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81 章
    181、天祚之伤

    一件事,如果衣清明知道了,那就相当于整个天殊宫上下老小包括万象魂池的游魂都知道了。

    所以在解轻裘找衣清明诉苦后,宫中一直在传——此次天殊宫与灵虚门结盟另有内情。鉴于传谣对象是虚极天尊,所以怀疑的人也很少,他毕竟是个有前科的圣尊。要知道,就算对于魔修来说,突然杀了自己恋爱对象还换上她的脸,其实也挺惊悚的。

    白琅对此全然不知,她传令让人送来了林晨缨,准备跟虚极天尊磨合一段时间,完成交接。

    “圣尊,你一定会……”白琅把“是个好母亲”咽了下去,“会把他培养成材的。”

    虚极天尊对林晨缨没有丝毫好感,白琅在殿中的时候一直是她带;白琅不在殿中的时候,就让解轻裘送去给偃月真尊,值得欣慰的是,每次都活着回来了。

    虚极天尊跟白琅说:“你没发现偃月很适合带孩子吗?”

    白琅仔细回忆了一下。偃月住在城主府那段时间,还真是标准贤妻良母。他和虚极天尊一样,茶道插花样样精通,还懂不少乐器,人又耐心温和,难怪钟飞虎会着了他的道儿。

    “圣尊……”白琅犹豫着问,“宫中是不是有哪儿可以学这些?什么弹琴作画之类的……我也想陶冶一下情操。”

    虚极天尊瞥了她一眼:“活得太久,没有事做,慢慢地就什么都会了。”

    那你们天殊宫是真的闲……

    大长老在灵虚门都要过劳死了,他们三个人还能“没有事做”。白琅心下十分沉痛,看来天殊宫之前未拿出干劲就能与灵虚门抗衡,这趟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大长老更加努力才行,绝对不能落入下风。

    虚极天尊叫来了解轻裘:“把孩子送去给偃月真尊,我要午睡。”

    “……”

    最近虚极天尊找的借口越来越离谱了。

    “我来带吧。”白琅看着林晨缨的小脸,有些舍不得。

    虚极天尊道:“明天祭典,你要准备一下。”

    明天你宫祭典,我要准备一下,然后你要午睡吗??

    白琅回房准备,解轻裘抱着孩子走了。说是要狠狠折磨这孩子,其实还是不敢。他师尊说了,这是结盟的凭证,就像凡人国度之间互送的熊猫大象一样,要好好保护。

    折流在她房中安静打坐,见她进来也没怎么动弹。

    他悄悄睁了只眼看她。

    白琅安抚道:“明天拿到楚扶南的身体就能回去了。”

    折流又闭上眼。

    她重新理了遍行装,确保自己从头到脚没有一丝礼仪问题。明天所有魔境境主都会来为稚女命祝寿,中立境也会视亲密程度派出使者。白琅是唯一一个出席的仙境领袖,代表的是仙境的脸面,说什么也不能出岔子。

    没想到第二天还是出岔子了。

    祭典开场没到半柱香时间,圣妃们一支舞都没跳完,折流就有些身子不适。

    “怎么了?”白琅在帐中悄悄问他。

    天殊宫在万象魂泉上空设了营帐,下方是无数血池、魂池,白琅坐在左席离稚女命最近的地方,右手边就是无定骨主的座位,他位置上看不见人,但能感觉到他在。因为白琅一说话,他那儿就冷哼了一声,似乎很不满。

    折流微微屈身,在她耳边道:“不是我……”

    白琅看见他额上微微见汗,心下有些不安:“琢玉,还是沉川?他们怎么了?”

    “不清楚。”折流声音嘶哑,“可能有性命之危。”

    白琅直接起身,越过一众舞女,上前将稚女命推落万象魂泉。

    他被轨辙所缚,坠落时压了个漂亮的水花。

    “大胆!”终于有魔君反应过来了,他回头想看看圣尊有何指示,却发现三个圣尊有两个扶额撑住了桌子,头都不想抬。

    虚极天尊沉稳地说:“继续。”

    “啥?”

    虚极天尊道:“继续开,稚女命大人无形无影,永远与我们同在。”

    ……

    祭典继续,起舞的圣妃们表情僵硬。

    偃月拼命冲夜行天招手:“快快快,快去看看宫主怎么样了!”

