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93 章
    193、麟死道穷

    白琅带微生涟过来是为了压阵,没想到他要下场。

    “那你的背后就由我保护吧!”白琅拍着不存在的胸说。

    “……”微生涟道,“我的意思是,我拖住大梦,你去开星幕,不是让你在背后看着。”

    没有达成共识。

    微生涟御剑离去,短短几息间,两道剑芒直接劈开了战场上空。点点光芒从上方洒落,乘剑少女拍手大笑:“天下剑微生涟!自我诞生以来,听得最多的就是你了!”

    她这一声大笑响彻整个战场,顿时下方所有人都看了上来。

    白琅紧张地望向那边,担心五千年前旧事重演,微生涟会被群起攻之。但荆谷谕主比想象中更有组织,他们虽有意动,却都还坚守在己方阵线。

    微生涟与大梦遥遥相峙。

    大梦背后天色深暗诡谲,又是红影又是黑云,而微生涟背后空清浩荡,似是一无所有。他们两人对望良久,都没有出手,白琅在下面屏息凝神地看着。

    这应该是剑修之间最巅峰的对决了。

    拔剑是对招中十分关键的部分,出手时机、朝向、力量,都需要完美的预判。有人擅长先手,也有人擅长后手,如何将自己在战斗一开始就调整到优势位置,这是至关重要的。

    有时候高手过招,拔剑就赢了一半。

    天下剑与微生涟完美相适,不管是正手拔还是反手拔都会很顺利。反观大梦,她器身重铸之后太过笨重,与她娇小的少女体格截然不符,但不能由此判断她就是后手拔剑。

    因为大梦不是用“手”或者“神念”御剑的。

    剑就是她的手足,是她自己。

    她无需拔剑,即可让锋芒出鞘。

    果然如白琅所料,大梦先攻,半面天空雷霆驰骋,乌云裂绝,剑身上的金红色纹路如猛兽利爪般杀了过去。微生涟后手拔剑,看清其势才出鞘接招,清脆的剑鸣在空中回荡。音似悲歌,游于天外,大梦被其一荡,攻势微微偏移。微生涟欺身而上,眨眼就到了大梦面前,剑尖猛然一压,将大梦往上挑起。

    大梦先出鞘,最后却是微生涟抢先攻至前。

    白琅一直觉得微生涟在剑修中属于很奇怪的,她见过的琢玉、折流这些,其实都不太喜欢近身为战,更多是以剑芒、剑势压人。毕竟剑修中炼体的也少,估计近身会有不利,而且浩荡招式也施展不开。

    但微生涟非常擅长近身为战,每每杀人伤人都必让天下剑染血。

    双剑交接,天下剑上悲歌愈厉,音绝于天,清彻透骨。

    重剑之上,少女稳坐如初,足尖轻点,瞬间力增万钧。她冷哼一声,从胸口拔出大梦器身,嘲道:“上回差点被我贴脸砍了,这次还敢靠过来?”

    器身剑锋迅速朝微生涟逼近,天下剑被重压所制,根本抬不起来。

    微生涟面色沉静,没有一丝表情。天下剑悲歌不断,一节节拔入天际。天上骤然垂下电光,光芒速度显然比剑势要快,瞬间就在双剑交接处绽开,天下剑剑尖雷蛇缠绕,将无锋重剑崩开。

    “这是……”白琅看不懂他们过招,但能感觉到天下剑的压制力。

    微生涟是为剑所钟爱的人,他离剑越近就越强,对手的剑越强,他也越强。他握剑立于天地之间,天地万象就会助他,天下于他就没有敌手。无需他主动配合剑势,更无需练习所谓的剑术。

    道法自然,剑意天成。

    这就是五千年前,被十境四方的修道者所追逐的剑。

    “你怎么还愣着!”

    白琅正心潮澎湃,微生涟突然回头斥了一声。

    趁他分神,少女微微倾身,重剑猛压,微生涟与大梦一同坠下空中。白琅连忙抱着镜子跑向战场,她金袍白发,在所有人之间十分打眼,对面一眼就发现主帅,阵型渐渐向她归拢,看得出荆谷有人指挥得力。

    白琅避让着无数杀手,口中诵道:“天下之得道者众,而智者寡,故随轨辙!”

