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80 章
    180、意外变化

    这孩子是从他身上脱离出来的,有意识的完整个体。

    稚女命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

    林小鹿出逃时,稚女命从来不觉得她能生出健康的孩子。宫中圣妃是经过了重重筛选,花了很大代价调.教,才能适应神交结胎的。即便这样,每年能为他提供的养料也不算充足,圣妃生下的大部分都是畸胎、死胎,只能献祭给万象魂池。

    况且林小鹿往万缘司逃,司命算得天下缘法,无论如何也会阻止她生下孩子的。

    “算来算去还是没算到你这个变数……”稚女命松开了白琅,神色十分阴寒。

    白琅知道,真正的变数不是她,而是太微。当时她与解轻裘、夜行天混战,太微趁机带走林晨缨并且亲自抚养,算是为几方角力拿下一局,并且为日后压制天殊宫埋好伏笔。

    稚女命并不是“人”,甚至称不上“生命”。

    他是无数概念的集合体,而现在站在白琅面前的,只是凝聚这个集合体的躯壳。任何一个从中脱离出来的有意识的完整个体,实际上都可以成为凝聚不朽意志、万千魂象的核心。

    林晨缨也一样。

    假以时日,等他长大,神魂渐渐深邃,就可以将现在的稚女命吞噬——正如稚女命吞噬那些孩子一样。

    白琅理了理衣襟,平静道:“现在,宫主能否与我谈谈楚扶南之事?”

    稚女命冷笑:“楚扶南?本座早就用腻了,人类的身躯也不过如此。”

    白琅忍怒道:“那就请您将他的身体交还吧。”

    “你先把那个孩子交给我。”

    “不行。”

    稚女命色变,抬手又要抓她,但白琅后撤一步,他只碰到冰冷的镜面。

    “宫主,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白琅通过镜面,轻抵他的指尖,他立即收回手去。白琅笑道:“将楚扶南还给我吧,宫主要相信我,我既不希望晨缨被您吞噬,也不希望您被晨缨吞噬。如果扶南完完整整地回来,那么晨缨永远都是晨缨,不会与您扯上任何关系。这个约定如何?”

    白琅将手背展示给稚女命看,上面形成了命契的纹路。

    稚女命没有理会:“你不过是想永远将他握在手上,当作挟制本座的道具。”

    白琅苦笑道:“宫主言重了,我只是觉得天殊宫环境不太好……”

    “那就折中一下吧。”稚女命打断她,“谁给的你圣尊令?”

    虽然稚女命松口了,但白琅听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立刻拒绝:“不行,晨缨必须由我亲自抚养。”

    “别说废话,若他一直在你手中,本座不可能放走楚扶南。说,谁给的你圣尊令?”

    白琅只得如实告知:“虚极天尊。”

    “那就由他来养。”稚女命嘲弄地笑了,“你觉得交给我不放心,我觉得留在你手里不放心,不如索□□给虚极。他是我宫圣尊,我对他自然全心信任。而且他与灵虚门达成盟约,又愿意将圣尊令给你,你对他应该也比较信任。折中一下,交给他吧。”

    白琅想了下,如果带出来是解轻裘那样的,其实也不算太差……毕竟解魔君实力强劲,果决勇猛,忠孝两全,能打能扛还能端茶倒水,最多在执掌生杀上会有点轻率,这些性情上的问题都可以由她矫正。

    “可以。”白琅答应了。

    稚女命冷笑着与她定立命契。

    “身体我会在诞辰祭典后交还。”他这么说着,直接将白琅推出了殿外,“不过你现在就可以让人把那孩子送来了。”

    白琅惴惴不安地回到了虚极天尊的寝宫。

    他已经换回了那副女子打扮,正坐在花架下画画,画的是他自己刚修剪好的花草。风声簌簌,这里是喧嚣不及之处,岁月静好,佳人娴淑。

    白琅看了很久。

    直到虚极天尊忍不住问:“你有事不妨直说。”

    白琅脱口而出:“圣尊,你一定会是个好母亲的。”

    “噗——”

    白琅好像听见藏身暗处的解轻裘喷了。

    虚极天尊放下笔,面上毫无波澜:“你与宫主谈得怎么样?”

