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2章 燃我12
    上晚自习之前盛青溪就去找蒋铭远说了这件事,蒋铭远听到盛青溪的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为难地挠了挠头之后就拿出了一套去年江城的数学高考卷。

    此时办公室里物理老师和英语老师都在,他干脆问他们要了英语和理综的试卷。

    他推了推眼镜道:“今晚你留在这里把这套试卷做完,做完之后我看看你目前的课程进度再考虑你说的话。这很公平吧?”

    盛青溪点了点头,这的确很公平。毕竟在蒋铭远眼里,她自身的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蒋铭远指了指对面的空位:“就坐在那里写,我给你拿草稿纸。”

    晚自习开始的时间是七点。现在是晚上六点半,蒋铭远瞅了一眼时间,他估摸着盛青溪晚上写不完这三张试卷。

    七点二十分,盛青溪把写好的数学卷子交给了蒋铭远。

    蒋铭远:“......”

    他怀疑这个孩子是看他每天晚上闲来整他的。

    蒋铭远伸手接过了盛青溪写好的数学试卷。这套卷子他去年做过一次,他翻找了一会儿把自己去年做的那张试卷翻了出来。

    五分钟蒋铭远沉默看着盛青溪的这张满分试卷,她最后一题的解答方法可比他的简单多了,省去了繁复的导数计算。

    按照她这个解答速度,她的心算能力已经强到了一种地步。蒋铭远悄悄抬眸看了一眼盛青溪,她已经开始做理综试卷了。

    而他刚才给她的草稿纸还是空白一片。

    蒋铭远早就听校长说过着孩子成绩好,可这未免好的过分了吧?这孩子脑子是怎样长的?

    去年江城的理综卷很难,盛青溪用了一个半小时才这张试卷写完,写完之后她松了一口气,虽然用的时间久了一点但正确率还是能保证的。

    写完理综卷后盛青溪停了一会儿,她闭眼整理了一下思绪。

    九点整,盛青溪开始做英语试卷。

    英语试卷对盛青溪来说是最简单的,毕竟这门科目比较日常。半小时后盛青溪把英语试卷交给了英语老师,她起身放松了一会儿等结果。

    而蒋铭远已经看到盛青溪的理综试卷了,依旧是300分满分。

    英语试卷是她做的最快的,分数也可想而知。但蒋铭远依旧耐心地等着英语老师改完,英语老师改完试卷之后还特地问了一句:“你是刚转来的那个孩子吗?你叫什么名字?”

    盛青溪轻声应她:“朱老师,我叫盛青溪。”

    朱老师非常友好地对她弯了弯唇:“你以后要是对英语有更大的兴趣就来找老师,老师可以给你介绍好的学校。”

    物理老师不满地插话道:“这么好一个苗子你让人小姑娘自己考虑,别什么事都扯到英语上。同学你看我们物理系你有没有兴趣呢?”

    蒋铭远摆摆手:“行了,都快放学了,你们放人回去。”

    盛青溪转身看向蒋铭远,又说起来时她提的事。

    蒋铭远凝神思考了一下,他问道:“你刚刚说的那个孩子是哪个班的?我去和她班主任商量商量,要是她班主任同意你们以后就去自习室补课。”

    见蒋铭远答应盛青溪的眼里才透露出些许欢欣的情绪:“谢谢老师。”

    蒋铭远温和地对她笑了一下:“回去吧,晚自习快结束了,回家注意安全。”

    盛青溪轻声应了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三月的夜晚还很冷,盛青溪一走出门就感受到了从廊外吹来的冷风。她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就加快了往教室里走的脚步。

    想起答应了宋诗蔓给她画素描的事,盛青溪想了想觉得自己今晚可能又不能早睡了。

    她揉着脖子走进了教室,此时距离下课时间还有五分钟。

    陈怡见盛青溪一晚上都不见人影,不由问了一句:“盛青溪,你晚上去哪里了?刚刚有人想问你借笔记本来着,我没拿给她。”

    盛青溪悄声应她:“我去和蒋老师申请以后晚自习去自习室的事。”

    闻言陈怡诧异道:“整个学期吗?我听说自习室很难申请的,三个年级段加起来好像就只有二十个名额。等高三的学姐学长毕业之后应该会空出来几个名额。”

    盛青溪摇摇头:“就两个月,高考前就结束了。”

    陈怡看了看左右,然后小声告诉她:“自习室没有监控的,老师也很少会来检查。但如果月考成绩下降,老师在评估之后可能会取消你的自习室名额。”

    盛青溪:“嗯,这些蒋老师都告诉我了。”

    陈怡见她就了解便不再说什么。

    没一会儿九点五十分的下课铃声就打响了。

    盛青溪想着早点回去给宋诗蔓画画便没有多留,整理好书包又和陈怡打了声招呼她就小跑着往人少的那个楼梯口跑。

    顾明霁还想问她晚上去哪里了,他见盛青溪往那边走不由也跟了上去。

    于是林燃等人走出后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往前跑的盛青溪,还有追在她身后的顾明霁。他似是没想到盛青溪能跑这么快,不由提声喊了一句:“小溪!”

