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9章 燃我19
    盛青溪瞪圆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林燃。

    他温热的鼻息就扑洒在她的脸,她立即紧紧地闭上了嘴巴,紧接着急急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充血,整张脸的温度急速上升。

    可她的身后就是书架,她退无可退。

    林燃只怔了一瞬便一把拉住了盛青溪,他面色平静道:“撞倒了怎么办?你还要拿什么,我给你拿。”

    此时盛青溪的脑子里仍是一团浆糊,她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林燃的下巴有点扎人,她还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

    盛青溪反应过来,抬眸望着他小声问:“林燃,你去抽烟了吗?”

    林燃面不改色地说瞎话:“没有。”

    盛青溪看不到自己的脸,但林燃却是能清清楚楚地看到盛青溪脸颊两侧的羞红。像春日里的花,淡淡的粉,很漂亮。

    他的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盛青溪见他否认就没继续问,她回答他的上一个问题:“拿几本厚一点的书就好。”

    这一回盛青溪学聪明了,她矮身一钻就从被林燃包围着的地方出去了。

    盛青溪偷偷地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完,宋诗蔓便狐疑着问:“小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盛青溪用手背贴着自己的脸颊,传来的热度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摇摇头含糊道:“没事,就是觉得有点热。”

    闻言宋诗蔓将窗开了一小半,清凉的夜风吹进来让盛青溪感觉好了很多。

    这时林燃也拿着几本厚厚的本子走了过来,他将本子放在桌上之后便又绕到了盛青溪对面也就是宋诗蔓身边坐下。

    不知怎的,宋诗蔓竟觉得身边的林燃有点碍眼。

    顾明霁,林燃。

    怎么一个个的都跑过来和她抢盛青溪?盛青溪明明是为了给她补课才去申请自习室名额的,这两个人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蹿出来的。

    盛青溪把林燃的作业本用厚重的本子一本一本压好,过半个小时它们就会变得平整一些。

    做好这些盛青溪才坐下来准备吃蛋糕。她扫了一眼桌面上的蛋糕,拿出了有草莓的那一个推到林燃面前,再把宋诗蔓喜欢的巧克力蛋糕拿出来。

    做完这些她侧头问顾明霁:“班长,你吃蛋糕吗?”

    顾明霁:“......”

    这里有四个人他好歹还排第三,他知足了。

    林燃垂眸看着自己面前的草莓蛋糕,这是他喜欢的味道。

    她似乎,很了解他。

    当然也不排除是那一晚林烟烟这个小丫头叽叽喳喳说的,毕竟这丫头连他考试从来没及格过都拿出来说,一点都不知道在女孩面前给她哥留点面子。

    上课铃声打响之后盛青溪就放下了手里的叉子,把蛋糕放到了一边。

    林燃扫了一眼,就她一个人傻乎乎自觉遵守自习室的规则,其余的人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她和他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她是所有老师都会喜欢的好学生,成绩好、安静、漂亮。

    像盛青溪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他这样的人呢?还是在看过他打架的情况下,林燃疑心她是不是没说实话,或者她一时昏了头。

    盛青溪拿起林燃放在桌上的纸条看了一眼作业内容。

    她随手从底下抽出一本作业本翻开看了,上面空白一片,林燃连名字都没有写。

    盛青溪和坐在对面眼神桀骜的少年对视一眼,她犹豫着小声问道:“林燃,想写作业吗?”

    林燃想写作业吗?林燃当然不想写作业。

    但是林燃当着盛青溪的面却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她是那样温柔地把这一本本他平日里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本子抚平。

    于是他憋了半天,憋出几个字:“我想,我特别想。”

    这话一出顾明霁和宋诗蔓都惊恐地看了林燃一眼。盛青溪刚转来不知道林燃是什么德行,但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宋诗蔓觉得让林燃写作业的可能性还没她考上大学的可能性来的大。

    在她自己看来都不太可能发生的两件事,却因盛青溪出现之后都发生了。

    盛青溪的下一句话问的更小心翼翼了,她似乎是顾及着有关于少年人的自尊。她用气音问道:“你是不是不会写?”

    林燃:“......”

