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92 章
    192、伪刃活器

    阵前,裴素琴一袭华服,手持镶金玉尺,驾雕玉舆。两边有司缘人擎明月长幡,幡中散出荧光点点,谕主们触之便不知身处何处,整个人浑浑噩噩地游离于战场之外。

    “没想到三生梦缘幡能完整地传至今日。”微生涟见镜中此景,不由心下微叹,“白琅,你有听过东王圣公的消息吗?”

    白琅摇头。

    浮月孤乡古龙佛、扶夜峰天下剑、万缘司东王圣公、千山乱屿少思文君、不临城多情公子、九谕阁司晨警夜、天殊宫洞阴极尊、化骨狱灵山天子、风央始皇……这些人中,古龙佛在东方神台扇主麾下,天下剑在她手里,司夜警晨回归九谕阁,洞阴极尊似乎与栖幽走得很近,灵山天子受制于栖幽,风央始皇现在是她的器。

    剩下还有东王圣公、少思文君、多情公子下落不明。

    少思文君和多情公子,如无意外应该还在台上呆得好好的。

    至于东王圣公,他在微生涟那代神选中就阵亡了,却没同灵山天子谢怀崖那些人一起被复活。或者……他也复活了,只是白琅还不知道?

    “西王金母应该知道吧?”白琅说,“毕竟都是万缘司出身的。”

    两人正聊着,这时候战场突变,一道金红色光芒横跨千军,直接将明月长幡击落,然后潇洒离去。

    白琅诧异地将镜像拉进,发现那道金红色的是剑光,竟有人御剑从万军从中取将旗帜?

    “小心。”微生涟往前一步,寒芒乍泄,与金红色交接,几点火星溅出去,白琅看见自己一缕银发落地。

    “咦?”御剑之人声音清脆。

    等剑影彻底停滞,白琅才看清那道金红色光芒的原貌。那是一柄无锋重剑,剑上有金红色的纹路,一圈圈顺着剑身盘绕,有点像年轮,又有点像血管。

    最引人瞩目的是御剑之人。

    那是个年岁不大的少女,满脸天真稚气。她不是站在剑上,而是跨坐在剑柄之上,一双赤足轻抵剑尖,玉趾衬着浩荡剑芒,莫名勾人。她衣衫上的花色与剑身纹路一致,衣摆很短,袖口却长及双膝,看起来不方便。

    白琅抽空看了一眼镜面,发现司缘人正在扶明月长幡。

    但这时候荆谷士气已起,从正前方势如破竹闯入,阵型被冲破一个口子,周围都有崩溃之相。

    “我就不该跟你聊天……”白琅抱怨。

    微生涟怒不可遏,回头斥道:“关我何事?”

    少女见两人都不理她,眉头一皱,金红色剑芒如雷霆般斩下。微生涟反应极快,他拔剑起剑势,剑光如鱼遇水,散布周围,剑刃稳稳将金红色长剑接下。

    单从力量上看,也不过如此……

    他正想着,骑坐在剑身上的少女忽然一笑,从自己心口拔出一柄完全一样的金红色重剑,朝他当头斩下。幸好白琅反应也快,她入镜出现在少女背后,抡起镜子照着她后脑勺就拍了一记。

    “哎哟!”少女怒目回头,微生涟剑尖一挑,云龙风虎之势骤起,将她整个人掀开。

    “不用你插手。”他皱眉看着白琅。

    白琅气他不领情,指着那少女就道:“不用我插手?她都骑你脸上了!”

    少女脸一黑,拂袖御剑朝白琅冲来。她速度极快,若不借助天权,根本无法看清。而且她御剑不像微生涟这类剑修,她身上完全感觉不到特定的剑势、剑意,就只单单是剑而已,除了剑本身之外,任何气息都无。

    白琅虽然知道如何应对,但动作没有她快。正要入镜就被她击碎镜面,正要化虚影就被她拂袖遮了镜面。

    最后微生涟一剑背刺,直接将追着白琅不放的少女斩落在地。

    她双足踩在地面上的时候,整个山峦都发出不堪重负的轰隆声,无数道深深的沟壑往四面八方延伸,剑气直冲云霄,天空都隐约皲裂出黑色。

    微生涟提了白琅就往另一座山头跑,他道:“不要正面为战,那不是人。”

    方才他一剑穿心,那少女连血都不流,只是剑上又多了几道金红纹路。

    白琅问:“是剑灵?”

    “你怎么知道?”这次轮到微生涟惊讶了。

    “我认识那个剑灵。”白琅皱眉道,“那是大梦的剑灵,可是大梦不长这样啊……”

    大梦是一柄通体琉璃色的长剑,如梦似幻。而且在太微毁掉四相八荒镜的时候,大梦也一齐碎裂了。可是那少女的容颜,毫无疑问就是阿芹。

    “那柄剑是伪刃,没有那么好毁的。”微生涟往后看了一眼,金红色剑光没有再追,估计是回战场上肆虐了。

    “什么叫伪刃……”白琅忽然又听见这个久违的词,不由有些心惊。

    “就是……作为器,只是器而已。”

    白琅一脸为难:“你的表达能力怎么还不如折流……”

    微生涟黑着脸说:“我是以‘人’的身份被选中为器的,对不对?我首先是修道者,然后是器。但刚才那个,只是器而已,是活着的武器。”

    白琅听到这儿就懂了。

    微生涟继续道:“铸剑人早年做出过不少这种东西,后来渐渐摸索清楚了,才分出真刃和伪刃。真刃就是以修道者为基础,诞生出的真正的‘器’;伪刃就是……和刚才那柄重剑一样的东西,它们只是器而已。”

    本来铸剑人的权就是钻了神选漏洞,所以他也不知道自造器会有什么问题。

    叶姒铸大梦的时候,可能也钻过类似的漏洞,导致出现错乱,生成了没有‘人’这个基础的纯剑器。

    “区别呢?”白琅问道,“我看刚才那姑娘脑子也挺灵光的啊……”

    微生涟道:“你说人和剑有什么区别?人有喜怒哀乐,有爱憎伦常,武器什么都没有,只是工具而已。他们是活的武器,会模仿人的情绪,但是并没有真正的感情。”

    白琅想了想,大梦前主是叶墟,可现在看她,好像对叶墟也不怎么惦记。

    她问:“栖幽是不是回收大梦,然后重铸了?感觉剑身没以前好看……”

    而且也没有那么强,从刚才交手来看,除了速度之外,全面被天下剑压制。

    “应该是重铸了。”微生涟皱眉,“总之伪刃是规则漏洞下产生的东西,要想在规则范围内消灭,估计也不太可能。你在这儿等一下。”

    “等一下?”白琅一愣。

    微生涟挽剑平执,低声道:“我试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