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9章 燃我09
    相比于其他人八卦的心,这件事几乎没有影响到盛青溪,她反而还比平时轻松了一些。

    九点五十分铃声一响,教室里一改方才的寂静顿时吵闹了起来。

    盛青溪把作业交给小组长之后就整理书包准备回家。

    陈怡犹豫片刻,侧头看了盛青溪一眼,她小声问道:“盛青溪,今天上数学课蒋老师留下来的那道思考题你能借我看看吗?我晚上想了很久都没能想到简单的解法。”

    这些天陈怡算是感受到了原来二中年级第一的水平。

    所有的笔记盛青溪都一丝不苟地记好,每门课的知识分类都很详细。

    她也从来没见过盛青溪在上课的时候开过小差,如今盛青溪的错题本上还是一片空白,她没有做错过一道题。

    第一节晚自习开始之前盛青溪会做完当天所有的作业。

    对陈怡这样已经很克制的人来说,她觉得盛青溪这个人自律到可怕。

    但每到晚自习开始,盛青溪却又和她想的不一样。

    那似乎是盛青溪的私人时间,她会看课外书,会发呆,会在空白的草稿纸上涂涂画画,偶尔也会在纸上写一些东西。

    晚自习开始她不会再碰任何与学习有关的东西。

    这一件事只有陈怡知道,这是属于她们同桌之间的秘密。

    盛青溪把自己的数学笔记本抽出来放在自己的桌上,非常贴心地替陈怡翻到了那一页:“你看完放着就好,不用管它。”

    陈怡抿了抿唇,她知道盛青溪是在照顾她的习惯,她小声道:“谢谢。”

    盛青溪朝她笑了笑便背着书包离开了。

    陈怡转头看向盛青溪的背影,她在人群中看起来瘦弱又单薄。

    盛青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

    盛青溪背着书包慢慢地走下昏暗的楼梯,高三的晚自习比她们晚四十分钟下课,所以宋诗蔓此时还在教室里上课。

    对盛青溪来说,拥有亲密的朋友是她前世不曾体验过的事。

    起初也是有不少人愿意和她做朋友的,可后来知道她是孤儿之后那些小朋友们就被家长勒令离她远一点。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高中。

    她自己对这方面也没有特别大的需求,这些年在学校里她通常都是一个人。后来,她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到了工作以及找寻那场大火的原因上。

    想到这里,盛青溪往外走的脚步一停,她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十分钟后。

    盛青溪拎着一杯奶茶在高三一班后门停下。

    她透过窗户看到了宋诗蔓。许是晚自习时间太久,宋诗蔓正趴在桌子上发呆。

    盛青溪轻声对靠窗的人说了句话,那个人喊了声宋诗蔓的名字。

    宋诗蔓听到有人找的时候根本没有想过会是盛青溪,这些天都是她巴巴地往楼下跑。所以当她看到盛青溪的时候,她又惊又喜。

    盛青溪把奶茶递给她,弯了弯唇:“我记得你爱喝这个。”

    宋诗蔓看了一眼时间,接过奶茶就推着她走:“都十点多了,你快坐车回家。十点那班车走了你又要等十五分钟。”

    她小声嘟哝:“本来就睡不了多久,奶茶什么时候不能喝?”

    话虽然这样说,但宋诗蔓的心里却很高兴。

    这一瞬间的高兴让她几乎忘了她们两个人都喜欢林燃的事。

    宋诗蔓把盛青溪送到楼下,看着她陷入暗色里的背影。

    她捧着手里温热的奶茶想,男人到底有哪里好呢?

    林燃会来等她吗?会来给她送奶茶吗?会陪她穿漂亮小裙子吗?

    答案显而易见。

    但隐隐宋诗蔓觉得有哪里不对,她原本是计划去攻略盛青溪的,但现在的情况怎么好像反过来了?

    她喝了一口甜甜的奶茶,香甜的味道让她瞬间忘记了这个问题。

    一中一共有三个出口,南门是正大门,西门是侧门,北门是学校专用的通行门,平时用来运送物资,所以常年不开。

    所以通常学生都由南门和西门进出。

    盛青溪向来都是走南门的,113路的公交车在一中的站牌在南门。从敏学楼到南门有两条路,大路宽敞而明亮,而小路绕过体育馆,路上没有灯漆黑一片。

    盛青溪走的就是这条小路,因为小路离南门近。

    这条路走的人本就少,今天她给宋诗蔓又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路上只有她一个人。

    但不知道从哪段路开始,盛青溪的身后多了一阵脚步声。

    来人与她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动静。反而像是刻意制造出一些动静来提醒她有人在她身后。

    盛青溪小声地呼了一口气,又仔细听了一会儿身后的脚步声。

    不是顾明霁,和那天的脚步声不一样。

    盛青溪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几乎可以确定,他是冲着她来的。

    但她却又隐隐感知到,来人没有恶意,这是她多年职业生活给予她的敏锐度。

    盛青溪想了片刻,干脆停住了往前走的脚步。

    她就站在路中间等着后面的人过来。

    来人见她停下忽然低笑了一声,男生慵懒微哑的声音骤然在她耳边炸开:“这一次不跑了?”

