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1章 燃我11
    红色的跑道上,一道纤细的身影遥遥领先地跑在所有人前面。

    不远处的篮球场,比赛中场休息时间。谢真满头大汗地看着操场上不知疲倦的盛青溪,他喘着气道:“不是,仙女这是第几圈了?”

    何默想了想:“这都快二十分钟了,我看仙女一直是匀速跑,至少得有3500米了吧。这跑到最后不会脱力吧?”

    谢真比了个手势:“这是个狠人。”

    林燃仰头喝完了剩下的半瓶水,颈间的喉结随着他的吞咽而滚动,细密水亮的汗珠从他额间滚落,眨眼便没入衣领内。

    少年有力削瘦的手腕微微用力就把空瓶丢进了垃圾桶里,发出沉闷的响声。

    林燃的黑眸紧盯着盛青溪,此时除了绿茵场内在踢足球的,仍在跑步的只剩下了她一人。黑色的马尾随着她的动作甩动,她的呼吸节奏还没有乱。

    她的体力很好,看来平日里就有在跑步。

    但看她的脸色似乎不是很舒服,白嫩的眉心也浅蹙着。

    林燃不再看她,他转身往何默和谢真的方向走去,但走到一半他又停住了脚步。他的神色晦涩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默和谢真就听着林燃忽然低声骂了一句就转身往操场上走。

    何默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燃哥干什么去?”

    谢真喘着气没应声,直愣愣地看着林燃堵在盛青溪前面的跑道上。

    今天的阳光不是很猛烈,吹拂过来的风很温柔。盛青溪往日最喜欢在这样的天气跑步了,可今天她却跑得不太舒服。

    因为她没换运动内衣,课程是今天早上临时报的,她没能提前做准备。

    盛青溪打算跑完这一圈就停下来休息,她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便继续往前跑去。她的睫毛上挂了些许汗水,这让她看不太清站在跑道前面的人。

    只能看到一道高大的虚影。

    她以为站着的人会让开,但是他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盛青溪往边上的跑道跑去,可经过那人的时候她被人拦腰拦了下来。

    她微微怔住,隔着阳光与风她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干燥的香根草和着浅浅的甜,但细闻却带了一丝熏干的鸢尾根味,强势的陈化味具有极强烈的侵略性。

    和那一天她在校门口抱住他的时候闻到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今天的味道淡了一点。

    因为他打篮球脱掉了校服外套。

    盛青溪想,这应该是林燃衣柜里的味道。

    她眨了眨眼企图把眼睫上缀着的水珠甩下去,但是她还是没能看清林燃的脸。她凭着感觉喊他的名字:“林燃。”

    林燃盯着她微白的脸看了片刻,他语调有些冷漠:“过来。”

    丢下这两个字林燃就往篮球场的方向走,盛青溪做了一个深呼吸才拿出兜里的纸巾给自己擦了擦汗。她小跑着跟在林燃后头。

    等她跟到了篮球场,她发现篮球场上几个人高大的男生都偷偷看她一眼,他们似乎是怕林燃,不敢光明正大地看她。

    林燃让她过来就没再管她,盛青溪只好站到了一边以免影响他们打球。

    林燃走回场地之后看了何默一眼,何默非常上道地拿了一瓶水往盛青溪身边走。他咧嘴笑起来的时候能看到嘴里整齐洁白的牙:“仙女同学,喝口水,坐着休息一会儿。”

    盛青溪伸手接过何默手里的水,她轻声道谢:“谢谢。”

    何默揉了揉黑发就一溜烟跑了。

    等盛青溪接过水没多久场上便开始了下半场篮球比赛,她以为林燃是有话和她说便乖乖地坐在球场旁等他打完球。

    以前盛青溪是看不懂篮球的,后来工作了部门间经常会举行小组赛。她看久了便多多少少懂了一些,不像上学的时候那样看不明白。

    林燃在队里的位置是控球后卫,这个位置通常是全队进攻的组织者。他需要把球从后场带到前场,然后把球传给队员。

    但另一队的人很明显都把攻势放在林燃身上,至少有两个人都堵着林燃的路阻止他进攻,就像影子似的粘着他。

    盛青溪的注意力却有些分散,她正盯着林燃的球鞋。上一世她从林烟烟那里知道,林燃最喜欢的就是球鞋和重机。

    他的肤色比别人白一些,脚踝堪堪被球鞋包裹住,露出的小腿肌肉紧绷着,里面蕴含的力量很强大。那一晚她感受到了。

    此时林燃被两个人围住,他手里拍打篮球的动作不停。一个假动作就晃身闪过了一个人,他跨步上前,却身前却仍有人挡着他。

    寸步不让。

    林燃的神情如以往一般冷淡,一时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对角的何默在高声喊:“燃哥,这里!”

