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8章 燃我18
    晚上十点。

    林燃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

    他穿了一身的黑色,黑发还带着湿润的水滴,黑色的T恤和黑色的运动裤,底下踩了一双昂贵崭新的白色球鞋,手臂处搭着一件大衣。

    不知道这两个女孩在说些什么,两颗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个没完。

    林燃的眸光很淡,他寂静无声地凝视着盛青溪良久良久。

    他忽然出声喊她:“盛青溪。”

    原本低垂着头的女孩立即抬眸朝他望来。她的黑发乖顺地垂在肩侧,清澈干净的眸子还带着一丝很淡的依赖,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有了些许血色。

    林燃淡声道:“送你回家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门口走,修长的指尖上勾着一串新的摩托车钥匙。等走到了门口他又补充道:“林烟烟,我回来前你能上床睡觉吗?”

    林烟烟点头:“嗯,我马上去睡觉哥哥。爸爸说以后司机七点就到,我在七点十分之前出门就好,我不会睡晚的。”

    林燃叮嘱她:“锁好房门。”

    两人说话间盛青溪也走到了门边,她回头和林烟烟摆了摆手。

    林烟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忙起身往厨房的方向跑去。那个方向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林烟烟拿着一盒奶糖就跑到盛青溪身前,她雀跃道:“姐姐,这个糖很好吃。”

    盛青溪刚想伸手接,她的脸侧就横过一只手臂,林燃率先接过了糖。

    盛青溪只好伸手摸了摸了林烟烟软乎乎的发,她弯唇道:“谢谢烟烟。”

    林烟烟朝她眨了眨眼睛,悄声说:“姐姐,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盛青溪也小声地应她:“不会忘记的。”

    林燃一直没插话,等她们说完了他才把手臂上挂着的衣服展开横在他和盛青溪之间。

    盛青溪见状还懵了一下,她迟疑着问:“林燃,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林燃:“......?”

    这小东西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他蹙着眉道:“转过去,手伸出来。这是给你穿的衣服。”

    盛青溪想说我自己穿,在看到林燃沉沉的脸色之后就默默地把这个四个字咽了下去。她乖乖地转身任由林燃给她穿上了外套。

    林燃的外套很大,几乎把盛青溪整个人都盖住了,黑色的大衣长至她的小腿。属于林燃的味道丝丝缕缕地将她包围。

    盛青溪下意识地侧头轻轻地嗅了一下。

    林燃见状敲了敲她的脑袋:“走了。”

    林燃一开门,微凉的夜风就顺着门缝吹了进来,盛青溪往林燃的身后躲了躲。

    林燃把那一盒奶糖和药一起放到她身上的大衣的口袋里才去车库开车,盛青溪便站在原地等他。如今她面前的花园和她对这里最后的印象不同。

    如今这里还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

    她眼前的藤蔓是一片墨绿,底下的草坪是翠绿色,花园一角还开着几株茶花。银色的月辉淡淡地倾泻在这安静的花园内。

    可盛青溪却仍然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她用指尖掐了掐指腹好让自己从上一世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这是她不知道第几次告诉自己,林燃还活着,这一切都不曾发生。

    忽然,原本一片暗色的花园被一束车灯照亮。

    引擎的轰鸣声响起,林燃骑着车从车库出来。他的手里拎了一个白色的头盔,和他车前挂着的那顶黑色是同一个款式。

    这一辆摩托车是白色的,盛青溪第一次见他骑这一辆车。

    林燃停下车,他跨下车之后将头盔给盛青溪戴上。

    他低头的时候能清楚的看到她轻颤的眼睫,似乎是他们之间的距离让她感到紧张。

    林燃给盛青溪戴好头盔之后便好以整暇地看着她,因为上一次她自己撑着后座就坐上去了,现下她伤了手。他想看看她会不会向他求助。

    然后林燃眼睁睁地看着她自己就往后座去了。

    林燃:“......”

    他黑着脸,恨恨地伸手抱住她的腰将她拦下。

    林燃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问:“盛青溪,你有没有作为伤患的自觉?”

