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4章 燃我14
    每个周六的中午都是一中学生最兴奋的时候,这个午后和平常不同,午休的人数会大大减少,多数人都会选择完成老师布置下的作业。

    因为下午他们就要放学了,谁都想度过一个愉快轻松的周末。

    而盛青溪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埋头写作业,她正托着腮帮子在发呆。

    陈怡侧头看了一眼,美人做什么都好看,连发呆都那么美。她的眉心浅浅地蹙着,卷翘的眼睫微垂,眼角都透出那么一丝忧愁来。

    更不说她微抿着的红唇。

    陈怡悄悄地收回目光,继续写作业。

    盛青溪已经纠结了一上午了,那天林燃为什么就生气了。她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林燃的那一句你喜欢我还是宋诗蔓?

    会是因为那张素描吗?

    上一世盛青溪自林燃死后便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毕业之后她就专注于工作。平时周末的闲暇时间她都用来调查当年的火灾事故。

    盛青溪有过追求者,也有同事想帮她介绍对象。但盛青溪那时候全然没有心思恋爱,她放不下那年的大火。

    她对感情一事一窍不通。

    哪怕是喜欢林燃,也只敢偷偷地喜欢。

    这一世的改变让她有一些猝不及防。

    她小声地叹了一口气,漂亮的水眸里透出些许疑惑,林燃他...他好哄吗?

    周六下午他们只有两节课,两点四十五分铃声准时打响。

    盛青溪慢吞吞地收拾了要带回去写的作业,她得等剩下的人抄完黑板上的笔记才能去擦黑板。整理书包的时候盛青溪翻出一个三明治。

    今天课间操的时间她拿着素描去楼上找了宋诗蔓,所以就忘了吃。

    宋诗蔓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地进出她们教室了,她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盛青溪拿着手里的三明治在发呆,魂都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哪还记得自己要擦黑板。

    宋诗蔓走上讲台之后非常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黑板擦,她用手捂着鼻子把黑板给擦干净之后又去门口的水槽洗了两遍手才回来叫她。

    “小溪,小溪,小溪!你清醒一点!”

    宋诗蔓都恨不得上手去捏她的脸,但理智让她克制住了自己。

    等盛青溪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宋诗蔓家里的车上,她们一起回盛开福利院。直到高考前,周末宋诗蔓都要在盛开补课。

    盛青溪忧愁地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三明治开始啃。

    宋诗蔓看着盛青溪闷着一张脸机械性地咀嚼之后抽了抽嘴角,还是忍不住伸手弹了她的脑门:“小溪,你中午吃饭的时候发呆就算了,放学了还发呆。你想什么呢?”

    盛青溪抬眸看了宋诗蔓一眼,老实回答她:“我好像惹林燃生气了。”

    “啊?真的吗!”

    宋诗蔓语气里的喜悦之前都要溢出来了,但碍于她还记得自己和盛青溪是好朋友的关系,她随即就收敛了自己开心的神色。

    宋诗蔓伸出手指强行拉下自己上扬的嘴角,她严肃又正经道:“你怎么惹林燃生气了?但这是正常的,林燃脾气本来就不好,他很爱生气。”

    说着说着宋诗蔓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林燃的缺点:“林燃高一进一中还没一个礼拜就和高二的人打起来了,因为抢篮球场的事,那个时候一班的人就心甘情愿地叫他燃哥了。”

    “还有个小学妹给林燃送情书他看都不看一眼,他说他不识字看不懂中文。于是小学妹一心开始学英语,最后沉迷学习忘了林燃。”

    “林燃去年生日的时候快毕业的学姐和他表白,他说不喜欢成绩差的。学姐大受刺激,然后考前冲刺考上了一本。”

    “还有上学期有外校的人特地来校门口堵林燃,林燃说不喜欢打不过他的,然后那个姐妹也不知道去干嘛了突然进了省队。”

    宋诗蔓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她怎么寻思着听起来林燃还像个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的好青年呢?

    盛青溪听了一会儿忽然问道:“诗蔓,你知道怎么哄林燃吗?”

    宋诗蔓一怔:“哄林燃?他脾气这么差怎么可能哄得好,都快两年了我都没怎么见他笑过。天天冷着一张脸也不知道在不高兴点什么。”

    说到这里宋诗蔓不禁疑惑,她到底喜欢林燃什么呢?

