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84 章
    84、三剑并用

    “应鹤……”太微略一沉思,“这都多少年前的人了,你怎么突然想到问他?”

    “前些日子收拾城主府的时候,找到些棋谱,其中一局珍珑以天元为中心,左右上下完全对称,名为‘青松应鹤’,我一直不解其意,后查知应鹤是个人名,所以才想问问。”

    这番话当然是编的。

    不过眼下她正在记谱,应情应景,不显突兀。

    太微用手撑着下巴,眼睛半闭半睁,似是在回忆:“应鹤真人……五千年前他也算是灵虚门的标志性人物啊。不过那是个奇才辈出的年代,十绝境势力划分初成,灵虚门在仙境中算不得强势,更别提后来……”

    “后来怎么样?”

    太微睁开眼,桃花风色落在他身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

    “后来应鹤叛出,灵虚门几近崩溃,此后一直在十绝境中垫底,近些年才有所好转。”

    说到最后,太微声音一扬,目光严厉地看着白琅。

    白琅还在想应鹤叛出的事情,等太微停下很久才反应过来:“师尊真厉害!灵虚门能得师尊这样的……”

    太微嗤笑道:“什么灵虚门得我,是我得灵虚门。”

    白琅很难想象一个人能(不)傲(要)慢(脸)到他这个程度。

    她多嘴问了一句:“应鹤当初为何叛出灵虚门?”

    “嫌灵虚门弱呗,那时候是魔境比较厉害。浮月孤乡的古龙佛,是个可以把一整界吃进去再分成几千个世界吐出来的怪物。化骨狱的灵山天子,天生金彩,玉光缠绕,身具权天秉地的王道功德,被誉为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天之子。天殊宫三圣尊就更别提了,他们光是人数上就占优势。”

    最后,太微说:“反正应鹤是叛去魔境了,之后到底怎么样,没人知道。”

    应鹤的性格确实有点随波逐流,叛出灵虚门,追寻更强大的存在,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片寺庙底下,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没有人知道。

    “那个名为‘青松应鹤’珍珑局,能把谱给我看看吗?”

    琢玉的声音将她思路打断。

    白琅抬起头:“棋谱在城主府。”

    琢玉笑道:“那下次拜访时再看吧。”

    白琅也笑了:“现在看也行,我背得出。”

    她捻子落定,深深呼吸,脑海里开始建构一个完全对称的珍珑局。

    他们这局一直从夕阳斜照下到月升中天,太微无聊地在小亭边钓鱼,钓到了又扔回去。直到池中所有鱼都被太微钓起来一遍,黑白子还是未分高下,而且也没有出现能解决胶着之势的突破口。

    白琅耐力没有琢玉那么好,已经哈欠连连。

    “你们还没完?”太微回头一看,也是气笑了,“有这闲心都给我用在逐鹿争鼎之上该多好。”

    琢玉撑着下巴:“要是这么好解,也不能叫珍珑局了。”

    白琅又打了个哈欠,手下却没有出错。

    “困了吗?”琢玉悉心问道。

    白琅摇了摇头。

    “小楼中有卧房,言言偶尔会睡这儿,你要不要进去躺一会儿?”

    白琅一听“言言”就精神了:“要。”

    她以为言言也在,结果楼中空无一人。卧房摆设少女心十足,和言言身上的浩然剑意完全不同。枕被上又是碎花又是小动物,样式都很素气,摸起来柔软舒适,像家一样温暖。

    白琅取镜查看,没有发现任何跟绣鬼人或者制傀六十四卦有关的线索。

    想想也是,如果这里有线索,琢玉可能让她住进来吗?

    白琅在床上靠了一会儿,忽然见到被子下有本字帖。她取出来一看,上面全是言言练的字,字迹端正持中,横直部分都像剑一样锋利。据说是白言霜教言言读书写字的,那她的字迹应该跟白言霜相仿。

