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82 章
    82、多线操作

    刚进城主府,白琅得到了今天第二个坏消息——靥深来了。

    靥深和秦缓歌都是浮月孤乡玄女派的,浑身带着不可捉摸的引诱气息,白琅特别不擅长应付这种类型。她客客气气地把靥深带到城主府的旧议事堂,打起精神,认真应对。

    没想到靥深懒散地往椅子上一坐,打了个呵欠说:“我昨夜宿醉,你这儿有醒酒的吗?”

    “啊?”

    靥深抬眼一看白琅的表情,忽然笑了:“真是呆子,我在你这年纪可没那么乖巧。”

    乖巧的白琅选择直入正题:“靥深姑娘为何而来?”

    靥深翘起腿,白琅看见她裙下有奇怪的痕迹,连忙移开眼睛。

    靥深又笑了:“那只角没用。”

    “古龙佛的角?明白。”白琅点点头,“我要去一趟浮月孤乡吗?”

    “你不惊讶?”

    “昨天古龙佛尸骨全部被抽干,我想那只角多半也没用了。”

    靥深哑然:“那你之前怎么不说?”

    “那时候说了也不会立刻有新对策,不如缓口气,从长计议。”

    靥深微微皱眉:“你和琢玉不一样。”

    当然是不一样,琢玉做什么都喜欢一气呵成,行云流水。哪里像白琅,饭吃到一半都能放下碗去赏个月再回来。

    “也罢,谕主信你,我自然就信你,你且说说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吧?”

    白琅道:“古龙佛天生三角,其中两角随尸身被毁,只能想办法找回最初那一只角。而这只角又是跟真月圣在一起的,我们直接找真月圣会比较快。前代月圣由谕主假扮,他肯定也查过真月圣下落,而且他假扮这么多年还没被拆穿,极有可能是已经掌握了控制真月圣的办法。你回报步留影,让她从假月圣查起,一丝线索也不要放过,总能有所收获。”

    “假月圣的东西我们都查过一遍了,跟他关系亲近的祭司也没有放过,可是……”

    白琅打断道:“短时间内当然查不到,因为月圣准备飞升,不可能把他的把柄留给后人,这些东西多半已经被他销毁了。但是你想啊,如果他是以某种办法压制真月圣的力量,不让其显现,那他现在死了,这种压制力逐渐减弱,肯定要露苗头;如果他只是在调查真月圣,那更不用说,真月圣早晚会出现,等着就行。所以我才让你们缓口气,从长计议。”

    白琅觉得这些太微应该早想到了,因为最开始他就说这是个繁琐的活儿,需要长期奔波。

    靥深若有所思:“有道理,我会回报谕主的。”

    她走前嗅了嗅白琅的头发,调笑道:“你身上有桃花味。”

    白琅脸红了:“慢、慢走……不对,等等!”

    她把靥深叫住,问道:“浮月孤乡会去万缘司祝贺东王圣公五千岁诞辰吗?”

    靥深皱眉想了一会儿:“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你们境谁会去?”

    “谕主肯定要去,其他的话……应该是带几个祭司吧。”

    “那正好。”白琅灵机一动,“我这次也去,到时候可以跟她细谈,你让她把线索资料尽可能完整地带来。”

    东王圣公诞辰估计没她什么事儿,还不如借机赶一赶浮月孤乡的进度。

    送走靥深,白琅又去找了一趟应鹤,告诉他今天没问成,不过近些日子还有机会见太微,所以不要急。

    她让应鹤重新写了一份名单留底,准备顺着这些人一个个查过去。因为之前围绕西王金母发生的事情,让她尤其在意风央那句“万有归无”。

    ——无面人可不就是“无”吗?他们使用天权,覆着空白假面,是无法被映见的,跨越真与假、具体与抽象的虚化存在。

    正好这次去万缘司,就直接从“万缘司东王圣公”查起。他和西王金母恐怕关系不简单,所以还能顺手再查一次西王金母的事情。

    这样一算,除开太微本来要求的祝贺诞辰,此行前往万缘司她还要同时搞定步留影、东王圣公、西王金母等等好几件事情。

    这些乱麻要怎么排还是个问题。

    她头疼地走到书房坐下,随手在纸上写画着,记下灵感。

    “你在看什么?”