    盛青溪僵了一瞬,微麻的感觉从她耳根处一直蔓延到她的全身,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紧。原本的思绪被打乱,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林燃的声音,她听过一次就没办法忘记。

    每一次她看到林燃都很紧张,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

    前世没转学的时候偷偷来一中门口看他的时候她紧张,现在在每天都有可能看到林燃的情况下,她更紧张。

    林燃望着身前僵住的女孩,视线下移,即使黑暗中他也能看清女孩攥紧的手。

    他干脆提步走到她身前,淡声道;“跟我出来,有话问你。”

    盛青溪想起自己偷偷抱他那两次,她捏了捏自己的指尖,非常没有骨气开始认怂:“对不起林燃,我和你道歉。”

    她又小声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林燃嗤笑一声,没应声。

    两人一前一后地朝校门口走去。

    盛青溪抬步跟在林燃身后,他往前走一步她就跟一步。

    明明只是简单的走路,她的心里却莫名地升出一些欢喜来。

    上一世她偶尔会偷偷跑到一中来看林燃,只在校门口远远地看他一眼就走,连靠近都不敢。

    但此时此刻她却能离他这么近,一步之遥。

    走过漆黑的路之后再绕过一条花园的石子路便是南门,越靠近大门灯光便越亮,光穿过树影照在他们身上,投出斜长的影。

    林燃回头瞥了一眼,这小东西正低着头踩着他的影子走得正开心,步子迈得大大的。

    她好像一点都不怕他。

    从抱他的第一次到第二次,再到今晚。

    等快走出校门林燃才随口问道:“你怎么回家?家里人来接还是自己回去?”

    盛青溪老老实实地回答他:“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林燃:“行,那就去站牌说两句。”

    说完林燃就直接走出了校门,没刷卡门卫也没拦着他。

    盛青溪从书包口袋里拿出校园卡刷了卡才走出校门,这时林燃已经距离她有一段距离了。

    她小跑着跟上前。

    林燃听到身后响起的跑步声挑了挑眉。

    这小东西还挺乖。

    此时公交车已经过了一个班次,站台上一个人都没有。

    林燃走到站牌停下,他转身看向一直垂着眼的盛青溪,下巴微抬,朝着横椅的方向,语气不温不火:“坐。”

    盛青溪看了一眼座椅,顺势就坐下了。

    林燃正在看站牌上的公交车路线,视线扫过每条路线,“坐哪辆车?”

    盛青溪低声应他:“113路。”

    林燃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五分钟,问完我就走。”

    盛青溪抿抿唇:“你问吧。”

    林燃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盛青溪,他开门见山:“传言说你转来一中是因为我?传言是真的还是假的?”

    若是往常林燃绝不会问这样的话,他并没有自恋型人格障碍。

    但碍于盛青溪接连两次跑来偷偷抱他,他完全有理由怀疑这件事是真的。

    盛青溪仰头看了林燃一眼,他背着光站在她的身前,他脸部的大半轮廓都陷在阴影里,只一小截凌厉的下颔被光亮捕捉。

    只一眼她就低下了头:“是真的。”

    林燃:“......”

    还真他妈是真的。

    林燃蹙起眉,他企图教育一下这个小东西:“你现在还小,心思要用在学习上。你爸妈没告诉你,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吗?不要早恋。”

    盛青溪顿了片刻,小声道:“我不早恋。”

    林燃:“......”

    林燃第一次有词穷的时候,他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这小女孩怎么比林烟烟还难管,宋诗蔓都比她好交流。

    他瞥她一眼:“不早恋你抱我干什么?第一次在学校就算了,第二次还跑去俱乐部堵我。你这是非礼你知道吗?”

    盛青溪软声道歉:“对不起。”

    她又补充道:“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次,很抱歉。”

    林燃唇线微压:“走了。还有,这么晚放学以后别一个人往没灯的路上走。”

    垂着脑袋的小东西半天都没应声,许是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没走才抬头和他对了一眼,她应道:“你走吧,我不怕黑。”

    林燃也不耐烦管一个陌生人,他转身就走。

    心里却不怎么高兴地想,这小东西还没林烟烟懂事,这是怕不怕黑的问题吗?

    现在小女孩都没有一点安全意识。

    想到大半个月以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林燃就更烦了,下午送完林烟烟回家之后他的车就停在了校门里侧的车库里。

    林燃骑着车出来的时候看到盛青溪还坐在站牌边,她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掌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燃抬手拉下了挡风镜,不再看她。

    重机嚣张地向更远处开去。

    此时站台上的盛青溪感受着自己掌心的汗,她太紧张了。

    直到轰鸣的引擎声消失她才敢抬眸看这空空如也的街道。

    不多时,113路缓缓驶向站台。

    ...

    十字路口。

    停在暗处的暗黑色重机上的人看着113路里那个纤细的身影,等113路驶过十字路口他才重新发动引擎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