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100 章
    100、姽婳魔姬

    荆谷,街市上走过的一男一女让路人纷纷驻足围观。

    男人身材高瘦,黑袍之外披着雪色鹤氅。他皮肤白净,眼影深红,被阳光照着,整个人透出琉璃似的通透感。

    而他身侧的女人纤细窈窕,面孔清美,妆容浓丽重彩。银步摇,梨白短衫,红裙千叠浪,狐裘半遮肩。她踩高木屐走金鱼步,眼神极冷也极美,稍微施舍一点视线给街边偷看的男人,轻易让他们手脚生寒,脸颊发烫。

    这两人走在挤挤攘攘的街市,显得格格不入。

    男子皱眉:“姽婳姬,你好像很享受旁人的注视。”

    姽婳姬掩嘴道:“与解魔君不同,妾身就是为了掠夺目光而生的。”

    姽婳姬是七星娘,在被玄女派收养之前,她一直过着暗无天日的炉鼎生活。后来玄女派发现她的容颜与才能,把与“美”有关的一切教与她,将她变成如今的天殊宫圣妃。

    解轻裘怕自己戳到她痛处,于是换了个话题:“你这次为何离宫?”

    “受命为宫主寻回失物。”

    他们一人是圣尊嫡系,一人是宫主鹰犬,本来很少会碰到一起。但正好这次毫无战斗力的姽婳姬被稚女命派来万缘司,而解轻裘又要来万缘司办事,所以双方上司一打招呼,就让他负责保护姽婳姬了。

    “什么失物?”

    姽婳姬正想说什么,这时候街边忽然冲过来一个男修,挡在她面前,红着脸说:“姑娘,我能有幸知道你的名字吗?”

    姽婳姬立刻抬袖掩面,略退半步。

    解轻裘将手往前一伸,錾花指套尖端掠出几分流荡的黑红色,眨眼就将这个男人撕碎了。他再拢手入袖,雪色鹤氅半分污浊不染,地上鲜血淌成一片,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快散干净了。

    解轻裘冷哼一声:“胆子倒不小,还敢觊觎天殊宫圣妃。”

    两侧店铺里的人闻言议论纷纷。

    天殊宫宫主很少现世,但宫主的圣妃却很出名。她们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姬,恶名与艳名都远扬在外。

    姽婳姬缓步绕过尸骸,掩唇道:“失物是什么我不能说,不过稚女命大人给了我一点东西,一接近失物就会有所感应。”

    她从怀里取出一样物什,用细细的绳子系着。

    解轻裘见了便问:“这不是只木鱼吗?”

    姽婳姬笑起来,不露齿,仅有一点微不可见的弧度:“我看见的是支银簪。你看见木鱼,莫不是想当和尚?”

    解轻裘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心里知道这是从稚女命身上取下的一部分。

    没有人见过稚女命的真面目,每个人看他都会看见不同的东西。而且这个东西的形态还会随心境、天象甚至是明暗发生变化。

    都说稚女命并不是人,而是无数概念、意象的聚合体。

    圣妃的存在是为了让这些聚合体稳定下来,不至于崩溃消散。她们要与稚女命神交结胎受孕,如果生下来是男孩儿就直接杀死,是女孩儿就献祭。

    神交结胎很危险,畸形、死胎、母体衰亡的情况经常出现。再加上宫中明里暗里的争权斗势,很少有圣妃能当得长久,大多都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或者死了。

    姽婳姬在宫主身边活了很久,所以即便她没有修为,解轻裘也不敢怠慢。

    “在这附近。”姽婳姬忽然在一间客栈面前停下。

    客栈破破烂烂的,门前一股煤灰味,让人有点倒胃口。

    解轻裘走前面开道,见到活人直接动手杀死,一句话都不多说。他搜遍整家客栈,却没有发现姽婳姬要找的东西。

    最后在楼上一间乱七八糟的客房里,姽婳姬感受到手中银簪越来越烫。

    “就在这儿。”她皱眉环顾四周。

    解轻裘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有。他疑惑地问:“稚女命给的这东西灵不灵啊?”

    “肯定灵的。”姽婳姬没有动手找,她这身打扮做不了粗活,“失物有可能被藏起来了……再找找吧。”

    解轻裘也不想找了,他说:“这里是有人住的,把客栈外面的尸体处理一下,等住这儿的人回来,我们再抓住拷问。”

    姽婳姬掩嘴道:“也好。”

    两人藏身后不久,白琅也到了荆谷。

    她身边跟着言言。因为言言老是打扰琢玉和太微商谈,最后太微实在受不了,就让白琅把她带出去。幸好言言很听白琅的话,除了老是看着路边插草标的奴隶流口水之外,其他都还挺正常的。

    白琅觉得跟她在一起最自在,什么都能说。

    “言言啊,你觉得我真是白家的孩子吗?”

    言言点头。

    “可是如果白家丢了个孩子,不可能整整十五年都不去找吧?我也没听说过任何关于双胞胎的事情,所有人都觉得白嬛是独生女。”

    言言茫然看着她。

    “白沉忧不喜欢我,我不喜欢他,可是我也不喜欢他不喜欢我。你说我要是根本不认识他多好……就跟姜月昭一样,别说只如初见了,最好是没有初见。”

    言言不懂,只知道她不开心,所以立马抱起了她的手臂。

    白琅鼻尖有点泛红:“言言,你知不知道?你这声‘白前辈’是让我相信自己血缘的唯一支撑。”

    言言问她:“你哭了?”