    一道车轨在万军从中铺开,将周围所有人拒之在外。车辇疾驰跨越战场,如同颠扑不破的铁律与契约,笔直地冲向星幕。在与星幕相撞的那一刻,白琅闭紧了眼,一股冰冷的感觉刷过全身,然后睁眼再看,面前还是战场,却换了另一端。

    她回头看见星幕在自己身后。

    从这一头进去,没有进入荆谷,而是从另一头出来了。

    看来,星幕有着与无界镜世截然不同的阻拒之法。至少无界镜世是可以“进入”的,只不过会被带出来。但星幕无法“进入”。

    所以比起无界镜世,它应该更像天衡,是某种装置。也就是说,支撑天幕的不止有两位谕主,还有类似警晨君的庞然重器。

    白琅想通这点,立即驾驭返回万元司阵中,登上裴素琴车架。

    她面上有难堪恼恨之色,见白琅回阵便道:“大意失旗,实属我过,望上人责罚……”

    白琅毫不在意,摆手道:“不说这个,你们把大自在天搁哪儿了?”

    裴素琴打开禁制,大自在天就在里面安安稳稳地坐着。

    白琅进去摸到他胸口,小声嘀咕道:“幸好偃月真尊不在,夜行天也不知道我都拿他肉身干了什么……”

    她指尖一点点凝聚天权,试图像取罪器一样取出青铜钟。

    毕竟是夜行天的身体,就算大自在天降临,也应该能取器才对。而且天殊宫诸器本来就是照罪器模式培养的,既然都给三个人混用了,再混个她也没事……吧。

    白琅发现取器还是轻松的,至少夜行天的肉身没有拒绝,大自在天神游天外,也不管这事儿。

    行权就有点……

    她驾辇回到战场,一边摇着小钟,一边映镜联系偃月真尊。

    “我杀了你。”偃月真尊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你知道我取器了?”白琅讶然,“没事,我取都取了,你再帮忙行个权吧。”

    偃月能从镜中看出她这边战火蔓延的样子,还能看见天下剑和大梦分割半壁天空。他咬牙切齿地说:“等初战打完,你就死定了。”

    白琅感慨:“你这种动不动就要杀人的,怎么天权会是止戈禁武?”

    偃月在镜子那边暴跳如雷:“我是真的想杀了你。”

    他说是这么说,最后还是帮忙行权了。毕竟要以大局为重,白琅器都取了,剑在弦上,不得不发。

    一击止戈。

    二击平乱。

    在禁止使用道法,禁止使用器后,青铜钟声音全无,面前星幕也渐渐暗淡。

    白琅在星幕前抬手,高声诵道:“龙门,天衢,凤游之世。今非其时来何求,麟死道穷!”

    重重虚影幻化,大片游鱼将整个荆谷盘起,一次次往里撞去。撞了几次之后,整个星幕变得薄弱不少,而游鱼异象竟然渐渐化作龙身,冲撞之力更加难以抵抗。

    星幕之内,青玄帐中。

    “挡不住!”金人怜满头是汗,她声音微颤,“击钟人行权之后,星幕器身被削弱太多了!”

    “不用顽抗。”她身后有人轻声道,“开个口子吧,她不会贸然进来。”

    这音色极丽,入耳令人神魂颠倒。

    声音的主人是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的男人,面孔丰神俊朗,眼角纹路都透出成熟性感的味道。他穿一身暗紫色长袍,身材颀长,优柔中透出爆发力。

    “可是!”金人怡紧张道,“如果从内部击破怎么办?”

    “先听钟庭的吧。”虞病出声道。

    那紫衣人就是从九谕阁叛出的绝音人钟庭,天下前三的谕主之一。

    虞病又道:“公子,你安排谷中老幼撤离,到映碧川避一避。”

    他看向钟庭,笑了笑:“还是要以安全为重,请先生理解一下。”

    钟庭微微垂眸:“谷主修圣主仁王之道,钟某自然可以理解。”

    星幕打开一条裂隙,果然如钟庭所说,白琅没有直接进来。那些游鱼与飞龙的异象也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麒麟和一只凤凰。

    钟庭微微皱眉,麒麟和凤凰的虚影没有对谷内造成任何破坏,反而直接消散无形了。

    这让钟庭皱紧眉毛,声音微沉:“灵虚门这位新门主也太过猖狂了。”

    麟死凤消,暗指乱世之中,圣王失道,命数已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