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43 章
    43、煌川烟流

    在前往下一站之前,白琅决定先跟钟离异去趟壶琉山脉,毕竟绣姬也算是她的恩人。

    可是她到地方才发现,壶琉山脉已经易主了。之前盘踞此处的铜壶精在某个深夜跑路,洞府里的妖怪们一哄而散,洞府外的怕惹上事也都另寻去处。

    外围小山脉易主是常事儿,可钟离异偏低落地叹气道:“这就是所谓的无缘吧。”

    当初他顽抗到底,绣姬却选择了断缘。

    断缘这事儿不是拿把剪刀一“咔擦”,缘法就没了,它是个过程。刚断缘那几天,大部分人就跟失恋一样难受得死去活来,但是再过段时间他们就连对方面孔都记不起了。要是再过得久点,即便试图去寻,也会发现无缘再见。

    白琅不死心,跑到周围山脉里问了遍,最后一无所获。她想往山林更深处去,还是钟离异把她拦下:“算了吧,缘法这个东西,强求不来的。”

    “怎么强求不来?当初多少妖族从西王金母这儿求来了一段缘法啊!”

    钟离异又叹气:“那是西王金母。如今的司命朝稚,你看他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吗?”

    白琅无言以对。倒也不是说朝稚司命凶残刻薄,只是觉得他那副样子,不像谈得动情爱之事的人。

    两人无功而返。

    到天遁宗,白琅为了确定接下来的行程,硬着头皮拉折流开了个小会。

    钟离异看出她跟折流单独在一起会不自在,于是主动请缨说跟他们一起去,随即也加入了讨论。这种行程安排一般是白琅说,其他人听,因为折流不喜欢说话,钟离异脑子不如她好使。

    白琅认真分析道:“奴月人死在近一个月前,而司命给我的名单上他是活着的,说明这份名单很久才更新一次。”

    “神选瞬息万变,这上面难保没有其他人死于非命。为了避免跑空,我把剩下的所有谕主按实力排了个序,直接从最厉害的找起。我觉得吧,执剑人的剑器也不像是路边随便逮着个花花草草都杀的,他有风流傲骨,多半也喜欢挑战强者。”

    白琅停顿一下,见无人提问,便继续讲道:“名单上最厉害是浮月孤乡的月圣。”

    “噗——”钟离异把茶喷出来了。

    浮月孤乡为三魔镜之一,却不像化骨狱和天殊宫那样一门独大。它境内教派众多,全部以月圣为尊。月圣之下有九百九祭司,六千六圣女,三万三牲礼,分散各界,统摄四方。

    而且“月圣”这个称号和“司命”一样是继承制,他的个人实力强到没法用一般修道者的境界来衡量。考虑到司命已经中招,白琅觉得剑器对月圣下手的可能性大到没边。

    她把作战计划图挂起来,画了个重点:“所以我们的第一个计划就是,去浮月孤乡找月圣,然后在他身边蹲点。”

    钟离异擦了擦嘴:“这个太不现实了……就跟你说要我们一起去偷看司命洗澡一样。”

    折流却注意到她的另一个词:“还有第二个计划吗?”

    “当然有。”白琅又把另一张作战计划图挂起来,贴在之前那张上面,“第二个计划,我们自己造一个看起来风流又强大的风花雪月谕主出来。”

    钟离异瞬间对她刮目相看,白琅真的太特么能出主意了。都是人脑子,为什么她就想得到弄个饵钓鱼上钩这种事呢?

    白琅把作战计划图掀起来,敲了敲:“前一个计划的难点在于,我们不知道月圣的天权是什么,只知道与月有关,整体上可能比较被动;而后一个计划的难点在于,我们找不到一个机敏聪慧的人来假扮这个风花雪月谕主。”

    钟离异清了清嗓子:“我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确实还挺风流强大的。”

    “你能闭嘴不说话吗?”

    “不能。”

    “那不就完了。”白琅心里翻了个白眼,“我觉得成功率比较高的就这两个,当然地毯式排查也不是不可以……击钟人用过,收效甚微。”

    折流说:“一起用行吗?我们造一个这样的谕主,然后用这个身份接近月圣。”

    白琅愣了半天,她都不敢信自己耳朵——折流原来还会提意见。

    “你不能假借这个身份吧?仙魔境中认识你的人太多了……”

    “你来呢?”折流问。

    白琅咬了咬下唇,钟离异连忙说:“上人,你这么欺负她就过分了啊。她说个谎自己要脸红半刻钟的,怎么可能扮得了?”

    折流没有理他,只是平铺直叙地把事情告诉白琅:“月圣修为臻于至境,近些年闭关时间却越来越长,恐怕是准备飞升四方台。”

    他这么说白琅就懂了。

    司命全盛时期跟执剑人水平相当,这样算来月圣跟执剑人应该也是实力相当的,假如执剑人跟月圣对上,还指不定谁杀谁呢。

    如果她当时在月圣旁边:执剑人目标是月圣,她可以捡漏;执剑人目标是她,月圣肯定不会放过执剑人这么大条鱼。

    这是个借势造势的法子,风险与机遇并存。

    最后白琅下决定:“明白了,我们准备动身去浮月孤乡。”

    浮月孤乡构造奇怪,每一界都如同月悬中天,界与界之间并不接壤。月圣所在的宿月界不通界门,要去的话必须穿过一种叫“雾海云河”特殊地貌。

    “雾海云河”正如其名,时而是雾时而是海,时而是云时而是河,一息之间可以变化上百次。大部分引路的法宝到雾海云河都会失效,只有靠老练的摆渡人指引才能顺利抵达。据说这种地貌十分危险,是浮月孤乡的天然屏障。

    千山乱屿正好又与浮月孤乡离得很近,所以白琅在做出发准备时还比较方便。

    她带着几个小孩子一起去十隼盟开的修道者集市。任不寐在这种地方混熟了,比她有经验。楚扶南和玉成音太孤僻,要把他们拉出来见见阳光才能健康成长。

    白琅想得很好,但一到集市上这几个家伙就全乱了套。

    楚扶南怠惰地坐在一只石狮子下:“我在这儿等着,你买完再来接我吧。”

    “不行,万一你跑丢了怎么办?”