    他连书都没翻过。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林燃这个人的特别之处,他这个人从小就不爱学习,小时候上课就跟有多动症似的,别人上课,他玩限量版玩具。

    因着林家的关系老师也不管他,只要没做出过分的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去。

    所有教过林燃的老师都觉得林燃以后可能连普高都考不上。但在林燃初三开学前,他和林烟烟搬离了林家,如果他考不上一中林烟烟就得一个人在一中上学。

    而林燃曾保证过,他会照顾好妹妹的。

    于是初三那一年林燃就和魔怔了一样,每天除了学习和照顾林烟烟以外的事他全都当不存在,等中考的时候他居然压线考上了一中。

    林佑诚那会儿都做好了给一中捐一栋楼的准备。

    却不想林燃自己考上了一中。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林燃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时候,他又变回了原来玩世不恭的模样。

    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林燃瞥了一眼盛青溪手上的作业本,满脸坦然,他低声道:“我就没听过课。”

    宋诗蔓不由在心里吐槽,看这幅理直气壮的模样,还自豪起来了?

    盛青溪听了之后神色没什么变化,她点点头,随后便道:“诗蔓马上要开始学高二上学期的课程了,你也是高二,你们可以一起听课。”

    宋诗蔓顿时便皱起了小脸,她才不要和林燃一起上课!

    没有距离感的恋爱太容易幻灭了!

    林燃:“......?”

    盛青溪到底有没有意识到她和宋诗蔓是情敌?她还给他们制造机会?

    顾明霁听了也是一脸古怪,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感觉有点乱。但他一时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奇怪,反正就是很奇怪。

    宋诗蔓和林燃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彼此眼中的不情愿。

    林燃此时就是很后悔,特别后悔。

    他为什么要要说他特别想写作业?他一点都不想写作业,要不是盛青溪在这里,他都不想在这里多呆。

    一屋子书呆子,没劲透了。

    林燃绝对不想和宋诗蔓一起上课,两个菜鸡互啄有什么意思?

    他皱着眉,唇线微压,不耐烦地抬眸。

    和那双清澈干净的眸子对视两秒。

    林燃投降。

    上课就上课,他每天都在上课。

    盛青溪不知道林燃的成绩,于是她把批改宋诗蔓试卷的事交给了顾明霁。她朝林燃招招手,示意他坐到她身边来。

    林燃身体一僵,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没错他是。

    林燃迈开步子就往盛青溪旁边走,他不光自己坐到她身边,还特别霸道的出声赶另一边的人:“喂,你坐到对面去。”

    顾明霁:“......”

    他又能怎么办呢?

    对面的宋诗蔓简直要气死了,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她要讨厌林燃!她以前一定是瞎了眼,这个男人就是个狗东西!

    盛青溪从文件夹里翻出前几周给宋诗蔓做过的测试题。她还有一套空白卷,分别是数学和理综的,都是一些基础的摸底卷。

    她把试卷和笔一起递给林燃,补充道:“林燃,会写的就写上去,不会写的就空着。”

    宋诗蔓听到盛青溪的这句话不由插了一句,她昂起小下巴还颇有些自豪和洋洋得意:“我数学差几分就及格了。”

    林燃嘴角微抽,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

    半小时后。

    林燃第一百零一次想把笔一丢,然后撕了试卷走人。

    每一次他都忍下来了,看在盛青溪的面子上,他勉勉强强地还能和这些乱七八糟的数学公式抗争一下。这一套卷子做下来他觉得他的头发掉了好几根。

    九点五十,下课铃声打响。

    林燃把手上的笔一丢,张狂地把试卷往盛青溪面前一放:“写完了。”

    宋诗蔓立马起身就去看,她嚷嚷着道:“小溪,你快看看林燃考了几分。我不可能比林燃考的还要差,不然我自闭了。”

    林燃:?

    盛青溪抿抿唇,应道:“回去再看,你收拾一下书包,可以回家了。”

    宋诗蔓只好不情不愿收回视线,她收拾到一半还瞪了一眼旁边无辜的顾明霁:“你看什么看?没看过一中的校花本人?”

