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55 章
    55、台上台下

    大漠之中,无尽风沙起,万里白骨生。

    唯有一处定如风眼,不见黄沙,只见青天,那就是佛塔的顶端。

    塔顶站着两个人,一个白发华服,腰系黑红绶带,手执雪色银尺,腰以下有风成尾,如鲛人而立。另一人站得靠后,是个面貌清秀的少女,略带羞怯,但不曾退缩。

    “封萧。”司命低唤一声。

    白骨之中有人影浮现,眨眼就到了他跟前。

    “是?”

    “傅莲仙可以死了。”

    “是。”封萧迟疑着看了一眼纪雅之,问司命,“我对付傅莲仙,那您要……?”

    司命指尖掠过手中银尺,笑道:“雅之出战吧,她也该试试手了。”

    纪雅之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第一次试手就用月圣,这门槛可太高了。

    封萧领命应战。

    下方白骨终于堆垒至高空,一只只骨爪伸出,争先恐后地扑向拱卫月圣的银莲花。银莲幻影中时而可见傅莲仙身影,但等骨爪伸过去,他又会消失。于是封萧选择直袭月圣,因为打在傅莲仙身上,他可以避,但打在月圣身上,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避。

    果然,不多时傅莲仙就被逼现形。

    他虽然被动,却不显狼狈:“化骨狱这次是铁了心要跟万缘司站?”

    封萧淡然道:“神选的事情,你扯什么十绝境。”

    傅莲仙看得清局势,冷笑道:“少来,你借你谕主的力量擒得衣清明,帮化骨狱战退天殊宫,不就是把神选跟十绝境的争端绑上一条船吗?我不知化骨狱无定主是怎么想的,但是朝稚司命一统绝境野心犹在,你不会不懂。”

    封萧这次没有回他,只是周围白骨异象更加凶险可怖。那些堆垒而起的尸骨上都浮现出各色魔纹,身上气息一口气壮大好几倍。

    银莲花朵朵似刃,乱花飞去,斩成银屏光幕,周围白骨近不得分毫。但藏身花中的傅莲仙知道,这是消耗战,封萧召化白骨无数,经得起耗,他可就不一定了。

    一具百米高,背生双翼,浑身似玉的白骨直扑空中月圣。

    傅莲仙飞身掠至跟前,双手抵住白骨额头,交触之地万千莲开。整具白骨瞬间被花叶织缠,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

    傅莲仙一现身,封萧立即逼近,抬手就是一道白骨刺。骨刺一化二,二化三,到傅莲仙跟前时已经化作一张犬牙呲互的狰狞巨口。傅莲仙背后就是月圣,所以不能躲,只能以攻克攻,再开千叶莲,和封萧真气对撞。

    这次正面碰撞之后,双方都是缓了口气才重新开始。

    再过一招,傅莲仙意识到不对:“朝稚有伤在身?”

    他擅守不擅攻,可对撞之后的那一击,居然跟封萧拼了个旗鼓相当。这说明封萧在真气对撞之后调整得没有他快,同时也意味着,他的谕主朝稚司命很可能身负重伤。

    封萧冷然道:“你觉得他有伤,你就能赢我?”

    傅莲仙粲然一笑:“毕竟是消耗战,你谕主伤重,你有伤也恢复不过来,那我自然就赢了。”

    “我为何会有伤?”封萧还是一副冷肃的神情,他背后有骨翼破体而出,上面布满了细密漆黑的铭文,“你也不是夜行天啊,就这么自信能破六铭隐文?”

    他背后白骨削尖,隐约成剑形,几次打乱排布后竟成剑阵。

    傅莲仙一直想着化骨狱的功法就是摆弄死尸,没想到封萧这家伙还兼修炼体、剑道。他只能稍作退势,避开剑阵锋芒,心中越发觉得棘手。封萧攻守兼备,比较稳定,如果能在攻势上碾压他,应该很好对付,但傅莲仙偏防守,根本攻不破。

    他回望一眼月圣,那边黑云笼罩,战况不明。

    傅莲仙只能咬牙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都得撑下去。

    而黑云之中,形势同样一触即发。

    司命带着纪雅之立于半空,面前黑鳞巨龙跃跃欲试,但不敢随意上前。

    司命抬袖掩唇,咳嗽一声道:“套话说多了有点烦,不过我怕你不了解我的习惯,还是再说一遍。交书不杀,交器不杀,交权不杀,如何?”

    “朝稚,你这般行径,就不怕得罪台上?”

    声音乍一听像是这头黑鳞巨龙发出来的,细看才发现,龙首上还盘踞着半个人影。这人青年模样,面容粗犷,皮肤微黑,长发如云,手中拿一串佛珠,下面半截身子全部沉入黑鳞巨龙额头。

    司命笑了起来:“同为台下客,你与我论什么台上?”

    面目狰狞的巨龙发出一声咆哮,龙鳞倒竖,声音震耳欲聋,荡开一圈圈波纹。这股音波到司命面前就消散无形,他身后的纪雅之松了口气。

    司命侧目看她:“虽说我不要求你跟月圣一战,但你躲在我后面,还各种提心吊胆是几个意思?”

