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10章 燃我10
    周三,高二六班。

    体育委员正在讲台桌上介绍这学期体育课新开的课程,一中的体育课除了体能测试以外平时都是分开上的,大家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想上的课程。

    这学期高二的排课这一周有两节体育课,分别在周一和周三。

    现在每个人都需要填写自己的第一选择和第二选择,如果运气不好第一选择报名的人数过多便会排到第二选择。

    盛青溪扫了一眼,都是一些中低强度的运动。例如太极拳、健美操、乒乓球、羽毛球、篮球等等适合学生们的运动。

    她拿出笔写下了两个选择:太极拳、跑步。

    盛青溪知道自己有大概率会被分到第二选择,毕竟大家都不太喜欢出汗的运动。

    中午吃饭的时候盛青溪和宋诗蔓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宋诗蔓就随口问了一句:“小溪,你选了什么课?我们高三几乎都没有体育课了。”

    盛青溪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筷子:“选了太极拳和跑步,应该会被分去跑步吧。体育课在第一节我少吃一点。”

    宋诗蔓低头看了自己餐盒里的红烧肉,又扫了一眼盛青溪面前的菜叶子,她默默地放下了筷子。

    她原先以为盛青溪是不舍得花钱,直到有一次她看见盛青溪的饭卡里有三千块。难怪那天盛兰听她说了之后会是那个表情。

    宋诗蔓喝了一口果汁试探着问道;“小溪,你不吃肉是因为怕胖吗?”

    盛青溪垂眸,她静了许久才应道:“不是,我暂时..不想吃肉。”

    距离那件事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过往的记忆已逐渐变得模糊但她也已经适应了不吃肉的生活,这个习惯她暂时改不了。

    宋诗蔓:“......”

    这是个什么回答?她琢磨了半天都没明白盛青溪的意思。

    吃完饭后宋诗蔓挽着盛青溪慢悠悠地往教学里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宋诗蔓脚步一停,她确认似地问:“小溪,你刚刚说你们体育课是第一节?你们班的体育课是周一下午第四节和周三下午第一节吗?”

    盛青溪缓慢地眨了下眼:“嗯。”

    宋诗蔓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立马沉沉地叹了口气,她有气无力道:“小溪,高三开学之前的一周我连续七天早起虔诚地沐浴然后焚香,就盼着开学之后能和林燃他们班分到同一节体育课。但是没有,我太惨了。你刚转来就能林燃一起上体育课呜呜呜,他打篮球超帅啊啊啊!”

    说到这里宋诗蔓立即打起了精神,她双眼晶亮地盯着盛青溪:“小溪,我把手机给你!你帮我拍林燃,怎么样!”

    不等盛青溪回答宋诗蔓就否决道:“算了,上次有人拍林燃他不高兴了,好几天都没去打球。那些人偷拍就偷拍,大晚上地还开闪光灯往人脸上怼。”

    盛青溪犹豫了一下应道:“...不然我画给你?”

    宋诗蔓立刻巴巴地看着她:“你会画画吗?”

    盛青溪点点头:“我晚上画一张素描,明天早上我去找你。”

    宋诗蔓一脸感动地抱住了盛青溪,她由衷地感叹道:“小溪,你是我见过最好相处的情敌。呜呜呜要不是我喜欢林燃我都想来追你!”

    盛青溪配合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三楼一班窗口。

    何默叼着冰棍一脸黑人问号地看着楼下喜欢林燃的两个女生相亲相爱地抱在一起,他踹了一脚谢真的椅子含糊着道:“阿真,过来看。”

    谢真庞大的身躯朝窗口压去,他探头探脑地问:“哪里哪里?看什么?”

    何默抬抬下巴指了一个方向。

    谢真扶着窗沿往下看去,等他看到的时候宋诗蔓已经放开了盛青溪,她满脸笑容地挽着仙女往教学楼走去。任谁都看不出来这两个人是情敌。

    谢真完全摸不着头脑:“宋诗蔓这回是个什么战术?她不去威胁人家了?想用爱感化情敌?这招感觉好像是比以前靠谱一点。”

    何默:“靠谱个屁。”

    何默瞥了一眼林燃空空如也的位置:“燃哥呢?今天下午是不是安排打球?”