    折流每次都突然出现在背后,白琅也已经习惯了。

    她感觉脖子上痒痒的,一回头,发现折流又没束发。看来他是准备拿了书就立刻回房,继续猫着。

    白琅叹气道:“我在看名字。”

    折流往桌上一瞧,摆了笔墨,白纸上画着十条粗线,一个字也没有。

    “名字呢?”

    “在心里。”白琅继续拿笔画来画去,整张纸被排列组合出的线条占满,显得很乱,“你师父大概是什么年代的人?”

    “也就两三千年前吧。”

    时间对不上啊。

    “不是铸剑人?”

    折流微怔:“不是。”

    白琅换了张纸,把所有线索重新画过:“所以你是知道铸剑人的。”

    ……

    “嗯。”

    这么问真的没法反驳。

    折流觉得白琅做逻辑分析的时候有一种微妙的,难以言说的压制力。

    如果给她一个谜题,她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直接问答案,也不会像琢玉一样直接算答案。她很可能会开始穷举一切可能性,得出比标准答案更多的东西。这种全面细致的演算很容易带来精神上的压迫,让人有种被缓慢处刑,早晚要断头的可怕制压感。

    白琅道:“神选规则有漏洞,而且一直没有被完善。”

    折流很庆幸她没朝自己落下这刀。

    “因为要避四方神之讳,所以不能以剑扇琴筝为器。既然不能直接把剑扇琴筝当器,那么用权来造出这几种器不就好了吗?这是五千年前一批人的想法。那时候诞生了铸剑人,绘扇人,裁琴人,筑筝人这几名天权为造器的谕主。”

    “可是随后他们发现,就算造出了‘剑扇琴筝’,也不一定能造出媲美四方神器的‘剑扇琴筝’。于是五千年后又产生了新的想法——不如直接弄个可以使用四方神器的权吧。这个听起来有点离谱的设想居然还成为了现实,这一代谕主中有了言言这样的执剑人。我相信很快还会有摇扇人、操琴人、拨筝人之类的以‘使用四方神器’为权的谕主出现。”

    “讲这么多你也应该发现了,我的所有假设都默认:一,天权由人主动分配,而非谕主随机获得;二、神选不止一届,但是每一届之间有很微妙的相似性和延续性;三、有四方神之外的势力在利用规则漏洞操纵神选。”

    白琅把那张线条纵横交错,如同蛛网一般的纸完全铺开,总结道:“我想了很多,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但是只要三个前提中任何一个被否认,它便很难成立。目前看来,第二个假设是肯定成立的,第一个和第三个可以验一推一……”

    “什么意思?”

    “就是说‘天权由人主动分配’和‘外部势力操纵神选’这两个假设,只要验明其中一个是真,那另一个就是真;一个是假,另一个就……”

    折流尽力跟上她的思路:“是假的?”

    白琅叹了口气:“另一个就不确定。”

    他估计没明白这里面什么是充分条件,什么是必要条件,什么能推,什么不能推。

    白琅打破尴尬的沉默:“总之先走着看吧,线索繁杂,也很容易忘记,我把它都写下来了。”

    她抖了抖手里那张蜘蛛网。

    “嗯……”折流在此之前并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线就是笔记,“对了,我是来拿书的。”

    “棋谱吗?”

    “嗯。”

    白琅忽然想起他最近看的都是棋谱:“你怎么也忽然看起这个来了。”

    折流视线稍偏,目光在书架上逡巡。

    白琅之前在城主府找到好些古谱解析,她看不懂字,就拜托折流一点点念给她听。难不成他现在已经开始预习了?

    “我……那个,最近也有在学古字,所以你要是不喜欢就不用随我看。”

    折流把视线移回来,应道:“明白。”

    结果他走前还是拿了棋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