    “我认路。”

    “周围都是修道者,实在太危险了。”

    “我兜里一个灵石也没有。”

    “你脸皮子好看。”

    楚扶南大吼一声:“我就是不想逛街啊!”

    白琅只好屈从。

    玉成音一见白琅答应了,连忙抱住石狮子腿:“我也不想去。”

    ……

    没办法,白琅只好跟任不寐两个人……任不寐呢???

    玉成音指了指市集里面。

    其实白琅自己也有点怕人多的地方,所以才多叫几个人一起。要不是钟离异忙着搞定过“雾海云河”要用的船,白琅肯定把他也给叫上了。

    最后白琅自己进了市集,按照清单上写的一个个开始买。

    十隼盟是千山乱屿最大的十个门派联盟而成,他们集市上的货物可谓是满目琳琅,应有尽有。不过相对的,集市中的人也是鱼龙混杂,深不可测。

    逛了一圈下来,东西差不多都买齐了。

    白琅正想回去,忽然看见有个青色衣角从自己面前闪过。

    “言前辈?”她不由嘀咕了声,言琢玉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她对得道高人的印象一直被折流桎梏在“不出门”、“不说话”、“不认路”以及“不老实”这个框架里。像言琢玉这种会自己乘船,会自己逛街买东西,说话还不摆架子的,简直就是稀世珍宝。

    言琢玉往前走了一步,似乎听见了她那声嘀咕,脚步忽然又是一顿。

    白琅撒腿想跑,但这时候言琢玉已经回过头来了。他手里还拿着那把折扇,不过这次折扇下面多系了两个样子古怪的鱼形坠子。

    他朝白琅笑了笑,一副很开心的样子:“真巧,我们又见面了。”

    白琅只好行礼:“前辈,我……”

    言琢玉虚扶一下,道:“我正好还有几件东西要买,想问问你的意见,要不然一起去吧?”

    白琅搞不懂他有什么好问自己的。

    两人一起走,也没有前后主从之分,言琢玉主动与她比肩而行。

    白琅跟着他,见他买了不少千山乱屿的特产。有几支海贝做的簪子,也有会冒出各种形状烟雾的金壶,大多数都是饰物零碎,看起来不像修炼要用的。

    言琢玉解释道:“内子鲜少离开不临城,所以我每次出门都会给她带点外面的东西。”

    他扬了扬扇子,下面的双鱼坠晃荡着:“你瞧,这个像是年轻姑娘喜欢的吗?”

    白琅见两只鱼紧紧依偎,目中生情,于是点点头:“应该是喜欢的。”

    言琢玉笑了笑,眼睛微眯:“我半生耽于修行,现在却要忙活这些,说来也挺不好意思的。”

    白琅对他的好感度瞬间飙升。

    “前辈,你接下来就要回……”她在“不临城”和“灵虚门”之间犹豫了一下,“就要回去了吗?”

    “暂时不回,灵虚门早几年就把这次**的行程安排下来了。我接下来可能还要去几个魔境,比如浮月孤乡……”

    “浮月孤乡?”白琅诧异道。

    “嗯,马上就启程。”

    白琅觉得自己应该能再听一次他**。

    带着几个熊孩子回去之后,白琅立即找到钟离异问船的事情。

    结果钟离异没提船,反而问她:“你怎么心情格外好?”

    按说带那几个毛孩子出门,心情是怎么都好不了的。

    “我见到言琢玉了。”白琅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都飘着花,“哎,他怎么能这么好?”

    “……”钟离异有点慌,“他有妻子的。”

    白琅生气了:“呸呸呸你胡说八道什么!我这是欣赏他的品格!”

    钟离异紧张地按住白琅的肩,认真说:“你没喜欢上他吧?这男人野心大得很,仙境装都装不下,你吃不消这种人的……”

    白琅有点不确定:“我怎么觉得他人还挺好的?”

    钟离异被噎了一下,最后放缓口气:“我能理解这个,喜欢衣清明的人也都觉得他挺好的。但言琢玉真不是什么善茬,你信我这次。”

    白琅不解:“他师出灵虚门,学艺扶夜峰,最后因为喜欢城主入赘不临城,这有什么好骂的?你怎么对他偏见这么大……”

    钟离异急了:“我靠,他当年跟折流三个师兄弟一起杀了师父,将灵虚门改朝换代,然后染指扶夜峰和不临城,试图一统仙境,谁都会对他偏见大吧!”

    ……

    钟离异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一开始拼命回避就是不想提折流——本来白琅跟他关系就微妙,现在一说不是更提心吊胆?

    “三个师兄弟?”白琅很平静地问。

    钟离异觉得她气场可怕,不由自主地答道:“灵虚门有九阳三剑,指的是煌川剑折流,烟流剑沉川,还有一个弱水剑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