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6章 燃我06
    接下来几天盛青溪都没能再看到林燃,转眼就到了周六放学的时间。

    盛青溪背着书包刚走出后门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宋诗蔓,许是等得久了她有些不开心地绷着小脸,别人多看她一眼她还要瞪人家。

    像只凶巴巴的小野猫。

    宋诗蔓见盛青溪终于出来了脸上才有了别的表情,她忍不住小声抱怨道:“人都快走没了。你们班男生怎么回事,怎么还排女生去擦黑板?”

    宋诗蔓刚刚扒拉在窗边看了半天,盛青溪去擦黑板的时候费力地惦着脚,擦了很久才把黑板擦干净。

    盛青溪见她这样炸毛的样子想起了盛开的小家伙们,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一周就一天,每个卫生小组都排好了。我觉得擦黑板比扫地轻松一点。”

    宋诗蔓别扭地想躲开,但一想到她是来和盛青溪拉进关系的她就忍住了。

    这几天宋诗蔓正在偷偷进行第二步计划:把盛青溪喜欢林燃的事悄悄传出去。

    她知道,林燃最不喜欢这样含糊不清的传言了。

    等林燃知道了,他就会出面否认这个传言,那时候盛青溪肯定会死心。

    宋诗蔓的班级就在四楼,这些天她就天天跑下来拉着盛青溪去吃饭。

    通过她几天的观察,她总算知道盛青溪为什么这么纤瘦了。每天就吃那么点菜叶子,能不瘦吗,她看着都觉得可怜。

    当仙女太难了。

    今天宋诗蔓为了和盛青溪一起回家,她把自己家的司机赶了回去。

    盛青溪的家境似乎不是很好,除了吃饭她就没见盛青溪花过什么钱,而且用的东西也都是一些她没见过的牌子。

    宋诗蔓秉持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想法,图谋着去盛青溪家里看一眼。

    宋诗蔓扯过盛青溪往人少的那个楼梯口走,她装作不经意间问起:“小溪,今天我能去你家坐一会儿吗?今天我爸妈不在家。”

    闻言盛青溪犹豫了片刻,她抿了抿唇道:“你要留下来吃晚饭吗?我家可能..可能会有一点吵。”

    晚上院里大家都是一起吃饭的,热闹的程度不亚于学校食堂。宋诗蔓不是很喜欢太吵的环境,她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总是皱着眉。

    盛青溪也是今天听人说才知道,宋诗蔓从来都不在食堂吃饭,中饭和晚饭都是由家里的佣人送过来的。

    她怕宋诗蔓不习惯福利院的环境。

    宋诗蔓偏头瞅了一眼盛青溪的神情,语气坚定道:“没事,我不怕吵。”

    校门口。

    何默叼着棒棒糖和谢真一起倚在墙上等林燃,他们身边也停了一辆拉风的摩托车,阳光映在暗绿色的车身上,似有荧光闪过。

    林烟烟周五就放学了,林燃开车回家去接她过来。

    谢真家的车行在学校的另一个方向,他们今晚有一场比赛。林燃不放心让林烟烟一个人呆在家里,就干脆接过来让她乖乖呆在谢真家的车行里。

    当谢真看到盛青溪和宋诗蔓并肩从校门口走出来的时候眼睛都看直了,他推了一把在打手游的何默:“默子,你快看。我靠,我瞎了?”

    何默抬头瞥了一眼,随口应道:“她们俩现在天天在一起吃饭你不知道?”

    谢真:“...这我他妈哪知道。”

    谢真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发展?仙女和宋诗蔓不应该是情敌吗?怎么还变成手牵手的好朋友了?”

    何默吐槽:“没有手牵手。”

    谢真疑惑:“这是重点吗?”

    何默斩钉截铁:“是。”

    谢真:“......”

    何默继续打他的游戏,谢真盯着盛青溪和宋诗蔓看了半天,并且给何默实时播报:“宋诗蔓居然也有等公交车的一天。仙女拿出纸巾擦了擦椅子,我靠,然后宋诗蔓坐下了。”

    谢真眼睛都看直了:“这是什么甜蜜的爱情?”

    何默听到了这里才忍不住反驳道:“这不是明摆着宋诗蔓在欺负仙女吗?”

    谢真:“啊?”

    是这样吗?

    他们看到的是同一副画面没错吧?

    一中门口公交车站。

    盛青溪从零钱包里拿出两块钱递给宋诗蔓,宋诗蔓嘟囔着道:“公交车上不是可以用手机付钱的吗?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宋诗蔓还是伸手接过了盛青溪手里的硬币。

    宋诗蔓好些年都没带过现金了,她低头看着掌心上两枚银灿灿的硬币,默不作声地收拢了掌心。

    盛青溪轻声和她解释:“我平时上学不带手机,所以都是用硬币付钱。”

    宋诗蔓抬眸看她一眼,没应声。

    没想到这年头还真有不带手机上学的人。

    这几天接触下来,盛青溪在她眼里完全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从不迟到,严于律己,遵守着外界制定的一切规则。

    宋诗蔓下了课就不可能在教室呆着,她偶尔会买了奶茶去高二六班找盛青溪,而盛青溪不是在记笔记就是在写作业。

    在她看来,这样的生活未免过于乏善可陈。

    盛青溪和她,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人。

    宋诗蔓有些难过地想,林燃会喜欢盛青溪这样的女孩吗?