    白琅想到这里,忽然有些悲伤。

    她第二次尝试筑基时,曾为夜行天心障所阻。就在她以为又要失败的时候,一道月白色身影拔剑将魔障挡下了。

    白琅一直不敢细想那道身影是谁。

    但此时夜深人静,看着言言的字迹,她还是忍不住记起——当时那个万古红尘中的剑意和模糊不清的背影,应该属于白言霜吧。

    白琅觉得疲惫感一瞬间全涌上来了,她仰躺在床上,抬臂压住眼睛。

    那个人,一直在她身边啊。

    就像白嬛身上的剑胎一样,悄无声息地庇护着她成长。

    白琅侧过身,抱着字帖蜷起来,闭上眼不敢哭。不知道保持这样的姿势多久,困意逐渐上来,她一点点睡了过去。

    后半夜,她被奇怪的不安感惊醒。

    身体非常沉重,努力睁了好几次眼之后,她看见琢玉的脸。

    他站在床边,幽影似的被月光笼罩着,全部视线都在她身上,眼睛一眨不眨。

    这真是近一年来白琅受到的最大惊吓。

    “嘘……”琢玉轻声说。

    白琅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鞋袜都没穿就跳下地:“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她发现自己嗓子很哑,可能在睡梦里哭过。

    琢玉道:“我刚进来……”

    我不信啊朋友!你看起来像是在我床边站了十年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进来??”白琅问道,“这是言言的房间……我……”

    这里虽然是言言的房间,但现在我住这儿。不是,就算这里住的是言言,你也不能乱进。还是哪里不对……不管了,反正你再不出去我就要叫太微了!

    白琅语无伦次半天,最后琢玉勉强插上话:“你跟我出去一趟吧。”

    白琅看了一眼窗外:“这个点出去,数星星吗?”

    琢玉微怔:“你想的话,当然也不是不行……”

    “我真的要叫太微了。”白琅觉得他精神很不稳定,“师尊——”

    后面的话没喊出来,琢玉再度伸手捂了她的嘴,低声道:“近日查明,万缘司谕主间交易体系已初步基本成型,你不想去看看吗?”

    白琅想啊,但是不想跟琢玉一起去。

    她连理由都不想编了,直接拒绝:“你还是自己去吧……”

    “我不方便。”

    白琅刚醒,现在稍微清醒一会儿,头脑才跟上他的节奏。

    随着“天权可夺”这一新规则的出现,谕主间交易体系形成是早晚的事情,这点白琅早就算到了。如果交易继续深入,交易内容就会迅速多样化,权的交易,器的交易,甚至是擎天心经的交易和各种各样的悬赏任务,这些全部都会进入市场。

    以谕主为中心的市场,对器来说是很不友好的。

    琢玉为器身,想深入探查这个体系很不方便。他有言言这个傀儡,但是言言神智低下,在某些场合没那么好配合。

    白琅还是拒绝了:“你让太微派人陪你去。”

    “太微毕竟不是神选的直接参与者。”琢玉解释了一下,然后笑着看她,“而且你觉得他会派谁陪我去?”

    太微躲着门中长老,肯定不会回灵虚门调人。谕主又不像罪器一样能发个诏令就雇过来。现在他身边就白琅一个谕主,派来派去最后还是派她。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白琅直接取镜翻转,想召折流。

    “不行。”琢玉压了一下她的手腕,“你带我去,不能带他。”

    这话说得……

    “很危险吗?”白琅定了定神。

    “只能说是初成体系,还有很多比较原始野蛮的交易方法。”

    说的是偷、抢和强买强卖、杀人越货。

    如果可能发生生死冲突,那真不能带折流去。

    因为器在主在,如果折流伤亡,白琅很容易出事。如果折流活着,他不弑主的话,要想杀白琅就只有用权鸩。而罪器很少见,像太微这样打个响指能从九谕阁调器来的,十个绝境总共也就这几个人。

    “我能不去吗?”白琅问,“我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有点低。”

    其实她内心还是很想去看看的。主要是不能带器,仅凭权的话,她很难与其他谕主正面对抗,她的权毕竟不是具有极大杀伤力的那种。

    琢玉倒是不慌,他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没事。”

    白琅见他手里有个小贝壳,黑暗中发出蔚蓝的光。

    “从大长老这里拿的,可以用它召请太微。”琢玉显摆了一下就收回去,“以前太微让我设法毁了此物,不过毁了也可惜,我就自己收下了。能不被他发现是最好,被他发现了……也要往好的方面想想,被太微打死总比被不认识的谕主打死好,对吧?”

    很有道理,白琅几乎被他说服了。

    “我还是觉得……”

    “哦,对了。”琢玉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你还可以拔剑。”

    “太危险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