    顾明霁:“...对不起。”

    天知道他只是把改好的作业递给宋诗蔓的时候礼貌地和人家对视了一眼。

    给盛青溪戴的头盔还在教室里,林燃转身就要出门回一班拿,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盛青溪喊住了:“林燃,你的作业本。”

    林燃微微侧身,他伸手接过那几本作业本。

    原本空白的封面上已经写上了他的名字,漂亮又凌厉的字迹。

    和她的长相不太一样。

    林燃拿着作业本回到一班还没进门就看到探头探脑的何默和谢真,两人神情好奇。何默提声问道:“燃哥,你真写作业了?”

    林燃:“写个屁。”

    闻言何默和谢真都松了一口气,属于他们的燃哥还在!

    盛青溪被林燃勒令等在自习室门口不准乱跑,于是她送走宋诗蔓之后就乖乖背着书包趴在栏杆上等林燃过来接她。

    今夜天空中没几颗星子,整片夜幕都被沉沉的云所笼罩。

    这个时间点西伯利亚冷风正在和太平洋上吹来的暖风作斗争,节气临近清明,初城即将要进入连绵阴沉的降雨期。

    林燃拿着头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盛青溪托着腮望着天在发呆。

    他侧头瞥了一眼一片漆黑除了云什么都没有的天。

    林燃耐着性子喊她:“盛青溪,回去了。”

    闻言盛青溪就自觉地朝他走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楼梯下走。楼道间的灯光很暗,林燃像和林烟烟说话似的开口道:“盛青溪,拉着我的衣服走。”

    跟在后面的小姑娘声音轻轻的:“我能看得见。”

    林燃沉默片刻,他觉得他就是自找的。

    林燃知道她喜欢走那条漆黑的小路,下楼之后他就径直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跟在他身后的人脚步轻快,他能感觉到,她很开心。

    林燃无声地笑了一下。

    傻子。

    等两人走到车棚的时候盛青溪提起了关于天气的事:“林燃,明后天都要下雨。你不用来接我了,下雨天不安全也不方便。”

    林燃没应声,只低垂着眸给她套上头盔。等扣好了他才出声应道:“下雨我就坐公交车送你上学,你一个人不安全。”

    盛青溪知道林燃在顾及些什么,那天那些人都看到了她的脸。

    她迟疑片刻之后就由着林燃了。

    盛青溪的右手已经好了大半,红肿都已消去,只是还是青紫的一片。等林燃上车之后她就用两只手抱住了他的腰。

    林燃的背很宽厚,肌肉也硬实。

    盛青溪隔着头盔蹭了蹭他的衣服。

    林燃被身后的头盔蹭得一僵,这小东西怎么不管什么时候都乱蹭。还好这一次她脑袋上还带着头盔,不然这车今晚也不知道能不能开的起来。

    ...

    林燃看着盛青溪走进盛开福利院才开车离开。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林烟烟早已睡下,屋内漆黑一片。

    打开灯之后林燃去冰箱里拿了一袋奶糖出来。

    他坐在沙发上除了吃糖以外什么都不干,甜腻的味道让他绷着的神经舒缓了不少。

    关灯上楼之前林燃习惯性地检查了寒假家里新装的火灾报警装置和灭火器材,这是他每天出门之前和回来都要做的事。

    林燃刚重生回来的时候曾考虑过搬家的事情,但火灾这样的不可控意外在哪里都会发生,而那天起火的原因他也不清楚。

    他想了很久,暂时搁置了这件事。

    从那一天起,他在家里就再也没抽过烟。他再也没有把打火机带回家,家里所有的蜡烛都被他扔了个一干二净。

    而林烟烟也被他禁止靠近灶台。

    林燃洗完澡之后躺在床头看了一眼手机,他加的几个群都很热闹,每天打开都是999+的消息。别的群就算了,但谢真、何默还有他的三人小群,他每天打开他妈也是999+。

    他真想不明白,这两人每天回了家在干点什么。

    林燃点开三人群看了一眼。

    有福同享,有难退群(3)

    [无人之海:阿真,我发你的好东西看了没?]