    她知道,她永远都没办法变成盛青溪这样的人。哪怕是为了林燃她也做不到,因为宋诗蔓很喜欢如今的自己,很喜欢。

    113路公交车开往的是郊区方向,当宋诗蔓和盛青溪上车的时候车里只零散地坐了几个人。

    站牌下挤满的学生也只上了三个人,其中包括了她们俩。

    宋诗蔓上车之后没有直接问她们要坐到哪一站:“小溪,我们要坐几站?多久能到呢?”

    盛青溪想了想,应道:“十五站,一小时。”

    宋诗蔓:“......”

    她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惊疑不定地问:“你每天几点起床的?”

    盛青溪语气平静,就好像在和她和说今天外面天气很好我却肚子痛一样:“早上五点,起来我会晨跑半小时。洗完澡吃过早饭大概是六点左右,然后等车,到学校就七点多了。”

    宋诗蔓拧着眉算了半天,发现她每天差不多就睡五小时。

    宋诗蔓本来想问住的那么远为什么不干脆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但当她数到地图上的第十五站之后她就闭上了嘴。

    第十五站:盛开福利院。

    宋诗蔓忍不住开始乱想,盛青溪她..到底住在哪里?

    下车的时候宋诗蔓是被盛青溪叫醒的,她醒的时候还懵了一瞬。

    她,宋诗蔓,居然不知不觉地在公交车上睡着了。

    宋诗蔓下意识地问:“小溪,我睡觉流口水了吗?”

    盛青溪牵住她的手腕往下走:“没有,还是很好看。”

    宋诗蔓一时间心情复杂,她好像被她的情敌无意间地撩了一下。

    虽然宋诗蔓在车上的时候就有怀疑,但当盛青溪真的带她走进盛开福利院的时候她还是怔住了,她磕磕巴巴地问:“小溪,我们..你..”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你住在这里吗?

    盛青溪侧头看了她一眼:“我是孤儿,我在这里的长大的,这是我的家。这里的小朋友都和院长妈妈姓,我们都姓盛。”

    宋诗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这一瞬间,她有一点讨厌自己。

    都是些什么狗屁计划!

    她就应该像以前对待其他喜欢林燃的那些人一样对待盛青溪,正大光明地告诉盛青溪她喜欢林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盛兰看到盛青溪带着同学回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带同学来过福利院。

    这时候已经是饭点,盛兰忙去拿了给客人用的碗和筷子。

    盛开福利院的食堂就像幼儿园的食堂一样,桌子和椅子都矮矮的,五颜六色的桌椅上画着涂鸦。小朋友们都排排坐在一起拿着小勺子乖乖吃饭。

    盛青溪和宋诗蔓以及盛兰坐在另外的桌子上。

    只是盛青溪坐下没多久,其中一个小朋友就不小心呛到了,她放下筷子就往那边走。

    于是桌子上就只剩下了盛兰和宋诗蔓两个人。

    宋诗蔓能察觉到这个中年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小心翼翼,她想了一会儿才试探着问道:“同学,小溪她在学校里..开心吗?吃得好吗?”

    宋诗蔓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别的家长通常都是问在学校里上课怎么样,成绩怎么样或是和同学相处地怎么样。

    她尽量回答盛兰的问题:“她学习很认真,吃饭基本上只吃素的,不怎么乱花钱。”

    宋诗蔓以为盛兰听了会放心一些,但她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了担忧。

    盛青溪哄好了小朋友才回来,她抬眸发现桌上两个人的神情都怪怪的。她的动作微顿:“怎么了?”

    盛兰勉强笑了笑:“吃饭。”

    吃完饭后盛青溪带着宋诗蔓去了她的房间,看不到那些孩子之后宋诗蔓才觉得自己心里好受了一些。

    宋诗蔓小心地打量着这个还没自己衣帽间一半大的房间,她顺势提出要求:“小溪,我们加个微信吧?放假了方便联系。”

    盛青溪嗯了一声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普通牌子的智能机。

    宋诗蔓如愿地和盛青溪加上了好友。

    盛青溪的头像是一朵长在路边的小黄花,昵称就是盛开,点进朋友圈之后能看到封面就是盛开福利院大门的照片。

    盛青溪怕宋诗蔓多想,解释道:“这就是我的微信号,也是我们福利院的微信号。”

    宋诗蔓默默地扫了一圈她的朋友圈内容,都是小朋友们的照片或者慈善捐款的感谢内容,除了盛开福利院以外没有属于她自己的任何信息。

    与此同时,她的微信开始疯狂弹出消息。

    宋诗蔓返回扫了一眼,内容都是林燃今晚在车行有比赛,问她去不去。

    宋诗蔓可能不去吗?不可能!

    但今天的宋诗蔓却犹豫了,她是自己去呢还是带上盛青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