    林燃身形高大,从背后看他几乎是把盛青溪抱在了怀里。而此时月色温柔,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在月色下相拥的恋人。

    显然,林烟烟也是这么想的。

    她忍不住拿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放进了私密相册里。这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小秘密,就算是林燃她不会分享。

    盛青溪闷闷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来:“林燃,我已经不疼了。”

    林燃掐着她的腰单手用力就将她抱上了摩托车车,她透过头盔看着他,眼神纯净又无辜。全然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他气闷地给自己戴上头盔。

    不过等他坐上车之后,坐在他身后的盛青溪就乖觉地搂上了他的腰。

    林燃觉得自己又好了一点。

    林燃等开出了小区才开始加速,重机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凛冽的夜风朝盛青溪身上涌来,即便她身上穿上林燃的大衣她还是觉得有些冷。

    而林燃却只穿了一件短袖,他身上的体温却仍像个小太阳。

    盛青溪忍不住抱得更紧了一些。

    林燃察觉到盛青溪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弯了一下唇,他悄悄地又提了一点速度。

    白色的摩托车像一道闪电穿过无垠的黑夜。

    ...

    等接近盛开福利院站牌的时候盛青溪就扯了扯林燃的衣角,林燃非常配合地减速然后刹车。他下车解下了头盔才把盛青溪从后座抱了下来。

    因着她单手不方便,他便低下头准备替她头盔。

    当林燃微微俯身的时候,盛青溪无可避免的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热度,她有些不自然地偏开了头。但她才一动就被林燃掰了回去。

    他敲了敲头盔提醒她:“别动。”

    盛青溪只好忍着。

    等头盔被林燃解开之后盛青溪的感受并没有好一些,属于林燃的味道细密地钻入空气将她包围,偏偏林燃没有即刻退开。

    盛青溪忍不住后退了一小步。

    林燃见状挑了挑眉;“你躲什么?前几次抱我的时候怎么不怕?”

    盛青溪抬眸看着他,抿抿唇小声道:“太近了,林燃。”

    林燃哼笑一声,他定定看着盛青溪,但语气却没有透露出他此时紧绷着的情绪,他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盛青溪,之前你问我,我疼不疼?”

    他忽而弯了唇:“你为什么这么问?”

    盛青溪没应声,她不想骗林燃,但这件事又没有办法告诉他。

    她捏着自己的指尖低垂着头不说话,但林燃似乎也不着急就这样等着她的回答。盛青溪只好模棱两可地应他:“就是怕你疼。”

    林燃在夜风中站了一会儿也清醒了过来。

    他和盛青溪前世素不相识,他不该有这样荒唐的念头。

    林燃把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抛到脑后,他揉了揉她的黑发,就像对林烟烟那样。随即低声道:“进去吧,快十一点了。”

    盛青溪又看了他一眼才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她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又传来林燃的声音,他说:“盛青溪。明天我来接你,直到你伤好之前我都负责接送你回家。”

    盛青溪一怔。

    她转身想拒绝,但林燃却已经抬步跨坐上了车,他拿着头盔往自己的头上戴去。

    盛青溪喊他:“林燃。”

    林燃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和她对视片刻之后他就离开了。

    就像来时那样,只几秒他就消失在了路口。

    盛青溪在原地看着空空的街道看了许久才往回走。这个点福利院的小家伙们都睡了,盛兰在门口为她留了灯,暖黄的光将门前的台阶照得明亮。

    盛青溪走到门口的时候放缓了脚步,她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转身反锁之后便小心翼翼地听着盛兰的动静。她似乎在另一边那些小家伙的宿舍里。

    趁着这个时间盛青溪忙跑回自己的房间把林燃的外套脱了下来。

    她又照了照镜子,里面还穿着校服外套,看不出来她的手受了伤。

    盛青溪见没有异常才出门朝着宿舍区走去,宿舍区只廊内开了一盏小灯,几个房间都是漆黑一片。她探头找了两个房间才找到盛兰。

    她正弯着腰给一个小家伙盖被子。

    盛青溪探头用气音喊了一声:“盛妈妈,我回来了。”

    盛兰忙转头看她,她压低了声音问:“愿愿,你饿不饿?”

    盛青溪摇摇头,她朝盛兰比了一个手势示意她回房准备睡觉了。盛兰见状便朝她摆了摆手,又回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转身之后盛青溪骤然松了一口气。