    “这个……”白琅犹犹豫豫。

    虚极天尊也感觉有点不对了。

    “到底怎么了?”他皱眉问道。

    “是这样的……圣尊您先坐下……”

    “你怎么突然用敬称?”虚极天尊大步朝她走来,面色愈发沉凝,“你把稚女命给杀了?”

    “那倒不是,我给您弄了个孩子。”

    ……

    “这是宫主提议的。”白琅见他面色非常不善,于是连忙道,“他觉得将晨缨留在我手里不放心,我觉得将晨缨交给他就是送命,所以最后折中一下……圣尊,你反正每天很闲,不是插花就是描妆……”

    白琅连连后退,最后被虚极天尊逼到门口。

    “我已经定下命契了。”她抬起手给虚极天尊看,“若是圣尊有什么要求,还请提出来。我、我也经常会来宫中看晨缨的,不是完全甩手给您……您要是忙……”

    “出去。”虚极天尊皱眉道。

    “圣尊……”

    “去接那孩子过来。”虚极天尊眉头紧锁,“我再找稚女命谈谈。”

    白琅兴高采烈地走了。

    她走之后,解轻裘立即现身,他道:“师尊,我不想再要一个师弟了。”

    虚极天尊刀锋似的寒冷视线扫了过去。

    解轻裘心里瞬间没底了,他问道:“师尊,你真要收养那个孩子啊?”

    虚极天尊沉思道:“能帮则帮吧,毕竟我与白琅暂是盟友关系……”

    解轻裘心里恨极,是盟友关系又不是夫妻关系,干嘛替她带孩子啊!?当然这些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他现在已经想好了,等那小子到这儿之后要狠狠折磨他,让他生不如死,哭着喊着要回去。

    虚极天尊还在认真考虑:“收养林晨缨也有好处,一来可以制约稚女命,二来白琅也有把柄在我手上。到时候盟约结束,也不至于太被动。”

    解轻裘微怔,虚极天尊好像很确定——盟约结束时,天殊宫会处于下风。

    过了会儿,虚极天尊去面见稚女命,解轻裘也偷偷溜出去找衣清明了。

    衣清明比较闲散,而且人很好找,不像夜行天一般行踪不定。只要没有圣尊诏令,他通常都在天殊宫的几个试炼场所驻守,最近应该是在万魔窟。

    解轻裘在一片鬼哭狼嚎的绝境中找到了衣清明,他在搭骷髅架子玩。

    衣清明讶然:“你不在宫中侍奉虚极天尊,跑这儿来做甚?”

    解轻裘沉痛地跟他说道:“清明,我觉得我的地位岌岌可危。”

    “什么意思?”

    “就是那个白琅。”解轻裘说,“她最近暂住在师尊这边。”

    衣清明不屑:“住一会儿能怎么样?如果她行为不轨,不用你动手,圣尊自己就先把她宰了。”

    “可是我怕师尊受她蛊惑。”解轻裘痛心疾首地说,“你不知道!她住进来这段时间里,师尊都开始恢复男装了!而且她要什么师尊全都答应!就刚才,她居然弄了个孩子给我师尊带,我师尊连这都没拒绝……”

    “这么绿吗?”衣清明心有余悸,手下一颤,骷髅架子倒了,“没事,你要想开点。上一个跟你师尊关系这么好的女人,已经被他做成人.皮面具了。”

    解轻裘恍然大悟:“等等——等等!你说得在理啊!”

    “是吧?”衣清明得意洋洋,“虚极天尊这种人,根本不用你担心,他自己过会儿就反应过来了。照我说,你不如去撩拨一下白琅。”

    “什么意思?”解轻裘竖起耳朵来听。

    衣清明煞有介事地说:“她陷得越深,虚极天尊甩她的时候不是越痛吗?我看你就应该怂恿她,勇敢地上,看到时候谁比较惨。”

    “懂了。”解轻裘起身离开,沉重地拍拍衣清明地肩,“清明不愧是阅尽千帆的男人!多谢啦!”

    他一走,衣清明立刻跑去找夜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