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8章 燃我08
    光年车行,二楼。

    林燃用完好无损的右手揉了揉林烟烟的脑袋:“吓到没有?”

    林烟烟坐在椅子上晃了晃小腿,乖巧地仰着小脸应:“很快电就来了,我还有手机。害怕我会给哥哥打电话的。”

    闻言林燃笑了一下:“小丫头胆子大了不少。”

    安抚完林烟烟之后林燃就转身下了楼。

    他垂眸扫了一眼自己血迹斑斑的手,又想起刚刚他在黑暗中摸到的那一截细腰。

    她的衣服似乎是大了,他将人拦腰抱回来的时候触到了空荡荡的衣摆。

    黑暗中她的味道特别明显,丝丝缕缕的香顺着黑暗钻入林燃的鼻息间。

    林燃不想他等的第二次来的这么快,只他这一次没让人轻易逃走。

    面前人影的轮廓纤瘦,小小的一只。

    林燃嘶哑着嗓子笑了一声:“第二次了。”

    这小东西安安静静的没应声,她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就想跑,似乎只是想趁着暗色偷偷再抱他一次。

    林燃扣住她的腰,随即转身,把她困在他和墙壁之间。

    他收敛了笑意,淡声道:“还有三十秒电就来了,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还能往哪儿跑。”

    他林燃活了两辈子都没遇见过这样的人,就和猫似的时不时伸出爪子撩他一下,然后就大摇大摆地甩着尾巴跑得不见身影。

    她的呼吸很轻,林燃敏锐地发现她似是有些紧张。

    他刚想再说话这小东西忽然屈腿朝他腰间撞来,林燃不得不分出一只手去挡她的攻势。下一秒她凌厉的拳风破空砸向他的耳侧。

    林燃松开她往后躲去,就在他以为她会继续进攻的时候,她却收了动作转身像阵风一样跑了。

    林燃:“......”

    这是什么路子?

    等俱乐部重新亮起的时候早已没有她的身影。

    就和那一天她在校门口抱了他就跑的场景一模一样。

    ...

    谢真和何默回来的时候林燃正坐在沙发上给自己上药,他面不改色地拿着酒精往自己手上倒,呼吸都没乱一下。

    谢真轻嘶了一声,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燃哥,你干什么去了?”

    何默也嘀咕着问:“不就停电两分钟,这一会儿功夫燃哥就和别人干起来了?”

    说话间谢真的手机响了,他瞅了一眼就走到外面去接了电话。

    何默用脚指头想就知道肯定是车队的人给谢真打电话打听林燃的事,他走到林燃身边坐下就问:“燃哥,车队咱还进吗?”

    林燃手里的动作不停:“不进了。”

    何默挠了挠头:“那我们这个暑假玩什么?”

    林燃语气平淡,神色从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何默:“?”

    要是别人说这话就算了,但说这话的人是林燃。

    林燃是谁,林燃是连月考写个名字都费劲巴拉的人,更别说学习了。

    他们这一圈,学习最好的就是林烟烟,人小姑娘回回考试都是年纪前十。这俩兄妹脾气也天差地远,简直不像是一个妈生的。

    宋诗蔓不想就停个电的时间林燃就不见了,她把几个看台都找了一遍也没能找到林燃。等她耸拉着脑袋回到第一个看台正好遇见回来的盛青溪。

    宋诗蔓狐疑地扫了盛青溪一眼,她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耳后根至颈间一侧都泛着淡淡的粉,脸颊上也红了一片。

    不等宋诗蔓问盛青溪,她就看到了盛青溪衣摆间沾着的血渍。

    于是宋诗蔓转瞬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她惊恐道:“小溪,你衣服上怎么沾血了?谁欺负你还是你那个来了?”

    盛青溪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低头向自己的衣摆看去,衣服上沾着林燃的血。

    她摇摇头:“没事,不是我的血。”

    既然林燃不在宋诗蔓也不高兴在这里多呆,这里都是烟味和酒味,她已经忍受很久了。她和朋友们招呼了一声就带着盛青溪走了。

    车还停在门口。

    上车后宋诗蔓报了盛开的地址,她得先把盛青溪送回去。

    车里没开灯,斑驳的光影微微晃动。

    宋诗蔓纠结了许久,才又重新提起关于林燃的话题。她咬了咬唇:“小溪。那天我是因为看到微博上的照片才来找你的。”

    “我一直很喜欢林燃,但他一直都在拒绝我。快毕业了,在毕业前我不想放弃。因为这样的原因接近你,我很抱歉。”

    “我知道你也喜欢林燃。我能不能问问,你喜欢林燃多久了?”

    宋诗蔓的话说完之后车内有一瞬间的安静,就在她以往盛青溪不会回答她的问题的时候,她听到了盛青溪低声道:“十年。”

    宋诗蔓以为自己听错了,下意识地问:“什么?”

