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7章 燃我07
    银月如刃。

    晚上七点,光年。

    光年是谢真家车行的名字,但光年出名并不是因为他们家卖各种高配的摩托车,而是他们家还开了一个重机俱乐部,也叫光年。

    光年俱乐部就在车行隔壁。

    重金属装修风格的二楼大厅里放着红色的沙发,色彩对比强烈。

    林燃正懒懒地坐在上面有一搭没一搭地玩着打火机,他的视线偶尔会看向对面的休息室。

    从他的方向看去能透过休息室的玻璃窗看到室内的情况。

    林烟烟正在里面写作业。

    何默洗完澡下来发现林燃还没换衣服的时候怔了一下。

    他伸出脚踹了踹谢真坐着的沙发,弯腰低声问道:“燃哥怎么还不换衣服?比赛不是要开始了吗?”

    谢真正戴着耳机听着remix疯狂甩头,一点都没注意何默下来了,即便他踢了椅子也丝毫撼不动体型庞大的谢真。

    何默忍不住摘了谢真的耳机:“问你话呢!你真该减肥了阿真,就和山似的。”

    谢真瞪他一眼,抢回自己的耳机:“父爱如山你懂吗!”

    何默翻白眼:“父爱如山一动不动吗?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两个人闹了一会儿才开始正经谈论林燃到底去不去比赛这件事,毕竟今晚来的是初城重机组的扛把子车队——“上瘾”。

    这个车队对林燃很感兴趣,据说今晚他们就是特地来看林燃的。

    谢真往林燃的方向瞅了一眼,嘀咕:“坐这一小时都没挪过位置了,往常这个时候早就去陪他的宝贝车了。现在他的宝贝车还在车库里停着呢。”

    何默神情凝重道:“燃哥最近实在太古怪了,一定有什么事我们不知道。”

    谢真挠挠头:“你要敢问你去问。”

    何默:“问就问!”

    瞧不起谁呢!

    何默直起身子,他飞快地扫了一眼林燃,然后大声地咳嗽了一声,眼神飘忽不定就是不敢和林燃对视:“燃哥,今晚我们啥安排?”

    林燃摆弄打火机的动作一停,头也不抬的问:“你作业写完了吗?”

    何默:“哈?”

    谢真:“......”

    何默和谢真只要是放学就从来不会带与学习有关的东西回家,有段时间他们甚至连书包都找不到,哪会知道作业是什么。

    在何默和谢真忍不住刨根问底之前林燃随手把打火机放进了兜里,他起身往光年外的俱乐部走去,此时他还穿着一中的校服。

    何默见林燃不准备换衣服就知道他今晚应该是不准备上场了。

    谢真苦恼地看着林燃的背影,明明年初那会儿林燃还有意向加入那个重机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燃就变得有些陌生了呢?

    这样的改变不是循序渐进的,而是突如其来的。

    宋诗蔓皱着眉坐在车后座,她悄悄地瞥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盛青溪。

    车窗外忽明忽暗的光影将盛青溪大半个身子都笼罩在阴影里,但仍能看到她那双漂亮的双眸,她侧着脸无声地看着窗外。

    沉静又美丽。

    宋诗蔓觉得盛青溪就像上好的瓷器,她是精致的,又是脆弱的。

    她懊恼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自己怎么会一时心软就带盛青溪过来了。

    宋诗蔓隐隐发现自己有点上头。

    她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和情敌做朋友还做上瘾了。

    她让司机来的顺便给她们带了两套常服,她可不想去俱乐部玩还穿着校服,那样太没面儿了。

    宋诗蔓想快一点长大,长大了她就能拥有更多的自由。

    豪车在光年重机俱乐部门口停下,宋诗蔓下车之后就拿着袋子熟门熟路地拉着盛青溪拐进了女更衣室。

    宋诗蔓是会员,也是熟面孔,这里的工作人员差不多都认识她。

    这一路她们都畅通无阻。

    袋子里的是两套JK制服,这都是宋诗蔓的珍藏,她从来都不舍得给别人穿。

    一套是蓝色的,一套是粉色的。

    宋诗蔓眨巴着眼睛许久非常心机地把粉色那套给了盛青溪,因为去年有个女生递了一封粉色的情书给林燃,当时林燃拒绝那个女生的理由是他不喜欢粉色。

    盛青溪默默地接过宋诗蔓递过来的衣服:“其实我可以不换衣服,穿校服没关系的。”

    宋诗蔓:“不行,你穿校服我就不和你一起走。”

    盛青溪:“......”

    盛青溪第一次穿这样的制服,等换好了衣服她才发现这套衣服有些不合身,上衣有一部分特别紧,裙子的腰身处很宽松,还很短。

    盛青溪低头把裙子往下扯了一点。

    她不是很能适应这个长度。

    她小的时候偶尔会穿裙子,盛兰热衷于把她打扮地像个洋娃娃。等她开始上学,她大部分时间都穿校服,去哪儿都合适。参加工作以后,因为职业的原因她基本上没再买过裙子。

    坐在沙发上等盛青溪的宋诗蔓听到动静便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她微微定住。

    宋诗蔓惊疑不定地瞄了一眼盛青溪的胸口又低头扫了一眼自己的。

    宋诗蔓:“......”