    纪雅之尴尬地吹捧道:“谕主神恩浩荡,神威无量……”

    司命叹了口气,没多说她。

    他祭出手中雪色银尺,一道道清辉洒下,周围黑云如冰雪般消融。一股清风缭绕在他和纪雅之周围,气息夹着春草的微涩与秋实的芬芳,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黑龙再度发出咆哮,从张开龙口中可以隐约看见赤红火光呈螺旋状汇集。

    纪雅之这次终于鼓起勇气站出来:“司命小心。”

    司命又叹一口气,把她拉开:“你还是躲我后面,给我加加油算了。”

    他抬手一招,空中银尺瞬间变大,遮天蔽日。尺上洒落的清辉带有难以形容的纯粹感,将一切不洁之物洗净,还疯狂地排斥着非同种的真气。很快,在它的覆盖下就只剩司命与纪雅之能够从容站立了。

    黑龙的音波也好,龙炎也好,一接近这个范围就消散无形。它再度张口,这回喷吐出的却不少龙炎,而是一抹淡淡的银白月光。

    司命抬手立掌,银尺也瞬间立起挡在他身前。

    一道月光从尺上折过,无声无息,不痒不痛,却立即让它皲裂出不少黑色断痕。

    纪雅之看得心惊肉跳:“司命……还是换封萧前辈吧。他这天权是怎么回事啊?”

    月色落在尺上,一点声息也没有,居然造成了这么大的破坏。

    “殁月人。”司命立即道出月圣天权,他一拂袖,银尺再度,在两人面前挡得严严实实。

    纪雅之还有点不在状态:“末什么人?”

    “或者死月人,毙月人,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天权应该是吞噬月光,然后将它重新放出来,再放出来的月光可以直接破坏事物内部结构。”

    “还是换封萧前辈……”

    司命终于憋不住说:“我换封萧,那你去解决傅莲仙?”

    纪雅之终于看出来了,司命这是在赛马。她是下马,就该用来扛月圣这边的上马;封萧是上马,他来应付月圣这边的中马傅莲仙;司命这边天权是中马,必须击穿月圣的下马,也就是刚换的壳。

    这才是胜率最高的打法。

    银尺飞快地出现在空中每一处,准确无比地将月光挡下。司命的身影隐没风中,那头巨龙四处张望,感知却被清风隔绝。

    司命再度现身,已在巨龙额头正上方。

    他打了个响指,所有银尺归于一体,眨眼出现在他手中,然后被他像枪一样掷出,笔直地朝巨龙额头上的僧人射去。

    极亮的银光几近致盲。

    龙首与银尺交触的一瞬间,整个石礼界如天地开辟般寂静。

    傅莲仙吐出一口血,身形暴露无遗。

    封萧张开双臂,无数骨刺拔地而起,铺天盖地。傅莲仙瞬间被万道骨刺贯身而入,身体里的内脏穿在白森森的尖端,地上渐开的血液像过分夸张的莲花图纹,血腥到让人狂躁不已。

    一道骨刺从他眼眶里刺出,被他生生掰断。

    他回望月圣方向,发出哀恸之声:“谕主!”

    那头,司命已经执尺退出百米,面上略带笑意:“你才刚回壳,不要太勉强,引发权鸩可就不好了。”

    僧人被斩一臂,巨龙痛苦翻滚,层云如浪,若有若无的月光从它鳞片下翻出。

    司命和声说道:“我说最后一遍,交书不杀,交器不杀,交权不杀。”

    封萧将骨刺架在了傅莲仙脖子上,但他似是不觉,剩下的那只眼睛死死盯着空中月圣的方向。

    巨龙之上发出暴怒的咆哮:“休要妄想!即便我战败出局,也轮不到你飞升西方神台!”

    鳞片下的月光越来越亮,寒冷而带杀机。司命眼神微凝,他的天权可以隐匿行踪,隔绝气息,但凡刺杀,一击必中。而月圣刚回的这副壳太过笨重庞大,根本闪避不开,所以处于弱势。

    但是现在月圣想拼命,天权爆发,这样的话之前伤及擎天心经的司命就是弱势了。

    司命嘴角永远带笑,只是语气越发寒冷:“我能不能飞升西方神台,也不由你说了算。”

    “那我呢?”

    音破九重云,紫气自西方而来。天乐悠远动人,乱花芬芳遍布沙地。

    美人着白衣,踏云霞,披羽戴章,征风召雨。万千兵士虚像随她出现于四天之上,天地阴阳贯通,九色光芒划破黑云长夜,普照疮痍大地。

    司命看着她皱眉:“玄女……”

    秦缓歌微微欠身施礼,若有若无地挡在月圣身前,笑道:“飞升之事,我总能说上一两句吧?”

    司命眼中的忌惮只出现了一瞬,很快他也换上笑脸,回礼道:“此事若有台上宾插手,那我身为台下客,自然是愿意退出的。不过我怕仙子贸然介入台下争端,不好跟四方台交代啊。”

    纪雅之觉得好奇,因为从两方声势来看,这位“玄女”最多只与月圣相当。但司命对她的态度很慎重,绵里藏针,却也不失礼数。

    秦缓歌柔声道:“这些就不劳司命费心了。”

    司命干脆利落地下令道:“封萧,雅之,我们走吧。”

    几人身影淡入风中。

    秦缓歌松了口气,回头看向月圣,神色比之前凝重不少:“神恩虽然浩荡,但也请不要肆意挥霍。此次我受人所托而来,为您劝退舞岚人,已是仁至义尽,如果此事被四方台……”

    她话音未落,一点血色从风中而起。

    银尺如利刃般落下,削断了月圣头颅。

    司命身影在清风闪烁几回,消失不见,萧瑟风中徒留一句笑意真切的嘲讽:“多有冒犯,还请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