    [胖达达达:没看,我不喜欢这样的。]

    [无人之海:这也不喜欢?我靠,那个腿真的绝了。]

    [胖达达达:你成天看这些是不是有病?]

    [无人之海:我马上成年我看怎么了?]

    [胖达达达:你自己寻思寻思正常人会看这些?]

    [无人之海:那我偏要再发一遍,我和你说,你要不看今晚别想睡了。我打车就去车行找你,今天你必须给我看。]

    [无人之海:视频。]

    [胖达达达:你是真有病。]

    林燃皱着眉点开视频看了一眼,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撩一只蹲在桌子上的猫头鹰的毛,厚重柔软的毛被撩开之后,露出了猫头鹰的一双大长腿。

    纤细、高挑。

    [Firegun:你每天回家不写作业就是看这些东西?]

    [无人之海:燃哥,你就说,这腿怎么样?]

    [Firegun:睡了别烦。]

    [无人之海:世界之大,竟没有一个人懂我!]

    林燃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丢就关灯准备睡觉。房间内的窗帘紧闭着,窗户只开了一道缝,清凉的夜风悄悄地跑进来几缕。

    林燃闭上眼。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想,可他的脑袋里却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晚上他透过窗口看到的画面。美丽的少女低垂着头,黑发散落,她的神情看起来安静而认真。

    哪怕只是几张薄薄的纸也能看出她的珍视。

    林燃一把扯起被子盖在头上,他烦躁地翻了个身。

    不知过了多久林燃才沉沉睡去。

    自从重生以来林燃每天夜里就睡得不太好,每晚他的梦里不是无休止的大火就是林烟烟尖叫哭泣的声音,而今晚却不一样。

    不知是不是因为今晚发生的事,林燃做了一个非常古怪的梦。

    他坐在一个公园里的长椅上,头顶闪烁的光晕和翠绿闪着光泽的草坪都告诉他,这是一个万里晴空的好天气。

    但就是在这个好天气下、碧绿宽阔的草坪上,居然站着一只猫头鹰。也不知道是谁,丧心病狂地剃光了猫头鹰的毛,它两条光秃秃的大长腿就露在外面。

    这只猫头鹰迈着纤细的大长腿姿态优雅地朝他走来,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

    不等林燃离开,天就忽然变了。

    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瞬间乌云密布,暴雨兜头浇下。

    没有毛的猫头鹰眨眼便飞走了,人来人往的公园里顷刻之间便只剩下他一人。林燃浑身都湿透了,可他却像被黏在这椅子上一样。

    一动都动不了。

    画面一转,他离开了公园。

    他回到小巷里,但这个小巷却不是学校门口的小巷。林燃记不太清了,他隐隐听到有人在尖叫,但当他跑进巷子里的时候里面却没有人。

    梦境游移变幻,林燃独自挣扎在里面。

    巷内光线暗淡,柔软的双臂如藤蔓一样缠绕上林燃的腰。

    林燃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盛青溪。”

    背后的女孩用轻又缓的声音喊他的名字,他似是听了无数次:“林燃,林燃。”

    林燃回声低头看去,面前的人面容模糊不清。但他却能看到她轻轻地踮起了脚尖,她离他越来越近,有什么温热微湿的东西触到了他的唇角。

    是她的唇,一触即离。

    她轻声问他:“林燃,能不能亲一下?”

    ...

    天光熹微。

    林燃黑着脸洗完冷水澡从浴室里出来,现在就想冲去何默家里把他掐死,一天天的不睡觉在群里发些什么鬼东西。

    等他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林烟烟还没起床,现在是早上六点,林烟烟平时六点半起床。他没吵醒她,给她发了条微信就走了。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

    林燃就这样走进了细雨里,这一次他只拿了一个头盔。他说坐公车送她去上学就说话算话,他晚上陪她坐车回去再开车回来。

    六点二十,林燃直接把车停在了福利院。

    听到摩托车的声音盛青溪背着包撑着一把碎花伞朝他跑来,她手里还拿着一瓶牛奶。跑到他面前的时候她移开了伞,仰着小脸问他:“林燃,你怎么不穿雨衣?”