    洗完澡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她今天洗澡的时候费了一点时间。

    盛青溪换了睡衣给自己上了药,微暗的台灯下还有一盒包装精美可爱的糖,上面印着红色的草莓和粉色的蝴蝶结。

    这一盒奶糖虽然是林烟烟给她的,但盛青溪知道,喜欢吃奶糖的并不是林烟烟,而是林燃。

    这是上一世林烟烟告诉她的,那十年间林烟烟和她说了许多关于林燃的事。

    盛青溪伸手拿过这一盒小巧的糖,拆开了蝴蝶结绑带之后盒子里只有六颗圆滚滚的奶糖,被白色草莓糖纸所包裹。

    她只拿了一颗出来就合上了盒子。

    入口的糖奶香浓郁,但却不是很甜,是淡淡的奶味混合着一丝甜。但当尖锐的牙尖刺穿柔软的糖时,里面柔软微凉的草莓夹心就渗了出来。

    香甜的味道瞬间充斥了盛青溪的口腔。

    她捂住了自己的腮帮子。

    好甜。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去了城南花园,盛青溪这一晚入睡之后又梦到了上一世的大火,不到五点她就从噩梦中惊醒。

    盛青溪喘着气靠在床头,她的额间已沁出了薄汗。

    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再睁开眼便是熟悉的场景。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这里并没有火光。

    这个噩梦已经伴随盛青溪整整十年了,她至今都没能从那一天晚上走出来,哪怕她如今已经能够看到活着的林燃。

    她缓了一会儿才将情绪平复下来。

    盛青溪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右手,已经不疼了,只是还有点肿。想来是昨天那个人没用狠劲,毕竟先前他已经被林燃揍了一顿。

    于是就换了衣服起床准备晨跑,此时天光正泛起鱼肚白。

    盛青溪的晨跑路线就是绕着盛开福利院的两条街跑,跑上三圈她需要用半小时的时间。这个时间点盛兰应该在厨房里和阿姨一起做早餐。

    盛青溪便没去和盛兰打招呼。

    直到跑完之前盛青溪都没遇上什么意外,就和平常一样她跑着经过站牌准备回去洗澡。但却忽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清冽、干净又带着不悦的声音。

    “盛青溪。”林燃绷着脸叫住了不知道跑了几圈的盛青溪,他刚到这里没多久就看到这小姑娘从街道口跑过来,“你到底有没有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心上?”

    盛青溪有些诧异林燃来的这么早,现在甚至都不到五点半。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去,林燃的车停在一旁的路上,他半倚在车旁。

    少年蹙着眉,目光微沉,脸色也不好看。

    盛青溪只好走近他解释道:“林燃,我已经不疼了,洗完澡我就去换药。现在还那么早,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林燃摸不准盛青溪平时到校的时间,再加上盛开距离一中有点距离,即便是他开车也要四十分钟的时间。所以他干脆一早就过来了。

    不过这些他都没说。

    他只是不高兴地压着唇线,蛮不讲理地要求她:“伤口愈合之前你都不许跑步,这几天我会过来监督你。要是让我发现你还跑步你就完了。下周的体育课就老实看我打球。”

    盛青溪:“......”

    这周还没过完,他就考虑上下周的事了。

    盛青溪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她总是没办法拒绝林燃的要求。她垂眸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问道:“林燃,要不要去我家吃早饭?”

    林燃:“......?”

    这么快就要带他见家长?

    他半天都没吭声,满脑子都在想盛青溪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到底知不知道男女有别这件事?他们才认识多久就邀请他进家门了,那以后呢?

    林燃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了一下,什么以后?

    想了半天林燃觉得肯定是自己想多了,毕竟遇到盛青溪的事就不能用常理来想事情。毕竟她和宋诗蔓都能玩到一块儿去。

    于是林燃下巴微抬,假装自己不甚在意,随口应道:“那就去吃早饭。”

    不就是吃个早饭吗?

    盛青溪带着林燃往盛开福利院里面走。

    林燃长那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来儿童福利院,他大致扫了一眼盛开的模样。城西虽然房区老旧,但这里看起来却很宽敞,外面是花园和游乐区。里面的几栋房似是近几年刚刚修过,看起来半新不旧。

    盛青溪注意到林燃的眼神便解释道:“林燃,那一栋红色的房子是教学区。边上稍微高一点的那栋是住宿区,再往后就是办公区和设施区了。”

    盛开福利院并不是一个规模很大的福利院,毕竟这里很偏,待遇在初城也不是最好的。平时盛兰和仅有的几个员工照顾这里的二十几个孩子。

    假期的时候她们会轻松一点,因为会有志愿者来帮忙。

    这就是盛青溪从小长大的地方。

    林燃觉得自己的胸口闷闷的,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心口蔓延,就像那时的火一路往下烧去。

    盛青溪带着林燃直往宿舍楼去。

    现在还很早,小家伙们都没起床。

    在厨房忙活的盛兰听到外面的动静以为是盛青溪起床了,便一边擦着手一边往外走去:“愿愿,今天早饭吃鸡蛋灌...”

