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65 章
    165、知白守黑

    信外面看起来保存完好,其实里面有些关键的词句已经被抹去了,白沉忧只能读出个大概。

    “九灵太妙龟山金母伊川妗……闭关已久,不见天日。宫阙楼台不过道躯其表,愚不别知,自谓适生,本命若投诸洪炉……这是在讲修炼上的事情。”

    白嬛在房里走来走去,越听越不解:“白言霜跟西王金母能谈什么修炼上的事情,他们修的都不是一个东西。”

    “我也不知道。”白沉忧叹气,“在今天之前,我都不知道他跟伊川妗认识。我懂事的时候,伊川妗早飞升四方台了。”

    “继续继续。”白嬛催他往下读。

    白沉忧跳过修炼和闭关感想,往后读道:“……告曰:知白见黑。……至於上圣高真,既知其白,终守其黑……这是在讲什么东西?”

    “讲人生感悟?”白嬛苦着脸想不出来,“也不像啊……那个‘上圣高真’是谁?”

    “上圣高真”算是个非常尊敬的称谓,白沉忧不觉得白言霜会对西王金母如此阿谀奉承,他所指的“上圣高真”一定另有其人。

    白沉忧又往下看了会儿,最后还是放弃了:“不行,被抹去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没法追溯原意。不过整封信主要是讲修行,没有其他东西。”

    “还是太奇怪了,如果只是修行,他干嘛把信里大部分内容抹掉?”

    “防止其他人偷师?”

    非常牵强。白嬛觉得白言霜既然能藏一个秘密,就肯定能藏一万个秘密,而且他这种人说起谎来是最可怕的,因为大部分人都会信他。

    “算了,先放着吧。”白嬛头疼地揉着太阳穴。

    门外传来苏遮幕的声音,白沉忧出去问道:“何事?”

    “半个时辰前,微生涟杀死赤羽,重伤青羽,从半山小榭逃跑了。”

    白沉忧眉头微皱。

    苏遮幕继续道:“然后刚才白琅前来拜访,说是要见微生涟。”

    白沉忧整了整衣衫,大步离开峰顶剑阁,苏遮幕紧紧跟在他身后。

    白琅和沈砚师正在议事厅静静等候。沈砚师坐在书匣上,手捧白琅的镜子,摇头晃脑地把他从天书上抓下来的几个字念了无数遍。

    “说好的书读百遍其义自见,从化骨狱到这儿,我都快读了一千遍了,一点灵感都没有。”他把镜子扔给白琅,懊恼道,“既知其白,须守其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白沉忧正好走进来,听了这话不由心中一跳,因为白言霜写给西王金母的信上也有差不多的句子。

    “公子,好久不见。”白琅笑着跟他打招呼,脸上不见多少芥蒂,她比以往更擅长掩饰情绪了。

    倒是白沉忧,他没那么愿意跟白琅装友好,于是直接了当地说:“微生前辈暂不见客,二位请回吧。”

    “我是来找栖幽的。”沈砚师没好气地说。

    白沉忧微讶,因为很少有人知道绣鬼人在扶夜峰,他道:“栖幽姑娘不在峰上,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转告。”

    “让她把其他几卷天机还了,不然我就替天行道,要她好看。”

    “明白了。”白沉忧神色丝毫不动。

    “微生前辈近来可好?”白琅犹豫着问。

    白沉忧面不改色地回答:“他复生之后稍有些不习惯,所以近日一直在修养调息。”

    三人言语拉扯了一番,谁都没探清对方虚实,最后白琅实在拗不过白沉忧,只能选择离开。下山的路上,她一直闷闷不乐,沈砚师随口安慰:“等你们灵虚门把这地方打下来,就再也不用看白沉忧摆脸色了。”

    “你希望灵虚门赢?”

    “我是向着你啊!”沈砚师伸长脖子,感情真挚地说,“虽然扇主在八荒镜上小输一筹,但我还是觉得他赢面大,你以后可得照应点我。”

    白琅听不进这些话,满心都想着刚才白沉忧的反应。

    “我总觉得公子有事瞒着我,你说……微生涟会不会出事了?”

    “你要我用天权查查看吗?”

    正说着,树林中忽然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白琅反手掷出一张符咒,微弱的光芒照亮暗影,似乎有人御兽而来。一股酒香散开,白琅再起一符捏在手中,火线绵延至前方,“呼啦”一下点燃酒水,将林中人影照得清清楚楚。

    那人半卧夔牛,腰间系着酒壶,正慌忙坐起,扑灭火焰。

    “别动手,是我。”

    白琅反应了一会儿,震惊道:“禹息机?你真的叛出了?”

    “别乱说,我怎么看都比钟离异和东窗老实吧?”

    禹息机从夔牛上跳下来,将白琅二人引入岔道,往荒幽之所走去。他小心翼翼,一路用天权和真气遮掩行迹,看见任何活物都要停下检查一番。

    “你们不知道,我这几日混进扶夜峰探查了一下,里面的水可深着呢。”

    白琅正要开口问,禹息机立刻摆手止住,他看了眼沈砚师:“这位是?”

    “朋友。”白琅说。

    “那我就直说吧,你是来找微生涟的是不是?他逃跑了。”

    “什么!?”白琅跟沈砚师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

    禹息机将他这几日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

    不久前九谕阁叛乱,他当时正好在阁中待命,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这次叛乱以绝音人傅庭为首,但随之叛乱的却有八部三十六器,全部井然有序,似乎早有准备。禹息机不觉得傅庭一人可以做到这地步,所以暗中跟随了一番,结果还真找到个“同谋”。

    “那个人叫枭廻,也是九谕阁谕主,在叛乱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九谕阁有他这么个人。后来我尾随他一直到扶夜峰境内,结果撞上了灭心。”

    “你兄弟吗?”沈砚师问。

    禹息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是,是我在九谕阁的同僚。两千多年前,九谕阁也发生过一次叛乱,灭心就是那时候离开九谕阁的,后来他到底去哪儿了,我也不知道。这次在扶夜峰撞见他,我才搞清楚真相。”

    原来前后两次九谕阁叛乱都有这个“枭廻”的推波助澜,而“枭廻”只是绣鬼人栖幽的一个化身。

    “微生涟复活之后,栖幽在他身体里种下傀儡线,将他困在半山小榭。不过微生涟太聪明了,他有意表现出一副别无所求,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致的样子,在半山小榭闭户不出,让栖幽放松了警惕。这几天栖幽在外奔波,只留赤羽青羽两人看守院落,微生涟斩杀其中一个,挣脱蛛丝,消失无踪了。”

    白琅听得手心全是汗。

    微生涟逃脱之后会去哪里?会做什么?会有什么后果?

    禹息机把白琅拉过来一点,讨好道:“你能看在钟离异的份上收留我一下吗?九谕阁现在把我也列入叛乱者名单了,扶夜峰水又这么深,我不敢久呆……我在外面受苦受累这么久,牛都瘦了三百多斤。”

    “好吧。”

    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白琅实在没办法拒绝。

    回去的路上,白琅一直放心不下。

    沈砚师道:“冷静一点,等到城主府我会帮你找的。”

    可是到城主府,他们就发现没有找的必要了。

    城主府门外,微生涟阖眼倚剑;门内,钟飞虎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