    “我没有。”

    “言言在这里。言言喜欢你。你不要伤心。”

    白琅跟她紧紧依偎,低着头差点在人潮中哭到不能自已。

    白沉忧本来是被派来解决当街杀人事件的,但他远远就看见一高一矮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第一反应是,琢玉也太厉害了,老婆跟情人关系搞得这么好。后来再看看又觉得这两人实在亲密,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女人不会是勾引琢玉出轨之后,还想顺手泡人家漂亮妻子吧?

    渣到她这个程度还真是少见。

    他看见两人进了客栈,于是也想进去抓个现行。

    但他步伐未迈开,就有一男一女先跟进去了——这两人就是当街杀人的天殊宫魔修,一位是圣妃魔姬,另一个多半是虚极天尊座下首徒解轻裘。

    天殊宫最出名的三位魔君里,人们对夜行天、衣清明都是好坏参半的,只有对解轻裘是一边倒的痛骂。因为天殊宫的魔境内战大多是他挂帅,暗杀要人这类不入流的事情也是他做,就连为宫主掳掠圣妃,都是由他出手。

    其实稍微了解一点神选内情的人就知道:夜行天、衣清明是上一代圣尊洞阴极尊的弟子,跟这一代三圣尊平辈,所以三圣尊用他们还是有顾忌的。而解轻裘是虚极天尊自己带出来的,棘手的活可以优先交给他,不怕他心生间隙。

    解轻裘从不自作主张,他这次来荆谷一定是奉三圣尊之命行事。

    也不知道他是冲灵虚门来的,还是冲言言来的。

    白沉忧想到这儿,立即紧随其后进入酒家。

    这时候白琅已经上楼,她感觉很不妙。

    这家店人气全无,仿佛被什么清过场,四周笼罩着死寂。林小鹿十分机敏,能分辨不同人的脚步声,她听见白琅上楼会立刻起身准备开门。但是现在白琅接近门口,还是没听见房内任何动静。

    白琅未动声色,步伐流畅,直接越过林小鹿这扇门,推开了隔壁空房。

    她还冲言言抱怨一声:“荆谷的客栈怎么都这样?连个招待的人都没有。”

    然后立即拉着言言进了房,在门上布下重重禁制。她取镜立于八方,成八卦阵型映出林小鹿房间的景象。

    房内狼藉一片,只有桃木柜子是合上的。

    上次林小鹿就用某种异法藏进了木板里。

    白琅皱眉,正想入镜把桃木柜子拖过来,这时候一男一女两人出现在她视线中。男人虽然外披鹤氅,但里面那件天殊宫黑红道袍实在是太打眼了。女人的容颜之美实属罕见,在浓丽的妆容之下,白琅居然看出几分玉成音的轮廓。

    这两人是天殊宫的魔修,看样子似乎还没找到林小鹿。

    解轻裘站在房间中央说:“方才两人……?”

    “那个高挑些的女子是不临城城主,不要节外生枝。”

    言言在十绝境也很出名,被认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你说她们有没有可能藏匿宫主失物?”

    姽婳姬略一思索:“看起来似乎是刚到荆谷的,但是未免也有点太巧。”

    这时候解轻裘正好目光一转,看见桃木柜子:“这个柜子之前是合上的吗?我怎么记得我打开来翻过两三遍?”

    白琅本能地感觉到危险,万一林小鹿就躲在里面,那他们一开柜门不就直接一尸两命吗?

    她立刻回头交代言言:“你御剑先走。”

    她可以随时通过入镜脱身,还能召请折流。但言言神志不清的,往这儿一站实在危险,所以让她离开总没错。

    可是言言不答应。

    白琅只好轻声哄道:“去找琢玉,让他过来跟我们一起玩。”

    言言眼睛一亮,用力点头,脚下剑光似红叶,眨眼消失不见。言言走后,白琅松了口气,开始认真思考对策——首先,要把林小鹿藏身的桃木柜子弄过来。

    “谁?”

    剑遁动静太大,原本准备开柜子的解轻裘直接抬手破壁,整面墙连带着上面那层楼都坍塌崩溃了。白琅还没发出什么动静,姽婳姬就惊叫起来,解轻裘这才想到自己带了个没有战斗力的,只好又回身帮她挡下坠石。

    他这一回头的功夫,白琅瞬间入镜把整个桃木柜都拉走了。

    “啊……我的天,我以为我就死这儿了,没想到你这么聪明!”林小鹿渐渐从桃木柜里显出身形,她大口喘着气,抱紧肚子,“怎么办?我可能要生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紧要关头林小鹿居然要生。

    “你忍一下,不解决这两人恐怕走不了。”

    墙壁被毁,两间房彻底打通。林小鹿一抬头就傻眼了,因为姽婳姬和解轻裘都在隔壁漠然看着她。

    “你确定你干得赢解轻裘?”她没底气地问。

    白琅有什么办法,她只能安慰林小鹿:“没事,我们各自带了个不能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