    盛兰的话戛然而止。

    她诧异地看着盛青溪和她身后那个高大的少年,怎么就这一会儿功夫就去外面捡了一个男孩子。

    盛青溪朝着盛兰眨了眨眼睛介绍道:“盛妈妈,这是我一中的同学。”

    盛兰不想盛青溪去了一中接连带了两个同学回来,她又是惊又是喜,一时间竟然忘了此时此刻还是早上五点半。

    林燃轻咳了一声,喊道:“阿姨好。”

    盛兰忙应道:“你好,早饭马上就能吃了。你们去食堂等一会儿,阿姨一会儿就拿过来,吃完就可以去上学了。”

    说完盛兰就急匆匆地就回了厨房。

    盛青溪和林燃站在外面都能听到盛兰带着喜悦的心情和厨房内的人说话;“李阿姨,才两个星期。我们愿愿又带了同学回来。我先前还怕她去一中会不习惯。”

    闻言林燃却挑了挑眉。

    又?

    他望着盛青溪往前走的背影,不由问道:“盛青溪,你还带谁来过?也是一中的吗?”

    盛青溪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她非常坦然地应:“我带诗蔓来过。每个周六的晚上和周末一天她都在家补课。”

    林燃:?

    怎么哪里都有宋诗蔓?

    盛青溪把林燃带到食堂之后就准备去洗澡,她指着食堂里的小桌子小椅子对林燃说:“林燃,你先在这里玩一会儿。我洗个澡就回来。”

    林燃沉默地看着这个儿童食堂,这些桌子都还没他小腿高。但幸好一边还有一张正常大小的桌子。

    他应了一声就自顾自地找了椅子坐下。

    ...

    盛青溪洗完澡换好校服出来的时候盛兰刚好放下早餐准备离开,她怕她在这里这两个孩子会尴尬,便没打算多留。

    林燃礼貌地道了谢。

    盛青溪今天用筷子比昨天顺手了一些,等过两天消了肿应该就能好了。

    不大不小的食堂内,就只有林燃和盛青溪两个人。

    桌上的食材很丰富,因为临时加了人,盛兰还做了小笼包和烧麦。桌旁放着大瓶的牛奶和豆浆还有果汁,随他们选择。

    盛青溪小口地咬着切好的鸡蛋灌饼,她悄悄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林燃。林燃正安静地吃着早餐,动作不紧不慢。

    气氛很安静。

    就在盛青溪以为他们会风平浪静地读过这段用餐时光的时候,林燃忽然出声问道:“盛青溪,你第一次见我是在哪里?”

    林燃平静的目光就落在她的脸上。

    盛青溪一怔,她垂下眸轻声道:“在小巷里。”

    闻言林燃蹙起了眉,刚刚他多嘴问了一句盛兰,盛青溪什么时候提出要转学的。盛兰告诉他是今年年初,她突提出的要转学。

    小巷里?

    林燃去过的小巷无数,回回都是在打架。

    他紧接着问:“我在干什么?”

    盛青溪不太确定地回答:“...打架?”

    林燃:“......”

    他果然在打架。

    林燃眸光微沉,再开口语气又不太好了:“你又去小巷子里干什么?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总是往小巷子里跑?傻不傻?”

    盛青溪的声音轻的微不可闻:“你是为了救我才打架的。”

    林燃没听清盛青溪说了什么,不等他再问她就微微摇了摇头道:“那只是一个意外。”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林燃都在想他今年年初开始打的架,他脑子里闪过十几条小巷都没想起来他是在哪里见到的盛青溪。

    难道盛青溪是因为他打架打得好才喜欢他?

    林燃:“......”

    林燃觉得自己有病。

    ...

