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修真)大逃杀 > 第 38 章
    38、整装待发

    白琅念完就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大亮,玉成音趴在她床头睡着。

    她掀被子的动作把玉成音惊醒,小姑娘揉揉眼睛,安静地看着她。

    “不会是守了一夜吧?”白琅从床上撑起身子,发现楚扶南躺在地上,“上人呢?”

    楚扶南立刻翻身爬起来,拍拍灰说:“跟钟离一起呢,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他让我们俩守着你。”

    白琅心疼地摸了把玉成音的头发:“回去睡吧,我又不会怎么样。”

    “拉倒吧!”楚扶南眼下都微微泛着青,他不屑地说,“你昨晚被魇了一宿,不是发抖就是说胡话,可把她给吓坏了。”

    白琅头重脚轻地从床上下来,叮嘱两个孩子赶紧去补觉,然后自己跑去隔壁查看情况。

    房内,钟离异似乎正在跟折流讨论什么,神色颇为肃穆。

    白琅听见折流煞有介事地说:“风央举止轻浮,行为龌龊,口蜜腹剑,巧言令色。白琅阅历浅容易上当,如果有你和我一个阵线,我就放心多了……”

    “上人!”白琅气得冲上去把他拉开。

    折流递给钟离异一个“你快看看”的眼神。

    白琅确实有点生气:“你不能随便拉人下水。”

    折流毫无动容:“他能看得见擎天心经,现在不下水以后也会要下水的,跟我们一路说不定还轻松些。”

    白琅无法反驳,只好说:“那也得尊重他的意志……”

    “我已经跟他解释过神选了。”折流看向钟离异,“顺便验过正身,没有天权圣威,应该是器。”

    白琅看折流这表情,总觉得如果钟离异是位谕主估计活不过昨夜……

    现在情况一团糟,风花雪月也好,规则变更也好,无数线索交错,没有真相是明明白白摆上台面的。

    白琅努力冷静下来,慎重地说:“算了,这些先不谈,我们要立刻离开万缘司。”

    规则变更应该不止她一个人收到,司命现在还没对她下手,多半留她有别的用途。

    她说:“根据敕令,天权限量限度,用权需要夺.权。也就是说它不再是谕主的天赋手段,更像是……某种武器?或者奖励?”

    钟离异刚入门都能理解到这点:“明显是在激化谕主间的冲突。”

    “不仅是激化冲突,而且是加速神选进程,让强的更强,弱的出局。”白琅思路通顺,语速飞快,“这条敕令给某些站在顶端的谕主提供了新的玩法。比如……谕主万里挑一,但在资质性情方面总会有规律可循。如果把可能成为谕主的人全部圈养起来,在他们尚未长成的时候甄选比较优质的夺.权,剩下的夺书,就可以让自己的战斗力迅速成型。”

    她一抬头,发现钟离异和折流都神情微妙地看着她。

    钟离异说:“……我觉得普通谕主不会在规则下达的瞬间就想到这个。”

    “那么另一种玩法总能想得到吧?”白琅皱起眉,流畅地说道,“夺.权意味着谕主之间可以交换天权!也就是说很快神选就要形成交易体系了。比如有位谕主得到了两种权,分别是结冰和点火,而另一个谕主有种权是碎冰。结冰与点火明显不好配合,前一个谕主如果找到后一个谕主,用点火换碎冰,就可以形成将对手变成冰块再彻底粉碎的完善战斗体系了。“

    钟离异和折流又沉默了。

    最后钟离异说:“我觉得……这个好像也不是很容易想到。”

    白琅狐疑道:“是吗?那这种呢……”

    “可以了!”钟离异将她打断,“就按你说的,先离开万缘司。”

    白琅连忙点头:“我去叫楚扶南和玉成音!”

    她走之后,钟离异满脸怀疑地问折流:“你觉得她刚才说的有多少人能想到?是我太蠢了吗?”

    折流点头:“是。”

    ……

    收拾了一番,几人匆匆忙忙地乔装出门了。白琅现在是罚恶使,照理能用内司劫缘阵前往任何一界,但她不敢再接近司命,所以准备从落城的界门离开。

    城门口照例挤着不少揽客的散修,有个干瘦矮小的少年从人群里挤出来,冲白琅挥手:“你怎么拖家带口来逛街了?”

    钟离异一把将他拉过来捂了嘴:“臭小子瞎说什么?”

    少年正是任不寐,他看了眼白琅几人的装扮,眼珠子一转:“你们要离开这儿?带我一个呗!”

    “不行。”折流立刻拒绝。

    任不寐上次来仓库找白琅,差点被他砍成两段,心中有些惧怕。他凑到白琅跟前,哀声道:“自单岷消失之后,落城妖怪频频出事,妖修都怀疑是人类修者干的,两方矛盾更加激烈。我再待下去,估计活不了多久……”

    钟离异微微皱眉,单岷明明已经被放走了,怎么会消失?

    白琅觉得此事因她而起,心中有愧,于是应道:“你与我们一起走吧,不过到安全的地方之后就要分道扬镳了。”

    任不寐背过去得意一笑,等到地方他自然会能再编一套说辞赖在白琅身边。钟离异翻了个白眼,回头看见折流指了指任不寐,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他们交换眼神,迅速统一战线。

    万缘司是中立境,跨境的界门不像魔境仙境那样管理严格,几人轻易就进去了。

    白琅眼泪汪汪地说:“我的积蓄可全砸这儿了……”

    界门开一次要耗费数不尽的灵石,普通散修可能一辈子都攒不够。她通过货仓和月俸攒下了不少灵石,后来升职罚恶使又有一笔不小的收入,这才勉强凑出几人的路费。

    “去千山乱屿无尽海。”白琅跟看守者说。

    钟离异感动道:“你真要陪我回千山乱屿?”

