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94 章
    194、尽归一元

    天殊宫。

    偃月真尊砸镜子的时候,背后站着的衣清明没敢说话。虚极天尊倒是看了过来,蹙眉道:“不要一惊一乍。”

    “一惊一乍?”偃月真尊怒道,“那你试试让她碰下解轻裘?”

    “轻裘会自裁的,无需我费神。”虚极天尊淡然道。

    偃月真尊哑然,半响才道:“你可真是他亲师尊。”

    衣清明终于忍不住道:“那我呢?如果我被她碰了,圣尊会怎么样?”

    偃月真尊回头瞪了他一眼:“那你就随她走吧。”

    ……

    衣清明很想向远在化骨狱和万缘司的两位同门诉苦。

    “她只取器吧?”衣清明又问,“没对我师兄干别的?”

    偃月真尊对他怒目而视。

    衣清明连忙摆手:“呃……那个,无所谓,我魔道弟子,失个一两次身又怎么样?根本无伤大雅,我以后绝对不会对他报以异样的眼光……”

    偃月真尊把那镜子砸得连碎末都看不见了,他可真希望入虎口的是衣清明这个弱智。

    过了很久,虚极天尊问道:“凶咎去哪儿了?”

    “不知道。”衣清明回答。

    虚极天尊神色平淡。

    偃月真尊都佩服他的涵养。

    “清明,你去找一下凶咎。”虚极天尊下令道,衣清明领命离开。

    现在,偃月真尊更佩服他的机智。

    没有了衣清明,整个天殊宫的战略高度就上升了。

    胜利在望啊。

    雾海云河,一处无底空洞之下。

    狂风呼啸不止,周围时而是浪涛奔腾的大海,时而是幻变多端的云雾。连绵龙脉已经被拔除,缺少了最为关键的灵气补充,周围显得阴森贫瘠,任何修道者都难以生存。

    不知何时,周围出现了红色细线。

    细线编织成网,在无底空洞中支撑出一条道路。六十四具栩栩如生的傀儡朝着空洞走下去,他们虽然形貌各异,气息不同,但步调完全一致,而且走在细线之上如履平地,没有一丝摇晃。

    四周空旷之处响起让人毛骨悚然的窸窣声,好像有很多只脚在走动。

    很快,面前不远处出现了一块石碑。

    石碑漂浮在空中,上面空无一物,但气息中的苍茫古老却透露了一切故事。

    “就此止步吧。”碑前,白衣人席地而坐,半垂着头,怀抱双剑,“栖幽姑娘。”

    窸窣声再度响起,越来越近。

    “呵呵……”

    一只庞大又斑斓的蜘蛛出现在红线网上,栖幽端坐蛛背,十指尖伸出无数红线。六十四具傀儡的脚步一齐停下,所有目光都集中到白衣人的身上。

    栖幽侧头问道:“白言霜,为什么你重获新生,还是选择当西王金母的走狗?”

    白言霜一语不发,见她不再往前,也没有拔剑。

    栖幽兀自笑道:“也是,你有这份忠心,镜主才敢传《元镜经》于你。这等关系到他神魂复生的秘术,连我都不曾涉及。”

    她语气中隐隐有嫉恨之意。

    白言霜叹息:“栖幽,你太过偏执,镜主是不会让你受其神魂传承的。”

    “谁要受他传承?”栖幽笑容忽逝,眼中一片寒凉,“这个庇世者谁爱当谁当,我只想他完好无损地回来。”

    “伊川也一样。”白言霜语气稍嫌冷淡,“你们没有必要争得你死我活。”

    “一样?”栖幽大笑,“哈哈哈哈哈,你竟说我与她一样……伊川妗并不是想复活镜主,她只想复活一个能为十境四方撑起这片天幕的工具!她和我一样?哪里一样!我看你和她倒是一模一样,满口仁义道德,心里千疮百孔!”

    镜主死前陷入“知白”与“守黑”的艰难抉择,神魂已经分裂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一部分坚持天道的“知白守黑”准则,会为卫道扫清一切障碍;而另一部分已经背弃了这个准则,选择逆天而行,重立新道。

    栖幽想要复活的,是有着完整神魂的矛盾者。

    为此她积淀几千年,以最初那一缕残魂为基础,渐渐聚拢足够的力量,最后却还是因为白琅功亏一篑。

    西王金母得道远晚于她,因机缘巧合,也得镜主一缕残魂。但她想复活的从来都不是那个曾经存在于世的“镜主”,而是能够拯救苍生的庇世者。她积聚力量,是为了让这缕神魂变回最开始的模样。

    也就是如婴儿般无暇,又深爱着世上众生的模样。

    像白琅的模样。

    白言霜语气没有起伏:“你该明白镜主授我《元镜经》的意思了。”

    万道红线骤然绷紧,无数毒蜘朝着他涌去。

    栖幽笑声愈厉:“种种纷乱,尽归一元。以《元镜经》神交结胎,轮转新生,锤魂炼魄,大梦熔炉……都只为造出那个撑起天幕的工具。人可真是自私,在你们心里,你们的命就比庇世者重要吗?”

    牺牲一个无辜者,拯救一切有罪或无罪的苍生,是否值得?

    这个栖幽不断重复的问题,曾让镜主万劫不复。

    他想,这是不应该的。

    假如一种道,需要用恶来成就,那它并非善道。世界上一定存在某种道,有着纯然的善,是完美的理想乡,无忧的桃花源。

    它可以被找到,只是暂时还没有。

    世界上唯一有着纯善之心的人,因为无法找到那个至善的道而痛苦,而自责,而身死道消。

    剩下的恶德者并不需要那样的道。

    像现在这样弱肉强食就好,他们要活下来。

    他们要一个新的庇佑者,以知白守黑的原则,撑起这片天幕。

    “栖幽……”白言霜缓缓起身,漆灯夜照与碧主听秋双手并持,“谁都没有错。只是你聆听了镜主痛苦的心声,而伊川聆听了天下苍生想要活下去的心声。”

    论道所无法解决的,还是用剑来吧。

    雷霆照破千军万马般的云海,瞬息之间白言霜已至近前。时间仿佛凝滞了一般,双剑从栖幽正前方错身而过,一个交叉就斩断蜘蛛八腿。

    栖幽裙摆斑斓,如飞鸟般落在蛛网般的红线上。

    “请指教。”白言霜落地站定,缓缓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