    盛青溪和林燃走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六点十分了。

    把盛青溪抱上去之前林燃看着才及他胸口的女孩问:“你平时几点到校?我掐着时间点来,这几天你给我老实睡觉。”

    盛青溪想都没想:“七点半。”

    林燃轻啧了一声,他抬头敲了敲她的脑袋:“上回在站牌那里怎么说的?还说自己不说谎,现在张口就胡说。”

    盛青溪下意识地揉了揉被林燃敲过的地方,她没什么底气地回答:“没有说谎。这几天就是七点半到校,反正就七点半。”

    林燃:“...以后我六点半来,我们七点十分到学校。你吃了早饭就出来等我,我只会早到不会晚到,你自己看着时间来。”

    盛青溪说不过林燃,便只好由着他。

    这两次下来盛青溪已经习惯了被林燃抱着提上提下,等他坐好之后她就抱住他的腰靠了上去。早上她醒的早,她在头盔里打了一个哈欠。

    眼前的头盔氤氲出些许雾气。

    这是盛青溪第一次从角度看到早晨的初城,这和在公交车上的感觉很不一样。路上满是烟火的气息,来来往往的人都行色匆匆。

    还有人会好奇地打量他们。

    盛青溪看了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直到林燃停下车。

    她乖乖地坐在上面等着林燃来抱她下车,但林燃才刚下车她就听到了宋诗蔓惊慌失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溪!”

    林燃和盛青溪都转头看去。

    只见宋诗蔓泪眼汪汪地扑过来企图抱她,嘴里还喊着:“小溪呜呜呜,我以后不喜欢林燃了。我真的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渣,居然把你拖到小巷子里打你。”

    盛青溪茫然地“啊”了一声。

    林燃:“......”

    宋诗蔓这两年个子照理来说也长了一些,怎么这脑子就......?

    嗯?

    ...

    校门口。

    路过的学生们的走路速度都非常同步地减缓,如果不是因为时间还在正常流动,旁人看到这幅画面会以为是放慢了倍速。

    他们都好奇地打量着校门口的这三个人。

    林燃,盛青溪,宋诗蔓。

    这三个人居然站在一起,而且盛青溪和宋诗蔓居然没有打起来。宋诗蔓紧紧地抱着盛青溪,正对着林燃在说些什么,神情之激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林燃抢了她女朋友。

    嗯?好像有哪里不对。

    另一边。

    盛青溪和宋诗蔓解释了好久才让她相信林燃真的没有打她,她耐着性子解释道:“诗蔓,昨天的事情今天学校应该会有通报。”

    宋诗蔓别扭地看了林燃一眼,林燃一脸不耐地看着她。

    宋诗蔓忽然哼了一声,她牵过盛青溪的手小声道:“小溪,以后你看到林燃打架不要去管他。他这个人最喜欢打架了,你不用管他的死活。”

    林燃:“......?”

    她牵着盛青溪往校门口走去,就把林燃一个人丢在了后面。

    宋诗蔓走远了还在嘀咕:“你傻不傻,还冲上去给林燃挡棍子。他不会有事的,这个人抗打又耐揍,之前他一个人把六中的十个人全给干翻了。”

    盛青溪安慰她:“就一点皮肉伤,过两天就好了。”

    宋诗蔓小声叨叨:“我听昨天在校门口的人瞎传我都快吓死了,偏偏你这个人还不带手机。昨天何默来找我,和我说你来不了了。”

    说到这里她又有点伤心:“我以为林燃把你打进医院了。”

    盛青溪:“...没有,我好好的。”

    宋诗蔓的怀疑一直持续到课间操的时候校方通报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就发生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而且有学生受伤,所以今天的课间操取消,全年级都到操场上开校会。

    三个年级段,一共十八个班级。

    乌泱泱地把敏学楼前面的空地塞满,盛青溪和陈怡并排站在一起。

    林燃个子高,向来都是站在一班的最后一排。站在他身侧的何默和谢真正在试探着问他昨天在校门发生的事情。

    谢真先是无脑吹嘘了一番林燃的水平:“燃哥,你可越来越牛逼了。我听说昨天校门口救护车都开来了两辆?”

    林燃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应声。

    何默紧跟其后:“燃哥,仙女是怎么回事?昨儿你抱着仙女从巷子里出来的?”

    这回林燃干脆都没看何默,如山一般站在后面一动不动。

    没让他们等多久,教导主任赵书月就拿着话筒大致讲述了一下昨天在校门口发生事:“周三下午放学时间,我校门口有不良人士集结寻衅滋事,并且因为私人原因伤害到了我校学生。这件事学校有很大的责任,接下来我们会加强各个校门口附近的安保,后续的事情处理学校也会跟进。至于有谣传说本校有校园霸凌现象,这都是谣言,请大家不要轻易听信。”

    宋诗蔓听赵书月这样说才送了一口气,但她立即想到今天早上气势汹汹地在林燃的面前说不再喜欢他了。她宋诗蔓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就很没面子。

    听到不良人士这四个字的时候谢真忽然怪叫了一声,人群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谢真连忙捂住了嘴,他想起昨晚在大群里收到的消息,里面的人说“毒”俱乐部有几个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进局子了。

    昨晚林燃本来还回复他们的信息,不知道怎么后来就忽然没声了。

    谢真压低了声音问林燃:“燃哥,是“毒”那帮人?”

