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47 章
    147、桴柈魔姬

    几息之后,黑龙化作人身落回望月台上,空中恐怖的气息依然挥之不去。小胖墩跳起来从白琅手里咬走一颗糖,然后老实地等她系上佛珠。

    望月台下人头攒动,密密麻麻,各色目光交织。

    白琅捧镜而立,不再往下看。

    步留影拍了拍手,亲切地靠在栏杆,广袖迎风舞动:“还有件事儿要跟大家说。几日前,大祭司查明天殊宫截下古龙佛信物,断月圣传承。”

    台下一片寂静,转而又是哗然,大部分人神色都混合了愤怒与恐惧。

    步留影再度抬手止住喧哗,她继续道:“幸天命犹在,古龙佛时隔五千年重临。今日起将以他为帜,往边境驻魔军十万,不破圣宫终不还。”

    她说话总是懒懒散散的,这句“不破圣宫终不还”也没什么力气,底下都还很冷静。

    主要是天殊宫积威甚重,而找回古龙佛的那个姑娘又明显是灵虚门背景,其中的布局痕迹太明显了。

    底下所有人都能看懂,所以没有人敢冲出来当这个炮灰。

    “月圣座下大祭司骆惊影。”下方传出熟悉的声音,“请战。”

    白琅微微倾身,看见骆惊影那身不打眼的褐红色长袍,他仰头望台上,眼里只有古龙佛。底下万般躁动,只有他这一隅是悄然无声的。

    “还是大祭司靠得住。”步留影笑嘻嘻的,一点也看不出严肃的样子,“你上来,我们谈。其余孬种就自己回家玩泥巴吧,祝你们永享太平,长寿安康。”

    她挥了挥袖子,望月台红灯碧火重新点起,歌伶舞姬纷纷出现。酒和熏香的味道混在一起,朦胧帷幕映得人身姿曼妙,这里仿佛又成了之前那个邪欲横流的望月台。

    骆惊影从重重帷幕间走出,身后长袍迤逦及地,端庄肃穆。

    白琅站在栏杆边上,手里牵着小胖墩,安静地看着他和步留影两人对峙。

    “你与灵虚门勾结多久了?”

    “很久了。”步留影掰手指算,“久到那边派来的人都换了个代。”

    她朝白琅挑眉一笑,白琅只能应声:“先前灵虚门派来的是琢玉上人……其实我辈分比他高些,眼下还请不要纠结这个。”

    白琅见这两人一副要提旧事的样子,心下有些不愿,于是直接切入正题。

    “当今魔境之势,天殊宫不能算优。三圣尊有两位鲜少问世事,掌权的虚极天尊论远见不及太微,论魄力不若无定主,论决心不如留影祭司。且天殊宫几位强势的魔君中,仅有解轻裘熟悉魔道内战,如果天殊宫与化骨狱、浮月孤乡双双开战,很难再找一个合适的主将。若是天殊宫偏防化骨狱,则浮月孤乡自可攻其不备;若是偏防浮月孤乡,灵虚门也可保十万魔军全身而退。”

    骆惊影知道她是为灵虚门利益服务的,所以对她的话总是考虑两面——她主张的事情是不是对浮月孤乡有利?是不是对灵虚门更有利?

    这样一来,虽然她提到的问题都很对,却也不敢贸然相信。

    白琅继续说:“再者,古龙佛重临,浮月孤乡所有核心人物的反应你们也看见了。祭司、拜火教、玄女派三方内战,人心涣散多时,月圣信仰已失。若再不促成一战,以血祭月,重振旗鼓,凝聚人心,浮月孤乡只会由内而外慢慢崩溃。”

    步留影含笑看着骆惊影,骆惊影则看着白琅微微皱起眉。这番话……即便是为灵虚门利益服务的游说之辞,也足够使人警醒了。

    最后,白琅一锤定音:“古龙佛为浮月孤乡点燃烽火,天殊宫深陷内战泥潭。若要一发制胜,只在此刻此时!还请大祭司速速领诏出征!”