    白琅老实说:“千山乱屿也是中立境,路费比较便宜。”

    穿过界门只是一眨眼的事情,白琅却觉得过了千百年似的。她一走出门就吐得昏天黑地,玉成音拿了张帕子帮她擦嘴,也不嫌她脏。

    白琅虚弱地说:“我是不是还晕阵啊?”

    楚扶南冷冷地嘲讽:“你是晕穷。”

    白琅心下一悲,吐得更厉害了。

    钟离异站在阵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道:“我准备先回趟师门,然后去壶琉山脉找绣姬。你们呢?”

    “我也要去趟天遁宗。”白琅将钟离异和折流拉到一边,小声说,“你们门派有个谕主,叫奴月人。”

    折流微微抬眼,终于明白了白琅为什么首站来千山乱屿。天遁宗是个剑宗,根据司命给的消息,门内又有天权为“风花雪月”之一的谕主,可能跟他们的目标执剑人接近。

    钟离异摸着下巴问:“你说,我会不会有个对应的谕主?”

    折流和蔼地答道:“你要是想,现在就可以有。”

    钟离异看着白琅,白琅明显不认同:“我觉得你应该深入了解再做决定,世界上厉害的谕主太多了,现在乱跟一个,以后是要后悔的。”

    钟离异没所谓地耸肩:“说不定看了一圈回来还是觉得你比较靠得住。”

    白琅叹气:“走吧,我们去天遁宗找找那个奴月人。”

    天遁宗在无尽海靠内的位置,要去只能乘船或者御剑。巧的是,他们正好赶上了界门附近一天一艘的环岛巨轮。这种大若城池的船会环绕无尽海的万座岛屿航行一圈,天遁宗也是停靠点之一。

    登船又是一笔钱,钟离异还想借机把任不寐、楚扶南这俩倒霉孩子丢下,被白琅死死拦住。

    她说:“实在不够钱,我就跟他们挤一间!”

    楚扶南十分感动地拒绝了:“谁要跟你一间?你昨晚磨牙超大声的你知道吗?”

    任不寐倒是顺杆爬得快:“没事,我睡得死,我跟你一间。”

    钟离异扭头一看折流,发现他又悄悄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好在今天环岛巨轮客人不多,他们都有空位。

    登船后,折流闭户不出,玉成音也惧怕地躲在房里。白琅晕船晕得厉害,于是跟玉成音呆在一起,听她细声软语地哼歌儿。

    过了会儿,任不寐兴高采烈地跑进来:“千山乱屿好些门派在招收弟子呢!你说我要不要去凑个热闹?说不定能学得神功,一飞冲天!”

    白琅撑起身子问:“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任不寐在落城这种地方混久了,伶俐精明,颇通世故。他一上船就去甲板上四处打探,发现船上有不少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在讨论入门试炼的事情。

    任不寐细说道:“好像这边几个比较大的宗门有个联盟,叫食笋盟……”

    “食笋?”

    “兴许是建立联盟的人喜欢吃笋吧,你先听我说完!”任不寐喋喋不休,“这个食笋盟在招收新弟子,千山乱屿不少没背景的散修都挤破头想去参加入门试炼,你觉得我有没有希望?”

    白琅现在自顾不暇,但还是耐心跟他讲:“我不清楚入门试炼之类的事情,要不然帮你问问去钟离前辈吧?”

    这时候房门又开了,楚扶南一脸惊诧地冲进来,吼道:“白琅你快出来,大事不妙!”

    白琅以为他在外头折腾出什么幺蛾子了,连忙捂着嘴下床,还去隔壁房间把折流拉出来撑场面。他们随楚扶南到过道另一端,气势汹汹地杀至钟离异房间门口。

    ……发现他正被一个陌生女人死死抱住。

    那个女人看起来大概在二十岁上下,姿容秀丽,娇憨可人。她穿一身碧蓝道袍,腰悬长剑,双手死死搂着钟离异的腰,把脸埋在他肩头,几乎整个人都攀在他身上。她又哭又笑,欣喜若狂。

    白琅没料到楚扶南是叫她出来看这个的。

    她清了清嗓子。

    钟离异瞬间把那个女人推开,还理了下衣服。

    他说:“我……”

    白琅心情沉重地摇头:“你竟然是这种人。”

    楚扶南有样学样地摇头:“你竟然是这种人。”

    任不寐唯恐天下不乱:“你竟然是这种人。”

    折流也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你跟风央不是一种人。”

    玉成音躲在白琅身后,从指缝间看他们两人,小声说:“不害臊。”

    这话对钟离异造成重创,他尴尬地指了指身边的年轻女子,介绍道:“这是我师妹……”

    船一阵摇晃,白琅胃里不适,“哇”地一声干呕。

    楚扶南冷笑着对钟离异说:“对,她就是针对你的。”

    玉成音给白琅拍了拍背,低声问:“很恶心吧?”

    白琅吐得说不出话,她隐约看见师妹脸都绿了,于是连忙解释:“我不是针对你,我晕船……呕……”

    师妹剑都出鞘了一半,钟离异看折流护在白琅身前,怕她血溅五步,连忙把她拦下:“帛秋,还是先坐下谈谈吧。”