    林燃的校服上满是细小的雨滴,头发倒是没淋湿。

    盛青溪把伞往林燃的怀里一塞,她从兜里拿出纸巾就想替他擦一擦肩头的水。

    而在林燃看来,面前的盛青溪则是像梦里那样踮起脚尖缓缓向他靠近。他似乎又听见了那一句:“林燃,能不能亲一下?”

    林燃鬼使神差地回应道:“要亲就赶紧亲。”

    盛青溪的动作忽然顿住,她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似是没听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林燃:“......”

    妈的,他自闭了。

    林燃这十七年来,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当他意识到自己对这盛青溪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不想掐死何默了,他想掐死自己。

    盛青溪一时疑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抿了抿唇:“林燃,你刚刚说什么?”

    林燃沉着脸,语气差劲:“我没说话。”

    盛青溪抬眸看到了他眼里的烦躁,她安静地没再说话,只是抬手替他擦了擦雨水。林燃也没躲,他撑着伞把她笼罩在阴影下。

    站在她面前的少年神色别扭,他移开了视线不敢和她对视。

    等盛青溪收回了手,林燃才不自在地问道;“你吃过早饭了吗?”

    盛青溪点头:“你呢?”

    林燃抬了抬下巴:“那就去坐车,我回学校吃。谢真他们会给我带。”

    林燃没再把雨伞还给盛青溪,他向□□斜地撑着伞,将春日里闹腾的斜风细雨都遮挡住。他的大半个身子都在外面。

    站牌处只有零散的几个人。

    等林燃收了伞之后盛青溪习惯性地从包里掏出两枚硬币递给他。

    白皙小巧的掌心上静静地躺着两枚泛着光泽的一元硬币。林燃垂眸看去,他伸手用指尖捻起微凉的硬币,温热的触感只是短暂地停留了一下。

    她的手掌,好软。

    林燃捏紧了手里的两枚硬币。

    盛青溪见林燃接过两块钱就拿出吸管准备喝草莓牛奶,等她戳好吸管之后手里的动作顿了一瞬,瓶身上的草莓红艳艳的,引人注目。

    下一班113要再等十分钟左右。

    于是盛青溪从书包里掏出三明治和饼干,和着牛奶一起一股脑地往林燃面前递。

    林燃看着像仓鼠一样把藏着的食物都拿出来捧到他面前的盛青溪,他不由挑了挑眉:“什么都给我?自己吃什么?”

    盛青溪眨眨眼:“我可以和诗蔓一起去超市。”

    林燃:“......”

    原本想拒绝的林燃听到这句话气得接过三明治拆了就狠狠地咬了一大口,像是在咬谁泄愤似的。

    这瓶草莓牛奶就他巴掌大小,他喝两口就没了。

    林燃扔了瓶子之后瞥了一眼两手空空坐在椅子上正盯着他瞧的小姑娘,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那么畜生。于是他把小饼干往她面前一递:“饼干放着自己吃。”

    盛青溪小幅度地摇了摇头:“你吃吧,你吃不饱。”

    林燃心想我又不是猪,能吃不饱吗?

    没错他就是没吃饱。

    不管林燃怎么说盛青溪都不肯接,秉持着不能浪费食物的原则林燃把饼干吃了个精光。

    饼干和三明治都是盛兰自己做的,和以前林燃吃过的那些不太一样,但是味道却很好。林燃吃完之后还回味了一下。

    他还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盛青溪等他吃完了才轻声道:“林燃,我没和盛妈妈说那天的事,我只是说你顺路来接我上学的。她说,以后你来就在我们家吃早餐。你愿意吗?”

    林燃神色微僵,他愿意吗他当然愿意了。

    但他总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人小姑娘不是给他送拳套就是给他送早餐。还平白无故为他挡了一棍子,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林燃拧着眉揉了揉黑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放下手轻咳一声,问道:“盛青溪,作为交换。这学期我都负责接送你上学,你觉得怎么样?”