    盛青溪却没再重复地回答宋诗蔓的问题,她侧头看向窗外沉沉的夜色:“诗蔓,比起喜欢林燃的这件事。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所以他喜欢谁都没有关系。”

    宋诗蔓听得稀里糊涂的,直到她们到盛开之前她都在思考盛青溪的话。

    盛青溪到底是喜欢林燃还是不喜欢林燃?

    喜欢一个人会不在乎对方喜欢谁吗?

    反正现在她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林燃和别人在一起,她会气死的。

    看着盛青溪下车之后宋诗蔓才扒着窗口小心翼翼地问:“我那天在厕所里和你说,想你做朋友是真心的,我..我喜欢和好看的人一起玩。以后我还能来找你吗?”

    盛青溪弯了弯唇:“可以。回家去吧,很晚了。”

    宋诗蔓朝着盛青溪挥了挥手就缩回脑袋关上了车窗。

    她闷着脸坐在车里扣着自己的指甲,盛青溪太乖了,别说欺负了,她还想给盛青溪买漂亮小裙子穿。

    宋诗蔓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宋诗蔓,你真没出息!”

    等宋诗蔓的车消失在街道之后盛青溪才转身缓缓往福利院走,不远处的宿舍里还亮着灯,那些小家伙应该刚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

    云层被温柔的月色晕染,夜色很美。

    周一。

    宋诗蔓早上到学校的时候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事情,直到她回到班级里听到几个女生肆无忌惮地讨论她才想起来。

    “你们听说没,高二那个转学生喜欢林燃诶。”

    “好像是特地为了林燃转过来的。”

    “燃哥牛逼啊。”

    “你们说这转学生什么来头?”

    宋诗蔓:“......”

    她把这个事忘了,现在估计已经到了全校皆知的地步。

    她在经过这几个女生的时候故意碰倒了一把椅子,椅子和地面相触的巨响惊动了她们。其中一个人脸色微变,正要发作,但抬头看到是宋诗蔓就闭上了嘴。

    这个大小姐她们可惹不起。

    楼下高二六班。

    盛青溪一踏进教室就注意到了班里同学带着打量和猜疑的目光,他们看她与平常不同。不过她不在意这些,自顾自地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陈怡看着盛青溪,欲言又止。

    陈怡纠结了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过不等她继续纠结有人就来替她解决这个问题了。

    顾明霁脸色不太好,也不知道就这短短几天盛青溪惹到了谁。她才来一中几天,怎么可能会喜欢林燃,她根本就不认识林燃。

    他走到第三排,少女安安静静地坐在窗边,一时看不出她的情绪。他轻喊了一声:“小溪,你出来一下,我有点事和你说。”

    走廊上。

    此时走廊上有几个打扫卫生的人,也有学生陆陆续续往教室里走。

    顾明霁和盛青溪站在栏杆前也不是很显眼。

    顾明霁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小溪,学校现在都在传你喜欢林燃。我帮你去打听一下是谁散播的谣言,实在不行就去找蒋老师帮忙。”

    盛青溪没想到是因为这个原因。

    听到顾明霁这样说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前世她藏了十年都没能说出口的话,在这一世反而那么快就让这么多人知道了。

    那传到林燃耳朵里,也只是时间问题。

    她无奈地想,这样也好。

    盛青溪知道顾明霁是担心她,她摇摇头:“不是谣言,不用去打听,也不用去找蒋老师。我的确喜欢林燃,这是事实。”

    顾明霁:“.......”

    他没听错吧?

    最后顾明霁眼神复杂地看着盛青溪走进了教室。

    所以盛青溪为了林燃转来一中的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

    这一早上林燃烦不胜烦。

    不说他们自己班的人,连他常去的拳击馆的老板都发信息来问他是不是有个女孩为了他转到一中来上学。

    他真是服了。

    连宋诗蔓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更不说连个影都不没见过的转学生。

    林燃皱着眉想,那个小东西到底是为了什么来的?

    早读课下课后林燃干脆出门寻个清净。

    何默和谢真照旧拿着个篮球在他的旁边拍来拍去,而这平时对这种事最能叨叨的两个人居然一句话都没和他提。

    就好像从来没听过这个传言似的。

    林燃认识的人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对这件事好奇的人也多。

    于是林燃没能清净多久,他篮球队高一的学弟就蹿上来找他了。

    这个学弟向来胆子大,他往左右瞅两眼,像没看到林燃冷漠的脸色似的问:“燃哥,那个天仙似的转学生真的是喜欢你才转校的吗?你们俩认识?”

    林燃不耐地轻啧了一声。

    林燃懒懒地倚在栏杆上,冷淡的眸扫过面前恰好经过的盛青溪,漫不经心地问:“不认识,有她好看吗?”

    旁人都循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等盛青溪的身影消失在转角之后才有人告诉林燃——

    “燃哥,这就是那个转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