    林燃应了一声。

    谢真想到有关于“毒”那帮人的传言,又联想到近日里林燃的异常,他就捂宝贝似的看着林烟烟。他瞬时便沉下了脸:“燃哥,他们冲烟烟去的?”

    何默诧异地看过来。

    闻言林燃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算是。虎牙和宋行愚抢资金抢疯了,虎牙派人来试探过我,他想用烟烟来威胁我进他们的车队。”

    谢真气愤地骂了一句:“这帮人真的是畜生。”

    何默安慰道:“燃哥,昨天林叔叔来过了,他说他会处理这件事情。他们应该不敢再来找你和烟烟了,但是..仙女那边?”

    林燃背景深厚,虎牙的人不敢动他。

    但盛青溪就不一样了。

    林燃也是因为担心这件事情,所以才选择接送盛青溪。她比起林烟烟,处境好不到哪里去,他不想因为别人再受他的牵连。

    更何况,林烟烟有他和林佑诚护着。

    而盛青溪,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有自己。

    盛青溪受伤的事没有传出去,大多数人都只知道林燃昨天从巷子里抱出一个女孩,但那女孩的脸被挡住了,身份未明。

    有人路过的学生偷偷拍了一张照片发在群里,才会有那样的谣言出现。

    而宋诗蔓因为和盛青溪熟悉,所以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

    于是这一天盛青溪过得还算平静,只陈怡注意到她的姿势别扭多问了一句。盛青溪解释说是不小心磕到了,陈怡也没起疑。

    下午第四节课。

    谢真和何默难得见到林燃还在教室里,何默不由嘀咕道:“燃哥不去接烟烟了?”

    谢真拆了一包辣条,附和道:“这不太可能吧?”

    两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这一次派出谢真去试探林燃。谢真吃完了辣条之后才挪动着自己的身躯往林燃身旁凑。

    只不过还没凑近林燃便伸出一根食指抵住了他的胖脸,他淡声道:“有事说。”

    谢真嘿嘿笑了一声:“燃哥,你怎么不去接烟烟了?还有,仙女因为你受伤了,你是不是得表示表示?不然人多惨,好好的一姑娘。”

    林燃没抬头看他:“我爸找人接送这小丫头了,有保镖在不会出什么事了。”

    说完他又顿了片刻,他侧头看向谢真:“怎么表示?”

    谢真一脸认真地说:“燃哥,我听说仙女之前在二中成绩很好,要不...你去给仙女写个作业?人家手不是伤着了吗?”

    何默在一边差点把嘴里的水吐出来。

    还是谢真牛逼。

    林燃拧着眉盯着谢真看了半天,就在谢真以为自己会挨骂的时候,林燃有些许不耐烦地问:“学校自习室在哪里?”

    谢真:“......”

    他惊恐地回头和何默对视一眼。

    林燃真的要去给仙女写作业!!!

    ...

    晚上七点。

    盛青溪和宋诗蔓坐在明亮安静的自习室内。这个自习室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迷你的图书馆,自习室大小与他们教室相同,以767的位置安排用书架和书籍将他们隔开。

    虽说自习室有20个位置,但高三的位置却经常空着,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在教室里考试,所以有些人便干脆不来了。

    宋诗蔓考试的时候盛青溪便一个人坐在这里。

    她们的位置在靠近后门的七人位上,但这一侧其余的四个位置都空着。

    只有盛青溪和宋诗蔓,以及顾明霁。

    此时盛青溪正在批改宋诗蔓昨天写的试卷,她们的进度已经到了高一下半学期的课程。宋诗蔓的语文和英语不差,只数学和理综差了一些。

    盛青溪针对她的个人情况随时调整计划。

    坐在盛青溪对面的宋诗蔓此时的心思却全然不在桌上的试卷上,因为顾明霁忽然坐到盛青溪身边来问她问题,两个人还莫名其妙地凑得很近。

    宋诗蔓绷着小脸瞪着顾明霁,虽然说顾明霁长得不差,但比起林燃来还是有一定差距。

    他此时正垂着头在纸上写些什么,写完之后就把纸递给盛青溪。盛青溪接过纸之后扫了一眼便开始在纸上写字,宋诗蔓探头看了一眼。

    一堆乱七八糟她觉得熟悉又陌生的公式。

    让宋诗蔓生气的事不是这两个人离得近,而是在盛青溪写字的时候顾明霁的视线并没有看向那张纸,而是一直看着盛青溪。

    傻子都看得出来顾明霁在想什么!

