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59 章
    159、谕主人贽

    白琅与千娇深入敌阵之时,禹息机也感觉自己进了贼窝。

    灭心这个九谕阁叛徒先不说,另外两个鸟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善类。他们俩虽有一副翩翩少年样,却被禹息机嗅出了一股老朽的木头味。那身翎羽似的衣装隐隐透出异香,将这股朽烂气息盖下去,幸亏他鼻子灵才没错过蹊跷。

    还有,方才那个绿毛鸟人说什么……“冲撞微生前辈”?扶夜峰除了微生涟之外就没有第二个微生了,纸拉门内的微生又是谁?

    纸拉门本身也是问题重重。灭心一记刀光划下来,他也要出七分力才能完全抵挡。而这扇薄薄的门,本该是随手都能捅个窟窿的东西,却在刀光之下屹立不倒,过会儿还自动修复了。岂不怪哉?

    “灭心!再胡说八道,我可就找栖幽来了!”青羽怒斥道。

    赤羽也不高兴了:“就是,一天到晚口没遮拦,早晚要被拔舌头。”

    “你去找呗。”灭心满不在乎,收刀入鞘,嬉笑着说,“反正她不是在喂鸟儿就是在陪峰主,你觉得你比鸟儿重要,还是比峰主重要,能让她分一丝目光给你?”

    赤羽满面怒容,一副要吃人的扭曲模样。一旁青羽将他拉住,冷眼看着灭心。

    禹息机终于找到机会插话:“不知能否与这位谕主见一面?我有些事情想确定。”

    他说完就后悔了。两个鸟人多半已经察觉到他来意不善,若是单纯地不给见面倒还好……若是再心狠一点,给他下个套,那搞不好是要翻船的。毕竟他孤身一人,没有罪器陪同,对方占据主场优势,谕主名录上的排名又肯定比他高,怎么想都不讨好。

    现在看来扶夜峰的水比想象中要深,灵虚门把它留到现在,也不是没有理由。

    禹息机正沉吟思索,这时候灭心拍了他一把,勾肩搭背地说:“你要见栖幽?没门的,她不喜见客,尤其讨厌你这种没趣的人。所以别想了,跟我一起去喝喝酒吧,吃点肉吧。”

    “什么叫我这种没趣的人?”禹息机恼火,但还是顺着他这个台阶下了,在他看来,灭心比那两个鸟人要好说话些,“走吧,你这些年在扶夜峰都藏了什么好酒,来跟我分享一下呗。”

    “好说好说,你下来,把牛借我骑骑。”

    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离开,赤羽问青羽:“要告诉栖幽吗?”

    “多此一举。”青羽嘲道,“世上有什么事能瞒过她?”

    檐角的蜘蛛垂下丝,网织得越发精密。

    从半山小榭离开后,禹息机跟青羽到了他的住所。扶夜峰山势连绵,东南西北四面都有山脉横亘,找个静修的地方是在太容易了。

    灭心告诉他:“所有门客都是随便住的,半山小榭只是个临时集会的地方。”

    “栖幽住哪儿?”

    灭心诧异道:“你是不是喜欢她?”

    为了避免他多问,禹息机只能说:“不是,我早就心有所属,只是单纯对这个谕主的天权感兴趣而已。”

    可是灭心更关注另一件事:“你这心属谁了?不是……九谕阁现在能自由恋爱啊?哎呀,那肯定是我们这些叛出的前辈们的功劳,我告诉你,你能有今天都是因为……”

    禹息机怕他发散出更多东西,连忙道:“那个叫栖幽的谕主天权到底是什么?”

    “鬼知道呢。”灭心发出一声嗤笑,“天天就见她刺绣喂鸟,她的权肯定与这两者有关,不过具体是什么,只有白嬛知道。”

    “白嬛跟她关系很好吗?”

    “一般般吧,栖幽单方面对峰主很好,峰主倒是对我们一视同仁。”灭心似乎觉得有点感慨,“栖幽这个人呢,说复杂很复杂,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帮自己喜欢的人而已。”

    听来确实潇洒。

    “来来来,不说这些,我们喝酒!”灭心斟满一杯,然后举酒往禹息机杯子里倒,“不醉不归!”

    这里的一切都被其他人尽收眼底。

    看见这一切的人对此并不感兴趣,她透过自己长长的黑发,专注地凝视着窗边观云的白嬛。

    此刻的无锋阁比以往更静,连奉剑姬都不在,只有一身黑红色华服的栖幽和白衣束发的白嬛,跨过半间房的距离遥遥相隔。

    “峰主……”栖幽主动说话了,白嬛回过头看她,她继续道,“如今灵虚门在魔境、仙境、中立境中到处开战,阵线已经拉长,外耗内耗都极为巨大,只要有一个契机就能置其死命。”

    “置其死命?”

