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燃我 > 第5章 燃我05
    初中部东食堂。

    林燃自从坐下开始就注意到林烟烟这小丫头扒几口饭就抬头偷看他一眼,一旦和他的视线对上就慌忙地低下头,恨不得整张脸都埋到碗里去。

    林燃抬手扣了扣桌面:“林烟烟,有事就说,不说就认真吃饭。”

    林烟烟眨巴眨巴眼,纠结了半天还是想满足自己心里的好奇,她小声问:“哥哥,今天早上微博里那张照片上的人是你吧,那个抱着你的姐姐是谁呀?”

    林燃眸光微顿,不想连林烟烟都看到了这条微博。

    他没立刻应声,而是拿出手机发了两条信息。

    发完信息之后林燃才看向林烟烟,他淡声问道:“好奇?”

    林烟烟老老实实地点头。

    这么些年她几乎没在她哥哥身边见过什么雌性生物,以前还经常有人托她给林燃带情书,但自从高一下学期开始人数就锐减。

    因为比林燃高一个年级的宋诗蔓扬言要追林燃,后来给林燃递情书的人多多少少都被宋诗蔓警告过,自那以后就少了一大批人。

    宋诗蔓追着林燃跑了快两年,也没能追到他,到现在她都没放弃。

    这事几乎整个一中都知道。

    林燃拿起筷子,瞥这小丫头一眼:“什么事都好奇,吃饭。”

    林烟烟耸拉下脑袋应了一声就开始专心吃饭了。

    她知道只要是林燃不想说的事,谁也没办法从他嘴里问出来。

    吃完饭后林燃把林烟烟送到了她们教学楼楼下,他看着这小丫头上了楼才转身离开。他回高中部的这一路感受到了无数好奇的视线。

    林燃的神情颇有些不耐,与此同时他收到了何默发来的信息。

    [无人之海:燃哥,微博已经删了。]

    [Firegun:嗯。]

    经过篮球场的时候里面传来篮球与地面碰撞摩擦的声音、凌乱的脚步声。林燃插着双手插兜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就继续往教学楼走去。

    此时教学楼下。

    宋诗蔓满脸不高兴地等在楼梯口,她今天一整天心情都很差。

    她的好友正在劝她:“蔓蔓,那个情况,说不好是林燃的妹妹呢?他不是每天送她妹妹上学吗,你暂时先别多想。”

    宋诗蔓语气很差:“怎么可能是他妹妹,她明明穿着高中部的校服。连张正脸的照片都没有,要让我知道是谁,我..”

    “蔓蔓,林燃来了!”

    宋诗蔓立即抬眼向前方看去,她等的人正迈着步子朝着楼梯口走来。

    一中高中部的教学楼一共四层楼,和行政楼是连在一起的。

    庞大的白色建筑上挂了三个大字:敏学楼。

    敏学楼有两个楼梯口,一个靠近行政楼,一个离学生们的教室近。通常学生都是从离教室近的那一个楼梯口走。

    宋诗蔓咬了咬唇,刚想说话就见林燃脚步一转就往靠近行政楼的那个楼梯口走去,显然是躲着她的意思。

    宋诗蔓不由恼怒地喊了一声:“林燃!”

    林燃不为所动,就和没听到似的往前走。

    宋诗蔓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丢下好友就小跑着向林燃而去。

    而林燃在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时就蹙起了眉,他骤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去,眸光冷淡,语气一如既往的漠然:“跟着我干什么?”

    宋诗蔓原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林燃的冷漠,可想到早上他就任由一个女孩那样抱着她再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她语气干涩地问:“林燃,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我马上要毕业了。以后..这段时间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林燃用自己仅有的耐心回答宋诗蔓:“我未成年,我建议你不要轻易犯罪,你还有大好的人生和前途,真没必要和铁窗作伴。”

    宋诗蔓:“......”

    她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没缓过来,等她缓过来林燃早就没影了!

    宋诗蔓简直要气死了,她狠狠地跺了跺脚,她就不信找不出那个女孩的身份。

    下午第一节课上课前,宋诗蔓就从别人口中得知就知道了照片上那个女孩的身份。

    高二六班新来的转学生,盛青溪。

    早上刚好有六班的人路过,一眼就认出了盛青溪。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目前的课程对盛青溪来说不算特别轻松,她用了整个寒假来重新吸收和梳理高中的知识点才能在一中的入学测试中拿到高分。

    这对毕业已久的盛青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花费了很多心神和努力。

    盛青溪不是特别有天赋的孩子,这一件事她从小就知道。她并不擅长和他人相处,小时候福利院来了新的叔叔阿姨她都害羞地躲在盛兰身后。

    他们似乎都喜欢活泼一些的孩子。

    那些年不是没有人想领养盛青溪的,但盛兰却不能全然放心地把她交出去。

    对盛兰来说,盛青溪与其他孩子不同,其他孩子都是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门口或别处被人送来,还有的是父母没有抚养能力之后无人领养的。