    宋诗蔓刚想发作余光却瞥到了窗外站着的人。

    她惊悚地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林燃,不知道他在窗外站了多久,他一直看着凑在一起的两个人,眸光很淡,毫无情绪起伏。

    但宋诗蔓却无端地觉得这样的林燃看起来反而更吓人了。

    林燃注意到她的目光之后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宋诗蔓福至心灵一般看懂了林燃的眼神,她极其上道地起身把关着的后门打开了。

    低着头专心解题的盛青溪并没有注意到她们的桌上又多了一个人。

    顾明霁则是神色不明地和林燃对视了一眼,坐在他斜对面的少年动作慵懒地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黑眸从他的脸上一划而过。

    下一瞬便落在了盛青溪的脸上。

    他没有立即出声惊扰她。

    自习室的第一节自习课不能出声,第二节的讨论课才能出声。

    而刚刚坐下的宋诗蔓却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具体的她却又说不上来。她想了半天想不出来就干脆埋头写作业,反正有林燃在这里,顾明霁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明目张胆。

    毕竟全校都知道转学生喜欢林燃了。

    盛青溪写完题把纸推还给顾明霁之后下意识想看一眼宋诗蔓,但这一抬头她就怔了一瞬。

    对面的林燃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拉链照旧随意地拉了一半,短袖遮不住那一截削瘦的锁骨,他神情懒散地看着她。

    额前的碎发被他随意拨开了,黑眸里细碎的光微暗。

    林燃见盛青溪看过来才伸手轻扣了扣桌子,又伸手去拿她手上那只蓝色的笔。

    盛青溪就由着他动作。

    林燃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刷刷刷写了几个字,写完就往盛青溪面前一放。

    盛青溪看了一眼,上面写了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你作业呢?

    她默默地又拿了一只笔在下面回答他:写好了。

    相比较林燃张狂飞舞的字,盛青溪写的字就在他的字底下占据了小小的一行。这行小字反而显得这字的主人飞扬跋扈。

    林燃看了轻哼一声。

    这一声惹得顾明霁多看了他一眼。

    林燃继续蛮不讲理地写:明天不许写,我来写。

    盛青溪想起林烟烟的话,迟疑了一下才写上一句:你会写吗?

    她写完之后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好,这样似乎太直接了。于是又划掉重新写:右手已经不疼了,不影响我写作业。

    林燃看到以后:“......”

    那四个字“你会写吗”明明白白地就横在上方,她只是简单地划了两道,看起来极其敷衍。

    林燃觉得盛青溪很可能是故意的,她生来可能就是来气他的。

    他气闷地继续往上写:不就写个作业?

    盛青溪小声地叹了口气:你自己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

    林燃回复嚣张:我从来不写作业。

    盛青溪顺势写:那你现在去教室把作业拿来,我教你写。

    林燃:“......?”

    林燃一脸不高兴地抬头看去,正对上盛青溪纯净乖巧的目光。

    他眸光一滞,欲说出口的话全部卡在喉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了一会儿,林燃起身就往后门走去,走出门之前还丢下两个字:“等着。”

    五分钟后,一班后排。

    何默瞅着林燃回来之后在位置上翻了半天,翻到后来这人还生起气来了。由于林燃没有同桌,他一时也不知道林燃在干什么。

    何默昂着脖子企图看的更清楚一点,然后就正对上了林燃满是燥意的目光。

    何默:“......”

    何默默默地缩回了脑袋,不等他移开视线他就听林燃问:“默子,我们今天什么作业?我为什么没有数学作业本?”

    何默:?

    谢真:???