    盛青溪被这个交换条件搞的一懵。

    就是因为林燃这两天来接送她盛兰才提出让林燃来家里吃早餐,可林燃为了感谢盛兰的早餐又说这学期都来接送她。

    感觉是个死循环。

    盛青溪小心翼翼地看向林燃,他满脸坦然,丝毫没有觉得哪里有不对劲。

    于是她旁敲侧击道;“林燃,每天来回你太辛苦了。那群人应该不会来找我了,城西的公安局就在盛开后面一条街。”

    林燃唇角微微往下压,他黑眸里带着明晃晃的威胁,仿佛只要她拒绝他就要上来打她了:“辛苦?我不知道什么是辛苦。”

    盛青溪:“......”

    明明只是这两周短暂的接送,忽然变成了一整个学期。

    盛青溪抿抿唇,事情的发展总感觉有哪里怪怪的。

    当急风裹着细雨角度刁钻地吹来的时候113路逐渐靠近了站牌,林燃撑着伞让盛青溪先上了车,硬币落到投币机里的声音清脆响亮。

    林燃收了伞往车上走,他拿出手机扫了码就径直跟着盛青溪往后座走。

    113路很空,盛青溪习惯了坐靠在窗边的位置,林燃动作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

    林燃和宋诗蔓一样很少坐公交车。在几次转弯和急刹车之后他就不太高兴地皱起了眉,这车开得也太晃了。她每天就是这样上学的。

    哪怕知道盛青溪是为了他转到一中的林燃也有些无法理解,这是一件回报概率很低的事件。可先前她自己说,她不早恋。

    那她到底是为了想得到写什么呢?

    至今为止,她什么都没有得到,她一直付出。

    113路后排只有他们两个人,林燃没有侧头看盛青溪,他直视着前方忽然问道:“盛青溪,你到一中来过得开心吗?和以前相比,你现在很辛苦。”

    盛青溪侧头,她只一抬眸就能看到林燃的侧脸。

    林燃的侧脸她曾看过无数次。高中毕业之前她能站在一中门口离他远远地看他几眼,哪怕他根本不记得她,但她却觉得很满足。

    高中毕业之后她却只能看着他仅有的几张照片。

    林燃不爱拍照,那些照片都是别人的偷拍,或是和林烟烟的合照。

    只有和林烟烟一起拍照的时候他的神情才微微放松,眉眼间的桀骜半分没少,但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却是柔软的。

    盛青溪知道,林燃冷漠的外表之下一直都有一颗柔软的心。

    她喜欢的少年,一直都不曾改变过。

    盛青溪无声地弯了唇:“嗯,我在一中很开心。在一中和我以往的日子很不一样,一中很好,诗蔓很好,你..你也很好。”

    和我想的一样好。

    林燃喉结滚了滚:“上学的时候不觉得辛苦吗?完全陌生的环境和同学,每天往返需要耗费那么长的时间,这些都没关系吗?”

    盛青溪转头看向窗外,她轻缓又坚定地说道:“没关系,辛苦一点也没关系。林燃,我有非做不可的事情。”

    林燃垂眸:“是很重要的事吗?”

    盛青溪微顿,她低声地叹了一口气:“是,很重要。”

    非常重要。

    车窗外的风带着微凉的细雨吹进车内,盛青溪的眼睫微微颤动,她握紧了自己的右手。

    这一世,她要让林燃活着。

    接下来盛青溪和林燃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车厢内安静而沉寂。

    直到到站的提示音响起,林燃起身准备朝下走去,与此同时他说了一句和昨晚一样的话:“盛青溪,拉着我的衣服走。”

    林燃没立刻往下走,他在等。

    片刻后,他能感受到轻微的力道扯住了他的校服衣角。他就像被一只毛茸茸的小东西轻轻地蹭了一下,他的心也因而软了下来。

    这样轻而软的力量,来自于盛青溪的手。

    林燃笑了一下。

    这一天几乎一班所有的人都发现了林燃的不对劲。

    首先发现不对劲的是谢真和何默,平时早读课林燃必定带着耳塞趴在桌上睡觉或是斜着身子,但今天他居然在发呆。

    若是普通的发呆就算了,他居然对着两枚一元硬币发呆。

    他们就没见过林燃身上有过零钱。更何况这些年移动支付发展迅速,许多年轻人身上已经不带现金了,街头卖唱的年轻小伙都不忘在身边贴个二维码。

    其次发现林燃不对劲的是早读课结束后来收作业的课代表。

    可怜的课代表被林燃叫住的时候吓得差点把怀里的作业丢出去,他结结巴巴地问:“燃..燃哥,你有什么事吗?”