    “明白。”骆惊影垂眸。

    步留影拟诏给小胖墩,小胖墩给骆惊影,骆惊影跪下接过。

    “我也会跟去的。”白琅这才缓了神色,安慰道,“浮月孤乡一事由我全权负责,能尽的努力我会一分不差地尽到,请您不要担心。”

    骆惊影起身,神色平常:“好话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会尽一切努力的。”

    不是为浮月孤乡,而是为灵虚门。

    是日,浮月孤乡十万魔军横渡雾海云河,兵临接壤之界。

    此界名为云釜界,是天殊宫、化骨狱、浮月孤乡三境接壤之界。这里终年云雾笼罩,不见天光烈日,天然云雾可隐匿气息身形。

    十万军分三批进入。

    第一批人数最少,仅有百余名弟子,他们以最快速度悄然过界,然后将另一端通向天殊宫界门毁坏,阻隔两地交流。

    第二批人数也不多,以祭司为主,他们围绕界门起大禁制,设帐砌台。主帐周围引浩荡大河环绕,易河水为岩浆,炼狱似的魔焰遮天蔽日将其环护。

    第三批是主力,于主帐前列队重整,只等一声号角就突入天殊宫境内。

    “云釜、浣纱、烛真,三界边境,直接压过。然后从烛真界跨过大怖河,天殊宫设圣殿在此,是为前哨,不计损伤,优先拔之。夺烛真后不要再往前,直接回头从浣纱界入化骨狱,取径几个无人界,返回主帐。”

    白琅放下手,回头问道:“可明白了?”

    她在跟分管各军的魔将讲解战术,不过还有些人没认真听。

    “摄魔符拿来吧。”步留影一身松垮垮的祭祀服,在肃整劲装间有点违和。

    十万魔军由各教派门人组成,摄魔符就是号令这些弟子的符箓,各大教派门派一般都把它放在自己这边的主将身上。它分左右两半,右半为尊,步留影是要取右半。如果有人听不懂战术乱来,白琅还能用右半摄魔符设法挽救。

    魔将们不情不愿地交上了半块摄魔符,白琅将它们一个个放在地形图上,如置棋谱。

    “我可以随军去烛真界吗?”骆惊影问道。

    白琅摇了摇头。

    “若有不确定的地方,还请及时请示主帐,不要自作主张。”她最后吩咐了一句,由小胖墩大声喊出“全军出战”。

    魔军浩浩荡荡出发,如黑云压境。

    帐内,骆惊影似乎还有些忧虑。

    “大祭司,你有听懂我刚才在讲什么吧?”白琅问道。

    “嗯。”

    “那就好。”白琅取镜立于案上,看着各军出发,“会有人不按规矩来的,到那时候您再带摄魔符前去施援。”

    她出身灵虚门,还带了个这么小的古龙佛,怎么看都是不能被信任的。魔军中如果有人没照她说的做,那至少还有步留影和骆惊影站在她这边,有犯错的余地。

    步留影问:“我总可以随军去烛真界了吧?”

    “你是最不能去的……”白琅看她一副很激动的样子,心下不禁摇头。

    从镜中看,魔军前进速度非常快,一直到烛真界都未遇任何阻碍,而这似乎让魔军们多了些信心。

    由拜火教高玉书所率魔军最先抵达圣殿,他未作迟疑,直接破入殿内。

    其实圣殿防护十分严密,但浮月孤乡这次举兵十万,倾轧而下,若是没有极为强力的魔君防守,很难抵御浩荡军势。

    正巧,近日天殊宫桴柈姬就在圣殿巡视,她一见黑云压顶便知不妙,正犹豫着是该迎战还是暂撤,便被一束青火笼住。

    高玉书手持一块巴掌大的月形勾玉,玉上燃着青色魔焰。他凝神注视眼前女子,只见她一袭黑红华服,簪发如墨云半垂,袖上开血爪三道,隐约露出下面白皙细腻的肌肤。这等容貌打扮,定是稚女命座下圣妃无疑。

    “没想到如此边远的地方,还有圣妃魔姬坐镇。”

    桴柈姬拢袖遮面,脚下木屐看着不便,其实步履轻若鸿毛。她退出青火笼罩的范围,柔声道:“妾身不过一叶飘萍在外,还望您怜惜则个。”

    她从袖间抬眼看,眉梢眼下全是勾魂摄魄的媚态。

    高玉书心中一荡,只一个恍神的刹那就感觉天旋地转,最后一眼看见的竟是自己倒落的无头尸首。

    桴柈姬手上錾花指套又长又细,尖端裂纹中流出几滴血。

    她再度拢手入袖,华服头饰分毫不乱。又一队魔军冲出,她直接转身背向,天花乱坠如雨,留下大片血泊。

    圣妃在宫中地位比魔君们稍低些,因以身侍主,又常称“妾”、“婢”,外人多重其艳名,肖想其美色。却不知其中佼佼者与衣清明、夜行天之流也不相上下,只不过鲜少出宫露面而已。嵯峨姬一击就能伤及骆惊影肉身,桴柈姬更是千万人莫敌。

    浮月孤乡魔军如想拿下此处圣殿,并没有那么容易。

    桴柈姬行至殿外,看着潮水般涌来的魔军,抬袖掩唇,懒散地打了个呵欠:“今日许是要劳筋动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