    而盛青溪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情况。

    她是被盛兰捡回来的。

    盛兰捡到盛青溪那年初城有个县城发了大水。

    春天的时候盛兰上山采艾草,她在河流下游捡到了盛青溪,这个孩子看到她时还笑了。

    于是盛兰抱着她回了盛开福利院,并给她取名为盛青溪,后又给她取了小名叫愿愿。她希望这个孩子能平安快乐地长大。

    所以盛兰对盛青溪的感情与别人不同,她这犹豫的时间一久盛青溪就长大了,那时候盛兰便不舍得把盛青溪交给别人照顾了。

    在盛兰看来,盛青溪就是她的孩子。

    盛青溪从小就比别人努力许多,她会为了各种奖金而去参加许多比赛,也会因为二中愿意给她减免学费而选择二中。

    她在自己能做到最好的情况下不去影响别人。

    盛青溪曾以为她的人生就这样了,直到她遇到林燃。

    那是她第一次明白什么是喜欢,与喜欢盛兰和盛开完全不同的喜欢。

    林燃是她为自己规划好的人生中唯一的意外。

    讲台上蒋铭远的声音拉回了盛青溪的思绪:“今天我们要上的课程是任意角的三角函数。在任意三角形中,各边角有以下函数关系...”

    午后的第一节课,慵懒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

    后排不少人都撑不住趴在了桌上,前排的人单手杵着脑袋尽量让自己清醒着,也有人挺着腰全神贯注地看着黑板。

    盛青溪低头弯了弯唇,如今是青春最好的模样。

    明明上课的时候大家都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但当下课铃声打响的时候每个人都精神了起来,新的下午从下课开始。

    盛青溪打开水杯喝了一口水。

    她还没拧紧杯盖教室后面就传来了喊声:“盛青溪!有人找你。”

    盛青溪和顾明霁都齐齐地朝喊话的女生看去。

    盛青溪还没有记清班级里所有人的名字,她经过这个女生的时候说了声谢谢就往外走。而她身后却又传来了顾明霁的喊声:“小溪!”

    盛青溪的脚步顿住,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去。

    顾明霁虽然把大部分的心思都用在学习上,但对他们班的某些传闻还是知道的。他几步就走到门口,将那个女生窥探的视线挡住。

    他压低了声音道:“她平时接触的人..你最好不要去。”

    盛青溪明白顾明霁的意思,她低声应道:“没事。”

    说完盛青溪就径直走了出去,顾明霁拦不住她。

    等顾明霁回头的时候不少人都盯着他看,他那一声小溪大部分人都听到了,只没一会儿那些视线便散去了,教室响起一些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三月的天还带着寒意,大部分人都还穿着春季的校服。

    等在六班门口的那个女孩已经穿上了夏季校服,蓝白相间外套和浅蓝色的百褶裙相衬,显得她的腿又细又长,很漂亮。

    而等在门口嚼着口香糖的女孩看到盛青溪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但随即她就道:“宋诗蔓找你,她等在女厕所,就耽误你十分钟,不影响你上课。”

    盛青溪一句话都没问就率先往前走去。

    女孩有些疑惑地揉了揉脑袋,这是什么路子?转学生没听过宋诗蔓的名号?

    六班在三楼走廊的尽头,而三楼女厕所则是在走廊的另一头拐角处。

    盛青溪从六班到女厕所要经过五班、四班,紧接着是楼梯口、老师办公室,最后是三班、二班、一班。

    拐过弯便是三楼的厕所,也因此一班门口有一块几乎是走廊两倍宽的空地。

    何默和谢真一下课就会在一班后门口拍打篮球过个手瘾,所以当盛青溪朝这边走来的时候他们一眼就注意到了。

    谢真打篮球的动作顿住,他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会儿嘀咕道:“默子,你看走在仙女旁边那个人,是不是宋诗蔓姐妹团的?”

    何默搭上谢真厚实的肩膀:“还真是,我前几天翻微博还看到她们寒假出去玩的合照了。”

    谢真立马转头惊恐道:“宋诗蔓这么快就找到仙女了?”

    何默拧着眉思索了一下,这事怎么都不好办,他们要是出面几乎就证实了早上那张照片上的人就是盛青溪。但要是不管,也不知道盛青溪会不会出什么事。

    何默纠结了半天才道:“等过五分钟我们叫个女生去看看。”

    谢真点头:“行。”

    女厕所。

    盛青溪扫了一眼堵在门口的两个女孩,她们看到她之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才让她进去。厕所里所有的隔间门都开着,只窗边站着一个女孩。

    同样穿着漂亮的百褶裙。

    盛青溪有些不合时宜地想,一中夏天的校服比二中的好看许多。

    宋诗蔓回头不动声色地将盛青溪整个人都扫了一遍。

    发质不错,骨相很好,五官精致,没化妆,天然的冷白皮,眉眼间透着一股子安静和乖巧。

    宋诗蔓总结,她要是林燃她也喜欢这样的小女生。

    于是她憋了半天,道:“你..以后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宋诗蔓深谙对付情敌的道理。她计划的第一步:和盛青溪成为好朋友,然后再用行动让盛青溪知道她喜欢林燃。

    这样盛青溪就会知难而退。

    宋诗蔓: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