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3章 燃我13
    深夜十二点,屋内只亮着一盏台灯。

    盛青溪穿着浅粉色的睡衣坐在书桌前,她正拿着铅笔在素描纸上画线稿。耳机里是宋诗蔓叽叽喳喳的声音:“小溪,你真的和你们老师说好了吗?他会和我们班主任去说吗?”

    盛青溪笑了一下:“嗯,我和蒋老师说好了。他说明天就去和你们班主任说,快的话我们明天就能去自习室了。”

    宋诗蔓兴奋道:“我从来没去过,去自习室我以后就能早点回家了。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

    盛青溪看了一眼时间:“诗蔓,这个点该去睡觉了。”

    宋诗蔓似乎在床上滚了几圈,好一会儿她闷闷的声音才从被子里传出来:“我马上就睡觉了。小溪你什么时候睡?”

    盛青溪低声道:“我做完这些笔记就睡。”

    宋诗蔓应了之后就挂了电话。

    盛青溪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窗口,那里晾着林燃的外套。

    灯光下,盛青溪一笔一画勾勒出林燃的轮廓,他向上跃起的时候眉峰微扬,眼神中的光芒很亮,唇线微微紧绷着。

    他上身的力量几乎都集中在手臂上和腰间,他上臂的肌肉隐隐鼓起,衣袂飞扬间能看到他劲瘦的腰,腹肌线条漂亮又流畅。

    盛青溪就这样画着,让她几乎忘了时间。

    等她画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默默地划去了明天的晨跑计划改到明天晚上。

    盛青溪把素描纸放进文件夹里,文件夹就放在桌上,她明天要带去给宋诗蔓。

    她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就关了灯上床躺好,黑暗总让她有一种安全感。她侧身抱住枕边的娃娃又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很快就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盛青溪抱着文件夹和外套,她叼面包片就往站牌跑。盛兰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愿愿!书包里的牛奶记得喝,在学校好好吃饭!”

    盛青溪背着对盛兰挥了挥手,含糊这应道:“我知道了!”

    盛青溪和宋诗蔓约了七点十分在校门口见,此时还早。

    113路和以往一样很空。她咽下嘴里的面包片之后从书包里拿出了盛兰给她准备的牛奶和三明治,今天的牛奶是草莓味的。她和福利院所有的小朋友一样,每天都能领到牛奶。

    就像小时候一样。

    盛青溪喝牛奶的时候喜欢咬吸管,这个习惯她改了很久都没能改掉。

    她垂眸看了一眼盛兰给她做的三明治,最近盛兰注意到了她不怎么吃肉食的情况,今天三明治的火腿只有往日的一半。

    翠绿新鲜的生菜包裹着金黄色小巧可爱的蛋黄,鲜嫩的火腿肉在其中若隐若现,香甜诱人的沙拉酱中又带了一丝酸涩。

    这是她的课间操点心。

    盛青溪看了一眼就把三明治放了回去,她捧着牛奶小口地喝,晨风很清凉,将道路两旁轻浅的花香送到空旷的车内。

    春天到了。

    七点整盛青溪下了车。

    她坐在站牌边的椅子上等着宋诗蔓来,可她一直等到了七点半宋诗蔓还是没有来。

    盛青溪手里拿着写着英语单词的小册子,她背几个就要抬头看一眼。

    当林燃的车在校门口停下的时候看到就是盛青溪一个人傻傻坐在站牌边的模样,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她身上。

    林烟烟瞅了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的林燃,自己撑着后座乖乖爬了下来。

    爬下车之后林烟烟顺着视线林燃的视线望过去。她的哥哥,她冷漠无情无理取闹且单身十七年的哥哥,居然在看一个女孩子。

    还是一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女孩子。

    林烟烟伸出指尖戳了戳林燃:“哥哥,我去教室了。”

    林燃这才将视线落到林烟烟身上,他拍了拍林烟烟的脑袋:“去吧,中午哥哥来找你吃饭。”

    林烟烟点头。

    等林烟烟走后林燃将车停在了车棚下。他仅有的两件校服外套,一件在教室里,还有一件就在那坐在门口的小姑娘怀里。

    修长的指尖勾着钥匙圈,他又重新走出了校门。

    盛青溪来时学校门口人很少,这半小时间是学生们上学毕竟集中的时间。等到七点半的时候人就开始渐渐减少。

    有经过的学生见她坐在这里还奇怪地打量了她两眼。

    盛青溪抿了抿唇,她一时不知道是宋诗蔓临时有事还是已经去教室了。毕竟她没有带着手机上学,如果宋诗蔓给她发了消息她是看不到的。

    她小声地叹了口气,打算等到四十分就进校门。

    林燃看着盛青溪心不在焉地看着手里的小册子,她左手拿着这本巴掌大的小书,右手抱着他的校服。还时不时抬头看着路上根本没几个人的马路。

    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盛青溪。”

