到了。

    谢真跑去超市给收垃圾的师傅买了几瓶饮料表示感谢,师傅笑眯眯地拒绝了,收完垃圾就开着车慢悠悠地离开了。

    林燃紧紧地捏着两枚硬币,他低头闻了闻自己。

    何默和谢真也有样学样。

    于是三个人一起滚回了他们班的男生宿舍洗澡。

    下午下课林燃去接盛青溪放学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说就先递给她一个口罩,他还凶巴巴地命令道:“今天坐车不许抱我。”

    盛青溪拿着疑惑地口罩看了他一眼。

    林燃一句话都没解释,他转过头,神色别扭:“你先戴上。”

    盛青溪乖顺地拆开口罩戴上,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他,她轻声提醒:“林燃,今天诗蔓要去我家写试卷,你不用送我回去了。”

    林燃:?

    宋诗蔓怎么什么都和他抢?

    但今天林燃没有和宋诗蔓计较,他还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因为洗了两三次澡他都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林燃面上不显,他带着遗憾地口气道:“那我只能周一再来接你了。”

    盛青溪挥手和他告别。

    等盛青溪走后林燃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事,他拧着眉想了想,没想起来。

    盛青溪上车之后宋诗蔓就盯着她瞧,她盯着看了一会儿才好奇地问道:“小溪,你今天怎么戴口罩了?你感冒了吗?”

    盛青溪摇头:“林燃让我戴的。”

    宋诗蔓:???

    林燃是不是有病?

    宋诗蔓恼怒地在心里更新了给林燃的分数:-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