    何默和谢真也没写过作业,他们也两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

    最后何默厚着脸皮去问了学习委员,学习委员心下觉得好笑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怕何默记不住干脆写了一张纸条。

    何默拿着纸条就回去找林燃了。

    两人找了半天才从另一张桌子的犄角旮旯里把作业本都给找全了,何默不由感叹了一声:“本本空白,本本皱巴巴,燃哥牛逼。”

    他们至少还做个样子假模假式地写个名字,林燃差点就没把本子给扔了。

    等林燃拿着他皱巴巴的作业回自习室的时候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刚好打响,宋诗蔓拉着盛青溪去底下的奶茶店买奶茶了,于是那一片便只剩下了顾明霁和林燃两个人。

    林燃走进后门后就注意到了顾明霁看着他手里的几本皱得不像话的本子,眼神微妙,里面的含义不言而喻。

    林燃手一扬,就这么把本子大大咧咧地丢在桌上,明明是皱巴巴的本子因着主人的关系看起来也变得张牙舞爪起来。

    林燃狂妄惯了,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

    顾明霁知道林家不好惹,他在顾家学到的最有用的事就是要懂得躲避这些人的锋芒。像林燃这样的人太锐又太利。

    他移开了视线不再去看林燃。

    等盛青溪回来的时间里林燃就翻着今天手机上的消息,翻了一半才想起来他连盛青溪的微信都没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林燃去app商城下载了一个软件。

    林燃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偷偷摸摸在二中贴吧搜一个人的名字。

    他垂着眸,认认真真地打下她的名字:盛青溪。

    不出意料,冒出来的帖子有一大堆,他翻了好几页都没翻完。这些帖子不是问盛青溪联系方式的就是发她照片的,更甚者还贴了她的成绩单。

    林燃点开那一个名为【膜拜考神】的帖子。

    这个帖子的楼主贴了盛青溪进二中以来所有月考期中考和期末考的成绩单,她每一次考试都是年纪第一毫无例外。

    第二名的名字换了又换,她的大名就是在第一的宝座岿然不动。

    林燃忽然想起在校门的时候他居高临下和人小姑娘说——

    好好学习。

    林燃:“......”

    这还学个锤子学,他刚还说要给人写作业呢。

    林燃本应该退出去的,但他却鬼使神差把这张长图存了下来,存完之后林燃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

    关上这条帖子再放下翻就都是外校来二中打听盛青溪的,他逐条点进去看了一遍,都没找到盛青溪的联系方式。

    只看到几条讨论盛青溪家庭背景的。

    23L:从来没见过考神家长来接送过。

    45L:平时考神也很节省,就没见她穿过名牌。

    63L:有没有考神关系好点的朋友来说一说?

    75L:和考神同班的,考神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没见她和谁走得近。

    ...

    林燃看到这里就不想再看,他直接退出了软件。

    此时林燃心口涌现出的情绪又酸又涩几乎要将他淹没,他像是忍受不了似的起身走了出去。

    盛青溪和宋诗蔓回来的时候没看见林燃,只看见桌上那几本不成样子的作业本。宋诗蔓把买的几个小蛋糕都放在了桌上。

    随后一言难尽地看了一眼林燃的作业本。

    她捧着奶茶小声地叹了口气。

    唉,她现在是比林燃努力的女人了。

    宋诗蔓看见盛青溪放下奶茶去拿林燃作业的时候不由抱怨道:“小溪,你别管他。你不能什么都惯着他,喜欢不能这样没有底线。”

    盛青溪弯了弯唇没说话。

    林燃去厕所抽了一根烟才回来。

    走廊上倾泻了一地的夜色,将他大半的身影都笼在暗色里,而教室的窗户内却是全然不同、明亮的世界。

    教室里,那个漂亮又安静的女孩正垂着头,小心翼翼地将他乱七八糟的作业都展开,纤细的手指一点一点将那些褶皱都抚平。

    林燃却觉得她指腹的柔软不像是抚在白纸上,更像是抚在他的心上。

    轻柔、温热。

    而他难耐又骚动。

    他就这样沉默地站在窗外,看着她充满耐心地将他的作业本都展开,随后她又跑去了书架,似是想拿几本厚重的书下来。

    林燃抬步就走了进去。

    教室内。

    放在下面的书大多都是模拟试题和教材解析,厚重的书都在放在上面。盛青溪想拿到书的时候就不得踮起脚尖。

    她抬起左手刚触上干燥的书封时,她的身后忽然笼罩下一道阴影。

    熟悉的、带着侵略性的味道自身后传来,来人微抬起手就碰到了她想拿的那本书,两人的指尖不可避免地触碰到。

    盛青溪像触了电似的立即缩回了手,她下意识地转头看去。

    而林燃看到盛青溪像某种受惊的小动物似的收回手,不由轻笑了一下。他微微低头靠近她,嗓音低沉:“躲什么?不是...”

    林燃的话骤然止住。

    他的下巴忽然触到某样柔软的东西。

    湿润又香甜,是布丁奶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