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78 章
    178、圣心通明

    虚极天尊让解轻裘退下,白琅只能让折流跟他一起离开。反正折流可以代主行权,在外面也能随机应变。

    “要喝点什么吗?”虚极天尊轻声问道。

    “不了。”白琅有点紧张,她满心想着怎么跟虚极天尊周旋,把楚扶南完好无损地弄回来。

    虚极天尊将剪坏的花枝都搁在一旁,伸手拢了拢叶片:“那要吃点什么吗?”

    白琅忍不住道:“你干嘛问我这个?”

    虚极天尊抬眼,平静地回答:“这几日不要碰宫中的食物,有什么想要的都同我说吧。”

    解轻裘之前不小心说漏嘴了,宫中现在就是个淫窟,魔境之人在此狂欢放纵,食物酒水都加入了助兴的东西。

    虚极天尊继续道:“……也最好不要乱走,等诞辰日见一面稚女命就是,届时我与其他两位圣尊都在,应该问题不大。”

    白琅悚然:“会有什么问题?”

    虚极天尊放下花剪,叹道:“稚女命能一念结胎,你觉得有什么问题?现在他有了人身,八千稚女之魂都渴望着用这具人身制造更多的同类……”

    “他用楚扶南的身体干这个了??”白琅气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正好虚极天尊走过来,差点被她磕了下巴。

    “我不清楚具体情况……”

    白琅急得原地打转,虚极天尊皱眉避开她,在花架木椅上坐下,取了面铜镜描画眼妆。

    “师尊!偃月真尊到了!”解轻裘的身影忽然出现,“好像是来找您的。”

    难怪偃月管解轻裘叫“马屁精”,同样是他谕主,这人明显对虚极天尊忠心得多。

    虚极天尊手里一顿:“那你为何还在这儿杵着?去接驾。”

    解轻裘一噎,他看了看白琅,低声对虚极天尊道:“不用把她藏一藏吗?”

    “你觉得灵虚门掌门见不得人?”

    “不是,宫中这么乱,你们又一起……我怕影响您的风评。”

    白琅气得说不出话,感情他们家圣尊是待字闺中,见个人还能影响风评了。

    虚极天尊没有答话,解轻裘继续劝道:“她还偷您龙鳞,多半有不轨之心……”

    白琅尴尬了。

    “去接驾吧。”虚极天尊淡然道。

    解轻裘只能离开。

    过了会儿,偃月真尊到了,脸色不是很好。

    虚极天尊抬眼问道:“怎么一副棺材脸?”

    解轻裘凑到虚极天尊耳边说:“真尊在宫门口被圣妃骚扰了……”

    “你退下吧。”偃月真尊道。

    解轻裘退下,偃月真尊这才注意到白琅,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来,松了口气道:“是你啊,我还以为宫主又给虚极塞女人了……”

    虚极天尊道:“你找我有何事?”

    偃月真尊清了清嗓子:“借一步说话。”

    他们俩离开,留白琅一个人站在花丛里。她闲着无聊,便跑到虚极天尊修剪花枝的桌案前看了看。虚极天尊是个很细致的人,掉落的花瓣也整整齐齐地摆在一旁,用一层宣纸垫着。

    宣纸下隐隐透出墨色,白琅小心地掀起一角看了看,是一张采荷图。

    图上女子穿一袭单薄白衣,正低头拈花。白琅又将画揭开一点,发现这女子的面孔正是虚极天尊的面孔,她眉目清艳,美丽至极,眼下缀一粒含愁欲泣的泪痣,十分惹人怜惜。

    白琅本来还觉得虚极天尊画自己有点自恋,后来仔细一想,他现在这张脸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脸,而是梦心影,也就是心词的脸。

    也就是说画上的其实是心词。

    白琅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连忙将画放下,结果一回头就撞上虚极天尊平坦的胸。

    “……我什么都没看见。”白琅紧张地摆手。

    虚极天尊伸手绕过她腰后,将那副画抽走,点一缕龙炎烧掉。

    “旧画而已。”虚极天尊语气平淡,他让开一点,白琅赶紧跑了出来。

    “画得好画得好。”白琅忙说。

    “你不是说什么都没看见吗?”