    林燃一脸正经地看着他问:“我们每天都有作业吗?”

    课代表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是的..不过燃哥你放心,我们从来没记过你的名字。其实老师都知道,他们不会说你的。”

    他们只要你乖乖地别打架就行了。

    林燃听了点点头:“有作业就好。”

    课代表:“......”

    见林燃问完了他拔腿就溜,生怕林燃再把他喊回去。

    最后发现林燃不对劲的则是他们班的班主任老屈,老屈是个脾气好的一塌糊涂的老好人。上一次林燃差点被退学那件事,就老屈将他力保了下来。

    在他看来,一班的孩子每个都是好孩子。

    也是因此,一班的学生和他关系很好,平时也不叫屈老师,就一口老屈老屈地叫着。

    早读课一下课林燃就去了办公室堵老屈,老屈正揣着俩包子吃早饭呢,桌上还放了一杯豆浆。林燃见了不由揶揄道:“老屈,咱师母没给您做早餐呢?”

    老屈瞪他一眼:“你师母出去旅游了,我天天在这儿吃包子。”

    老屈把包子往边上一放,喝了口热豆浆。他缓缓地舒了一口气,浑身舒爽地往椅背上一靠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林燃也不拐弯抹角,直问道:“老屈,我们班去自习室的名额有吗?给我留一个。”

    闻言老屈一愣,他拿起桌上的眼镜认真地瞅了林燃一眼,确定这面前的是林燃他才又摘下了眼睛。

    老屈匪夷所思道:“你要这个干什么?你平时在教室里都不学习,你去自习室难不能就学习了?难不成那帮好学生哪个人惹到你了?”

    林燃一脸黑线地听着老屈越说越离谱。

    他忍不住解释道:“我就是去学习的。”

    老屈听了半晌都没说话。

    老屈拧着眉考虑了半天,他和林燃商量着道:“等高三二模结束一周左右就是我们年级的月考,要是你考进年级前300,我就厚着脸皮去给你要一个。”

    林燃:“......?”

    整个高二年级段他妈就307个人,加上刚转来的盛青溪也就308个人。

    老屈这是看不起谁呢?

    其实这还真不能怪老屈。林燃自从高一开始每次考试连个名字都懒得写,回回监考老师收卷的时候都当他缺考。

    老屈去问的时候人林燃还特贴心地和他说,他这是为了他们班的班级平均分着想。

    但林燃呢,回回考试都还去了,去了就趴着睡觉。

    一来二去老屈也知道了他的路子,再后来他就盼着这祖宗少给他惹点事就行了。什么考试不考试的,都是些小事。

    他也没盼望着林燃还有浪子回头的这一天。

    但老屈发现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他却比任何时候都激动。

    如果一个自习室名额就能让林燃把心思用到学习上,他要两个都成,大不了他不要自己这张老脸去自习室多放一张桌子。

    想到这里老屈不由多叮嘱了一句:“自习室那些孩子都是好孩子,你要是去了可别吓到人家。”

    林燃:“...我是去学习的。”

    老屈听了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是去学习的。赶紧回去教室,马上上课了。对了,这几天你最后一节课怎么在了,不去接妹妹了?”

    林燃先前就和老屈请过假,免得教导处查到给老屈找麻烦。

    林燃转身朝外走去,背对着老屈挥挥手:“不去了,有人接送了。”

    ...

    林燃的不对劲并没有随着早上的结束而消失,他回到教室之后照旧和看宝贝似的看着桌上的两枚硬币,恨不得能看出一朵花来。

    一枚是2009年造,一枚是2018年造。

    何默瞥了一眼林燃,这不会是病了吧?