    盛青溪微微怔了一下,她转头看向身后。高大冷漠的少年正垂着眸和她对视,他没有下一句话,只瞥了一眼她怀里的校服。

    盛青溪忙收起小册子,她下意识地把怀里的东西都递了出去。

    林燃接过她手里的校服,除了柔软的校服触感之外他还触摸到了别的东西,似乎是文件夹一类的。

    他挑了挑眉,小姑娘嘴上说着不早恋,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盛青溪仰着头和他道谢:“林燃,谢谢你的衣服。”

    女孩仰起的小脸白净,晨光轻柔地照在她的侧脸上。将她根根纤长分明的睫毛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她的眼睛很漂亮。

    林燃嗯了一声,抬起手腕,上面的腕表也是个人色彩浓郁的风格。他随口问道:“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响铃了,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盛青溪回答他:“我在等诗蔓,我们约好在这里见面的。”

    闻言林燃嗤笑了一声,上学期有一段时间宋诗蔓跑到他面前信誓旦旦地说要给他送爱心早餐,林燃当时没放在心上。

    直到他在他们班值周的风纪委员的记录本上看到每天迟到的人的名单。

    一周六天,宋诗蔓五天都在迟到。爱心早餐他连影都没见到。

    林燃下巴微抬:“你等了她多久?”

    盛青溪:“二十五分钟。”

    林燃:“...你打算在这里坐到几点?”

    盛青溪用乌黑水亮的瞳仁地看着他认真地说:“七点四十。”

    林燃见她心里有数便不再多言,他低声:“走了。”

    盛青溪见林燃走了之后才重新拿出被她塞进兜里的小册子,她隐约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直到五分钟后她看到急急忙忙从车里下来的宋诗蔓她才想起来。

    盛青溪看着自己除了一本册子什么都没有的双手:“......”

    她把素描连着校服一起递给林燃了。

    宋诗蔓喘着气跑到盛青溪面前,她的脸颊透着红,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小溪,我昨天太高兴了,我就玩得玩了一点。早上..早上我又把闹钟按掉了。”

    盛青溪摇摇头,她试探着问道:“诗蔓,那张素描我第二节下课再拿上来给你好吗?”

    宋诗蔓怎么会说不好,她挽着盛青溪的手就往校门口走,边走边道:“小溪,我昨天和我爸妈说这件事了。他们说我能考上本科线就让我留在国内!”

    她心满意足:“那我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去国外了。”

    一班早读课。

    何默侧头瞄了一眼林燃,他自从早读课铃声一响就一直看着手里的纸,这都过了十分钟了,他还一直看着。上面到底写了点什么?

    素描纸上的人是他。

    林燃垂眸看着他自己,画上的他充满了力量和活力,那旺盛的生命力似乎要从画里喷薄而出。少年的眉眼间都是飞扬的神采。

    这是盛青溪眼里的他,鲜活而又生动。

    这是林燃第一次确定,盛青溪真的喜欢他。

    她眼里的他太过美好了。

    林燃忽然嘲讽似地勾了勾唇角,他是死过一次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画上的林燃。

    盛青溪喜欢的林燃,和他并不是同一个人。

    画的最后还写着一行小字。林燃扫了一眼,他原以为无非就是那些告白的话,但那一行小字又让他开始怀疑,盛青溪真的喜欢他吗?

    画的最后写着——

    送给诗蔓。

    林燃:“......?”

    他又想起昨晚盛青溪和那个男生说的话,她说她要和宋诗蔓一起去自习室。盛青溪到底知不知道她和宋诗蔓是情敌?

    林燃沉着脸把这张画塞回了文件夹里。

    八点半,早读课铃声打响。

    谢真和何默打闹了一会儿,刚想趴下就眼尖地瞄到了后门探出脑袋往他们教室看的盛青溪。他下意识地喊:“燃哥,有人找!”

    林燃一转头就和盛青溪的目光对上了。

    他轻哼一声,拿起文件夹就往后门走。

    走到后门他就低头看向了盛青溪,他的黑眸微暗,问出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问题:“盛青溪,你喜欢我还是宋诗蔓?”

    盛青溪懵了一下:“啊?”

    林燃:“......”

    他不耐地蹙起眉,眸光很淡,唇线不高兴地往下压。看了她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应声,他把文件夹把盛青溪怀里一丢就越过她就走了。

    盛青溪不解地眨了眨眼,林燃好像生气了。

    但是他为什么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