    林燃脾气差爱打架还不爱学习。

    但宋诗蔓还是歪着脑袋想了想:“林燃他..他好像就喜欢玩重机吧。对了,他爱喜欢打拳击,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盛开福利院。

    这一次来宋诗蔓比上次自在许多。她把自己鼓鼓的书包拿出来,里面装的都是她带给这些小朋友的小零食,车的后座还放了很多玩具。

    宋诗蔓看着这些小朋友开心的模样也跟着笑,但没多久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要开始补课了。

    晚上十点,光年车行。

    林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何默和谢真还在坐在电脑前张牙舞爪地大喊着他们是对方的爸爸,而电脑屏幕黑了一次又一次。

    两人差点没打起来。

    林燃瞥了一眼客厅,林烟烟正抱着一罐小熊饼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出来了才转头问一句:“哥哥,明天同学约我中午一起吃饭,然后出去看电影。吃晚饭之前我就回来,我能出去吗?”

    林燃在沙发上坐下,盯着这小丫头问:“你哪个同学?去哪里吃饭?”

    林烟烟乖乖地回答他:“和我同桌,你见过好多次了。我们去星光大厦吃饭,也在那里看电影。看完我给你打电话。”

    林燃见林烟烟这样乖才微微放下进了紧绷的心神,他揉了揉她的脑袋:“有事就给哥哥打电话,明天把电影的场次发给我,我提前去等你。”

    林烟烟点点头。

    今天是周六,隔壁俱乐部很热闹。

    林燃坐在车行都听到了隔壁传来的欢呼声,他自从开学就没上过场了。“上瘾”连续来了两个晚上都没能看到林燃便不再来了,似乎已经放弃了让林燃加入车队的想法。

    林燃摩挲着指尖的打火机,低垂着眸,就这样安静地听着隔壁的狂欢。

    抱着小熊饼干的林烟烟悄悄地看了她哥哥一眼,她能察觉到此时林燃心情很差。

    就在这时,隔壁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忽然喘着气跑到门口大喊道:“林燃,又有车队来找你。说见不到你今晚就不走了,你快去看看。”

    林燃听了这话眼皮子都没掀一下。

    沉迷游戏的谢真也被这动静惊动,他松开鼠标,脸色微沉:“哪个车队的?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这一行的规矩不懂吗?”

    工作人员为难道:“是‘毒’。”

    “啪嗒”一声。

    林燃把玩着的打火机忽然掉到了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工作人员之所以这么左右为难不是没有理由的。

    “毒”在业内风评很差,但实力却很强。大多都中学还没毕业就进了车队混,比赛的时候就不要命似的。除了“上瘾”很少有车队愿意和这样的车队玩。

    浑身都是刺,尖锐又狠戾。

    但在他们看来,林燃也是这样的人。

    林燃下意识地看向林烟烟,他紧绷的情绪在此刻到达了定点。他不自觉加重了语气:“林烟烟,去楼上呆着!”

    空旷的客厅回荡着林燃的喊声,他的语气不是很好,仔细听还能听到里面的一丝惊惧。

    林烟烟怔了一下之后也没问为什么,抱着小熊饼干就啪嗒啪嗒上了楼,似乎是被他忽然提高的声音吓到,小丫头跑到还挺快。

    何默忍不住说了一句:“燃哥,你吓到烟烟...”

    了。

    何默最后一个字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忽然看到了林燃的眼神。

    那双黑眸里阴暗不可控的情绪正在不断滋长,他眉眼中的戾气几乎要冒出来了,颈间的青筋也彰显着他此时暴烈的情绪。

    林燃见林烟烟上楼关上了门才起身往外走,谢真和何默紧跟着就想出来。但走在前面的人却丢下一句:“默子,你看着烟烟,别让她一个人。”

    何默脚步一停,应了一声就留了下来。

    他烦躁地揉了揉发,果然最近林燃的不对劲还是因为林烟烟。

    ...

    俱乐部。

    “毒”的队长是个叫虎牙的男人,剃着寸头,纹身一直从颈间纹到了手腕处,健硕的肌肉在短T下紧绷着。他的胸前垂落着一颗陈旧锐利的虎牙。

    虎牙咬着烟搂着女人的腰听着队员打听来的消息——

    “牙哥,林燃似乎没有加入‘上瘾’的打算。但这小子也不好惹,听说他爸是初城的某个富豪,但他和家里不太好,现在和妹妹单独住在外面。”

    虎牙笑了一声,忽然凑过头将烟雾吐到身旁的女人脸上,女人笑着亲了他一口,惹得虎牙大笑。

    虎牙将烈性的烟卷入喉间,哑着嗓子问:“妹妹?多大了?”

    “好像还在上初中,是个小女孩。”

    虎牙笑了笑:“小女孩好啊。”

    不远处,一道身影逆着光朝他们走来。

    他的神色和轮廓皆隐在黑暗之中,脚步不紧不慢,可每一步却踏在他们心上似的。阴冷焦躁的情绪在黑暗中逐渐蔓延。

    一寸一寸,吞心噬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