    谢真挪回自己的位置上坐好,掏出一包薯片道:“和烟烟吃饭去了吧,最近燃哥不是天天跟在那小丫头身后跑吗?跟护眼珠子似的。”

    何默把小木片往垃圾桶里一丢,坐下来正经道:“之前我们不是寻思着是不是烟烟出什么事了吗,我找人去初中部打听了,那小丫头什么事都没有。”

    谢真摆摆手:“别管了,燃哥真要我们帮忙一定会开口的。”

    何默忧愁地叹了一口气。

    一点零五分,午休结束铃打响。

    教室里静悄悄的一片,大半的人还趴在桌上睡觉。盛青溪放下笔活动了一下手指,她向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午休的时间她会用来写作业。

    小的时候整个福利院的小朋友都在睡觉的时候她还在踢被子玩,盛兰不许她起来玩,她只好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抱着她的娃娃。

    如今那个娃娃还躺在她的枕边,就像小时候陪着她那样陪在她身边。

    等陈怡醒了之后盛青溪才出去上洗手间。她捏着手指慢吞吞地走在靠近栏杆的地方,此时走廊上人还很少,她垂着眼也不怕撞到人。

    林燃迈上楼梯的最后一级台阶,刚转过弯就看到了走路还低着头的盛青溪。

    林燃的眉心微微蹙起,但随即他便收敛了自己的神色。

    他走到盛青溪必定会经过的拐角站着等了一会儿,结果这小东西就跟没见到他似的自顾自地往厕所走,就仿佛他是空气。

    林燃:“......”

    这小东西真的喜欢他?

    林燃仔细地思考了一下自己在这段时间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是不是人家故意找人来整他的。不管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喜欢他。

    除了..除了抱他那两次。

    林燃烦躁地揉了揉黑发,不再管她,抬步走进了教室。

    十分钟后。

    盛青溪站在陈怡身边在操场上听着他们班的体育老师报他们每个人的课程,等轮到她自己的时候她毫无意外地听到了体育老师高声道:“盛青溪,跑步!”

    她身边的陈怡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她小声道:“盛青溪,你怎么选了跑步。现在还好,等天气热起来会被晒死的,选室内的课程会好一点。”

    盛青溪也悄声应她:“没关系的,我喜欢跑步。”

    陈怡看着盛青溪雪白的肌肤,有些心疼。这晒黑了得多久才能养回来?

    等体育老师报完分组之后盛青溪发现选择跑步的女生只有她一个,其余的都是男生。她默默地跟在男生身后往他们的课程老师那里走。

    凑巧的是,负责他们跑步的课程老师刚好是一班的体育老师。

    一班的体育老师见到他这学期新带的学生过来了就朝着下面那群崽子摆了摆手:“都自己去找老师,找不到的再来问我!”

    何默一眼就看到了一群男生中间的盛青溪,仙女在人群晃眼的很。

    何默推了推谢真,谢真踮脚看了一眼才小心地喊道:“燃哥,看。转学生过来了。”

    林燃侧头往左边扫了一眼,这人群一走过来盛青溪就像是误入野鸭群里的天鹅,太过于显眼了。他已经听到了他们班男生的议论声——

    “卧槽,这是不是转学生?”

    “喜欢燃哥那个?”

    “真他妈好看。”

    “别说了,燃哥还在。”

    “......”

    林燃唇线微微紧绷,他偏头问道:“今年老王教什么?”

    谢真:“这题我会,老王好像看他们跑步吧?长跑短跑?随便跑?”

    林燃瞥了一眼盛青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子骨,又想起那一晚在黑暗中她和他对峙时的力道,那一晚她似是有所克制。

    他不再多想:“去打球。”

    林燃一群人走后老王数了数人头,确认人都到了之后他开口道:“第一节你们就自由活动吧,跑个一圈就自个儿去玩。老师我打球去了!”

    说完他就追着林燃那群人过去了。

    留在原地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人开始做热身运动,有的人看老王没盯着他们就一溜烟地跑了,还有的人直接上道跑了。

    盛青溪照旧开始热身,她的体能和前世比起差了很多,她要耗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将体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好在她现在还很年轻。

    林燃只是无意间瞥了一眼就看到了盛青溪做拉伸运动的时候衣服下摆随着她的动作往上缩,那一截纤细的腰白得扎眼。

    林燃下意识地摩挲一下指腹,似乎那晚滑腻的触感还在他的掌心。

    他觉得自己喉咙发干。

    那边做热身的人群里有人不住地往盛青溪身上看。林燃沉下脸色,他朝谢真的方向伸出手,冷着声音道:“阿真,球给我。”

    谢真想也不想就把球扔了过去。

    林燃单手接住球就狠狠地往那个探头看的人身上砸去。

    篮球凌空而来,人群骚动。盛青溪也边上走了两步,而离她不远的一个男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左肩被篮球砸个正着。

    男生吃痛的叫了一声。

    林燃抬步向这个男生走来,他也不管地上还在弹跳的球,只走近了那个男生。他俯身凑近,无视他人眼底的惊惧。

    男生看到林燃狠厉的眼神之后咽了咽口水:“燃..燃哥。”

    林燃扯着他的衣领,压低了带着戾气的声音在他耳旁一字一句道:“你要是再敢多看她一眼,下次篮球砸的就是你的眼睛。”

    男生忙不迭地点头:“对不起,我不会看了。”

    林燃定定地扫了他一眼,目光凉薄,似是要记住他的模样。

    林燃松开男生之后就弯腰捡起篮球头也不回地朝着篮球场走去。

    至始至终他都没看一眼盛青溪,旁人也不知道他和这个男生说了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