    “您想从何处动手?仙境内斗,魔境入侵,还是中立境反扑?”

    “我想……”白嬛想了一会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想从哪儿入手?”

    “仙境为佳,一来有魔境代我们施压,二来有不临城在我掌控之下,从仙境下手是最直接稳妥的。但是有一个问题,灵虚门道场遍布三千界,若是从仙境下手,就必须想个办法请君入瓮,将十绝境大部分道场一网打尽。”

    白嬛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们暂时找不到可以一网打尽的契机。”

    “没错。”

    白嬛良久没有说话,只静立着思索。栖幽见状也低下头开始绣帕子,上面是一对鸟儿比翼飞。她手巧,不用权也绣得惟妙惟肖。

    “从中立境下手吧。”白嬛终于拿定了主意。

    “也好,我近日正好促成九谕阁变乱,接下来把千山乱屿十隼盟拿下,中立境就全数布局完成了。”栖幽手中针线起起伏伏,密密麻麻,她抬头笑问,“怎么会想到动中立境?你也知道我对九谕阁下手了吗?”

    白嬛坦诚道:“没有,我就是想看看你准备拿万缘司怎么办。”

    她想看栖幽和琢玉之间的战争。

    栖幽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不曾抬头,视线温柔地落在绣面上:“自然是我比较强,这点毋庸置疑。因为琢玉为利益所驱动,而我为爱所驱动……峰主相信爱的力量吗?”

    “这个……”白嬛表情僵硬。

    栖幽叹息:“为什么现在的修道者都不理解情感的强大呢……”

    “你到底爱什么?操纵一切的快感?”

    栖幽摇头:“不是这样的。我喜欢言言,她美丽纯洁,无垢无暇,所以我为她付出天卦,还喂了她这么多年精血。我喜欢鸟儿,所以我筑起鸟居,悉心饲育,寒暑不断。我也喜欢峰主你,所以才别无所求,一心相助。什么时候起,就连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要被怀疑有利可图?”

    白嬛默然。

    “峰主,我先回去了。”栖幽敛裙起身,施施然告退。

    门打开,她退出门外,敞亮的光将她照得近乎透明。她在平日里鲜少接触的阳光中说道:“有句话,虽然不当说,但还是很想说。峰主您在我看来是十分可悲的,因为您和琢玉一样,为利益所驱动,没有向自己所爱的方向前行。”

    相比起来,那个叫做白琅的孩子……就太过可口,太过幸福了。这样跌跌撞撞又坚持不懈地朝着所爱的方向前进,真是让人着迷。

    很快……很快就能掌控饵料,将她纳入鸟笼。

    白琅和千娇二人进入骨巢,被视为座上宾。

    她们俩临时编造好身份,只说千娇是玄女派弟子,而白琅是随她一起出门历练的师妹。方才出手的是千娇,接下来要呆在军中为化骨狱效力的也是千娇。至于白琅……

    “我师妹必须回去,她尚不能独当一面,若是在外太久,门中人也不会放心,到时候准会怀疑道我身上。”

    千娇跟圣骸主解释了一番。

    刚才他们已经交换了不少信息,眼前的圣骸主名叫庄裕,在所有圣骸主中应该算垫底。白琅曾经跟另一位圣骸主李寄疏交过手,对方不管是智还是力都比他强太多。

    白琅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面对天殊宫这样的强敌,化骨狱还敢派这么没用的人来当主将?

    她暗中吩咐千娇,让其留心军中有何特别之处。化骨狱若无人和,就必有器利,军中多半藏有什么秘密杀器,把那个东西找出来就能定下化骨狱局势。

    本来按计划白琅是要立刻回主帐,但为了多找点线索,她还是撒娇说“舍不得师姐”,然后争取多留了几天。骨巢结构复杂,这几天内,她和千娇虽已经探得了大概,却未能更深入全面地找寻每一处密室。

    白琅嫌烦,为了调解思绪,转而拿擎天心经查起叛逃的九谕阁谕主。

    这事儿实在蹊跷,就跟刺似的扎在她心上,怎么都抹不去。

    她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什么,一下把谕主名录翻到最后。末位谕主都是荆谷人贽,但仔细一看,其实也不都是荆谷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排在最末尾的人贽谕主藏在化骨狱中,不知是被用来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