    上午下课。

    因着林燃不用陪林烟烟去吃饭了,何默和谢真就招呼着林燃去食堂吃饭。

    林燃懒散地跟在何默和谢真身后往食堂走,身旁不断有人跑着超过他们,他们也不在意,就这么慢悠悠地往下走。

    刚走到一楼拐过弯,何默就眼尖地看到了宋诗蔓和盛青溪,年纪第一还跟在俩小姑娘身后走。

    三个人似乎在说些什么。

    何默往身后瞟去,用眼神暗示林燃。

    林燃完全看不懂这个每天看猫头鹰视频的人的眼神,他不耐烦地说:“我不是猫头鹰,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有话就说。”

    谢真在一旁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何默现在想骂人,但他忍辱负重痛心疾首道:“燃哥,仙女在前面呢。”

    闻言林燃才掀起眼皮越过人群扫了一眼。

    前面宋诗蔓挽着盛青溪的手,她正笑着伸手去捏盛青溪的脸,不知道她说了什么,顾明霁和盛青溪都笑了起来。

    乍一看这三人还挺和谐。

    林燃却阴沉着脸,那小东西笑这么好看给谁看呢?

    林燃迈开脚步丢下一句:“你们自己吃。”

    说完他就走了。

    半小时后。

    盛青溪吃完饭和宋诗蔓去操场走了一圈才上楼回教室,她刚走进后门就有人偷摸着看了她几眼。她也不在意,就往位置上走。

    但当盛青溪的眼神落在她的位置的时候忽然怔住。

    因为原本只放着书本和笔记本的桌子上放满了零食,各种各样的零食在她桌上堆成了一个小山。这还不是全部,当她走到位置上才发现椅子上都放满了。

    陈怡抬头小声提醒道:“盛青溪,是林燃送过来的。”

    十分钟前,林燃就提着满满两大袋的零食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六班的教室。他还特别友善地问了一句盛青溪坐在哪里。

    他也不是光放下袋子就走了,他还给这些零食摆了个造型,摆完之后还自我满意地对着盛青溪的课桌拍了一张照片。

    拍完之后林燃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盛青溪望着堆满了她座位的零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林燃。

    等盛青溪跑到一班的时候里面人还很少。她探头看了一眼,林燃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盛青溪走到后门探头喊他:“林燃。”

    林燃立即回头向她看来。

    林燃在这里等她等了有一会儿,此时见她找过来也不意外。但此刻他心情不是很好,盛青溪又向来由着他,他下意识地想发些小脾气。

    他坐在位置上没动,他朝她勾了勾手:“进来。”

    盛青溪:“......”

    这些天下来盛青溪的性格林燃差不多也摸透了,这小姑娘虽学习上的事聪明但在社交这一方面一窍不通,在学校也老老实实地遵守校规,从小到大估计就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她长到现在做过最出格的事应该就是喜欢他。

    林燃这个时候就特别想欺负她。

    两人对视着僵持了一会儿,林燃看到她带着些许不安的水眸,忽然就心软了。他在心里骂自己,林燃你是人吗?

    但就在他要起身的时候,探头看着他的盛青溪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她走到他桌侧停住,也不在空位上坐下,就这样垂眸安静地看他。

    她又小声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林燃。”

    林燃的动作顿住,眼眸微暗。

    她越是这样乖他就越想欺负她。

    修长的手指在空桌上轻点,林燃微微阖眼,哑声道:“坐下。”

    盛青溪知道他一直都没有同桌,她只犹豫了一瞬就坐下了。

    坐下之后她就乖顺地说:“林燃,我不要那么多零食。我去拿过来给你们吃吧,你那两个朋友们不是都爱吃吗?”

    林燃勾勾唇,调笑似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喜欢吃?他们不喜欢吃,就是买给你吃的。”

    盛青溪抿了抿唇:“反正我不要。”

    林燃看她这幅倔强的模样有点想逗她:“你为什么不要?”

    接着他就用手抵着脑袋侧身好以整暇地看着她,看她还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盛青溪想了好一会儿,细嫩的眉心浅浅地蹙起。

    一分钟后,林燃就眼睁睁地看着盛青溪一脸认真严肃还觉得自己特有道理地说道:“因为我不会垃圾分类,林燃,我不能连累班级扣分。”

    林燃:“......”

    憋了半天就给他憋出这么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