    何默和谢真听到这个称呼之后默默对视了一眼,他们之前在食堂看到过盛青溪和顾明霁一起吃饭。这下又听到顾明霁这样叫仙女,不由开始浮想联翩。

    两人你一眼我一语开始叽叽喳喳——

    “上次在食堂年纪第一是不是和仙女一起吃饭了?”

    “是的,我们都没看错。”

    “那刚刚年纪第一是不是叫仙女名字了?还叫的那么亲密!”

    “是的,我们都没听错。”

    “那下午我们是不是听仙女说不追燃哥不早恋?”

    “是的,那也碍不着人家追仙女。”

    “那当然。”

    林燃的神色看不出息怒,他没看顾明霁。只扫了一眼急匆匆往下跑的盛青溪就侧头对着何默和谢真语气平静冷漠道:“你俩说相声呢?”

    于是何默和谢真齐齐闭上了嘴。

    林燃随手拎着包不紧不慢地往楼下走去,何默和谢真在他身后勾肩搭背说着今晚回去要去召唤师峡谷双排上一波分。

    等林燃走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不远处盛青溪和顾明霁并肩往那条黑得什么也看不清的近道走,他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谢真和何默也非常眼尖地看到了。

    谢真:“哇哦。”

    何默:“年纪第一下手真快。”

    林燃黑眸低暗地停在原地看了半晌才道:“你们先回去。”

    说完他就迈开步子朝着那条近道走去,远看他的步伐还有些着急。

    何默轻啧了一声:“阿真,我看仙女和燃哥有戏,下午我就这么觉得了。她们一直都在猜燃哥喜欢哪个类型的,原来燃哥喜欢又好看又主动的。”

    谢真煞有其事地点头附和:“早知道拿下燃哥这么容易,刚开学我就应该冲过去抱他一下。”

    何默:“...那燃哥可能就没命了。”

    谢真:“滚!”

    漆黑的路上人很少,盛青溪因着顾明霁便走得不快。

    林燃放轻了脚步跟在他们身后,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一晚的场景其实和那晚他来堵她的场景很像,只不过多了一个顾明霁。

    他单手插兜听着前面那个小子和盛青溪说话。

    顾明霁问:“小溪,你整个晚自习都不在,你去干什么了。”

    林燃心想: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盛青溪说话声音轻轻地应他:“晚上我一直在蒋老师办公室里。”

    顾明霁又问:“是不是你在学习上有什么困难?还是在学校里生活不习惯?”

    林燃这才瞥了一眼顾明霁的身影:这小子管的真多。

    盛青溪摇摇头:“都不是。我是去和蒋老师申请自习室名额了,晚上他让我做了一套试卷,所以在办公室花了点时间。”

    顾明霁:“你要去自习室吗?开学蒋老师也问我了,那时候我和他说考虑一下。要不然我和你一起去上吧?那边环境挺好的。”

    林燃听这话就有点不高兴了,人小姑娘想去干什么就随她去,还颠颠地跟在后头跑。

    盛青溪犹豫地着道;“我是和诗蔓一起去上的。你不用因为我去自习室。”

    顾明霁笑了一声:“没关系,我本来就在考虑这件事。小溪,你和我不用这样见外。我已经习惯照顾你了,就和小时候一样。”

    林燃:妈的,是我多管闲事。

    林燃听到这里已不欲再听,他转身就想走。

    可就是这个时候忽然起了风,前面那道单薄的身影瑟缩了一下。

    这两个人走到校门口就分开了,顾明霁上了家里来接他的车。而盛青溪则是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牌走去,在夜风中这道身影看起来有些孤独又有些可怜。

    林燃心里的烦躁更甚,他将身上校服外套的拉链一拉就朝着站牌走去。

    盛青溪正坐在椅子上想回去准备画的林燃的模样,她用指尖在另一只手的掌心轻轻勾勒着林燃面部的轮廓,他颈部的线条。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盛青溪忽然有点脸红。

    她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清醒一点不要胡思乱想。

    下一秒,她耳畔有细微的风声响起,她的眼前忽然一片黑暗。

    还带着温热感的外套将盛青溪的视线全部遮挡,在这密闭的空间内,盛青溪闻到了林燃身上的味道。

    香根草和鸢尾根的味道。

    她有一种被林燃拥抱着的错觉。

    头顶传来少年冷漠微凉的声音:“穿上。”

    盛青溪微微怔住,等再回过神来拿下脑袋上的衣服时已没有了林燃的身影。

    此刻,她不觉得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