    ……

    沉默了一会儿,白琅问道:“偃月真尊找你说什么了?”

    虚极天尊重新拿起花剪,却迟迟没有下手:“发牢骚而已,凶咎成天不见人影,宫主又带着一群圣妃拼命折腾……事情多得忙不过来,只希望祭典能早日结束。”

    白琅在继位大典前夕也是忙得脚不沾地,所以很能理解他的心情。

    “那我给你剪花,你去忙吧。”白琅道。

    虚极天尊用惊奇的目光看了她半天。

    白琅从他眼神里读出了“无话可说”几个字,只能闷声道:“……我住哪儿?”

    虚极天尊让解轻裘安排她住下。

    很快,白琅发现最尴尬的不是与虚极天尊聊不下去,而是与折流独处。

    她总能感觉到有个视线黏在自己背后,但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折流又是垂首静立的。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她终于忍不住道:“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折流一怔,然后缓缓摇头。

    过了一会儿,白琅依然感觉他在看自己。

    不过这次她抬起头时,折流离她很近很近。

    “我……”他卡了一会儿,手撑在桌上,长发落在白琅案前,“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你可以找大长老,他对这些比较……”

    折流俯身吻了她。

    很短暂的接触,几乎什么都感觉不到,然后他就重新直起身子了。白琅愣了一下,反手抵在唇上,心里怀疑他是不是吃了宫中的东西。可是折流神色安定,除了有点怔忪之外,也看不出异常。

    他茫然看着白琅,白琅审慎地看着他。

    “我……”他慢吞吞地道,“感觉很好。”

    “嗯。”白琅抿了抿嘴,等他继续。

    折流花了很长时间组织语言,他道:“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讨厌我?应该不是吧,因为大长老说你冒着生命危险救我。应该是吧,因为你从来都不理我。也有可能不是吧,我毕竟曾是你的祚器。但也有可能是吧,因为你现在跟其他器关系更好……这样一直想,想了很多,可我还是不知道。”

    “所以……想问一下,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用说确切的……答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就好了……为什么要复活我?为什么不想理我?还有为什么……总是跟那个微生涟走得很近……算了,这个不用回答。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不看着我的时候,我身体里好像有一部分并没有真正地活过来。”

    他静静地看着白琅,白琅想起很多事情。

    想起他假意的靠近,又想起他沉默的疏远,还想起他们之间不断拉扯的信任与隐瞒。

    “我也不知道。”白琅回答。

    折流的目光微微暗下去。

    忽然,白琅撑着桌案靠近,他心中微紧,不知道在期待什么。

    白琅轻咬下唇,道:“我只知道上人以前并不喜欢我。因为你好不容易挣脱真诰,我又从天而降变成你的枷锁。因为我太过年幼,你不得不为我受刑十五年。因为我并不强大,我很软弱,我赢不了这场大逃杀,我连最简单的承诺都无法兑现……我……我不该是你的谕主,折流上人。”

    她的身子远离他,眼神也垂向桌面。

    苍苍白发将她脸上的狰狞魔纹遮盖下去。

    折流难以将视线从她眼里移开,她眼眸如春涧,痛苦又慈悲。他听见她断断续续的低语。

    “我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喜欢一个人了。”

    “但是如果上人感觉很好,那就继续吧。”

    “我想让你开心,也想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

    折流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她默许了什么,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她的领口,紧接着自我厌恶感就疯狂地涌了上来。

    “对不起。”他退后一步,视线躲闪。

    他想了想,又说了一遍:“对不起。”

    “爱”是一种无论如何都不能求诸于她的情感,太过偏私,辱折圣心。

    “不用再道歉了。”白琅道,“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上人对我……那就一起吧。”

    一起走吧。

    横亘在折流心中的滞塞感终于消失,他明白这已经是白琅对一个人最大的认同。

    “是。”他低声应道,“谕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