    夜行天悄然离席,到魂泉边上的时候,他看见白琅正把楚扶南的身体拖到岸上。池中立起一道无形无质的黑影,正是稚女命。

    “你、你竟敢……!”

    白琅站在岸上跟稚女命对骂:“早就让你还身体了,非要拖到现在!我也不想啊!”

    “你这个……”

    “没空跟你说,我现在真的有事,明年你诞辰我再补上礼物吧。”白琅转头就走了,回头看见夜行天,神色一喜,“夜魔君,请帮我把扶南的身体送还灵虚门吧。”

    稚女命含恨消散,化作无尽万象飘荡在魂池中。

    “是。”夜行天简短地应了声,面具下也没有表情。

    白琅转身离开,忽然又听见夜行天说:“不要跟圣尊走太近,他已臻太上忘情之境……”

    说了两句,白琅回头看他,他就没能说下去。

    “失礼了。”夜行天躬身告退。

    白琅带着折流离开天殊宫,急急忙忙地问:“他现在在哪儿?万缘司?”

    折流牵起她,低声道:“我可以行权带你过去,但是……不敢保证是琢玉还是沉川。”

    如果是琢玉,那白琅必须出手相救,毕竟是她的祚器。如果是沉川,那白琅说什么也不可能惹这个麻烦。

    “去吧。”白琅叹息。

    折流带她入镜,前往他感知到的地方。

    他们所到之处是万缘司龟山,四周荒草凄凄,没有打斗的痕迹,但是有很多血。白琅用手沾了一点,血里带金,有玉清真王律的气息。

    “是琢玉……”她的表情凝重,“有人对我的祚器下手。”

    但是她想不通,有什么人能把琢玉伤到这种地步?附近甚至连打斗痕迹都没有,只有琢玉一人的血。他应该不会这么无聊,把自己搞成重伤濒死,然后将她引诱过来吧?

    折流按剑道:“你先回灵虚门。”

    白琅摇头:“找找吧,都到这儿了,不能把他丢下。”

    折流只能循着血迹找过去。

    从血迹来看,琢玉是在山顶遇袭,当即就受了伤,紧接着负伤往山下跑,一路淌血直至濒死。

    “为什么连反抗的痕迹都没有?”白琅觉得不解,“就算对方出手无痕,琢玉也应该留下一点挣扎的迹象吧……”

    他们一路找至寒潭附近,血迹消失。

    “应该是入水了。”折流皱眉道,“我先下去,你在岸上支援?”

    “没问题。”

    折流入水后很快找到潭中有一洞穴,里面干燥无水,血迹继续往里延伸。

    他有种心悸感,与他同为三剑的人正在渐渐死亡。

    “琢玉?”

    洞穴最里面,壁上荧光闪烁,一人青衫染血,被长剑钉入墙壁。

    这剑穿心而过,直至没柄,周围没有一点多余的痕迹。除了心口这道伤,琢玉双肩和后颈各有一道剑痕,看来对方一开始是奔着斩首去的。

    “可算来了……咳咳……”琢玉抱怨了一声,“把剑取走,不要让白琅看见。”

    “什么?”折流不敢抽剑,怕剑□□又伤他心脉一次,到时候真的无药可救。

    “快点抽走。”琢玉声音嘶哑得让人听不清。

    折流皱眉将剑□□,手指一碰到就感觉到了上面的剑气。

    “是谁干的?”他掂了掂这柄剑,只是普通的玄铁,但剑意着实有些可怕。

    琢玉已经失去意识,无法回应了。

    折流将他带出水面,白琅松了口气,看见琢玉这副样子又担忧起来:“快点,回城主府。”

    回城主府之后,白琅立刻找沈砚师将琢玉心脉护住,免得伤势恶化。折流帮不上忙,他拿了将琢玉钉死的剑,试图回想这道剑意属于谁。

    他的记忆朦朦胧胧的,看很多东西有既视感,却记不起详细的内容。但剑术是他本能的一部分,没有那么容易忘记。这道剑意他一定认识,白琅也一定认识,否则琢玉不会让他藏剑。

    不是天下剑,不是煌川烟流,更不是弱水……

    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