    她恨!

    明明是黑夜,重机俱乐部的场地内却明亮如白昼。

    林燃坦然地穿着一中校服站在看台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还是个学生。

    底下的赛场上站了不少人,身边的重机像是蛰伏的猛兽,随时都能咆哮出笼。

    林燃垂眸看着其中一群人。位于人群最中间的男人身材高挑,碎而短的栗色短发闪着淡淡的光泽,他带着一副细边的眼睛,笑起来时那双琥珀色的眸会微微眯起,唇边的弧度很温柔。

    可就是这样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人却是“上瘾”的队长——宋行愚。

    林燃知道,这只不过是宋行愚表面的模样。

    前世的今天,林燃在宋行愚的邀请下加入了“上瘾”。一个月后,“上瘾”和初城的另一个重机组“毒”有一场比赛,那场比赛林燃上场拿下了比分,狠狠地把对手甩在了身后。

    年少轻狂的林燃并没有注意到对手的眼神,阴冷如毒蛇。或是他看到了也没有在意,毕竟那些都是他的手下败将而已。

    那一天林烟烟也在,他们伤不了林燃,便下作地把主意打到了林烟烟头上。

    林烟烟所遭受的一切都因他而起。

    林燃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用力到指骨都泛白。

    前世所发生的一切如噩梦一般缠绕着他,他有时候觉得会不会那只是一个梦而已,这一切都是他的幻想,那些事其实不会发生。

    林燃不敢赌,他害怕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遍,所以这一次他不会再加入“上瘾”。

    对如今的林燃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林烟烟。

    不远处。

    宋诗蔓躲在看台的柱子后偷偷看林燃,她巴巴地看了一会儿才转头没什么底气地对盛青溪说道:“小溪,你..你知道我喜欢林燃吧?”

    盛青溪神情不变地点头:“我知道。”

    宋诗蔓:“......”

    怎么就他妈这个反应?这让她怎么往下接?

    宋诗蔓准备了半天的话全部都咽回了肚子里,她刚刚还在脑补一遍她和盛青溪的对话,没想到一开头就夭折了。

    盛青溪的视线越过宋诗蔓和柱子,落在了林燃的身上。

    这样的林燃与她记忆中的林燃有一些区别。林燃在她的心里像一柄锋利的剑,危险而惹眼,他从未遮掩过自己的光芒。

    而此时的林燃,他似乎,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剑鞘里。

    盛青溪忽然想知道他在看些什么。

    宋诗蔓身边有不少朋友,盛青溪和宋诗蔓说了一句便独自往看台前走去。她没有注意到看台上大半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

    盛青溪扫了一圈赛场,在看到宋行愚之后她的眸光倏地顿住。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

    前世她喜欢上林燃之后曾去一中的贴吧搜过关于林燃的帖子,大多数都是讨论林燃长相和家世的,或者谁又向告白了。

    只有一条帖子语焉不详地提起林燃在高二下半学期差点被退学的事,层主说林燃把好几个人都打进了医院,还见了血。

    那时的盛青溪不明白林燃身上曾发生过什么。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她才从林烟烟口中知道,那一年三月林烟烟差点被几个混混欺负。

    那件事的起因就是车队,林燃失控了,他一直在责怪自己。

    即便林烟烟说的委婉,盛青溪也明白“欺负”两个字的含义。

    盛青溪抿了抿唇,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

    这时比赛还未开始,“上瘾”的人知道他们老大今天来光年就是为了看林燃的,但他们等了半天都没等到林燃下来。

    当其中一个人忽然瞥到看台上穿着校服的少年时,便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底下的人都朝林燃看来。

    林燃的脸色微沉,上一世曾发生在林烟烟身上的事一遍又一遍地凌迟着他的心脏。一股邪火忽而冒了出来,他转身就走。

    下面的人以为林燃准备上场,都吹起了口哨。

    就在人群即将陷入狂欢的时候,亮如白昼的俱乐部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骚乱声渐渐响起。

    停电了。

    有工作人员急匆匆地拿着喇叭出来喊:“大家不要惊慌,只是跳闸了,两分钟内就会好。请客人们坐在原位。”

    林燃在黑暗中走的自如,停电的事在上一世也发生过。

    他忽然轻笑了一声。

    盛青溪的夜视能力很好,她刚才就察觉到了林燃今晚的状态似乎不太好。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林燃走下看台之后并没有走远,他甚至等不到回车行就停住脚步一拳砸在了坚硬的墙上。这一拳他用了狠劲,他却像感觉不到痛一般还想接着往上砸。

    身后似乎响起了一阵小跑的声音,林燃充耳不闻。

    然而,下一秒,他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柔软的触感贴上他的背,清甜的香气传到他的鼻息间,将他从浑浊不堪的思绪里拉扯出来。女孩用和那一日一样轻软的声音喊他的名字:“林燃。”

    林燃,你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