    忽然林燃上身微微弯曲,双脚跳起,手里的篮球似是要传到何默的方向。防守的人下意识跃起拦着林燃往何默的方向传球。

    可林燃腰间一个用力,上身就随着他的力道转了方向。

    他没有传球,而是自己投了一个三分球。

    篮球从林燃的手中脱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精准地落入了篮筐之中。

    一个完美的空心三分球。

    林燃的黑眸里沁出些许笑意,跑到何默身边和他击了个掌。

    盛青溪的视线一直落在林燃身上,不光是林燃,篮球场所有的人都发现了。她几乎没有把目光分给别人,只是安静地看着林燃。

    在林燃的最后一个扣篮之后这场比赛结束,下课的铃声也随之打响。

    林燃随后抹了一把汗就朝着盛青溪走来,期间小姑娘一直乖乖地坐在椅子旁。见他走过来便自然地把那瓶何默给她的水递给了他。

    她仰着头看着他,身上的阳光皆被阴影遮挡。

    林燃垂眸看着她纤白的手,她很瘦,隐隐透出青色的静脉弯曲着盘旋在她的手背上。她掌心内的水瓶还没有开过,她一口都没喝。

    他随手接过盛青溪递来的水,他的指尖无意间滑过了她的手背,温度微凉。

    这一瞬间盛青溪和林燃都顿了一下,但林燃随即便弯腰拿起丢在一旁的衣服淡声道:“回去上课,上课之前喝点水。”

    说完他就走了。

    留在原地的盛青溪懵了一下,林燃把她叫过来就是干什么的?

    她犹豫了一下,小跑着追了上去。

    何默和谢真非常配合地走到了一边,把空间留了这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牵扯上的人。

    此时林燃身高已经有一米八五了,而这时候的盛青溪才刚长到一米六三,她得仰视着林燃才能和他说话:“林燃,你之前叫我过来是要说什么?”

    林燃垂眸扫了她一眼,原本苍白的脸在休息一会儿之后好看了不少,他收回视线漫不经心道:“不是追我吗?不看我打篮球算追我?”

    盛青溪小声地否认:“我没有想追你,我说了不早恋的。”

    竖着耳朵偷听的何默和谢真:“......”

    林燃听了却轻笑了一声,还挺乖,记得自己说的话。

    他在拐弯去洗手间前朝着盛青溪抬了抬下巴:“上楼去,我要去男厕所,别跟过来了。”

    盛青溪停住了脚步,她一直看着林燃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才上了楼。等她走到三楼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等在楼梯口的宋诗蔓。

    宋诗蔓不太高兴地托着腮站在栏杆前。

    她刚刚一下课就探出头去看了,她看到林燃主动和盛青溪说话,还接了盛青溪递过去的水。他以前从来不接女孩子的水的。

    宋诗蔓拿着小镜子看了看自己,她脸上还有肉嘟嘟的婴儿肥,她的眼睛没有盛青溪的亮,鼻子也没有盛青溪的挺。

    她还没有盛青溪瘦。

    宋诗蔓越想越难过,林燃也喜欢生得好看好看的人吗?想着想着她更难过了,因为她自己也喜欢生得好看的人。

    盛青溪走到宋诗蔓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臂,她探头看了一眼宋诗蔓有些郁闷的脸色,一想就知道她因为什么不开心了。

    她刚想说话就见宋诗蔓转过头来凶巴巴地瞪了她一眼:“小溪,离高考还有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们公平竞争。”

    盛青溪眨了眨眼,忽然问道:“你成绩怎么样?”

    宋诗蔓:“......”

    谁要和你竞争成绩了!

    她爸妈天天烧高香拜佛就盼望着她能考上本科线,考不上就打算把她送出国。可她要是出国她离林燃就更远了。

    宋诗蔓一时悲从中来,她瘪瘪嘴:“我成绩一点都不好,学习不会,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我什么事都做不好,还没你长得好看。”

    盛青溪摸摸她的脑袋,轻声道:“我给你补课,我们考一个好的大学,好不好?”

    宋诗蔓咬了咬唇:“可是我很笨,教过我的老师都和我爸爸妈妈说我在学习上没有天赋。他们说我不努力,也没有耐心,还贪玩。”

    她垂头低声道:“可我就是听不懂。”

    盛青溪看着她失落的模样小心试探着问道:“诗蔓,你想留在国内读大学还是出国?”

    宋诗蔓纠结着想了半天才道:“我想留在这里,我的朋友都在这里。”

    盛青溪弯了弯唇:“以后每天晚自习我给你补课,学校有另外的自习室。我去申请两个名额,你好好和老师说。下个月就是第二次模拟考了,我们先定个目标好吗?”

    宋诗蔓刚想点头答应就立即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狐疑着问:“小溪,难道你不是读高二?”

    盛青溪怕宋诗蔓担心就安慰道:“别怕,高中的课程我都已经学完了,不难的。”

    宋诗蔓:“......”

    这他妈更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